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九章 暗潮涌动
    突然出现的密室传闻、真实存在的蛇怪、邓布利多教授被不明事务拖延长时间不在学校,以及一个看上去知道不少内幕并且能在学校内自由活动的小精灵,这些线索已经可以构成一条链,从而看清部分事实。

    有一些人想扳倒现任校长,这个结论并不难推断出来。

    邓布利多太强了,他对霍格沃茨的强力控制看来妨碍了不少人的利益,又或者说,他们其实在觊觎霍格沃茨本身。

    几十年前曾经发生过密室开启事件,结果导致了一名学生的死亡,霍格沃茨近乎停办,当时的校长迪佩特被直接免职……显然有人想重演这一幕。

    对经验丰富并且有所准备的巫师来说,蛇怪只能说是比较麻烦但弱点明显的神奇生物,然而对涉世未深的小巫师而言,这种怪物可以轻而易举地造成屠杀。

    只需要直接进入一间正在上课的满员教室,在教授反应过来之前,蛇怪就可以通过即死凝视夺取至少一半学生的生命。

    当然这种情况已经绝无可能发生了,因为蛇怪已经被埃尔文处理掉了,蛇头此时还被泡在勒梅小屋的培养罐了,埃尔文搜集了一些毒液,发现其腐蚀性非常惊人,就是量太少,暂时还想不有什么用途。

    也就是说此时城堡内已经不再有什么明显的安全隐患。

    这意味着针对霍格沃茨的阴谋直接就没了成功的基础。

    事实上埃尔文觉着他们针对邓布利多的想法本身非常的可笑,因为英国最强巫师可是有掀桌子的实力的,难道他们觉着邓布利多是秩序的维护者就可以用秩序本身来对付他?就不怕邓布利多直接找上门来?

    他们这样做的依据是什么呢?难道真就是“卑劣是卑劣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埃尔文不可能站在中立的角度思考问题, 就算他薄情到完全忘却邓布利多对他的提携,麻瓜的出身也使得他天然就和那些魔法世家站在对立面, 霍格沃茨的立场即是他的立场。

    那么这场阴谋的幕后主使者, 对他而言就是敌人。

    而对敌人, 哪怕是不在明面上表示敌对的敌人,所能采取的手段自然就少了许多限制。

    球赛已经过去, 霍格沃茨的学校生活再度回归平静,哈利把关于多比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罗恩和赫敏。

    “马尔福竟然指示他家的家养小精灵袭击你,他疯了吗?”海狸鼠小姐很是难以置信。

    “说实话我倒是一点都不惊讶, 话说我们是不是该反击一下?在他上大号的时候往厕所里扔几个大粪蛋?”罗恩提议道。

    赫敏瞪了他一样,她觉得恶心了。

    “暂时还不确定。”哈利说:“埃尔文建议说我们先搜集情报,最好是让马尔福亲口说出来。”说罢他看向赫敏。

    “没错,”海狸鼠小姐微微点头, “复方汤剂,我们可以通过复方汤剂暂时变成马尔福熟悉的人。”

    “我们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吧?”罗恩摸了摸鼻子,“现在情况如何?”

    “是我们在准备,不包括你!”赫敏没好气地说。

    罗恩挠了挠脑袋, 理性地没有做任何辩解。

    “原材料已经全部进行初步处理, 接下来就是调配熬煮,虽然说并不容易, 但我有把握。”赫敏说, 她信心满满。

    这主要还是得益于埃尔文的帮助, 使得最麻烦的原料准备阶段可以直接跳过,但赫敏至少口头上是不会承他的情。

    这家伙只不过有一个好用的魔文坩埚而已。

    埃尔文没过多地参与复方汤剂的最终制作, 因为他发现斯内普在找人, 不少高年级的格兰芬多学生都被传唤进他的办公室接受盘问,出来的时候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看来是在马尔福身上试验的遗忘咒被发现了, 毕竟是在斯内普教授的眼皮子底下,本就瞒不了多久。

    一时半会儿应该还怀疑不到埃尔文头上,这就是保持低调的好处, 所以埃尔文觉着自己还是不要表现太多的存在感, 赫敏手里的复方汤剂原材料可是来自于斯内普的收藏,很难说他们是不是正处于其的观察之中。

    以后再被马尔福找麻烦, 可就不能再对他用遗忘咒修改记忆了。

    熬制复方汤剂是在二楼的女盥洗室里进行, 坩埚就架在马桶上, 埃尔文着实佩服他们三人的耐受能力, 要知道这药剂可是最终要喝到嘴里的。

    本质上来说,是赫敏一个人在熬煮复方汤剂,哈利和罗恩在打下手的时候的表现差不多相当于两只土地精。

    埃尔文其实对最终能否成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场地和设备都是如此的简陋,且过程相当漫长,这三个小朋友甚至不得不晚上穿隐形衣过来轮班照看火候。

