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为婿〕〔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试婚老公,用点力〕〔女主夏乔男主司御〕〔王者:开局在长安〕〔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秦浩林冰婉〕〔济世神瞳秦浩〕〔战神狼婿〕〔绝武狂兵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31章
    !

    他就那样低着头,望着他的眼睛,有些着急的样子,那里头有一点雪怀看不懂的焦虑和急切。

    就好像……眼前人会溜走一样。

    雪怀一时语塞。

    在众人看来,这的确是一桩已经谈成的婚事,即便只有他们两个人心知是怎么回事,但他拖拖拉拉到现在,已经很不像样了。

    说是吊着人家,也不为过。

    他知道上辈子的婚书是给他的了,至于那句“护法无能”,他也可以理解为他那时在地府中,道听途说时错信了。他上辈子毁在“偏听”二字上,似乎除了最后那段时间的彼此不理解,也没什么地方可怨云错的。

    是他选择的追随他。一辈子过去,重来一回,既然没有对不起,那么便恩怨两消。

    他是喜欢过他的,这辈子有这么多事情已经不同了,他是否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呢?

    去……试一试,和上辈子喜欢过的人,好好地在一起?

    他想了一会儿后,仍觉得理不出什么头绪。他向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可在这件事上已经再三迟疑。

    &njsshcxx.bsp; 云错动了动,在雪怀前几日给他铺的床榻上坐下了,而后脱下外袍,仔仔细细叠好,顺势躺进去,用被子把自己裹住,露出一双沉静的眼睛去看他。

    ……还有点可爱。

    雪怀:“……”

    雪怀说:“不行。我还没想好,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他看云错又要说话的意思,没好气地道:“不许反对,你现在说一个字,我就多考虑一个月。”

    云错真的不说话了,他点了点头,连呼吸声都很轻小。雪怀为自己小小的任性得逞而感到有些得意,刚要从云错身边跨过去时,恰逢跟他生着闷气的饕餮鬼见到他来,为了表示自己坚决不跟雪怀睡在一起的坚贞,它“嗖”地一声就从床上冲了下来,直直地要往门外奔去。

    这一冲,直接把雪怀绊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下去,他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一边的柜子,却没想到睡在地上的云错也下意识地起身拽了他一把,修长的手握住他的脚踝,把他扯得生生倒退几步,扑通一声就往后倒去,紧跟着被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云错方才怕他摔倒时便已经坐了起来。雪怀只觉得背后很暖和,也很坚实——那是云错的胸膛。

    绵长的呼吸声响在耳畔。

    被云错的手握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他起初以为是他的手太烫,因为云错这个人向来带着那样的灼人温度,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的脚扭了。

    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云错指尖闪出一道洁白的光华,轻轻按在他的脚踝上,慢慢揉着。

    他揉得很认真,也是心无旁骛的模样,可指尖擦过细腻的肌肤,往上面擦出红晕时,总觉得有几分旖旎。

    他又听见云错的心跳声,砰砰,砰砰。

    雪怀憋了半天后,问道:“你是故意的罢?”

    云错疑惑道:“嗯?”

    雪怀小声嘀咕:“是不是你教坏了小饕……”

    饕餮鬼躲在屋外听着墙角,百无聊赖地扒了扒门框。少年人清亮的声音也慢慢低下去,最后被打断。

    是云错低沉的声音:“我不是故意的。”

    雪怀讪讪的:“哦。”说着,他便要挣扎着起身,刚离开一点,却又被拽了回去。

    “……这才是。”

    他听见云错说。

    这一刹那,云错突然动了动,从坐姿变为跪姿,伸出双手,将雪怀圈在了怀里,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这是个极其大胆的动作,但他就是存心的,故意的,要来试探他欺负他,趁他没有防备的时候过来招惹。

    这是他的续命法,是他此生唯一舌尖舔蜜的办法。雪怀能要他的命,就算什么都不做,单单是这样抱着他,便已经能让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快要炸开了。

    他磕磕巴巴地问:“我故意想抱着你,你会生气吗?如果不生气,是不是也不是,特别讨厌?”

