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四章 药品研制的必要过程
    “所以,这就是我要的东西?”

    埃尔文看着手中试管内的半透明油状液体,光从外表可看不出这是由数种剧毒药材的提取液混合而成。

    “你可以叫它——亚伯之泪,不少血族在发展新的族裔时都会给对方喝一点,可以更方便地完成转化,我降低了一点原版的效果让其更符合你的要求,具体的调配过程我已经让你的小助手爱斯梅拉达记录下来了。”梅拉妮说,保持微笑。

    她是被强制要求完成这份工作的,甚至都没有休息的时间,这小屁孩完全就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不过考虑到现实情况,她梅拉妮·德拉库拉女伯爵还是决定忍了。

    埃尔文微微点头,算是表达了自己的肯定。

    对于一种新制作而成的药物,自然要通过实验来确定其具体的功效。埃尔文拍了拍手,一辆自动魔文推车驶入,上面是两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个暴躁的蓝色小家伙。

    “这是……洛哈特的那些小精灵?”梅拉妮奇道。

    吉德罗·洛哈特在本学期的第二次黑魔法防御课上,试图将一批康沃郡小精灵作为教具,但很不幸演变为一场闹剧,他本人完全处理不了,甚至不得不依靠学生们的帮助才将这些十几英寸高的小家伙全部抓捕回笼子。

    “我准备将它们用于试药。”埃尔文言简意赅地说。

    康沃郡小精灵看上去和家养小精灵是远亲,其本身几乎不具备什么价值,也很难造成恶作剧程度以上的危害。在被全部捕获之后由海格负责饲养,猎场看守养了不少动物,也不在乎多这么一批小家伙。

    但它们毕竟很烦人,不算可爱,并且本质也不是野兽,并不能讨海格的欢心,因而在埃尔文表示要代为处理这些麻烦的生物后,猎场看守并没有多问什么,

    至于洛哈特本人,且不说他本人已经处于被埃尔文完全拿捏的状态,实际上他也是巴不得摆脱这些无法退货的康沃郡小精灵。

    药物研发的过程中必不可少地需要进行动物实验以确定其效果,相比试验用大鼠,康沃郡小精灵的效果应该更好,毕竟其可以看做类人型生物。

    两只康沃郡小精灵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张牙舞爪,埃尔文随手甩出两道昏迷咒,让它们暂时安静下来。

    梅拉妮提供的亚伯之泪,实际效果是一定程度地削弱饮用者的免疫系统,使其更容易受到其他药剂的影响,为了使这种效果更易于被观测,埃尔文提前准备了一些紫石英溶剂,服用这种溶剂后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身体会快速变成紫色。

    两只康沃郡小精灵互为对照组,一只先喝下亚伯之泪再饮用紫石英溶剂,另一只则直接饮用紫石英溶剂。

    五分钟之后,很明显地看到喝下亚伯之泪的那一只通体转变成了深紫色,然后竟然……直接嗝屁了。

    也不算出乎预料,毕竟紫石英溶液有一定毒性。

    亚伯之泪是有效的,虽然说具体用量还需要多次实验才能得出,但它确实是有效的。

    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埃尔文的少许血液就可以起到改善血脉的作用,这就可能需要旷日持久的尝试与研究。

    急不得。

    “喂喂喂,把我的报酬先结一下啊,说好的。”梅拉妮在埃尔文眼前晃着手。

    没错,之前确实说好的,单纯的死亡威胁并不能让她全心全意地帮忙,埃尔文想要她做什么事的话,就得付出自己的一点血液。

    埃尔文用魔杖尖端触碰自己的指尖,在最基础的切割咒作用下,一丝血珠渗出,埃尔文取了三滴血液,然后控制着它们悬浮着漂到梅拉妮面前。

    梅拉妮张开嘴唇,粉红色的小舌头灵活地一卷,将三滴血液全部吞下。

    埃尔文在观察她,通过他控制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的魔文枷锁,他能感觉到她的身体状况确实变好了一些。

    目前来看她确实只是将他的血液作为恢复药品。

    梅拉妮舔了下嘴唇,似乎有点意犹未尽,她突然凑了过来,在埃尔文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他那根有伤口的手指含住。

    指尖传来的柔软与湿润的感觉让埃尔文的大脑不可避免的有片刻的当机,毕竟再怎么样他的身体也不过是个青春期的少年。

    而这个时候,梅拉妮开始吮吸,同时用一种盈盈的目光和埃尔文对视。

    埃尔文迅速反应过来,脸色微变,毫不迟疑地抽出了手指,看着上面晶莹的丝线,全然没有丝毫旖旎的心思,将魔杖指向手指。

    “清水如泉!”

