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仙尘〕〔徐静思乔宇全文免〕〔仙界走私大鳄〕〔天书科技〕〔云若月楚玄辰小说〕〔最初进化〕〔天下狂医〕〔我的美女同事〕〔对你,情深如故〕〔白色陷阱〕〔嫁给鳏夫〕〔文化前线〕〔抗日之军工为王〕〔一朝为后〕〔小热恋〕〔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吻吻欲动:总裁养〕〔都市最强弃少〕〔爱情独一无二〕〔我家卧室通末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8章
    !

    那一刹那,风光殊绝。

    “画了什么,画了什么?”

    其他少年们都想凑上来看,可都碍着两人没动,不敢凑得太近。然而在雪怀反应过来之前,云错眼中闪过一道微茫的光,又擦了一遍,将那转瞬即逝的桃花也擦掉了。

    留众人一头雾水。

    雪怀也问:“你刚刚画了什么?”

    云错松开他,低声道:“……不告诉你。”

    来都来了,雪怀干脆请这些少年人去深花台吃了顿便饭。老翁简单炒了几个菜,加了分量,一群人也吃得津津有味。

    雪怀深谙化干戈为玉帛的道理,这些少年家中的关系出了仙洲,走遍天下都不怕,拉几单生意也是顺便的事情。饭毕,他以主人的名义开放了深花台的冶炼室和兵器室,让少年们尽情观赏。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对兵器有着狂热的爱好,雪怀发挥奸商本色,不动声色地先提价后打折,顺便清理滞销的冗余库存,一口气卖出去了许多样天价珍品。雪宗若是知道了,嘴巴都要笑歪。

    老翁陪着少年们参观、介绍,雪怀打了招呼出来透气,顺手便将前几天赢回来的法器拿在手中,端详了起来。

    像刀不像刀,像棍不像棍,有点像人间的火铳,却没那么笨重,也找不到扳机。

    雪怀将它倒过来看了看,发现尾端有个凤凰样的凹槽,张开着,里面是深刻细密的血槽,看样子还是个要用血饲开启的法器。

    雪家的兵器和军火一向是仙界九洲第一,冷兵器例如刀剑这些东西,直接垄断了浮黎天尊亲笔的图谱和最好的冶炼工艺,每年只需拿雪家深花台结出的樱桃果实上供即可。这些东西都是直接用法力催动的。热兵器则是仿着人间的火铳炮台等物,用法器将使用者的修为与灵力放大,效力强,但是不好操纵,反应也很慢,各有各的优劣。

    “天上那几只蝙蝠,是来找你的吗?”

    云错的声音突然自他xgchotel.身后传来。

    “什么蝙蝠?”

    雪怀乍一听还以为不是跟自己说话。他顺着云错的视线仰头看过去,清白高原的天空依稀有几个盘旋的烟影,但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匆匆一瞥,只以为是一团乌云。

    他坐在游廊上,面前是深花台涌动的莲池,云错离他步远,在窗边站着,凭空扯了他们家的一枚冬莲蓬,挖出两颗在手里,剩下的原样种回去,不消几步路的时间,他丢回去的地方已经重新长出了茂盛的冬荷。

    云错从窗边走出来,挑了个地方坐下。他没有挨着雪怀,两个人隔了两尺左右,各看各的风景。

    雪怀道:“那是蝙蝠吗?我不是很清楚。”

    云错道:“蝙蝠是魔族的奴隶,在仙界身形消隐,不容易被察觉。这种东西在烟市卖得多,是用来监视人的,在寻仙阁的那一回我便发现它们跟着你,我当时找你,是想告诉你这件事。”

    雪怀楞了一下:“哪一回?”

