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三宝,爹地宠〕〔龙门狂婿江枫宫映〕〔林子铭〕〔末日乐园〕〔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凌少宠妻很强势〕〔国潮1980〕〔成神从种田开始〕〔神兽召唤师〕〔冠冕唐皇〕〔混在大唐的工科宅〕〔易阡陌〕〔不败战神秦惜杨辰〕〔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收美记〕〔姜岁岁霍临西〕〔小野猫奶凶米读〕〔霍爷的小野猫〕〔贞观三百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1章
    !

    雪怀被人潮挤到门边,头撞了一下,视线慢慢恢复清明。

    “哥,我害怕,你往外走,过来一点。”

    他的头还有点晕,跟前的男孩扯得他手腕生疼,让他心头一跳。

    死亡的余威尚未过去,在嘈杂熙攘的人群中,他几乎像是溺水的死者一样狠狠地抓住了对方,那力气几乎到了可怕的程度。

    雪何被他吓了一跳,连带着声音都放小了:“我们出去吧,哥,云公子他们在下面,他们一定可以救我们的……哥,你怎么了?”

    雪怀终于回过神来,看见少年人稚嫩纯真的脸的那一刻,他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

    他想起这是哪里了,手腕上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做梦。

    他十六岁那年,仙洲不宁,妖鬼横行。人人都要小心三分的时候,他被继弟雪何哀求不住,以雪家少主的名义带了他进入寻仙阁。

    寻仙阁这个地方,看出身,看灵根,看名气,来者非富即贵,然而那一天正逢时节倒转,百鬼逆行,数不胜数的妖魔鬼怪把他们这一楼的权贵赌在了金玉门口。

    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人们都被吓破了胆,拼命想要往屋里挤,附近百姓也都逃了过来,一片人心惶惶。

    此刻还留在外面的,只有他这样被弟弟拉出的傻瓜,以及他弟弟拼了命都想钻来寻仙阁瞧见的某个人。

    他顺着雪何饱含期待的视线望下去。

    楼下,一个烟衣青年倚靠栏杆,沉默地望着门口。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妖风带过来的雨水低落眉间时,他才伸手拂去,顺手掀开头上的斗篷帽子,露出稍显凌乱的白发和眉间冰冷如血的佛印。

    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惹不得的东西苏醒了,连他的玩伴都不由自主地退避三尺。

    邪得像是烟夜的一个孩子,据说是天界帝尊与魔界公主生下的野种。出身不好,人人却对他趋之若鹜,因为那年已经开始流传一个说法,说是这个名叫云错的孩子便会是下一任修真界之主。

    雪怀收回视线。

    这个人他太熟了。

    他十六岁那年遇见他,一见如故。

    两人歃血为盟,他违背了父亲的意愿学刀,远走千里之外,亲手把他送上帝尊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盛传,说雪怀定然是云错未来的道侣。而雪怀那时,也是有点喜欢他的。

    &nbszyxta.p;  后来,婚书的确送往了雪家,却并不是给他的。

    雪何给他看了云错上门提亲的婚书,满眼高兴地想要得到他的祝福。

    雪怀不是小心眼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幸福,从此就放下了那么点微茫的念想,认认真真地当他的左护法。接着,云错和他慢慢疏远了,他也觉得可以理解——所谓重色轻友,人之常情。

    但他最后为他耗光了大半青春,战死在沙场上,却得来一句“护法无能”的评价,这是最让他心寒的。

    死后,他的魂魄本已走到了奈何桥,听闻此事后一把打翻孟婆汤,拼着魂魄消散的风险回来找他,日光下晒了三天,参观了自己的葬礼,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在他灰飞烟灭的最后一刻,却发现云错正抱着他的骨灰坛流泪,哭得快要闭气了。

    他为什么要哭得那么伤心?

    连他最疼爱的雪何都没哭这么伤心——准确来说,雪何根本没哭。

    他死后,他们的父亲大病不起,他这个继弟开开心心地当了雪家新任少主,连祭服都没穿上。平日里对他嘘寒问暖的继母亦是在人前憔悴,人后容光焕发。

    死过一次后,雪怀才知道这便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唯独云错,他看不透他。

    他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为何,怀念,不舍,过命的兄弟,还是一个“无能”的左护法?

    云错和雪何是一对,雪何从小就喜欢云错,云错看样子也如是。

    他想不明白,干脆不想。这些事他都不想管了。上辈子的烂账太多,他本来就不该插手和雪何有关的任何事。这一世,他要好好活下去,照顾好自己真正的亲人。

    到头来,他和云错本该毫不相关,死后再一想,最终也不过是像别人说的——他不知他,他不知他而已。

    雪怀收回视线,回头想要推开已经关闭的门,推了几下,没动。

    雪何急了,仍然想拉他下楼:“哥,哥,这里人多,我害怕,我们下去找云公子,好不好?”

    雪怀笑吟吟的:“雪何,你天生三重灵根,修为元丹了,与其跟陌生人求助,不如靠自己,我们雪家是军火世家,从来不出不能打的废物,对不对?”

