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仙尘〕〔徐静思乔宇全文免〕〔仙界走私大鳄〕〔天书科技〕〔云若月楚玄辰小说〕〔最初进化〕〔天下狂医〕〔我的美女同事〕〔对你,情深如故〕〔白色陷阱〕〔嫁给鳏夫〕〔文化前线〕〔抗日之军工为王〕〔一朝为后〕〔小热恋〕〔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吻吻欲动:总裁养〕〔都市最强弃少〕〔爱情独一无二〕〔我家卧室通末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10章
    !

    雪宗回来之后,云错如约前来,其他少年也一并到场了。

    这次则比上一次要正式得多——雪家家主和少主都到场了,但与上次与柳氏和雪何的无话可说相比,这些少年人更愿意跟雪怀打交道。

    雪何碍着雪怀在场,连插话都不敢,柳氏看得着急,面上却还要笑吟吟地跟着招待。

    少年人们给她三分薄面,看见雪怀没追究,也都不去问道歉信的事,但再和雪何交谈时,态度已经相当蔑视了。

    最沉默的反而是云错。他基本不参与少年们的对话,也不跟着他们去雪家园林赏玩冬景。反而一直在跟雪宗谈论生意上的事情。

    雪怀本在招待客人,中途被雪宗抓过来一起听。

    云错居然真的要跟他们长期合作,已经将初步需要的材料和兵器列了出来。雪宗仔细翻阅了一遍,跟他仔细讨论着。雪怀在深花台的时间不长,对自家的家底尚且还摸不清楚,于是只安静地坐在旁边。

    云错一向是个有野心的人,当年他起兵为自己继位荡平阻碍,不少人都说他背后集结的力量可敌整个天庭,但雪怀知道,远远不止。

    他追随的这个人,想当仙洲之尊便当,想当天庭之主亦可坦然前行,就看他想不想。

    半个时辰之后,两边谈妥。

    云错道:“还望您能为此事保密,从今以后承蒙二位关照了。”

    雪宗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把雪怀拉过来,大力拍着他的肩膀,向云错介绍道:“定然保密,我们有我们的规矩。犬子往后也承蒙少仙主关照了!有他在,我能早点退休享清福,往后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早日打点好关系,彼此都是个照应!”

    云错平静地道:“那是自然。”

    雪怀礼貌地微笑着,在他爹的疯狂示意下起身去给云错敬茶。

    茶斟七分,碧绿的茶汤衬得倒茶人的手修长白净。接过来时指尖碰到,好似停留了片刻,又像是没有。

    云错道:“雪少主年少有为,日后九洲变动,前途难料。雪家背靠浮黎宫,上至九天,下至黄泉的生意都做得,想必野心不小。我今日来此其实也是想询问您二位的意见,百年之内,你们是否愿意站在我这一边?”

    雪怀说:“其实我们也不——”但还没说完,便被他爹给打断了。

    雪宗盛赞道:“的确如此!我们雪家的生意暂且只做到南边三仙洲,还剩下六个仙洲不曾踏足。少仙主年少有志,现在又成了我们的大主顾,往后如果有什么困难,我雪家必定要倾尽全力搭把手。至于百年,百年之内,必然是小怀当家做主。xgchotel.”

    倾尽全力“搭把手”,继而再把锅甩到雪怀头顶。雪怀松了口气,他爹还是惯于打太极,从不肯明明白白站队的。

    云错看出了雪宗的意思,仍然坚持道:“您肯如此帮我,我不胜荣幸。百年之约太长,我想的是我们两家定个盟约,现在不如——”

    雪宗伸手摸了摸雪怀的头:“不如你们两个孩子,现在就拜个把子罢!”

    雪怀:“……”

    云错:“……”

    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看向雪宗。

    雪宗左顾右盼,热情地跟他们指:“这个好!外头就有神木堂,走,我去为你们取来凤凰、九色鹿与烛九阴的血来!”

    雪怀说:“这个还是不……”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雪宗便给他秘术传音,怒道:“拜个把子罢了!我看这人不安好心,他想泡你!我的宝贝儿子,你傻不傻?当兄弟和当道侣,你选哪个?缓兵之计,乖啊。”

    雪怀道:“爹,你可能误会了什——”

    云错却淡声道:“好。”

    他抬眼看向雪怀:“跟我拜把子,你不愿意?”

    云错的眼神中有几分认真,他放轻声音:“你前些天才答应我,不会躲着我的。你还是不愿意吗?”

