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男神系统:楚〕〔天降神婿〕〔麻衣神婿陈黄皮叶〕〔强势夺爱〕〔龙破苍穹〕〔心跳砰砰砰:靳少〕〔相宝〕〔将婚就婚:心跳砰〕〔空间之丑女种田记〕〔华姝〕〔独步仙尘〕〔赘婿出山〕〔逆袭1988〕〔斩月〕〔超级龙婿〕〔璃王楚玄辰云若月〕〔团宠小萌妃:王爷〕〔徐静思乔宇全文免〕〔仙界走私大鳄〕〔天书科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32章
    !

    第二天一大早,雪怀彻底醒过神来,把云错踢下了床。

    云错自知理亏,乖乖去给他做饭。他自己熬了白软甜糯的米粥,就着昨日的剩菜吃,给雪怀单切了面条和面皮,做了一碗骨汤云吞面,又鲜又香。

    看在这碗面的份儿上,雪怀勉强原谅了云错昨晚放肆的行为。吃之前,他本来还想批评一下云错,翻一翻他干的事的旧账,想一想后觉得自己也不是没有纵容之嫌,故而闷着没做声,默默喝了一口面汤。

    这喝了一口就停不下来,连带着风卷残云般地将整碗面都吃掉了。云错怕他饿,给他煮了一大碗,撑得雪怀有点走不动路。

    云错于是又给他煮了一碗消食的山楂汤,酸酸甜甜的。

    雪怀用调羹一勺一勺地舀汤喝,忽而就想起来问道:“原来你会做饭,我感觉你做的还是挺好吃的。”

    毕竟云错之前在他这里的印象,就是什么都不太会,接近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凡事不讲究,凑合过就行了。但这几天他做的饭菜,无一不是非常花费时间与精力的。

    云错道:“本来也不会,来了这里之后慢慢学的。因为你总是不好好吃饭,雪怀。”

    雪怀愣了愣,而后讪讪地道:“哦。”

    他想了起来,这个人也为他学过女红。手指上被扎出细密的针眼,最后歪歪扭扭地把那半个荷包绣完。虽然委实不怎么好看,可是针脚细密严实到了摸起来有些硬的程度,云错花了多大心血可见一斑。

    他又低下头去喝汤。

    云错坐在他对面,仿佛没有观察到他这样的小心思,只是突然笑了起来。

    雪怀瞥他:“你笑什么?”

    云错双手托腮,温温柔柔地看着他:“我是在想,你真好,昨天还在生我的气,给你做一顿饭,你就不生气了。”

    雪怀想他这句话说得奇怪——他真有这么好哄?他又不是猫,或者饕餮鬼那种小傻瓜。

    他决定给自己正一正形象:“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尤其是正事上。”

    云错点点头:“我知道。”

    说完后又轻轻叹息一声:“我一直都知道。”

    饭毕,雪怀照样去几个师尊那里打工,打完工后去学堂上课。

    几日后的全门派极境试炼的消息都传了过来,差不多每个人都有了合意的搭档预期。

    极境试炼,能站到最后的人便能赢,奖品是一个乌金灵石。

    这东西雪怀自己有了一个,不过他不介意再拿一个,或者帮云错拿一个,故而也在认真准备。

    这几天,雪怀被许多人陆陆续续地问过,但都因为云错捷足先登的缘故,拒绝了。

    这天他照例婉拒了自己的一个小师妹。小师妹在自个儿的预选名单上一个个地划过去,忽而想起来问他一声:“雪师兄,你说你已经找到搭档了,那云师兄呢?”

    雪怀难得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是他跟我一起。”

    “哦!原来是这样。”小师妹心下了然,扁扁嘴,“早知道猜都不用猜了,你们两个肯定一起的……可是这样一来,抢手的人和厉害的人都在一起了,什么时候轮得到我们啊。到时候一进去,恐怕就会被你们吊起来打。”

    雪怀笑道:“师尊不是都说了?到时会用法阵平衡分散每个人的修为,大家都是一样的,只为磨砺心性,而不看功法。”

    他对小师妹那个写着“慕容山门试炼搭档排行榜”的纸张很感兴趣,要过来瞅了几眼:山门中的这群弟子成日无聊,平日里非常热衷于总结排行榜、受欢迎程度之类的,上回那个“门下弟子幸福指数”的师尊排行榜也是这群人弄出来了。

    现在这张单子上写着二十个名字,雪怀瞅了一眼,排第一的是比他们大一级的某个温和宽厚的师兄,第二就是他。

    他的名字后面还有条备注:“不推荐新人弟子选择。选择雪怀少主当搭档意味着要和他一起经历掌门的来自深渊的凝视!会非常惨烈,心理承受能力不佳的请谨慎。”

    雪怀:“……”