    水流从杖尖涌出,埃尔文将手指反复清洗,然后按压手指,再接着召唤爱斯梅拉达,让她迅速将库存的强效解毒剂送过来,再一口气将苦涩的解毒剂全部喝干。

    就好像他被某种剧毒生物咬过一般。

    梅拉妮目瞪口呆,胸口起伏着,“你……你……你把我当什么了?”

    即便是以血族女伯爵的涵养也忍不住了!“你觉得呢?”埃尔文面无表情。

    基本通读了那两本书之后,在他看来,所谓的鲜血魔法,本质上可以理解为操控自身的细胞,因为血液是液态并且是魔力的主要载体,最易于控制也最容易展现出威力。

    成为吸血鬼虽然说可以掌握鲜血魔法,但代价是失去掌握其他类型高端魔法的机会,因而他们的战斗手段相对单一,即便能以间接休眠的方式活数百上千年,也很难被最顶尖的那批巫师正眼相看。

    所以埃尔文其实不是很担心自己的血液会被梅拉妮用来做什么,她就是全盛时期,顶多也就是凭借这点血液对他进行定位追踪罢了。

    但被舔一口,性质就比给对方几滴血液严重的多。

    唾液和血液一样都属于体液,其中至少有口腔表皮细胞,如果这些细胞也能受到梅拉妮的精准控制,从埃尔文的伤口进入血液中就有可能形成寄生体。

    埃尔文现在掌握着掌握着梅拉妮的生死,如果被这女人找到机会形成互相钳制的话,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不可不防。

    梅拉妮平复了心情,她其实挺委屈的,她只能告诉自己眼前这家伙不是个正常的少年甚至可以说不是个正常的人类,不是用一点计俩的就可以拿下的,要获取他的信任需要足够的耐心……

    以及付出足够的代价。

    至于现在,保持微笑,保持微笑。

    “未经我允许你不可以和我有肢体接触,再有下次我就要处罚你了。”埃尔文说。

    梅拉妮的内心有火焰在燃烧,他用了处罚这个词,就好像她是个小猫小狗。

    天色渐晚,埃尔文带着梅拉妮走出勒梅小屋,然后将其自动折叠而成的立方体收起。

    “你难道不觉得总是来禁林不太合适?”梅拉妮随口道:“感觉很不方便。”

    “确实、”埃尔文点头,

    频繁地出入禁林,即便再小心谨慎也会被注意到,上一次是马尔福来找麻烦,下一次如果是斯内普呢?

    他并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能战胜一位教授并修改他的记忆。

    之前是没得选,但现在他已经知道霍格沃茨地下有一个宽广空旷同时又绝对隐秘的空间。

    密室。

    它很适合被作为秘密基地或是据点,埃尔文的很多研究都可以在那里进行而不是频繁地展开和收起勒梅小屋,这也算是击败蛇怪后的收益之一。

    出入密室需要蛇佬腔,但既然里德尔的日记本就在他手里,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在意识到和自己交谈的是“哈利·波特”之后,汤姆简直就像是热心的老爷爷一样。

    这两天埃尔文以哈利的口吻描述他受到马尔福同学的欺侮和对其的憎恨,然后就从里德尔那里学到了几条完全是黑魔法范畴的毒咒。

    汤姆非常希望“哈利·波特”全身心地信任他。

    回到格兰芬多塔楼,埃尔文将一瓶已经熬制好的草蛉虫汤剂递给赫敏,这是调配复方汤剂的的主要原料。

    “这才三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赫敏有些难以置信。

    “我买了一个很强力的坩埚。”埃尔文轻描淡写地说。

    正常熬制需要三个星期,但勒梅小屋魔药室里的装置可以让这个时间缩短十倍。

    虽然说密室的威胁其实已经解决了,但埃尔文并不反对哈利赫敏他们炼制复方汤剂,甚至还愿意提供些帮助。

    因为这三个小朋友竟然直接就凑齐了材料。

    复方汤剂可以让饮用者变为他人的外貌,且用常规手段完全无法分辨,所以其成品和主要原材料非洲树蛇皮都是严格管制的非卖品。但哈利竟然能搞到非洲树蛇皮,来源还是斯内普教授的魔药收藏,并且肯定没有得到他的同意。

    竟然有胆子去偷斯内普的珍藏,并且这位魔药课教授竟然没有追查的打算,埃尔文估计斯内普教授很可能是得到了邓布利多的授意,让他对哈利的小动作睁只眼闭只眼。

    这或许就是大难不死男孩的特权,连埃尔文都不具备的特权,反正他肯定是不敢打斯内普教授收藏的主意。

    这让埃尔文觉着有必要拉进一下和哈利的关系,毕竟还要以这小伙子的名义去跟里德尔掰扯,和他多接触自己也能学的像一点,并且埃尔文觉着在未来自己也有可能需要“借用”一下哈利的这种特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