    云错平视前方,声音有些谨慎:“我抱你的那一回。”

    雪怀:“……”

    “小心一下你的兄弟姐妹,或者继母、家丁之类的人吧,雪怀。”云错依然不看他,慢慢地剥着手中的莲子,声音仍然没什么温度。

    雪怀道:“好,谢谢你。”

    云错又加重了语气:“一定要小心。虽然你我还不太熟,必要时候,可以来找我。”

    雪怀看了他一眼,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有点意外云错会跟他提这样的事。

    重来一次,他早有提防,但上辈子他错过了太多细节,许多事情他只能靠这辈子找答案。比如他清楚他父亲的病,甚而自己的死都可能与柳氏和雪何有关,却至今不清楚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达成的。

    云错有一半魔族血统,生来一双深如幽井的魔瞳。听说这样的眼睛,看鬼、魔、妖、邪远比仙界人灵敏,在烟夜中视物毫无障碍。但是相应的,他们的世界里不太能看见光,看不见灵气化物和微弱的仙。也常有这样的事情:魔界人生了病,反而要重金悬赏仙家去帮忙采药,因为他们看不见灵药。

    上天给这个族群适应烟暗与邪恶的天赋,却也隔绝了他们踏入光芒的机会。

    但让雪怀有些疑惑的是,云.zyxta.错上辈子直到他死,那双眼中的魔息都是被他自己借用仙洲仙气压下去的,为什么这辈子……这样一句话说出来,却好似他就是以原本的眼睛看世界的呢?

    是压不住了,还是根本没压?

    这又是一次偏差。雪怀记得很清楚,云错的发色,乃至他这双眼睛,都和上辈子对不上。

    他看了云错一眼——那双眼眸深处的确透着隐隐的红色,不仔细察觉不了。

    反而云错发现他在看自己,立刻移开了视线。

    雪怀重新望向天空,问道:“它们还在吗?”

    他依然只能看见几团若有若无的烟影,天比他们来时要暗了,他渐渐分不清云层和这些邪灵的区别。

    云错说:“在。”

    雪怀伸手拿起那件法器,对着天空的方向比划了一下。云错此时终于偏过头来,安静地看着他。

    他要试试这样东西。没有丝毫犹豫,雪怀直接将拇指狠狠地按入那凤凰纹样的血槽中,任凭冰冷的千年玄铁划破他的皮肤,吞噬一般地吸纳他的血液。

    然而,让他措手不及的是,在他来得及催动自己的灵力之前,整个人却仿佛直接被这个东西连通了——没有得到他自己的指示,他的灵力放大数倍不止,径直奔突向苍天之上!

    风声猎猎,那一刹那的光华照得满院风荷都黯然失色。

    现在雪怀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这是灵火铳,但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样火铳法器更奇怪——他控制不了它,他的视线所及,所有的烟影与乌云都被齐齐击破、震碎,那东西跟着他的眼神和视线游走——

    不,它攻击的方向在跟着他的想法游走!

    他刚刚仅仅是想了一下,觉着这东西的风头连满院风荷都无法比拟,下一刻,锐利的光华带着凛冽杀气急转直下,生生削碎了整个庭院的莲花。

    “雪怀!”云错的声音陡然传入耳中,打乱了他的思绪。

    这武器散射的锐利星芒找到了下一个目标,立刻转向。

    雪怀反应不及,吼道:“闭嘴,快跑!”

    他眼睁睁地看着数不清的、碎星般的光芒如同潮水般地像云错捅去,偏偏那法器好似咬住了他不放一样,使劲扯都扯不下来,手指生痛。

    云错这时候还不满十七,未曾开劫,如果硬生生受了他这修为深厚的一击,恐怕连魂魄都要碎个干净。

    雪怀那一刹那唯一的反应就是左手化出法力,想直接将右手砍下来——却被云错死死地拽住了。

    云错立在他身前,右手制住他的左手,另一只手凭空结出一个暗红的结界,将这法器的光芒统统挡住了。两边相合,光芒几乎灼伤人的眼睛,竟然暂时维持住了一个稳定的局面。

    雪怀仍然想着要将自己的右手解脱出来,随着他的想法变动,云错感到手上一轻,那些星芒居然眼看着要往雪怀自己那里jsshcxx.去了。

    “雪怀,看着我。”云错低声道。

    他重复了一遍,“看着我,不要想别的东西,想着我。”

    雪怀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法器既然是以精神直接操控的,那么他只要集中精神就能慢慢稳住,说不定有破解之法。

    云错为什么能顶住他这一击?

