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凡的四个师姐〕〔战狼在世〕〔杨程周慕雪〕〔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宁凡柳云烟小说免〕〔永夜之王杨凡〕〔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宁凡小说〕〔姜岁岁霍临西〕〔情深不知归处〕〔医神豪婿林漠〕〔医神豪婿小说〕〔陈宁宋娉婷〕〔天门帝国〕〔九公主她又美又飒〕〔万妖圣祖项尘〕〔女神的上门狂婿〕〔窝囊女婿三年被瞧〕〔岳风柳萱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17章
    !

    云错是那天跟他告别后不见的,一去就是十几天,不见踪影。起初是诸星他们这群纨绔约他出来走动,总是不见人,这才想起来问到和云错有生意往来的雪家这里。

    结果一问,雪怀不在,雪宗也表示好些天没见到云错的人了——他钱还没给呢。

    众人担心云错是出了什么事,雪何尤其心慌,他修为不高,连最简单的驱使青鸟和信鸦帮忙找人都做不到,柳氏不在,他不敢找雪宗求助,想来想去居然咬牙给雪怀写了一封信,找他求助。

    这倒霉孩子送的信还是封着留声法术的那种,雪怀为了了解事情经过,不得已循环播放了几下,雪何嘤咛抽泣的声音响彻整个仙门,听得他整个人都木了。

    他收拾了包裹,跟外公外婆说明了情况,想过之后,没有直接回仙洲,反而去了魔界边境的一个峡谷。

    他记得云错有一个修行的禁地,在他正式起兵之前,平常静心、修行、参悟都是在那个峡谷的某个灵洞里,禁止其他人踏足。

    他上辈子也没去过。云错不许他去,说那基本已经是魔族的地界了,他以仙的根骨过去,非但看不清路,也可能遇到危险。

    当时他们关系还很好,云错怕他担心,每次修行都告诉他时间,如约出关。

    不过以前修行时间再长,也不会超过十五天,今天却是第十九天了。

    雪怀想到云错那一头银发和隐红的双眸,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不会是气息走岔,走火入魔了罢?”

    云错本来就是半仙半魔,这种体质修行起来最是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就会出大乱子。

    先不说云错和他的纠葛,救人要紧,那片危机四伏的地方,也唯有他的修为可以只身前往。雪怀意识到时间耽搁不得,动身的同时,他也写信给了他认识的医者,请他们带人等在峡谷口。

    魔界和仙界,在雪怀眼中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顶多是长得奇奇怪怪的东西多了点。要说他养的那只饕餮鬼,追根溯源也是跟妖魔搭边的。

    只有一点麻烦,他看不清路。

    就像他看魔界的蝙蝠只是一团烟雾一般,他有点难以想象云错压不住魔眼时,是怎么看他们仙界的。会不会自己的脸其实在云错眼中看起来也是一团雾呢?

    他胡思乱想着,眼见着越走越深,道路越来越崎岖,树木参天,山道逼仄,御剑和腾云已经不管用了,只能老老实实地下地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好几次踩空,寸步难行。雪怀想了一会儿后,他干脆封闭了视觉,沉下心来用灵视打量四周。

    周围潜藏着千百个伺机而动的烟影,可能是蝙蝠,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但不知为什么,雪怀感觉到这些东西在打量他,却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他干脆出声,问道:“你们好,我来这里找个人,并没有其他不好的意思,能不能劳请你们指个路?”

    无人应答,只听见片刻后,群鸟飞离深林的声音,数以万计的翅膀扇动声由近而远,离他越来越远。

    一个毛茸茸的爪子碰了碰他的脚踝。

    雪怀睁开眼,发觉阴云笼罩的峡谷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开阔了一些,再仔细一看,天边升起一轮阴沉的红日。脚下蹲着云错那只银灰色的小猫咪。

    那阴惨沉闷的红日照耀下来,将眼前这只温驯可爱的小动物也照得显出几分邪性来。它突然不那么亲雪怀了,碧绿的眼眸里闪着警惕的光,雪怀刚要蹲下来抱它,便被它凶了一下,而后看着它一个转身,飞快地跑走了。

    雪怀这下有了目标,径直跟上。

    这呆瓜猫倒是很灵活,左奔右突,好几次差点没入鲜红的雾气中消失不见。这种雾气似乎对他的法力有限制,等视野开阔后,御剑御风渐渐都伸展不开了,雪怀连点了好几个法术,发觉就好似烛火熄灭一般,彻底施展不出来,与凡人无异。