    鬼使神差地,雪怀说:“还好。”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话的时候,雪怀也感觉到自己面上有些发热。

    但他不打算改口,他的性子素来就是这样,是怎样便怎样,再别扭下去就真成矫情了。

    云错一僵,问他:“什么?我刚刚没听清,雪怀。”

    雪怀还算镇定:“我说还好,你抱人挺舒服的。”

    他挑起眼,回头瞥他,眼里带着一点散漫和玩味。像只猫,因为慵懒成性,也贪恋温暖,故而能jxpxxs.给它温暖的怀抱,它们便愿意窝在某个人的膝上,舒展毛皮任由撸动。

    这是挑衅,也算是某种纵容。

    云错在这一刹那甚至都不敢动了——连呼吸和眨眼都仿佛会惊走怀里的人,是他偷来的短暂平和。

    他甚至不敢去问雪怀这代表什么,能不能当真,还是只是顽劣心起时的一次心血来潮。

    他就这样半跪在他身后,把他以全然占有的姿态拥入怀中,静静地听彼此的心跳。时至傍晚,西斜的太阳正飞快地沉下去,带走满室亮堂,房内次第由昏黄与橘黄熏染。

    饕餮鬼已经窝在门边睡着了。

    雪怀说:“好了,让我起来吧。”

    云错说:“好。”可是没有要动的意思,雪怀便只能费力地把他的手臂从自己腰上扒拉下来,给他塞回被子里。

    他看着云错。云错立刻意识到什么似的,一声不吭地裹紧被子,那意思是就是他要睡觉了。

    他都要睡觉了,雪怀应该没那么狠心,再赶他走吧?

    雪怀哭笑不得:“这还没上月亮,你就睡下了?起来起来,吃饭。要睡也回去睡,一会儿我要修习功课的,吵得很。”他去扯云错的手臂,把人抓了起来,云错却仿佛个八爪鱼一样,又要扑倒他身上,把他抱个满怀。

    云错低声道:“雪怀哥……”

    雪怀没好气:“姓云的,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他分明不及他高,却一本正经地踮脚用手指去点他的眉心,抵着他推到墙边,张牙舞爪的模样,偏生还带着点清淡的笑意。那样子反倒是在调戏他,而非是被他轻薄了。

    那样亲近、坦然的姿态,是这辈子的他从未得到过的,那一刹那,狂喜席卷了云错的四肢百骸,让他手足无措,让他惊诧无言,以往阴霾一扫而空。好半天后,他才意识到雪怀在跟他说话。

    连白天那股逼上心头,让他战栗的恐惧和不安都消散了。

    雪怀瞅他:“喂,你在听吗?我不想去饭堂吃饭了,我们是让青鸟买饭回来,还是你想做饭?”

    云错赶紧道:“我来做饭。你想吃点什么,雪怀?”

    雪怀想了想:“随意罢。我不太挑的,也吃不太多,你主要做你自己的就是了。”

    他们修士学员的暖阁中设施齐全,每个弟子房中都有个小厨房,只不过雪怀这边的从来没动过。他雪家少主十指不沾阳春水,唯一会做的家务就是收拾自己的房间,因为他从来不允许饕餮之外的任何人动自己的东西。

    理所当然,食材没有,锅碗瓢盆没有,调料也没有。

    雪怀道:“这好办。”他找出一张纸递给云错,要他把需要的东西写在纸上,而后和二十个金瓜子一起放入了锦囊中,挂在了饕餮鬼的脖子上:“小饕乖,去山下的商户把东西买回来。”

    饕餮鬼不情不愿、委委屈屈地出去了。

    云错瞅着雪怀:“你把它养得不错。”

    雪怀道:“那是自然,有一天小饕会学会做饭、打架、背人、看家等等许多事情的,比人要方便得多,我会把它培养成六界最优秀的一只饕餮鬼。”

