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位面商城〕〔重生男神系统:楚〕〔胜者为王〕〔凤御天下〕〔战神杨辰〕〔陆峰江晓燕〕〔最强上门状元郎〕〔天降神婿〕〔麻衣神婿陈黄皮叶〕〔强势夺爱〕〔龙破苍穹〕〔心跳砰砰砰:靳少〕〔相宝〕〔将婚就婚:心跳砰〕〔空间之丑女种田记〕〔华姝〕〔独步仙尘〕〔赘婿出山〕〔逆袭1988〕〔斩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46章
    !

    他说了“都随你”,云错却完全不敢动。

    他们出来七天,雪怀的雷劫少说还有三天到。

    雪怀此前跟云错.jsshcxx.坦白了前世以及自己藏着掖着的修为——虽然他觉得云错没信,多半把他当成背着大家偷偷学习的那一挂了,但他还是躺着吆喝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到时候我银丹飞升,三道大雷下来,少说要躺上十天半个月,你碰都别想碰我。”

    云错俯身压在他身边,愣了许久后才小心翼翼地问他:“那我……我能,亲亲你的锁骨吗?”

    雪怀淡然道:“可以。”

    云错的唇舌便向下,规规矩矩地吻在了他的锁骨上,不敢越界半步——锁骨以下,他连视线都不敢放。雪怀穿着他的睡袍,本就松散着,露出白皙的胸口,这一抹白还那么亮眼地往余光里钻,搅得他神思不宁。

    雪怀四仰八叉被他摁在床上,看他像什么毛茸茸的大狼一样又蹭又嗅,不由得有点想笑。

    云错亲了一会儿,又问他:“雪怀,我能……脱你的衣服吗?”

    他的语气实在太过小心,雪怀憋着笑,严肃地同意了:“可以。”

    云错便像个技艺生涩的厨子——对着砧板上的肥嫩的活鱼一般,不知道如何下嘴。他面红耳赤地打量了半晌,最后伸出手……将雪怀的袖子推了上去。

    光洁修长、线条优美的臂膊露了出来,云错跟着吻下去。他好似得了不碰到雪怀就会疯癫的病,几乎是迷恋着舔舐着他的肌肤……却总是不忍在那上面留下什么痕迹,最暴烈的动作不过是轻轻咬了一口,留下几不可见的浅痕。

    雪怀开始觉得痒,想要笑,后来是骨骼深处爬上来细密酥软的痒意,让他觉得时冷时热,冷的时候想要紧紧钻进眼前人怀里,热的时候又想将自己彻底打开。云错不知疲倦地用鼻尖、唇舌、脸颊触碰他的肌肤,他自己亦是不够似的想要得到他的温热呼吸,他伸手捧起云错的脸,要他吻自己。

    云错照办。他把他抱起来,抱在身前细腻亲吻,手扣着他的腰,不自觉似的想要往里摸,却还不忘记问他:“雪怀,我能不能……”

    雪怀睁开迷蒙的眼看他,却突然改了主意:“不能。”

    因为这两个字,云错稍微怔忡了一下,接着便让雪怀得了个空溜走了——雪怀回头跨下床,整了整身上松松垮垮的袍子和凌乱的头发,回头对着云错伸出手:“我想了一下,双修之前应当沐浴,过来吧。”

    骤然被打断,云错有点委屈,有点疑惑,还有点着急,他不知道自己是哪点做的不好,以至于雪怀要走——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过急躁,于是乖乖跟着雪怀向一旁的浴池走去。

    这浴池他们回来当晚里里外外洗刷了一遍,疏通注水,遣青鸟储水、运水,作为赠品的仙草、兰草与花瓣,都还没开始用——现在雪怀裹紧袍子,面无表情地将它们洗漱倾倒在泉池中。

    他伸出赤裸的足探了探水温,而后慢慢踏进去。水声荡漾,他回头望云错:“下来。”

    他的语气变得不怎么好,有点像他生了气的模样,端着他平日里冷淡仙君的样子,态度很恶劣。

    但云错却知道他没生气——就是感觉,雪怀绷着的这样冷淡的面皮之下,还蛰伏着其他的东西。雪怀立在水中,荡着花瓣的水淹没到他的.jxpxxs.小腿肚——烟色的袍子沾了水,湿漉漉地贴在他身上,勾勒出让人血脉偾张的弧度,勾得云错双眼冒火,暗红的魔眼中风起云涌。

    云错道:“我洗澡不用……”

    “你来。”雪怀打断他,“我知道你用一个净化术就好,但是我要你来。”

    他说什么云错都依——他便也宽了外袍,单穿着里衣步入泉池中。

    .xgchotel.泉池由浅到深,雪怀好像一尾鱼,在深深的水中时而消隐不见,又时而浮出,张开嘴深深吸气,长发飘散,湿漉漉地贴在他的额角,水雾将他的锋利退却,变得柔美干净。

    他游过来,伸手一把将云错的衣裳扯了,丢在岸边。云错刚要睁大眼,制止他,便见到雪怀冲他一笑——

    歪过头,弯起眼,唇角上扬,露出轻佻的神色。

    雪怀伸手将自己的外袍也褪了下来,一并甩出去,动作优雅流畅,而后他当着云错的面往后仰——没在深红的花瓣中,往他看不见的地方溜走了。

    前所未有的焦渴在这一刹那席卷云错全身——他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死在雪怀刚刚的眼神里,连骨头都焚为灰烬。

    他匆匆忙忙地去找,又担心雪怀憋在水下出事,于是叫着他的名字:“雪怀,雪怀?”