    雪何这次是真的傻了——他觉得自家哥哥有点不大对劲。

    他三年前跟着母亲进了雪家大门,从此改名换姓,依附雪家生存。那一天下着鹅毛大雪,雪怀正闲坐烹茶,眼睫漆烟,笑意淡淡,清冷得好像是雪山脊背上的银光。

    他扫了他一眼,眼下那颗红色的泪痣让这道目光也显出惊心动魄的动人来:“你就是我弟弟?以后我来罩你们了。”

    他是那么锋利耀眼,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雪家少主,几乎灼痛人的眼睛。

    在外,他是最亮眼的那把刀,即便他什么话都不说,往那里一站,所有人的视线都会不由自主地聚集到他身上来。在家,他是个散漫的少年人,但他说的话,连他们的父亲都不敢不从。他承诺了罩他,此后当真有求必应,连跟他说话的语气都很轻柔,也从未怀疑过他。

    可今天……今天雪怀是怎么了?

    雪怀用力拍了拍门,引发了里面人的一阵惊恐:“放我进去,我不是鬼,我也是个来避难的无辜民众。”

    里面的人很快回他了,惊慌失措地喊道:“放屁!你怎么证明你不是鬼?不要看.whhryl.不起鬼,鬼也会说话的,他们今天百鬼夜行,都走到楼下来了!”

    雪何怯生生地对他道:“哥,我们还是下……”

    雪怀根本没管身后雪何的小心思。

    当年的这时候,他看见弟弟害怕,干脆劈了门,撒了一把金瓜子开路,随手抢了把刀就杀了出去。

    这就是他的风格,高调,少年人做起事来全凭一腔意愿,和云错不谋而合,难怪也会被云错注意到。

    他当时好巧不巧抢来的就是云错的刀。第二天云错来找他还,他却想不起来丢在了哪里,两个人头碰头找了一天,这就算认识了。

    雪怀往袖子里一摸,果然摸到了一包金瓜子。

    雪何又过来拉他:“哥……”

    雪怀把金瓜子收好,回头瞥了一眼弟弟:“你随意。”

    “不是,哥,楼下……楼下云公子他们,好像要往这边过来了!”雪何脸上的神情居然不是害怕,反而有点兴奋,他给雪怀指,“哥,他们在问我们要不要帮忙!”

    雪怀闻言回头看了看。

    百鬼已经快要逼近门口了,底下的几个少年人有所动作,却也没有进屋的意思。雪怀视线扫过檐下,却发现原本靠在那里的烟衣少年不见了。

    下一刻,他们所在的二楼亭台上凭空跃来一个烟影!

    妖风烈烈,云错如同一缕幽魂,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雪怀猝不及防,抬头便对上了云错那双幽深的眼。

    雪怀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赶快跑。

    云错当年招兵买马的办法就是这样,他想拉你入伙时,追到天涯海角都要拉你入伙,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最后只能哭着加入他。誓死不加入的,后来都死了。

    能入云错眼中的人不多,据雪怀所知,他有一个烟名单和一个白名单,白名单上写着他认为“不蠢”的人,烟名单里是他仇家的名字。

    烟名单中的人无一缺漏,也在云错接任帝尊前后全部都死了。

    而白名单上只有两个名字:一个是云错自己,一个是云错养的一只呆瓜猫。

    这样一个目中无人的暴君,被盯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再给雪怀十次重活一世的机会,他也不会再去选当年那样高调的解决方式。

    云错看着他,没有别的动作,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似乎在发楞。

    雪怀冷静地看过去,后退几步——反手砸碎了身后的门,同时大叫起来:“鬼啊!!!!”

    门里的人们不清楚情况,被他带得立刻惊声尖叫起来,骚动不止。雪怀顺手撕开那包金瓜子噼里啪啦地洒在自己身后,又拼着十二分演技,用哭腔叫了一声:“啊!我的金瓜子!”

    这楼中还混入了许多爱占便宜的仙民,这话一出,立刻有人开始哄抢,人流一下子将雪怀淹没了,门内门外到处都是人,而雪怀鞋子都被踩掉一只,终于让他找到了个角落缩了起来。

    他雪家少主还从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一只鞋丢了,他干脆将另外一只也脱了下来,赤足踏在地面上。他看了看空荡荡的楼下,正想要从阶梯走下去时,却发现周围陷入了一片死寂。

    他身边空出了一大片地方,云错自人群中钻出来,低头看他。他肩头耸动,微微地喘着气,眼睛亮得吓人。

    “雪……”

    雪怀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就已经被拽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中。

    xgchotel.

    云错上前,直接把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狠狠地抱在了怀里,他是如此用力,雪怀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他掐断了,连带着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那一瞬间,仿佛逼近火焰的人感知到热气,雪怀在那一刹那隐约抓到了眼前人的一些情绪,那是积压了极深,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绝望与庆幸,仿佛……劫后余生。

    雪怀楞了一下,而后错愕伸手,想要推开他,云错紧跟着就拽住了他的手,更加用力地抱着他。

    周围人议论纷纷,雪怀脸色发白,好半天后才见云错放开。

    云错声音有点抖,人人都要畏惧三分的未来帝尊,说话居然有点磕磕巴巴的:“别怕,你叫雪怀是不是?我送你回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