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虚龙道尊〕〔绝世娇宠双面伊人〕〔重生甜妻:傅少宠〕〔总裁偏要宠我宠我〕〔天才萌宝双面妻〕〔沈蓓一宁少辰〕〔强宠娇妻:晚安,〕〔替嫁娇妻:神秘老〕〔修罗丹神〕〔六合奇闻录〕〔夏子安〕〔我喜欢的女孩子们〕〔十方演义〕〔逆天铁骑〕〔异食斋〕〔残活〕〔你是明珠,莫蒙尘〕〔开局一所大学〕〔赖上冷艳女总裁〕〔掌家小萌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史上最懒小书生 0094 郊野别墅
    秋闱过后,真正的入秋算是开始了。

    最明显的变化是,天上的那轮日头,好像不这么炽烈了。变得温和起来,变得有礼貌起来,懂得了和人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这种距离感,让人感觉到舒服。

    吕娘和云汐的情绪,似乎一夜间被睡眠给治愈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竟然会主动和江可道打招呼,好像昨晚那一幕,从来没发生一样。江可道到现在都糊里糊涂,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难懂的生物?

    不过,和谐就好。

    府试已经结束,除了进考前查出的几个手法低劣的作弊之人,一切风平浪静。刘中丞还将盘桓一段日子,等阅卷结束后,才返回云州。

    江可道一直心心念念的,要找找刘中丞的小辫子,但一直没什么机会。

    做官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很懂得如何收起自己的尾巴,不留下任何证据。就算是拉了一坨屎,他们也会自己用纸包好,打包带走。即便是你嗅出了一点不寻常,那又如何,你找得到证据吗?

    找不到。

    江可道现在就属于这种状态,明明知道刘中丞漏题给周玉,但是就是没有切实证据。就好像有一只苍蝇嗡嗡嗡的在你耳边盘旋,你左一下右一下,但就是打不着,难受。

    临近中午的时候,吕虎带了个好消息回来。

    郊野的那一处比较偏远的园子,原主人愿意以五千两的价格出售,地契在手,一手交钱一手交房。想想城南的这座院子,居然他娘的要五万两,果然,地段决定一切啊。

    江可道决定亲自前去看看,顺道散散心。

    吕虎立即招来了豹子等四人,一道陪同。江可道现在身家可不一样,没准就会有些亡命之徒犯险,虽说江可道现在是朝廷的人,但有职无权,随从更是一个都没配。

    “虎叔,你搞这么大阵仗,看上去很像是纨绔公子准备上街强抢良家民女的感觉啊。”

    “公子,不大不大。您现在在明台府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咱兄弟几个跟在身边,那不是很正常吗?我看那些官老爷,随行还有轿子呢。”

    “是吗?那咱们是不是也得整个轿子?”

    江可道一直很想知道,坐轿子是个什么滋味。可惜啊,这年头,轿子可是有明确规定的,非官宦人家,你顶多也就坐个马车,敢坐八抬大轿,那就是目无尊卑,按律可下大狱。

    吕虎有些讪讪,刚刚还说嫌阵仗太大,这会工夫倒是惦念起轿子来了。

    说归说,江可道最终还是放弃了坐轿子的想法,随着吕虎几人,从南门而出,直奔那处郊野的庄园。

    南城所居,大部分都是朝廷的要员,更有明王的府邸,因此,南门的城防尤为严谨。巡视的侍卫每柱香都要更换,城门头上,长矛兵与弓箭手各自一排,门口矗立着十六位带甲勇士,左右各八位,寻常毛贼别说靠近了,在一箭之地的地方,就能给你射成一个刺猬。

    江可道对这个地方相当满意。

    城防紧,那么进出的百姓就会少很多。人越少,办起事情来就越是方便。

    尤其是研制火药这种要命的大事。

    几人沿大路,转小路,再转山路,兜兜转转,走到快中午时分,这才依稀见着那个庄园。

    “虎叔,路这么远,我们为什么不弄匹马?”

    “公子,你不是说我们现在穷的很吗?”

    “是啊,但是再穷也不能穷自己啊。钱可以想办法挣,这双腿要是废了就完了。”

    “这么点路,哪能废呢。公子你给我们定的越野训练,随随便便就是几十里地,比这个强度可高多了。”

    江可道听出来了,这是在报复自己呢。

    那处庄园在两山之间的凹谷,一条小溪蜿蜒而下,江可道看着眼前这个园子,有些怀疑它的合法性,这么偏远的地方,确定官府已经登记造册?

    不过地方倒是个绝佳的地方,此处群山环绕,绿树掩映,很适合搞科研啊。

    “虎叔,地方不错。五千两,你直接和那人谈好,把地契要过来先。”

    “公子不再对比对比?”

    “不必了。就是这儿了。”

    “好,我回头就办好。”

    江可道四周走了走,看了看这片场地。走进去其实很开阔,庄园外有大量的平地,往后去,通过一狭长的山间通道,更有一大片平整的草地,放牛养马倒也不错。

    为什么要研制火药?

    江可道总有种隐隐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云汐的家仇,也许是因为这个国家,他未来所要面对的,可能是很强大很强大的对手。因此总想着提前做些防备,当然,倘若这一生都用不上这玩意,那是最好不过。

    “虎叔,庄园买下后,我要你在明台府招募几个可靠的人。”

    “公子想要什么人?”

    “研制烟火爆竹这类的工匠,不需要多,几个就好。但人一定要老实,如果他们愿意过来,每个月工钱三十两,做的好还有其他奖励。”

    “什么?!三十两?公子,你给我们大家才十两。”

    “这不一样。虎叔,你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这些人招募过来,是举家都来此,无故不得和外面联系。我会和他们签订个五年的合约,合约到期后,还他们自由身。”

    “公子,你这是要……?”

    吕虎有些担心,看这手笔,公子明显是要干一笔大的。

    可是,弄一些烟花匠人过来,能干个啥?

    就算是开垦荒地,自己兄弟,也比那些个匠人有力气吧?

    “时机不到,虎叔你就别问了。总之这事得办好,办得隐秘。对了,就是吕娘和云汐姑娘问起,也绝对不能透漏半个字。”

    “我知道。”吕虎见江可道说的很慎重。这种表情,当初只有在梅花庄对付周四海的时候,公子才露出这副神情,当时是事关身家性命的大事。此刻,吕虎自然就想到了这处庄园的用处,虽然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不会比身家性命来得轻松。

    江可道眯着双眼,想起那位和赵甫下棋的李老将军,想起了明台府的暗流涌动。

    “风雨欲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拳皇在诸天世界〕〔极品老木匠〕〔农门长女有空间〕〔死对头非要我以身〕〔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漫威刷好感〕〔妈咪超甜:爹地超〕〔重生AI〕〔问仙遥〕〔替身甜妻:韩少套〕〔传奇特卫江山莫北〕〔废材逆袭:鬼帝的〕〔黑色的符咒〕〔我家妻主超高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