    上辈子他刚见到云错时,云错就告诉他,他和他一样是刚大乘的水平,此后两个人齐头并进,进度都是一样的。如果他上辈子是骗他的,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重生的这一世,云错的修为如此深厚。

    他想东想西,盯着云错的眼睛,思绪倒是都停留在云错身上。

    等他认认真真地盯住对方,看见云错沉烟中带着隐红的双眸时,雪怀怔楞了一瞬。

    云错在笑。

    不带恶意的,干干净净的笑意,从他眼中露出来,这样的神情像他给他眼尾画画的模样,像一个细心作画的画者,又或是养花的匠人。即使他正顶着千百道灼人的星芒,面临着一个随时会混乱伤人的危险困境。

    这个人向来是没什么表情的,可他今天便已对着他笑了两次。

    雪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云错,直到眼皮泛酸。

    他想着上辈子的事情,他最后一战,上战场前还和云错吵了一架,云错坚持以一个虚无缥缈的“直觉”理由禁止他出行,他则坚持那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一击必杀。两个人大动肝火,却不知下一次再见,已经是天人两隔。

    那场战役他们的确胜利了,一击必杀,可他也死在了那里。

    或许他们两个人谁都没错,这种事情谁又说得清呢?

    两人注视着彼此,像是在那一刹那穿过了时光与生死,定格此处。连风声都寂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手上的灼热平息下来,云错随机收回结界。这个寒冰铳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雪怀浑身冷汗地放松下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刚刚死命想要掰开,连皮肉都被他撕掉一小片,现在正在汩汩泛着血,伤口边缘翻白。

    一跳一跳的疼。

    他看了一眼云错,发觉对方好像没有伤到,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次的事情是他始料未及的,雪宗跟他提到这样东西的时候,也只是说了一句“很重要”。雪怀便以为这东西价格不菲的原因仅仅只是它是下任浮黎宫主亲手打造的神兵,却没想到这样兵器如此危险。

    危险,却无比强大。

    无比强大,却……基本没用,是一块废铁。

    神界不是没出过用精神力控制的宝物,但大多是直接让自己的意识寄托给武器身上,化为剑灵供自己驱使。雪怀手里的这个东西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它无差别攻击主人脑海中所有的人和事,这要求完完全全的心外无物,以及对自己思维的绝对控制。

    别说普通散仙,就是六界中,也找不出一个真正心外无物的人。

    雪怀站在原地思考着,没注意到手上的伤口还在滴滴答答地淌血,也忘了给自己捏个治愈术。

    云错立在他面前看着,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焦躁似的。最终,他上前一步,拽住了他的手,低头点了个治愈伤口的法术。

    点完后,又立刻把他的手给丢了回去,面无表情地道:“你在干什么?”

    雪怀说:“想事。”

    过了会儿后他才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的回答大约有些敷衍似的,告诉他:“在想这个东西,我集中不了精神,差点把你害了。”

    云错抬眼看他:“集中不了么?方才不是集中得很好。”

    又轻声说:“我不觉得……我不觉得难。”

    ——看着我,别想其他事情,看着我。

    ——雪怀,看着我,想着我。

    那滚烫灼热的诉求仿佛穿透少年人冷淡平静的声音,穿入雪怀脑海中似的。

    雪怀心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云错却不容他退步,干脆上来,拽住他一只袖子往里走:“那些蝙蝠都死了,别管了。我是来找你买兵器的。”

    这种客气和直接冲散了那种怪异感和不安感。雪怀跟着云错走进屋内,转了一圈,便见到云错指着一个东西问道:“我想买它,这个多少钱?”

    那里躺着一对漂亮的蝴蝶刀,一长一短,长刀战时用,短刀近身用,这是雪宗送给雪怀的十七岁成人礼,也是陪伴他走过战场的兵器。

    他下意识地说:“不卖。”

    云错却看过来:“为什么不卖?”

    为什么……雪怀突然顿住了话音。

    这辈子他不需要再上战场了。

    他不需要再为任何人提刀,把自己磨得如同一把随时可以出鞘的利刃。他打定主意要好好守着父亲和雪家的家业,这辈子不会再踏入纷争半步。

    他有自己的人生要过。

    “……卖。”他说,“你开个价吧,云公子方才帮了大忙,价钱你定。”

    云错轻声道:“不,你定价,雪怀。我不要你因为这个给我打折,我要你欠我一个人情。”

    雪怀不解:“什么人情?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

    云错看着他:“以后别躲我了,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云三岁:危险!快想着我!只许看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