    施展不出就施展不出吧,雪怀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当武器,耐心地往上爬。

    出了峡谷深林,他发现自己走得越来越高,踏上一条乱石虬结的天梯,背后就是万丈深渊。走上去后方才后知后觉地看见,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断崖,顶上再无其他,只得一个阔大幽深的山洞。

    山洞内无光,仿佛可以将人吸进去一样。

    修行之人所在的地方,应该都是提前打点过的,不会出现什么穷凶极恶的灵兽和陷阱,但为了修行不被打扰,入口常常也会设置结界。

    雪怀随手把手里的树枝丢过去,刚碰到洞口时便被无形的屏障挡住,嗤啦一声——凭空化为了灰烬。

    他看着这堆灰,有点发愁。

    那只猫却又出现了,它的眼神比刚刚在山下时清明了许多,出来叼住雪怀的衣角往里拖。雪怀指着门口问:“小呆瓜,这里的结界要怎么破开?要救你主人,也要给我指条明路呀?”

    这只呆瓜猫楞了一下,上来蹭了蹭他的手,而后继续把他往里拉,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雪怀打量了一下这山洞的岩壁——他并不打算以身犯险,但他也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他一向是个剑走偏锋的家伙,既然此门不通,那么不从门通过就是了。

    仿佛平地惊雷起,“轰隆”的巨响炸开,一声又一声,碎石滚落。雪怀面无表情地用手肘反反复复地撞着山洞侧边一处略薄的地方,企图钻个洞出来。

    他法力全部使不出来,只能将根骨灵气汇聚到身上,能挡一点是一点,等到他砸出一个空隙后,手肘处的皮肤已经崩裂,渗了点血,湿湿黏黏地藏在衣襟里。

    雪怀松了一口气,又捡了几根坚实的木头,将这个缝隙捅开,而后不甚体面地钻了进去。

    落地就把他吓了一跳——

    离他步远的地方,横着一具干瘪的尸体。

    此人应当已经死了很久了,风都能将他吹为齑粉的程度。雪怀走过去看了看,在地面上找到几个石刻的字:大荒三年雷火浩劫,修行不灵,应劫而死。

    再走几步,这个洞穴便变得更加可怖——雪怀越往深里走,见到的就越不止尸体这么简单。这山洞里不知堆积着多少人的骸骨,行走坐卧,大部分都是走火入魔就地羽化的。走到最后,终于看到了一些有人活动的迹象——大约是觉得成片的尸体干扰修行,有人把这些骸骨分拣起来堆放在一边,码得整整齐齐。

    还有一些年月更久的,嵌在山洞的岩石里,连面目都模糊了,雪怀还看见了复杂的壁画,上面画着飞禽走兽,深春花木。

    雪怀越看越奇怪,总觉得这些画上的东西不像是魔界的东西,仿佛……和仙界更近一点。

    是一个扭曲的、沉闷的仙界。

    死气沉沉,黯淡无光,还有形象极为高大的人形——几乎大到可怖的地步,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雪怀仰头仔细辨认,居然找到了几个认识的人——

    有横行江湖算命的江湖骗子,有开烟心铺子的老板,这些人雪怀小时候或多或少有印象,更多的则不认识。还有一个面目阴沉的男子,被云雾包裹,似乎是云错的父亲。

    走到最后,他看见了一个抽着花烟的女人形象。

    和别的狰狞可怖的形象不同,这壁画上雕刻得很美,眉眼含笑的女人,温柔慈和得如同神灵。

    这是云错的母亲。

    雪怀走到这里就明白了——这个山洞是云错本人的心中幻景。

    观心术。

    他听说过这种修行方法,和他未来要深入自己的记忆、追查上辈子的疑点所必将用的办法是一样的,非常凶险,如果没有人zyxta.盯着,一旦走岔,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想学观心术是为了看清上辈子不为人知的细节。云错又是为了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探查自己的记忆和内心呢?

    雪怀停下脚步。

    走到尽头,面前的天地焕然一新。他踏上去,寒气用来,雪咔嚓一声碎了,慢慢化开,而后又重新冻结。

    山洞里面居然下着雪,连这整个地方,都是雪怀熟悉的——那种令人心悸的熟悉感让他汗毛倒数,脊背发凉。

    这是他死前最后一战的荒原,也是云错的故里。那天苍茫大雪,远处有微凉的、淡红色的月亮。

    那种铺天盖地涌来的、彻底荒芜与死亡的气息唤醒了雪怀最不愿面对的一段记忆,魂魄离体,他一回头,便看见自己的身体软软倒下,整个世界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这山洞中积压的阴灵缓缓从背后逼近,窥伺着他。

    他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自己的心魔还是云错的心魔,强烈的眩晕感和阴息涌入他的四肢百骸。

    就在这时,手肘的血染透他的衣襟,滴答一声坠落在雪地中。这微茫得几乎听不见的声响却让雪怀清醒了——他被激怒了,带着前所未有的戾气踏上极寒的地面,反手结出一道梵天的金刚印,将身后聚拢的阴灵悉数打散!

