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化星〕〔叶梦妍杨风免费阅〕〔总裁老公太难缠〕〔张玄林清涵〕〔悠悠仙路〕〔盛翰鈺时莜萱〕〔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一世巅峰〕〔重生陆峰〕〔穿越西游之我就是〕〔陆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医神豪婿〕〔慕安安宗政御〕〔豪门女婿〕〔祖宗饶命〕〔我的师姐超护短宁〕〔我家师姐超护短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28章
    !

    今日是个阴天,风冷,把雪怀数日不曾痛过的胃也吹得生疼——不知道镇魂汤的副作用什么时候才能好。他本来在旁听时就已经觉得不舒服了,计划着一出来便奔回去给自己熬碗热粥喝。

    但云错让他等他,他就鬼使神差地留了下来。

    他弯腰蹲下来,片刻后觉得没那么痛了,他便放松身体,靠在房檐下,拔了根草在那里折来折去。

    一墙之隔,慕容金川释放了完全隔音的结界,他什么也听不见。

    他前世一直是个好奇心大过猫的家伙,这一世内敛从容了一点,却也不妨碍他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若站在这里的是前世他认识的那个云错,他估计得找他打一架——那时候他们认识两三年,彼此约好了功法一起进益,从筑基一步步往上爬。

    云错说他还没开劫筑基.zyxta.,是个和他一样的小菜鸟。

    那时候他还是喜欢他的。两个人心照不宣,彼此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双修道侣,最好是修为在一个阶层的,齐头并进是一大要事。有不少人因为修为跟不上跟道侣分手,仙洲的规矩也是等两人的修为前后不差一个阶层时方能完婚。

    但如果说,他认识他的这一年,云错已经到了这么高的修为,雪怀便觉得自己被耍了。

    这个人上辈子,到底说了多少鬼话来哄他?

    雪怀也因此解开了一个长久以来的疑惑:云错如果已经到了因果不沾的境界,常理因果、前世因缘都算不得数,那么这一世许多反常之处就能得到解释。一个跳出因果循环之外的人,上一世和这一世有所不同,实在在正常不过。

    雪怀用草叶折出了一枚指环,听得身后风声翕动,是结界被撤回了,门紧跟着咔哒一声打开,云错从里边走了出来。

    看见雪怀时,云错明显楞了一下,眼里接着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你真的在等我。”

    雪怀扁扁嘴,站起来问他:“你要我等你,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慕容金川已经不知去处。敬师茶的夜光杯倒扣着,代表着双方已经走完了这个流程。

    云错轻声道:“雪怀,我可以和你一起上课了。”

    雪怀说:“嗯,还有呢?”

    这件事其实在他的意料之中。慕容金川挑弟子不看出身与名声,只看心性。云错说是乖戾可怕,不如说是心性纯粹,能一路走到烟,若是掰正,亦能让他成为正道栋梁。

    他等着他的下句,却发觉云错的话断在这里,仿佛言尽于此,也没想好接下来要说的话。

    云错盯着他,想要开口,却只是接着笑了起来。

    似乎只要是看见雪怀,他就常常会这样走神。他看着眼前的少年,清冷温和,眼睫烟得如同鸦羽,每眨动一次眼,垂下去的时候,便仿佛扫在他的心上。

    他喃喃地,高兴地,重复了一遍:“我可以……我可以和你一起上课了。”

    能天天看见他,光明正大地和他走在一起,可以大声叫他的名字。甚至如果他修炼过关了,还可以有希望让雪怀的外公替他说上几句好话,他喜欢的人说不定就和他在一起了呢?

    说不定呢?

    他高兴傻了,仍是满脸手足无措的笑意。

    雪怀没好气:“你清醒一点,你学剑,我学药,没办法一起上课的。”

    云错道:“我可以修两门。”

    雪怀:“……”

    云错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又小心翼翼地问他:“我可以……修两门吗?”

    这个人完全是见缝插针,根本不讲道理的。

    雪怀被他闹得笑了起来:“随便你修。不过你修为已经这么高了,好像学什么意义都不大。”

    他跟着云错往下走去,还是没忍住问他:“你为什么要修行得这么深呢?云错,你前途不可限量,若是已经到了这个水准,其实完全没必要再上学的。”

    他清楚,上辈子的云错此时已经拉他入了伙,他们争分夺秒,多一天的时间,便是多一次在危机之下的喘息之机。云错做事容易走极端、不擅权衡,他每一步路,雪怀才是背后拍板、决策的那个人,说他是他一力扶持出的仙洲之主,雪怀也不会否认。

    如果这辈子云错依然想要那个位置的话,继续呆在慕容山门中,小孩过家家一般地修行,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

    雪怀见他没说话,于是自己找话说:“还是……你真的只想考个天官看看呢?”

