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仙尘〕〔徐静思乔宇全文免〕〔仙界走私大鳄〕〔天书科技〕〔云若月楚玄辰小说〕〔最初进化〕〔天下狂医〕〔我的美女同事〕〔对你,情深如故〕〔白色陷阱〕〔嫁给鳏夫〕〔文化前线〕〔抗日之军工为王〕〔一朝为后〕〔小热恋〕〔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吻吻欲动:总裁养〕〔都市最强弃少〕〔爱情独一无二〕〔我家卧室通末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12章 (加更)
    !

    三天后,雪怀的生日宴会如期举行。

    只是家宴,纵然雪何和柳氏心中有再大的嫌隙,面上也是作出了和气圆满的样子来。雪宗问雪怀想要什么礼物,雪怀便随便要了一把他在外头仙洲拍下的一柄长笛。

    慕容氏的回信也送来了,雪怀的外公近日正在闭关修行,请雪怀半月后再过去。

    和信一起寄来的还有一枚有市无价的乌金灵石,与雪怀最盛的水灵根贴合,能够助他修行的。

    柳氏温柔地笑着,叮嘱道:“慕容家老爷子是真心待小怀好,这种压箱底的宝贝都给了你,小怀,你一定要珍惜。”

    雪何和雪怀一样,都是水灵根为盛。

    雪怀想了起来,上辈子自己十七岁生日时是柳氏帮他收的生辰礼物,他被告知,慕容氏给他的东西是一颗普通的鲛人泪,而雪何那里突然多出了一块乌金石。

    雪宗一向大大咧咧,礼单这些事情也不会过问。本来再娶一事,已经让雪宗觉得十分对不住雪怀和雪怀的外公外婆,慕容氏送给雪怀的东西,他自然更不好意思过问。

    这招偷梁换柱使得妙。

    雪怀瞥了柳氏一眼,亦微笑道:“那是自然。”

    他转手将放着乌金灵石的盒子放入房中。

    这几天雪何都没有踏入他房里半步——门口那个箭头被雪怀用银线穿起来,挂在了房门口,雪何忌惮着他上次的警告,并不敢多动。

    柳氏,却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他房里养着饕餮鬼,负责吃垃圾和打扫卫生——偶尔也会吃掉雪怀的画集和枕头,被雪怀揍一顿后吐出来,按道理是不需要格外打扫整理的。但柳氏仍然会以“毕竟没有我们自己动手来得尽心尽力”为由,时常出入他这里。

    雪怀温和地摸了摸饕餮鬼的头:“这几天我不在家,那个女人现在还经常过来吗?”

    饕餮鬼一动也不敢动,点了点头后,看见雪怀仿佛若有所思的模样,以为自己干了什么事被抓包了,小心翼翼地吐出一块砚台,不无谄媚地蹭了蹭雪怀的腿。

    雪怀:“……”

    他将乌金石收好,封入自己平常佩戴的储物戒中。

    看来这辈子最大的变数只有云错,其他的人,无论好坏,和上辈子没有什么差别。

    他曾想过或许有什么事情是被自己误会了,重来一世,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也没有理由去为难别人。

    但他有防备,也给了这些人机会,抓不住,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就像雪何,他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事不过三。就像柳氏,上一回射杀蝙蝠就是他的警告,但很显然,柳氏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雪怀仰头看了看漆烟的天幕。云错不在,他看不见蝙蝠群是否去而复返,但那之后.jsshcxx.他经常注意来自天空的视线——zyxta.沉默的,危险的,带着令人窒息的爪牙。

    仙界有一种东西,名为玄冰,外形酷肖乌金灵石,实则为铸剑的一种材料。这样东西雪怀手里正巧有。

    但他还缺另一样东西。

    外边落雪,雪怀撑了一把伞踏入雪中。他的生日过了一大半了,时至将夜,天空在昏黄与深青中显出沉沉暗色来。

    他放慢脚步,听着踩雪卡擦卡擦的声响,觉得有点好玩。

    上辈子他十六岁后就没过过生日了,头两年忙,在战场上想不起来,后两年当了云错的左护法,因为身边无人记得,家人又离得远,所以干脆不过。

    重来一次,连生日都能补回来,他很高兴。

    “生日快乐啊,雪怀。”他开口对自己说。

    白雾散向空中,挡去伞下的星星,拨开后却见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沉默、安静而专注。

    云错。

    雪怀站定脚步。

    .jxpxxs.云错没看向他,他走的是往雪家大门的那个方向,差点要和雪怀在岔路口错开了。雪怀远远地看见,他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样的东西,脚步匆匆。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叫他。

    云错却在这时回过了头——看到了路口站着的雪怀。

    “雪……怀?”

    雪怀只得跟他打招呼:“晚好,云公子。”

    云错看着他:“你跑出来做什么?今日不是你的生日吗?”