    他冷冷地说:“我现在是活人,不劳你们惦记了。”

    这幻景是云错的心魔中心。窥探人心时,自己也容易被蛊惑。雪怀剧烈喘着气,死亡这两个字是他经历过的最极致的恐惧,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寻寻觅觅,终于在雪原的尽头找到了云错。

    他闭目,靠在雕花繁复的廊檐下,肩头是拂不去的雪。

    幻景中的场景又变了,云错身后是华贵喧闹的亭台楼阁,唯独他这里静如冰雪。

    这是寻仙阁的楼下,是雪怀两世第一次见他的地方。

    小猫不知从什么地方可怜巴巴地窜过来,跳到云错的脸上,舔舔他,也不见他有醒来的意思。急得它用爪子直挠云错的脸,又不敢真挠出伤来,只知道团团转。

    雪怀低头去他的气息,微微俯身,伸手扣住云错的下巴,想要探查他颈下的脉搏。

    还未探清,视野里便闯入一双睁开的眼睛,深得如同烟夜,却又亮得如同有火光跳动,里面映照着他的影子。

    那是无人知晓的幻梦。

    “报!仙主,白凤雪原一战大获全胜。”

    “嗯。左护法回来没有?”

    “仙主,左护法他……战死。右护法说雪怀大人决策失误,一意孤行,实在拦不下来,只能带人撤离,就……”

    “我问你,他回来没有?”

    “仙主,他死了!”

    “滚出去,我要见到他人。”

    兜兜转转,只等到了一抔没什么特别的骨灰。

    他说:“右护法无能,连人都看不住,我等雪怀回来。”

    好好一个大活人,走之前还在跟他吵架,不可能就这么没了。那个人向来古灵精怪,说不定只是为了气他。其他人说的话都是来蒙骗他的,根本都是假的。

    他从春初等到春末,又从春末等到初夏。

    仙洲冷,一年四季都有点薄雪的地方,突然间,雪停了。

    雪怀喜欢雪。

    他开始烦躁:“为什么没有雪了?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下雪?”

    “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忘了是哪个声音贴在他耳边,告诉他:“他不会回来啦,你这里也永远不会下雪啦。”

    他跌跌撞撞地找遍了整个荒原,踏过了.whhryl.那个人喜欢的一切地方,回到了他们初遇的那处亭台水榭。

    都没有。

    雪怀死了。

    他的宝贝,再也不会回来了。

    剧烈的疼痛贯穿了他的四肢百骸,仿佛旧居地底的尸骨被强行灌入一口空气,酸涩的,指着心口的地方发疼,他被人从水中捞出来,让他从不醒的幻梦中抽离。

    他睁开眼,碰到了微温的呼吸。

    和一双时刻潋滟水光的的,沉静的眸子。

    这双眼睛的主人正俯身来看他,温热的手扣在他下巴上,眉头微微蹙起。活的,鲜活的温度和神情。

    雪怀说:“不要动,你气息走岔了,我晚来一步你就……唔!”

    他什么都没管。

    云错什么都没有管,直接将眼前人摁入怀中,死死地抵在墙边,疯了似的——双手恶狠狠jxpxxs.地勒住雪怀的腰,撕开他的衣襟,用力地摩挲他柔软的肌肤和其下伶仃漂亮的骨骼,是热的,活人的温度,是真实存在的,能够被他实实在在地拥入怀中。

    雪怀在愣了好一会儿后,感受到那双手快把自己揉碎了,连带着衣裳都快扯没了,破口大骂道:“姓云的,你找死!”

    “你有病!你找死!”

    他骂人实在是称得上可爱,平常或许嘴巴毒,真被气急了,反而不会骂人了,翻来覆去都是这些话。可这魔界的封印之地,他连丁点儿法术都施展不出来,雪怀气得简直想吃人,他张牙舞爪的,最后被云错轻轻地拿捏住,扣住了手腕。

    云错低声道:“对不起,我气息走岔了,刚刚有点失控。把你弄疼了?”

    雪怀继续气急败坏地骂道:“别说得这么暧昧!你给我起开!”

    云错看着他,眼中的阴云渐渐散开,浮现出星星点点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雪怀(翻旧账):突然被抱x1,突然出现xn,扒衣服x1……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云三岁:q

    雪怀:→3→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纵意人生秦浩〕〔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