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五章 新一年的魁地奇比赛
    “怎么样,有信心把这药剂配出来吗?”埃尔文用鼓励的目光看着赫敏。

    毕竟名义上这可是他“侄女”,身为长辈当然不能打击晚辈的信心。

    “我想应该可以吧……”一向要强的赫敏竟然有些底气不足。

    “不要太有心理压力,你有很多次机会,失败了也不打紧。”埃尔文看向那一边,“这几天马尔福有没有找你们的麻烦?”

    听到马尔福同学的名字,罗恩以一种滑稽的目光看向哈利。

    “别再说那种恶心的玩笑话了。”哈利没好气的说。

    “哪里恶心了?爱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罗恩嘎嘎怪笑。

    “这么说,大家现在都觉得马尔福处处为难哈利是因为喜欢他?”梅拉妮开口道,用一种很感兴趣的语气。

    作为内裤派对的编剧,她当然对其造成的后续影响非常好奇。

    “没有啦,”在和漂亮女孩子说话时罗恩总是表现的有些不自在,“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个玩笑,但真的很有趣,不是么?”

    “没错,很有趣。”梅拉妮笑意盈盈。

    “真是够了。”哈利哀叹。

    “话说回来,如果马尔福真的对你有某种情愫的话,或许还真是件好事。”赫敏很客观公允地说:“这意味着明天魁地奇比赛就不用担心了。”

    “明天竟然就是魁地奇比赛了吗?时间过得真快啊。”埃尔文随口道。

    “你竟然才知道?”罗恩很震惊地看着他。

    “我应该知道吗?”埃尔文莫名其妙。

    “如果你想团结其他同学的话,就最好重视这样的集体活动。”梅拉妮低声对埃尔文说。

    她是知道他有这样的意图,不然上一次他也不会给麻瓜出身的小巫师分发简易的报警指环。

    “抱歉最近事情有点多,所以给搞忘了。”埃尔文反应很快,“明天是格兰芬多对阵斯莱特林?”

    霍格沃茨内是禁止学生之间发生武力冲突的,因而魁地奇比赛的胜负就很有意义。

    “没错,斯莱特林队现在每个人都有一把光轮2001,他们的优势太大了。”赫敏说。

    “我倒觉得问题不大。”埃尔文耸了耸肩,“终究还是要看找球手。”

    一群半大孩子,能训练的时间非常有限,即便扫帚比不过,一场比赛里也基本不可能有一百五十分的差距,那可是十五次进球。

    如果不是说进球得分也会计入学院总分,埃尔文觉着其他队员们还不如在球场上一起开个烧烤派对,大家其乐融融一边撸串一边看着两个找球手在天上飞。

    当然了,他不会把这样的想法说出来,因为本质上来说他不打算参与魁地奇,这项运动的规则再离谱都不会影响到他,没有必要发表一番高见来证明自己比别人高明。

    “是的,哈利身上的压力很大。”赫敏对他报以怜悯的目光。

    又聊了会儿,赫敏开始督促哈利和罗恩写魔法史的论文。

    “周一就要交作业了!明天又要看比赛!你们就只剩周日一天的时间!我不懂你们有什么底气在这里无所事事!”

    “能不能不要在魁地奇比赛前说这种残忍的事情。”罗恩哀叹,“至少等过了明天吧。”

    “难道过了明天你就直接毕业回家、不用写作业了吗?”赫敏瞪了他一眼,觉得这家伙真是不可理喻。

    对于他们这种……“打情骂俏”?埃尔文没有什么参与的兴趣。互相拌拌嘴、讨论一下情感八卦、期待一下集体活动,正常的十二岁少男少女也就是这样在枯燥的学习生活中找些乐趣。

    这三个人至少还有些危机意识,而其他的学生,他们因为密室传言而产生的恐慌这个时候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他们并不需要知道霍格沃茨里曾经有过一头致命的生物。

    和常规社会中的普通人一样,大部分的巫师其实是没有多少处理危险的能力的,他们需要一个稳定而安全的整体环境,而这就需要有人在暗中负重前行。

    典型的就是邓布利多,埃尔文觉着自己也有往这方面发展的趋势。

    他离开休息室,沿着台阶走到了四年级男生寝室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门开了,探出一个红头发的脑袋,“埃尔文?有什么事吗?”已经穿上睡衣的乔治·韦斯莱问道。

    明天有魁地奇比赛,邓布利多教授有可能会出席,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可以提前知晓他有没有回来。

    “借一下活点地图,伙计。”埃尔文说。

    邓布利多当然可以很轻易地就屏蔽活点地图的侦测,但身为校长他不至于说在自家学校里还需要给自己施加反探查咒。

    乔治先是东张西望了一下,“你进来说吧。”

    埃尔文跟着他走了进去,不得不说男生宿舍给人的感觉还真是大同小异,弗雷德和李·乔丹正在玩牌,两兄弟的床上堆着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零食、草药、玻璃器皿,非常奇怪的组合。

    乔治注意到埃尔文的视线,“我和弗雷德正在尝试自己做一些搞笑玩具,佐科笑话店的那些东西我们已经有点玩腻了……给,活点地图。”

    他们早已将埃尔文当做自己人。

    埃尔文接过地图,“搞笑玩具?有什么成果吗?”