    希望他们的努力终有回报吧。

    埃尔文现在考虑的是另一方面,他回想起自己遭遇那个名叫多比的家养小精灵的情况。

    昏迷咒无效,禁锢咒也无法阻挡其幻影移形。要控制住一名巫师可以用石化咒、昏迷咒和缴械咒,但对一个本身具有强大魔法抗性、能够轻易使用幻影移形,并且还不依赖魔杖的类人生物,该采取何种办法才能限制住它?

    对付这样一个小家伙,总不至于还要把卡西莫多叫出来。

    图书馆里的书埃尔文看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书籍他完全没有印象,即便真的存在也必然很难找。黑魔法防御课也不可能教学生去对付家养小精灵,毕竟那可是公认的无害生物。

    去问麦格教授大概率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么……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汤姆·里德尔呢?

    和这位打交道最好是处于一个安静而不被打扰的环境,所以埃尔文再次进入禁林,将勒梅小屋展开,进入魔文室。

    这个房间里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文,与龙眠圣所中的远古魔文相比也不遑多让,当然了,只是复杂程度有的一比,实际强度实际上是差了不少的,但即便如此这间魔文室也能通过激活不同的魔文组合来提供各种功能,还是非常好用的。

    埃尔文将日记本翻开,空白的羊皮纸页上立刻出现了一行字,“终于想起我了吗,哈利?”

    他竟然还把埃尔文当做是大难不死的男孩,这倒霉的、被囚禁而无法感知外界的灵魂啊。

    这两天似乎是冷落他了, 现在的里德尔同学似乎挺急迫的,就怕埃尔文不理他。

    按照金妮所说,这本日记里的里德尔是十六岁,那么六年级的黑魔王又是怎么样的水平?埃尔文突然很感兴趣。

    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巫师,具体的天才程度究竟如何?

    “怎么样,之前我教你的那几个咒语好用吗?”

    埃尔文无视了这句话,飞速写下了自己的问题,如何对付家养小精灵。

    “有趣的问题,实际上我可以这么理解,你是想问‘如何针对幻影移形’?毕竟这些可怜而软弱的生物本质上并不具备危害性。”

    “差不多。”埃尔文回应道。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幻影移形是个破绽很大的魔法,任何迷信它的巫师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一行一行清秀的文字接连出现,“最基础的就是移形禁锢,直接禁止幻影移形,但我更推荐移形紊乱这种反制手法……”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移形紊乱是一种隐秘而有效的手段,被作用的目标往往无所察觉,而当他们使用幻影移形时会立即受到干扰且必然失败,他们的身躯会在空间传送的作用下被分割成数个部分。”

    够狠,埃尔文忍不住轻叹一声,这还只是十六岁的黑魔王呀。

    看来以后就算掌握了传送魔法,也绝不能当着敌人的面使用。

    “这两种反制手段似乎都是不会很简单的样子。”他写道。

    “确实需要一定的前置魔法学习条件,首先必须对幻影移形这个法术本身有完全的掌握。”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并不会幻影移形。”

    “那我疏忽了,”里德尔看似很爽快地承认了错误,“你也没有地方练习,是吗?那么我还有一个建议,那就是诅咒类魔法。”

    “诅咒?”

    “没错,隐秘、只消耗微不足道的魔力,但却足够的高效。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疲劳诅咒,就可以完全废除家养小精灵的施法能力”

    “但那是黑魔法吧?”埃尔文故作吃惊。

    “黑魔法……哈利,你的教授们是不是告诉你说,黑魔法代表着罪恶与黑暗?”

    “是的,因为释放黑魔法需要自身带有恶意。”埃尔文飞速地写道。

    听一位黑魔王聊黑魔法还真是难得的经历,十六岁的里德尔应该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三观了吧?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的邓布利多校长其实也非常精通于黑魔法,你会有何感想?”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埃尔文撇撇嘴,英国最强巫师怎么可能会对黑魔法一无所知,更何况将黑魔法作为知识储备与滥用黑魔法是有本质不同的。

    但他还是很配合地表现出惊讶,“这怎么可能?我从没有听说过邓布利多使用过黑魔法。”

    “这就是这些表面人物的虚伪之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不小心成为了异界〕〔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在遮天请老祖升〕〔这个武圣过于慷慨〕〔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记忆埋在心碎巷〕〔全职猎人之失控〕〔甜诱!奶香娇妻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