    雪怀:“……”

    不是不愿意,是有点搞笑。

    雪怀一直到走到了神木堂前时都还没回过神来。

    重生一世,这个剧情也偏得太过了些。上辈子云错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是他的左护法,当初歃血为盟,立的也是扶持他左右的誓言,两个人从来不曾称兄道弟。

    现在他们居然……要拜把子了?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云错比他小两个月,这位未来大杀四方的帝尊居然还要叫雪怀一声哥哥。

    要雪怀管云错叫一声老弟,打死他也说不出口。

    云错倒是不怎么抗拒,伸手在神木堂前上了香,沾了凤凰、九色鹿与烛九阴的血往唇上一抹,回头来看雪怀,眼里又出现了那种熟悉的笑意:“雪怀哥。”

    “……”

    雪怀无法,只得效仿他,将这些神兽的血涂抹在嘴唇上,而后两人碰杯,各自仰头喝下一杯蟠桃酒。酒液冲淡了唇上浓烈的血腥味,深红色晕开,沾唇后显出水光潋滟的艳色来。

    云错抿起嘴唇,看他喝完后混若不觉的模样,伸手——只迟疑了一下,便帮他擦拭干净了。

    又温又软,呼吸间打乱冬日的寒意,留下些许微凉的水润,几乎不可见。

    雪怀楞了一下,那手指在他唇边停留的触感还未散去,云错已经移开了视线。

    神木堂前坠着的灯笼被风吹得晃动起来,两个人将写有自己的名字纸条分别投入火盆中,看着它在升腾的烈火中焚烧殆尽,就算仪式完成。

    拜了把子后,两个人亦没有什么话说。晚间用饭时,雪宗喜气洋洋地将这事宣布了出来,其他人都空了个位置留给雪怀,要他坐去云错身边,而后轮番向他们两个人敬酒。

    雪怀的眼睛越喝越亮,觥筹交错过半时,云错突然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腕。

    那一盏瓷杯就咕噜噜地落入了地上,泼出一汪暗红的酒液。雪怀一双眼望过来,亮得能照见人影,直看得人心头一跳。

    “别喝了。”云错低声说。

    雪怀“嗯”了一声,倒也当真不再喝了,而是认认真真地夹菜吃饭。

    对面一个少年看到了这一幕,“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捅了捅旁边的诸星:“你看雪少主与少仙主两个,不像是拜了把子,反而像是结了契的道侣。”

    “放屁!”

    “胡说!”

    诸星和雪何同时叫了起来。宴席上声音大,他们这一出让全场都安静了一下,但因为不知前言的原因,静了片刻后都各谈各的事情起来。

    雪怀仍然安安静静地吃着饭,用象牙筷将一枚红樱桃送入口中,象牙碰到银器,叮当作响。

    诸星脸红了。

    倒是雪何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几个少年趁着雪宗这个家长和另一人比酒划拳时,偷偷问他:“怎么,你哥有情况?少仙主还配不上他吗?”

    雪何一时口误,也不知道要怎么圆回来。他抬眼看了看雪怀不问外事乖乖吃饭的模样,心知雪怀八成已经醉了,根本听不见他说话。

    他道:“我哥,我哥他大约不喜欢少仙主这样的……”

    云错神色一凝,一言不发地垂下眸。

    诸星红着脸偷偷问道:“那他喜欢哪样的?”

    雪何干脆胡诌起来,总之类型往云错相反的方向偏就是了:“他喜欢斯文的,不喜欢长得凶的,喜欢那种书生样的男子和小家碧玉的女子,你们也看到了,我哥他很要强的。所谓王不见王,各占一方,温柔的对他胃口。”

    诸星在心里评测了一下自己,觉着自己还算温柔,大约有点希望。

    雪何鼓励他:“我哥追求者很多的,每天来送礼的人踩破门槛,礼品常常堆得放不下,但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他放轻声音在他耳边道:“有个秘密,我哥他其实心很软,只要穷追猛打不放,他说不定就动心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宴毕,雪怀送他们出门。

    云错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只道:“我家不顺路,你送完他们再来理我罢。”

    雪怀便跟着他坐着马车,从雪家府邸绕了个大圈儿,最后又回到了自己家门口。

    雪怀问他:“你怎么不下车?方才经过你家了吗,我不记得了。”

    云错看着他,忽而问道:“雪怀,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雪怀愣了:“什么?”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这问题问得奇奇怪怪,雪怀想了一下后,忽而笑了笑:“喜欢好人,真心对我好的。”

    “不是平常的喜欢,如果那个人要当你的道侣,你希望是什么样的人呢?”云错很.jsshcxx.有耐心。

    这次雪怀楞了更久了。

    他今天又喝醉了,对上云错那双幽深的眼时,只觉得头晕,可又怎么避都避不开。就像回到了那天在冬荷池边的场景,云错就是这么看着他,叫他的名字,让他只想着他。

    雪怀努力提起精神想了想:“我不知道。该是谁就是谁罢,我有个未婚夫,可我没见过他。”

    云错的手指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又放松了,轻声道:“未婚夫?雪怀,你躲我也也编个像样点的理由。”

    他仗着他头脑不清楚,连说话的语气都比平日亲昵一些。雪怀没有察觉到,只是揉着太阳穴,有些疲惫似的仔细回想:“有的,我爹跟我说过。”

    他在这一刹那有些分不清现在和上辈子。

    上辈子,他定亲是早于雪何的。他父亲做主把他跟另一个人绑在了一起,但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听他爹说对方约定五年为期,每年送一封婚书过来,仿佛是某种执拗的宣告。