    他又看了看,发现云错的名字排在最后。

    云错的修为至今是个没有对外公开的秘密,虽然他这辈子无意再争仙主之位,但慕容金川出于保护他考虑的因素,严禁任何人透露这件事,同时也告诫云错自己记得藏锋,否则树大招风,祸患自来。

    他之所以会被放上来,是因为少仙主的名号,大家一致认定跟着他总不会错。

    但他的性格实在是太过孤僻,看着也很吓人。故而排名在非常后面的地方,还有一条跟雪怀相似的备注:“不推荐新人弟子选择,掌门亲传弟子,选择云少仙主意味着要和他一起经历三甲恐怖级别试炼——掌门的深渊凝视!还有云少主本人的深渊凝视!会非常非常非常惨烈,心理承受能力不佳的请谨慎。”

    雪怀:“……”

    他抬头问小师妹道:“所以……?”

    小师妹笑嘻嘻的:“哎呀,我就是来这里碰碰运气啦!说实话,雪师兄,你已经很惨了,云师弟也是很惨的,你们两个组在一起,那就是惨上加惨,祝你们好运!”

    说着,她飞快地溜走了,流雪怀一人在原地哭笑不得。

    不过这件事也提醒了雪怀。现在他外公紧盯着他和云错两个人,这次试炼肯定逮着机会把他们往死里整,他们得提前做好准备。

    他又找来云错,跟他说了这件事。

    云错问道:“也就是说,到时候的试炼场景一定会非常困难,对吗?”

    雪怀道:“是这样的。而且到时候大家修为平分,考验的其实是是心性,比如严寒酷暑,生死难关之类的。”

    他们彼此沉默了一下。云错抬起眼,问他:“那……要不要,提前去适应一下场地?”

    他拿不准雪怀是不是真的想要拿到这个第一名。他本人是无所谓的,但雪怀一向争强好胜,事事认真,那个奖品乌金灵石是个好东西,贴合他的灵根,对他很有好处。雪怀想的话,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弄到手。

    他是个无所谓吃苦受难的人,可他清楚雪怀未必撑得下来——即便不能撑下来,雪怀也一定会硬撑的。

    他必须在他身边。

    雪怀其实也拿不准云错想不想要争得一个好名次——虽然这个人宣称说对继位没有想法了,只想安安生生考个天庭公务员,但那种骨子里的好战、征伐欲是磨灭不去的。

    如果他往后改主意,突然又想放下情爱去当仙主了,那么提早在慕容山门里出名,也不失为帮他发展麾下力量的一个途径。毕竟慕容金川手里代代人才辈出,能出师的,都个个心性纯粹,前途冠名,未必没有不能为他所用的。

    他和他本就是一类人,争强好胜,只要想要的,就会拼尽一切去争得。

    雪怀这辈子是不可能再跟着他去打仗了,不过他暗自忖度着,说不定以后云错后悔了,还有人要赖到他头上,说少仙主云错沉溺情爱故而少年时学业无成,他决定提早把这口锅踹开,提早把云错往优秀仙主预备役的方向上引导。

    “那,我们这几天找时间去提前试试罢。”云错道。

    雪怀听他这么说了,也轻轻道了声:“好。”

    一个雪怀,一个云错,都是慕容金川特别“关照”的对象。关于试炼之地的选择上,雪怀想都没想,直接把难度级别最高的几个可能场景都选定了下来,什么刀山火海永夜炼狱的幻境统统来一遍。

    其实这些对于雪怀来说不难。

    前世,云错治军的前期,就有这种锻炼士兵的方法。设置数十个千人幻境,往里头造出关卡与险境,以此来提升士兵的应急能力和修为素养。雪zyxta.怀自己不是幻术师,无法造出幻境,但每个场景都是他实实在在地趟过、给云错交过测评报告的。

    即便这一世的他没有以前上战场时的身体素质,经验和技巧却还在,大部分时间里,这些幻境中完全能靠套路取胜。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他陪云错提前适应环境时,不免觉得这些低级试炼幻境还是太简单了。为了照顾这一世既没有经验、也没有技巧的云错,他必须放慢脚步,甚至假装自己过得十分辛苦。

    前几日他们走完了其他几个难度级别很高的试炼幻景,今日是剩下的最后一个试炼,是走刀山。

    这个所谓的“刀山”并不是地府那种折磨鬼魂的东西,只是一个类似的机制,整个幻景由千仞高的断裂悬梯构成,不断变幻,中间有无数个机关陷阱,踏错一步就要坠入万丈深渊。

    这个关卡被称为修士们最难的一道关卡,与修为无关,要人时时刻刻保持警惕性和敏锐的观察力、冷酷果决的执行力,又麻烦又琐碎。试炼场景是随机的,必过五关,往年的学员中也有不少因为抽到了这一关而直接退出试炼的,归零留级,记入修士档案。