    他走动一步便带动哗啦水声,漫无目的地寻找着他风光霁月的小仙郎。

    “哗啦”一声,他面前突然爆开一大团雪白的水花,连带着附近的花瓣、兰草都被水流播散了,一双手自水底拨开了他们,而后拽住云错的一只手,拉了拉。

    是雪怀。

    他闭气蹲在水下,如同鸿蒙出生的幼儿,仰脸看他,对他比着看不懂的手势。云错有点惊喜,还有点无措,紧跟着便感到雪怀将他往深里拉,示意他稍稍俯身。

    云错照做了,紧跟着头皮一炸——

    雪怀吻了上来。跪在他面前,闭气在水中,挠住他几十年牵扯不断、蓬勃不散的尘孽,是古木化为玉石,沧海涸为困土。他为他开解,温柔地、虔诚地,还带着那么一点俏皮,在水下睁开眼睛,迷蒙着注视他,讨要他所有的欢喜和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雪怀快要憋不住气了,双膝跪在池水底部,仰头破出水底——深深吸气。还没呼吸几口,却被云错粗暴地扯了上去,堵住唇舌,死死地吻住。

    雪怀大笑着躲开他:“你要憋死我呀!”

    他俯身冲他泼水,很恶劣地嘲笑着他:“少仙主,现在你不用问了,我说你都可以,便是都可以的意思。现在我没有衣裳给你脱。”

    雪怀是那样坦承、锋利、甜美,就这样热忱地将自己完全在他面前打开。头一次,云错危险的那一面也越过理智占据了上风——不如说,雪怀终于让他破功了。

    他不再顾及雪怀的感受,头一次彻底抛却自孩童起便有的自卑与怯懦,而是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般,带着侵略性去夺得他。

    水花溅落,雪怀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云错死死扣着他的腰,将他按在了池水岸边。

    他看着云错眼底那一片危险的深红,轻声道:“你真好看。我的道侣真好看。”

    云错哑着声音道:“还有呢?”

    “我男人真好看,肯定也很厉害。”雪怀说,“不知道他怎么想我,我应当不比他差,你说是不是?”

    “什么厉害?”云错的脑子已经要烧得不清楚了,他几乎是在凭着直觉跟住雪怀的话头。

    雪怀被他卡在身前,明明是个被压制的、动弹不得的姿势,却气定神闲地伸了个懒腰,在他耳边轻轻吹气:“床上啊。”

    他还学来了许多荤话——雪怀在撩拨云错方面简直是无师自通。有时候他什么都不做,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足以让云错口舌发干、小腹发紧。

    很快他就没声了——云错这个死脑筋,什么都不会,打仗时硬闯,这个时候也硬怼,雪怀疼得冷汗都下来了,两个人又磨了半天,才勉强适应了彼此。

    云错喘着气问他:“雪怀,我能动吗……”

    雪怀疼得简直想打人:“不许动,姓云的,不许——”他后半句话被撞歪在喉咙里,闷闷地咽了回去,几乎失声。

    云错这个骗子!

    之前还乖乖的,很有礼貌地问他可不可以,能不能,关键时刻又乱来!

    他再信他就有鬼!

    云错抱着他,雪怀快把他的后背都挠破了,只窥见眼前上上下下翻腾的水雾,听见波浪汹涌的水声,从耳根到足尖都透着红色。起初是疼,后边是过于刺激的体验感——很古怪,仿佛将他整个人重新打碎重组,让他生长为云错的一部分。

    他把他按在泉池边,就听见泉水哗啦啦地扑腾了两轮,而后雪怀又被整个人拎起来——又听床榻咯吱咯吱震了三轮,听到最后雪怀都快要哭了,哑着声音命令他:“从我身上下来!云错!”

    可惜他此时的话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云错激动地吻他,揉他,捏他,要把他揉进自己的怀里,恨不得两个人就此长成一体,永不分离。

    云错哄他:“雪怀乖,雪怀哥,乖乖的,一会儿就好了,不疼的,我亲亲就好了。”

    “亲你个鬼——”

    云错把他按在床上,抵在墙边,抱去窗边,又或者是放在地下,胡作非为。雪怀后面都没什么力气骂他了——他在混沌和灭顶的快乐中想到,难怪人人都要找道侣,都想双修。

    这快乐是真真切切的。

    后来云错终于停下来,小心地抱着他去清洗,而后又把他抱回床上,紧紧裹住,与他耳鬓厮磨。

    云错还跟他倾诉:“雪怀,有件事情我们忘记了。我们忘记运功修行了。”

    雪怀瞪他:“哦,你受委屈了啊,云师弟。浪费这么好的修行机会,只顾着享乐,耽搁你飞升魔道十七重了是不是?”

    明明他才是比较惨的那个,从身到心——豁出面子不要了去勾引他,谁家的道侣都没他这么上赶着勾引人的。

    云错应该哄哄他。

    “你把我带坏了,雪怀。”云错抱着他,将脸埋在他肩膀上,“你要……你要把我教好,不能不要我,要永远待在我身边。”

    “……”

    “你要对我负责,雪怀。”云错见他不吭声,于是继续道。

    “……”

    雪怀气得不想理他,翻身自个儿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雪四岁:这个云三岁好像脑子不太行,丢掉好了。

    云三岁:q

    雪四岁:算了,拍拍灰洗洗还能用,揣着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