    云错不动声色地开始推荐自己:“但是你看,要教会它这么多事情,恐怕要费上不少时间罢?在那之前,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雪怀立刻打断他:“你又犯规了,我刚说什么来着,我还没想好,所以你也不许催我了。这个话题再说一个字,我就会多考虑一个月。”

    云错又不说话了。

    雪怀很满意。

    他和云错一起把从未动过的小厨房先收拾了一遍,而后腾出空来往纸上记了两个日期。

    一个是他们几天之后的极境试炼的日子。

    另一个是上辈子雪宗出事的日子,大约在他们春休假期前后。

    雪怀在其中的间隙里头画了个一个简略的标记,草草写上了云错的名字,又写上“观心法”三个字。

    他决定早点想好这件事,算是人生第一次,把“要不要跟一个人谈恋爱”提上了议事日程。

    至于观心法和几天后的试炼,他和云错都是遇事非常认真的人,尽管是小小的试炼,对他们来说应当不难,但雪怀也决定好好准备一下。

    没过多久,饕餮鬼乐颠颠地回来了,显然出去转了一圈后心情好了不少——它吐出了几个密封好的大袋子给雪怀,里头是他们要的东西。

    雪怀表扬了饕餮鬼,奖励它多吃了几块石头,而后围观云错做饭。

    看到一半,被云错抓过去生火:“雪怀,你也不许闲着,过来控制一下这几块木头的长势,别让它们烧得那么快。”

    雪怀嘀咕道:“所以修木灵根需要添柴吗?其实水灵根我比较拿手,以前我都是洗碗的。”倒也乖乖地过去了。

    云错先是一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而后眼里浮现出一点笑意:“你在家中,还洗碗吗?”

    雪怀道:“小时候爱玩,平日爱操纵水,那时家里的碗筷都是我洗的。”还有半截话他没说,上辈子在军中,忙起来他也跟着洗洗碗。

    云错不再说什么。

    他做出了四菜一汤来,无一例外都是雪怀爱吃的:仙家三脆、灵芝煨鸡、百花蹄、蟠桃饭和翡翠彼岸花汤。都是清淡爽口的菜色。

    雪怀握着筷子,有些迟疑:“没有你自己爱吃的,你怎么办呢?”

    云错道:“你不用管我。”

    雪怀便看着他每样都加了一点,而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罐类似于凡间腌制的下饭菜的东西,一起拌在饭里。

    发现雪怀在看他,云错有点拘谨,重复道:“没什么,我口味粗,你不用管我的。”

    雪怀却瞧上了他手里这罐腌菜:“这是什么?我可以尝尝吗?”

    云错更紧张了,他急忙把罐子收起来,他道:“没什么好吃的,这是魔界人吃的东西,味道重,辛辣重油,魔族比酒时常就着吃,上不得台面,你不会喜欢的。”

    雪怀却不依不饶,从桌上越过来要抢,拿筷子夹了点送进嘴里嚼了几下,评价道:“还行,就是……呼,有点辣。”

    他不太能吃辣,这么一口下去感觉舌尖都在疼痛,迅速地烧了起来,急忙喝了含了一口热汤,以毒攻毒地压着,憋得他眼泪都出来了,水汪汪的一片。

    云错声音低低的:“就说……不好吃了。”

    他一直就没吃惯过仙界的东西,上辈子他吃这种魔界粗鄙人中流行的腌仙草,也从未让雪怀知道过,他怕他的小仙郎不喜欢。

    他的雪怀不染尘埃,故而他身边的尘土灰暗,不能让他看见。

    雪怀等辣的劲头过去了,这才擦擦眼角的泪花,疑惑道:“我真觉得挺好吃的啊?这个下饭,我想也应该挺下酒的,就是有些辣,下回你能帮我弄到一些不辣的吗,我拌面条和蟹肉饼吃。”

    云错一怔:“你……真的要吗?”