    当然,深渊是假的,但那种接近灭顶的极速坠落感却是真的,幻景中的疼痛、恐惧、机关等带来的一切疼痛和惊吓也都是真的。

    这回的幻景里,云错好几次踩空重新来过。本来他一直站在雪怀身后,为的就是在他掉下去之前能迅速拉住他,没想到他自己就掉下去了好几回。

    为了表示对这种情况的理解和安慰,照顾云错的感受——平衡修为之后的云错在套路面前也只能是个学渣,雪怀对此感到比较欣慰;也接二连三地故意踩空,并且表示:“这个真的好难啊,没关系的,我们再多试几次应当就可以了。”

    云错也温柔地笑着,对他点点头说:“是的,雪怀哥,没关系的,我们一起努力。”

    然后他们又重来了几遍。雪怀觉得时机成熟了,几次过后也不演了,就说:“我觉得我掌握了通关的技巧!这次应当没什么问题。”

    云错依然温温和和地微笑着,仍然和前面几次一样,鼓励他:“你先走,我在后面看着你。”

    雪怀便正常发挥,一路畅通无阻地过了关。

    因为走得太快,云错被他甩下好几步,隐在云雾后面不见人,好一会儿后,才见到他闲庭信步地自雾中走出,来到他面前。

    ……好像也挺快的。

    雪怀努力凑出一个虚伪的、虚弱的笑容:“真不容易!终于过来了!”

    云错也适时地停下来,靠在崖边的一颗古松上休息。

    他说:“雪怀哥,你已经很厉害了,我听说别的师兄们都很难走过来,走过来了也是浑身瘫软,僵硬得不能动。雪怀哥,你刚刚是不是故意在让着我,多给我锻炼的机会呢?”

    雪怀楞了一下,而后立即否认:“没有的是,你雪师兄我其实也浑身瘫软,僵硬得不能动……”

    他左右看看,半天没在布满砂砾尘土的地上找出一个适合坐的地方,于是矜持地往后面的石头扶了扶,以此来表示自己现在的虚弱。

    云错看着他,心里半是好笑,半是微甜的酸软。

    他知道雪怀在故意让着他,给他多锻炼的机会。他的演技稚嫩而拙劣,也因为不怎么上心的缘故,露出许多马脚。

    那个答案已经稳稳地悬在了他眼前。

    但他不认。就像他知道前路是错的,但他依然要固执地往前走。

    上辈子他没劝住雪怀,没能保护好他,上辈子.whhryl.他是个眼里只有扩张与侵占的暴君,罔顾手下,让雪怀和一干心腹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别人背叛他、离开他,他毫不在意,唯独雪怀不行。

    当他听雪怀提起那个凤凰族来挖人的太子时,他几乎快疯了。日复一日,他对雪怀提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要求,以此来寻求安全感。他时时刻刻要确认这个人还在自己身边。

    后来雪怀死于他心血来潮要发动的那场战争中。

    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再在这辈子站在他眼前?

    雪怀不知道他也是从森罗地狱爬出来的,上辈子这种幻景,走了不知道多少回。回回还都是跟雪怀一起的。上辈子的雪怀也和现在一样,因为有跟着深花台的士兵参与试炼的底子,最初总是会这样让着他,带着他,慢慢地向他教授经验与技巧。

    云错低声道:“这样么?”

    他整理好衣襟,向雪怀走过去,不容置疑地道:“让我看一看,雪怀哥。我还有力气,让我背你出去吧。”

    雪怀:“???”

    他半跪下来,扶住雪怀的肩膀,一把将他打横抱起来,稳稳地放在怀中。

    雪怀想挣扎又不好穿帮,只能继续装着气若游丝的模样,瞪圆眼睛问他:“不是说背吗?”

    云错又道:.xgchotel.“我想抱着你,雪怀。”

    雪怀:“……”

    云错看着他笑。他的阴谋诡计再次得逞,让他的小少年恼羞成怒,却退无可退。

    他又问他:“我能亲亲你吗,雪怀?”

    雪怀努力伸手挡住自己的脸:“不行!说了多少遍了,不行!你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说法?……算了你还是别换了,什么都别说,要走就快走,出去吧。”

    云错说:“好。”

    他把他往上掂了掂,让他靠得更紧实。云错身量高挺,筋肉有力,其实单手就能扣着他的腰背和膝弯,把他压在怀里。另一只手从他肩膀后腾出空来,用指尖轻轻碰了碰雪怀微润的唇。

    云错眼底一片幽深之色,呈现着明明白白的占有欲与执着的迷恋。以前他都是谨小慎微地将这种感情藏起来,但今日偏不。

    连带着手上的力度也比往常大,雪怀的唇因为风冷而显得泛白,他一下擦过去,擦得他有点痛,带出缓慢浮现的、桃红的深色。

    那一刹那好像有火被点着了,仿佛指尖替代了唇舌,已经替他完成了这一吻一样,让雪怀满面通红,让他凝噎怔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