    云错低声道:“嗯。我还想……”

    “还想什么?”雪怀偏头问他。

    云错看着雪怀,咽了咽口水,声音低得听不见:“我想成亲。”

    微风吹过来,晃动他们透着热气的衣襟,连发丝都被春意熏染得微微发热。

    雪怀的脸颊一下子就开始发烫。

    他加快脚步往暖阁那边去,小声骂他:“一天到晚的,能不能想点别的?我看你是想找道侣想疯了。”

    “是。”云错眼里亮晶晶的。

    这辈子他什么都不要了。

    他想和他成亲想疯了。

    事后雪怀才得知,云错拜入慕容氏门下的理由也不止为了他。

    慕容金川告诉他:“小怀,他在修行观心法,这是控制意念,以旁观者身份进入记忆的一门法术,十分凶险,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我看重他的心性,故而同意他留下来。但是你可千万别跟他学坏了,许多东西,不要见着他在做,你也跟着去做,知道吗?就说这个观心法,非金丹以上不能练,即便是到了金丹期,也是非常凶险。妄念太深,也会被过往纠缠,一旦醒不过来就糟糕了。”

    雪怀又想起上一回去魔界找云错的事。

    云错修观心法干什么呢?

    他记得在那岩壁上看见的抽花烟的美人像。上辈子,他一直以为云错憎恨他的魔族母亲,以至于恨屋及乌地讨厌一切让他想起她的东西。可她在他心里还是有美好的那一面,甚而放在幽暗不见底的最深处,从不提起。

    他那个疯疯癫癫母亲给过他的爱,或许已经是他从小到大接受过的唯一的、毫无保留的爱。

    云错的母亲走得早,也突然,雪怀也的确听说过有人会借用观心法回到记忆中,日复一日地怀缅逝者,只求再看一眼。

    这种疯狂和沉溺的事情,云错倒还真有可能做得出来。对于他这样一个抗拒外物的人,观心法无疑是为他筑起铜墙铁壁的小世界的一个途径。

    雪怀点点头,特别乖地说:“好,我会注意的,外公。”

    剑修和药修修行的地方很远。中间横.whhryl.跨三座仙山,连暖阁宿舍间都挨不到一起去。

    云错开始在慕容金川手里修行,愣是连着三天都没见到雪怀的人。他经受单独的修行培训,是慕容家联合十七位神隐的灵修为他量身打造的计划,可以克制魔息为他带来的嗜杀、凶暴的一面,调息他体内仙与魔的血混合造成的凝涩阻碍。

    慕容金川道:“你要学观心法,第一便是去欲修心。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听人说了,若不是小怀赶过去把你捞出来,你气息也要走岔,对不对?”

    云错没吭声。

    上回给雪怀送粥的小师妹也是亲传弟子,和他一起修炼的,这时候快快活活地笑了起来:“让云师弟去欲,恐怕比登天还难!我瞧着这问题也不大,到时候若是能双修,让雪师兄看着他不就好了?”

    云错依然不吭声。

    他们位于整个慕容山门最高的一座峰上,唤作“云间”,因为此地终年云雾缭绕,走出去三步便看不见身边的人影。全白和全烟都是两种修炼的极端,唯有等风吹散流云时,才能瞥见远处几座寥落的山脊。

    云错等着那阵风。

    流云聚散时,能看见下头悠远的草木与地面时,那是草木堂的药修们在分辨仙草、采摘仙果,玩闹嬉笑声顺着云雾升腾上来,谁和谁的声音都能分清。

    他觉得有点失望,因为雪怀不在那里。

    慕容金川赶这一帮小东西去休息,顺道又通知了他们一件事:全体学员几日后要参与一场极境试炼,自由组合,两人一组。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许多弟子都激动了起来,蠢蠢欲动地给自己物色着搭档。喧闹中,唯独云错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去找搭档的意思。

    别人都不敢来找他,而他似乎也没这个意思。

    小师妹跑过来问他:“云师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啊?”

    云错淡淡地道:“我一个人就可以。xgchotel.”

    慕容金川听到了,瞥了他们这边一眼,而后面不改色地道:“注意听清,我说的是全员试炼,也即是无论主修何种兵器、法术的学院,都要参加。我们通常会建议两人互补,比如……一个剑修组合一个药修。”

    雪怀的小师妹回头告诉云错:“云师弟,你听到没有?你可以找一个药修,师父说这个是自由组……云师兄?”

    云错早就跑得没影了。

    作者有话要说:外公:自由组队

    云三岁:(==)冷漠jpg

    外公(敲烟板):随便组,组谁都可以,不限于剑修内部

    云三岁:(。?`w≈039;?)(?w?)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纵意人生秦浩〕〔我家娘子不是妖〕〔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我的美女邻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