    只是由于雪宗要求的原因,对方不能署名,唯有做出一番事业之后才有资格堂堂正正地上门提亲。

    他父亲说:“你们年轻人冲动,做事全凭喜好感情,可我们当大人的,要考量出身,灵根,血统和前途,一切都不安稳的时候,也不好给你许诺未来。故而我现在也不能让你知道他是谁。如果你们两个孩子当真有缘,五年后再坐下来好好商议罢。”

    那时候,他已经跟着云错离开了家乡,回来的次数有限,他爹生着他的气,可又盼着他回来,私下里给他订好了亲事,终于等到他略带生气地回了家,问他为什么要随便安排自己的终身大事。

    问起时,雪宗也只是反复向他卖关子,保证道:“我这个当爹的不会坑我的心肝宝贝儿子,爹爹为你寻的道侣,一定是天上地下最好的人,你肯定喜欢!”

    那时他想着,天上地下最好的人不出云错,但他没说出口。

    他知道父亲其实是想念自己了,只是想让他回来看看。

    再后来就是他父亲重病,沉睡不醒。他回来探病,雪何拿出一纸深红的求婚书,告诉他:“仙主向我提亲了呢,只可惜爹没醒来,看不到。哥,你会祝福我的罢?”

    现在想来,按照他爹宠他上天的性子,给他安排的亲事不会比雪何差。但他后来都没有机会问问他父亲那个人是谁,雪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他死后的事情了。

    这一世又太早,他也不知道他本来的生命中,该和谁相伴永远。

    他未来要继承深花台,如果必要,也不是不能接受联姻。总之重来的这辈子,他对自己已经没什么想法了,惟愿他父亲能平安康乐而已。

    “该是谁就是谁罢。”车厢中的熏香热腾腾的,熏得他昏昏欲睡,连带着声音都带上了些微哑的困意。他眼中的清亮光芒终于也黯淡下去,快要睡着了。

    到了地方,云错伸手轻轻碰了碰他,“雪怀,回去睡,外边冷。”

    “嗯。”

    话是这么答应了,却仍然靠在车厢边,微偏着头的模样,眼睛已经闭上了。

    云错看了他一会儿,默不作声地脱下自己的外袍把人.jxpxxs.裹住,打横抱下了车。

    冬风很冷,雪怀被吹得一激灵,发现云错抱着他,立刻挣扎着要下来。云错却在他眉心一点,施了个安神的小法术,低声道:“现在可以睡了,没事。”

    雪怀还是说:“嗯。”

    沉沉困意再次上涌,雪怀放任自己的意识在温暖中沉沦,恍惚间觉得抱着自己的是已经过世的娘亲,或者他那不靠谱的父亲。

    又或者,是上辈子的哪个人,在每次的庆功宴结束后抱他回去,沙场的烟尘和长风吹动那人的衣袍,猎猎作响。

    ……是谁呢?

    那是一种隐秘的期待,军中太苦,离家太远,他总觉得那是自己在做梦,想来安慰自己的一个幻影。

    他已经没有喜欢的人了,就像他并不讨厌他父亲说的那个“天上地下第一厉害”的未婚夫,后来想通了,便不拒绝。他知道如果没有意外,会有个人和他彼此扶持,陪伴一生。

    至少可能是个对他好的人,没让他活了一辈子,连个盼望都没有。

    云错看着怀里的人,使了个隐身术,带着他推门进入他的房间。

    把墙角正在咬雪怀的琴谱的饕餮鬼吓了一跳。

    他把雪怀放到床上,替他脱了鞋袜,宽了外袍。床褥柔软干净,雪怀的房间就和每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少爷的房间一样,精致华贵,处处都透着他的气息和影子。

    指尖轻轻刮过睡着的人的鼻子,云错垂眼注视着他,低声问:“该是谁就是谁,那么,可不可以是我呢,雪怀?”

    “可以是云错吗?云错,就是那个把你骗去当他的左护法,和你吵架,凶巴巴的云错。上辈子他也给你送过婚书的,要不是伯父坚持不准,他说不定也有机会亲口对你说一次,然后当你的未婚夫,可他连保护你都做不好,你愿意和他……”

    他低声问,说到一半时,哽咽无声。

    原是没有指望得到回答的,可心脏就是不听话似的砰砰跳了起来,和执念纠缠在一起,穿过两次生与死,穿过他此生最强烈的欲望。

    他想知道答案。

    一辈子的时间,他不知他,他不知他。但他就是想知道答案。

    仿佛是感知到身边有个人快哭了,雪怀从被子里胡乱伸出手来摸了一通,拍了拍空气,又缩回去。带着浓浓的鼻音,哄着挤出一个茫然的音节。

    他说:“嗯。”

    作者有话要说:云三岁:可以是我吗!可以是我吗!道侣选我我超甜!(星星眼

    雪怀(无意识瞎嘀咕中):嗯

    云三岁:我当真了哦,我真的会当真哦!(努力给自己打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