    “目前只是做出了些臭屁软糖和让费利拔烟火换了种颜色。”

    “可以啊。”埃尔文赞道。

    能将魔法知识转化成实际产品可是件难能可贵的事情,哪怕只是搞笑玩具。这俩人还是挺有天赋的。

    埃尔文打开活点地图,看了眼校长室,没有见到任何名字。

    看来真的只能到圣诞节才能见到校长大人了。

    ……

    斯莱特林院长的办公室内,西弗勒斯·斯内普看着眼前的艾斯纳·曼托瓦尼,黑色的眼瞳中带着严厉的光。

    虽然说已经对这个内裤派对的始作俑者做出了处罚,剥夺了他的级长职位,但作为一名高阶巫师,斯内普当然不会看不出这其中的异常之处。

    拽哥·马尔福和他那两个跟班来自于魔法世家,考虑到他们的背景,必须尽快给出一个交代,因而出身并不显赫的艾斯纳直接被定性为负主要责任,但这事可并不是这样就可以画上句号。

    对于自己购买药材并炼制迷幻剂这件事,艾斯纳供认不讳,但斯内普只是稍加盘问就发现了异常之处,那就是问及一些细节时,这个学生完全就回答不上来。

    但他又不算是说谎,即便喂了些吐真剂,他还是一样的说法,也就是说他说的是真话。

    但问题是,真话并不代表真相,这也就是吐真剂很多时候都不算好用的原因所在。服用者只会说出他们认定的事实,而这个事实可能本身就是谬误的或是虚假的。

    那么唯一能采取的办法就只有……

    “不要反抗,艾斯纳。”斯内普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艾斯纳面色苍白,但他并不敢躲开指向他脑袋的魔杖,只能闭上眼睛。

    “摄魂取念。”

    这个咒语和吐真剂都是不能用在马尔福身上的,但对艾斯纳就完全没有问题,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学生不可能反抗他的教授。

    这个学生的一切记忆就好像书卷般向斯内普展开,并且很快就展现出了异常,这本书卷的某几页被强行撕掉了,然后被强行填补了新的内容。

    “果然如此。”斯内普冷笑一声。

    修改他记忆的人手段很是粗暴而直接,并没有多少技巧,但奇特的是,手法又非常的干脆利落,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用来推断他身份的痕迹。

    唯一可以知道的,那就是对方在魔药方面有所研究,知道迷幻剂的详细配置过程,可能是个高年级的学生。

    马尔福和他那两个跟班的记忆应该同样的状况,被强行修改,而这些傻孩子竟然还察觉不出来。

    斯内普结束了摄魂取念,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虽然说他对这些学生本质上都没有太多好感,但斯莱特林是他的学院,学院声誉受损他是不能接受的。

    “你平时和哪些学生有过矛盾?”他问道。

    脸色苍白的艾斯纳一愣,然后有些茫然的说出了几个名字。

    斯内普记下了,这些临近毕业的学生自然嫌疑最大,尤其是格兰芬多。

    “你可以走了。”他再度对艾斯纳说:“级长的位置虽然不能再给你,但其他的惩罚都不会再有。”

    艾斯纳愣住了,眼眶突然有了一丝湿润。

    院长大人果然还是体恤我的。

    “还不快走?”斯内普有些不耐烦地挥手。

    在他看来现在的斯莱特林学院里几乎都是蠢材,只不过愚蠢的程度各不相同,而这个艾斯纳好歹还算看得过去,不然也不可能让他当级长,既然这可怜虫也是受害者,也就没必要让他承担太多的罪责。

    但他依然要因为自己的愚蠢和无能而受到处罚,被修改记忆意味着他曾完全被某个学生控制住,实在是丢人现眼。

    作为斯莱特林的院长,斯内普自然要维持公正,至少是他所认为的公正。

    当然喽,他认为斯莱特林学生大部分是蠢材,而其他三个学院的绝大部分学生在它看来则差不多算是猪猡级别,斯内普自从担任教职以来,就再没在学生当中见过真正意义上的杰出人物。

    别说邓布利多和黑魔王那种级别,就连能和当年的他以及他那个死对头相比肩的都没有哪怕一个。

    即便是那个自命不凡的赫敏·格兰杰,她的优秀也只是局限于书本的优秀,而他们那个时代的杰出者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质疑课本并自创咒语了。他那几个死对头甚至在三年级就自学成为了阿尼马格斯。

    是因为魔法血脉正在不可避免地逐渐稀薄吗?斯内普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