    雪怀盯了他一会儿,大约猜出了他心里想着什么,于是懒懒地往椅背上一靠:“我看仙界有些东西未必比得上魔界,有些人也坏得很,还赶不上我的这只小饕。我知道以前仙魔大战时,好些人瞧不上魔界,到现在也有人对魔界带着偏见,实在是愚钝得很。还是……你觉得,我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不瞒你说我其实特别俗,跟阳春白雪不沾半点关系。”

    饕餮鬼在一旁听了半天,觉得雪怀这么一大段话是久违地夸了它——于是高高兴兴地嗷呜一声扑去了他怀里,直接把他扑得仰翻下去,拼命用舌头舔他的脸。

    然后又被雪怀抓起来揍了一顿。

    云错在旁边笑着拉开这一人一宠,又轻声告whhryl.诉雪怀:“谢谢你,雪怀哥。”

    雪怀知道他懂了自己的意思,便也不再多说。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起身就要去洗碗,被云错按住了,换做他去洗。

    收拾干净后,雪怀委婉表示:“天要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云错却道:“雪怀,我们把过几天的试炼商量一下吧。”

    说着就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纸笔,规规矩矩地坐去了雪怀的桌前,摆出一副认真探讨的态度。

    雪怀道:“我们明天再讨论也是一样的。”

    云错不动声色:“我们顺便还可以讨论一下观心法的进益方式,雪怀哥,你觉得呢?”

    雪怀:“……”

    三个时辰后。

    云错跟他东拉西扯了许久,仍然没有谈到观心法上面,雪怀反而困了。

    他就记得云错还在那里给他画图——画他们考核地的那几百种随机出现的阵法和地形,看着看着他就打起了瞌睡,手撑着脑袋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他隐约感觉到云错催他去床上睡,他便不情不愿、迷迷糊糊地往床上一歪,就要睡过去。但紧跟着他就清醒了——

    床铺沉沉一坠,温热的身体挤过来,贴在他身边。

    雪怀警惕道:“你干嘛?”

    云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异常,从他身后轻轻传来:“帮你掖被子,你安心睡吧。”

    雪怀警惕了一会儿后,发觉云错当真在为自己整理床铺、加被子、掖被角,来来回回地忙乱。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挣扎着要起身自己来弄,却被云错用一只手按住了。

    他轻轻扣着他柔软的脖颈,在他耳侧轻轻摩挲了两下,那一声低低的“乖”仿佛撞破了一团滚烫的水蒸气,沉沉坠胀,涨开了某种难以言喻的隐秘快乐。

    每当雪怀快要睡着的时候,他便会像寻到了机会一般露出本性,平日里那样可怜又温驯的样子都撕裂了,露出其后乖张、霸道、富有侵略性的里子。

    他小心翼翼地躺下去,将雪怀连人带被子抱住。起初很轻,怕惊动他,后来见雪怀睡沉了,便慢慢放松下来,将重量沉下来,实实在在地环住他。

    结果雪怀还是醒了——他马上就发现了云错在干什么,翻身扭过来要推开他:“走了走了,你在干什么,你是属狗的么?要睡下去睡,我看你是……”

    他半梦半醒间说的话其实半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带着一些惺忪的奶音,软乎乎的。

    云错笑了笑,顺势就把他懒得更紧了一些——之前雪怀背对他,这下刚刚好,雪怀自己主动转了过来面对他,恰好抵在他怀里。

    这一下子就挣不脱了,云错顺杆爬,直接把人搂进了怀里,不顾雪怀挠他,哄着:“睡吧睡吧,雪怀哥。”

    雪怀还在说,叽里呱啦的一大堆,持续抗议着他的行为,被他用被子和怀抱捂住了,也听不真切。只有云错自己的声音听得清楚:“睡了睡了,早点睡,你明日不是还要去师尊那里办事吗?睡吧睡吧,没事的。”

    他哄了半晌,终于见到雪怀不再挣扎,乖乖睡了。

    他也便小心翼翼地用功法压着自己的心跳,一动不动地抱着怀里人,就这样度过了整夜。

    作者有话要说:雪怀(突然被抱):姓云的你¥……≈()

    云错:( ̄︶ ̄)乖啦乖啦没事的顺顺毛媳妇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