    雪怀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人居然知道自己过生日。他转念一想,也许是诸星告诉他的,便也不觉得太奇怪了。

    他道:“我去赌市买些东西。你呢?”

    云错道:“我出来散散步,顺手买了些东西。”

    雪怀看了看他手里的食盒——北边海妖的店里卖的蟹黄小笼包和蟹肉饼的招牌,也是雪怀头等喜欢的美食。

    “哦,你也喜欢吃他家的东西?”雪怀想了想云错家和海妖铺子、这一带的距离,感叹道,“你散步散得真远。”

    云错“嗯”了一声,又道:“总之我没什么事做,我同你一起去赌市罢。”

    雪怀现在倒是对他没那么大的抵触了,轻轻点头算作同意。云错便调转了方向,提着食盒跟着他走。

    到了地方,雪怀不再去那个赌寿命的男孩子那儿了,只是去了最寻常的灵兽摊位上,眯着眼睛去看笼子里的烟影。

    “你要买蝙蝠?”云错有些诧异。

    “嗯,你能帮我看一下吗?魔界的东西我看不太清楚,我要那种凶的,跟住人不放的蝙蝠。”雪怀道。

    云错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替他挑好了十只。雪怀付过钱后,将它们悉数封印在了自己从深花台带来的玄铁中。

    那玄铁削出形状后,和慕容家送给他的那块乌金灵石看起来已经没多大差别了。

    出了赌市,雪怀告诉云错:“那我先回去啦?谢谢你帮我挑东西。”

    云错道:“我送你回去。我散步还没散完。”

    两个人便又原路返回。

    卡擦卡擦踩雪的声音加了一重,倒显得这雪夜更加寂静。两个人都没有别的话要说,只是安安静静地走着,等到道路烟暗时,云错随手自夜幕中请来一颗星星,让它照亮前面的路。

    “我到家啦。”雪怀说,“你还没散好步吗?太远了,你可以坐我们家的马车回去的。”

    云错只是摇摇头,道:“不必。”

    雪怀点了点头,转身往家中走,却被云错叫住了。

    “雪怀。”

    他回过头来:“?”

    云错轻声说:“生日快乐。”他呼出的白汽往上飘散,跟着星星的方向升腾,温温柔柔的。

    他将那一盒沉沉的吃食塞进雪怀手中。上头用法术撑出了一个小结界,让热气跑不出去,雪水透不进来。

    云错说:“没想到会在路上遇到你,就用这个当你的生日礼物了。”

    这礼物也太敷衍了些,不过比起别人还是好了不少,不过分贵重,又是他爱吃的。

    上辈子雪怀就经常诟病云错的审美,云错给他送的东西往往都是花里胡哨不好看,土气还不实用的东西,比如什么黄金拂尘啦,七彩披风带大红袍啦……等等,可送给别人的东西却从来不会这样难看,雪怀对此颇有微词,最终都还是忍了。

    云错自己也不会收拾打扮,连头发都要雪怀帮他修剪。

    雪怀一开始也是个什么都挑剔的娇气小少爷,后来跟着他,什么苦都吃得,什么场面都见过,反而没什么非要不可的东西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雪怀瞅了瞅食盒:“那你宵夜吃什么呢?”

    云错道:“没关系,你吃吧。”

    雪怀“哦”了一声,弯起眼睛道:“今天我生日,那我不客气了?谢谢你啊。”

    云错也冲他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仙界宫市陆续关闭。

    街面上的人渐渐的少了,便显得那一头银发、周身冷肃的年轻人格外惹眼。

    “少仙主,选好了吗?”一个古玩店老板朕正要关张,看见他来了,立刻便笑开了,“最后给买了什么?”

    “一屉吃的。”云错说。

    老板道:“吃的也好,吃的实在,比起古物玩意儿,年轻人说不定更喜欢。”

    这里整条街的老板们都知道云错在选东西,说是要送给心上人。这可算是天雷动地火千百年来头一遭新鲜事,只可惜云错明令他们保密,只在他们的出谋划策下,挑选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这位少仙主的品味实在是不敢恭维,寻常的颜色在他眼里看来仿佛有差似的,总是选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越花哨的,他越觉得好看。

    来了又走,转了一圈又一圈,消磨掉大半时间,最终却什么也没敢买,说是怕那个人不喜欢,说怕唐突了那个人。弯弯绕绕,问他心上人喜欢什么,想要什么,这位少仙主也不知道。

    云错低声道:“我不知道……他现在喜欢什么。”

    唯一能确定的,只有雪怀前几日亲口找诸星要的小笼包。他觉得这东西太过简单,拿不出手,但太贵的雪怀不收,太随意的他自己不愿送,仿佛除了买下它以外,其他的礼物送出去都会变成死局。

    好在雪怀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云三岁:我要把最好看的东西送给媳妇妇!

    雪怀:我来瞅瞅……哦,红配绿大花战甲,七彩黄金拂尘,骚气荧光绿上等绸衫……(违心)真好看!过来抱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