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枭雄〕〔末世之宠物为王〕〔上门为婿〕〔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少年风水师吴峥小〕〔乘风少年〕〔1311小说〕〔龙门战神陆凡〕〔陆凡韩瑶瑶〕〔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50章
    !

    闭关三天,瞎胡闹了三天,雪怀的修行计划也算是全毁了。

    这个时候,门中修士接二连三地放了春假,大部分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只有一小部分人离家远或是勤学,假期也不回去,选择留在山庄里学习。

    云错和雪怀也是其中两个。

    全门派的假期计算下来,每年一共有四轮,派系不同,放的时间也不同。剑、药、幻术三门一起放,巫卜、幻术、灵兽等另外几门则错开。

    每个派系放假的时候,也是新一轮学员开学的时候,此时门中留下来的弟子通常都会被师尊们抓过去打下手,准备教学材料或是引领新学生之类的杂事。

    雪怀本来想去接待新晋学员的,但没想到云错提前好几天就跟慕容金川说了他现在身体虚,需要多休养,故而雪怀的那份工作他接去了,雪怀的任务也由他完成。

    药修堂前一水儿的墨绿色袍子,唯独云错一人穿着剑修的白袍在那里走来走去,礼貌周到地引导新学员去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剑药双修,很有几把刷子。

    小师妹跑来跟雪怀感叹:“云师弟一个剑修,跑药修堂的地方比师尊还勤,认路比那边的学员还熟稔,当真算得上情种了。”

    雪怀却不服气:“接待新学员这么好玩的事情,他一个人全包揽了,我现在成日无聊,都要怪他。”

    嘴上是这么说着,雪怀还是乐颠颠地捧了许多小传画本子以及零食,安心在暖阁中休闲了起来。

    &njsshcxx.bsp;   他吃一块小零食,顺便就给饕餮鬼投喂一块。晚间云错回来,也拦着不让他做饭,自个儿下厨房鼓捣许多他爱吃的东西,有时候碗也不让雪怀洗。

    云错说:“放那儿吧。你玩你的去。”

    雪怀托腮看着他:“你今日跑来跑去,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风洲那边的事情也还没解决,我来洗碗罢。你明天别忙啦,我身体早好了。”

    云错道:“我喜欢在外面跑。不累,你去看书吧,碗我洗,一个法术的事。”

    雪怀看他坚持,也就不再勉强。

    几天下来,雪怀总怀疑自己要发胖,后面又发现没有。他有时候觉得云错像某种小传上说的,上古洪荒时期的神——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出去打架,回来还要给妻女做饭,实在是很可怜。

    不过这个念头他也很快就打消了。

    云错不累,至少没有他表面上的那么累——他仍然有力气按着他胡作非为。有一回隔壁沙华师兄过来找雪怀有事,在外边笃笃敲门,问雪怀在不在。

    “雪怀,你在吗?我最近想多考一门药理讲师,你学药的笔记可以跟我借一下吗?”

    彼时雪怀被云错捂着嘴,压在窗边的墙上干,沙华的身影透过窗映照进来,仿佛随时会从外边打开窗,向里边望进来一样。雪怀压着声音,几乎压得窒息,眼角发红,云错背上被他挠出好几道血印子,动作却依然不停。

    他掐他,咬他,想让他放慢动作。他怀疑外边人能听见他们胡闹的声音,偏巧云错还变本加厉,闷头将他弄得更狠,弄得雪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伸手想要捏个隔音术的决,那修长白净的手刚伸出去便被云错一并压在了墙上,吻他的手腕内侧。

    沙华在另一侧疑惑道:“出门了?还是睡了?我怎么记得方才还有人的。”

    窗后的那道影子便消弭不见。

    等人走远后,云错方才拿开捂着雪怀嘴的手,甫一松开便被雪怀轻飘飘地撩了几耳光,带着颤抖和情热扇过去,不像是气急了的责打,反倒是像是跟他调情。

    云错笑着哄他:“别生气,雪怀。”

    雪怀也就生不起气来了。

    这是弄得他好几天不敢见沙华的人,尽管知道对方大约什么都没听到,雪怀依然觉得羞赧。那本笔记最后是由饕餮鬼叼着送过去的。

    这样呆了几天过后,雪怀还是出门溜达了——蔡艺布置了一项任务,是要药修堂中没回家的学员,去山上采集仙药与仙草。

    这个活计又累又冗杂,不同的仙草采摘方式还不一样,这些东西云错都没学过,没办法给雪怀代劳,雪怀也没让他给自己请假,自己高高兴兴地拿了一个空储物戒过去了。

    走之前,云错脸色有点不太好,只说:“你别去了,雪怀,你身体没好,现在过去很危险。师尊这么疼你,你请个假不可以吗?”

    雪怀踮脚捏他的脸:“别闹啦,现在本来人手就不够,我就当出去散散心。”

    云错不置可否。

    采集仙草仙药是一项技术活。

    慕容山庄承包了南洲风羽族、比翼鸟族、九尾狐族等三十多种仙家族类的深山绝地,用来采集资源,山门内的几处药谷都是供学员和修士使用的。

    药谷之内通常汇聚着极强的灵力,这种灵力会对仙者造成压制,就像雪怀刚来这一世时,去魔界寻云错所在的按个灵洞时一样,半点法术都使不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前来采药的药修们通常会结伴而行,或者带一只天生能飞行、弹跳纵跃的灵兽,比如青鸟、九色鹿。没了法术的他们与凡人无异,也只有在确认随身带了灵兽的情况下,守谷弟子才会放行。

    雪怀就抱了饕餮鬼过去,也当顺便遛了它。这个家伙虽然只能腾飞个十几丈的距离,实在是灵兽界之耻,但是勉强能变大了背人行走,还很听他的话。

    雪怀一路上就在琢磨怎么教饕餮鬼摘仙草,并进行了实验。

    只可惜效果不怎么显著,饕餮鬼衔住仙草往外扯,一扯就吞进了肚子里,顺便还要把仙草底下的土也啃几口吞进肚子里。

    雪怀就逗它,一本正经地批评它,批评得饕餮鬼眼泪汪汪地往外吐土,对着他嗷呜呜地叫,还要拿光秃秃的头来拱他。雪怀就摸摸它,笑着哄:“你怎么跟云错似的,又笨又粘人。”

    饕餮鬼更不开心了,一头扎进他怀里不肯下地。

    几个同门看见他在和饕餮玩,晓得这人最近心思惫懒想摸鱼,也都不管他,顺手就把他的份儿摘了。

    旁人远远地道:“雪怀,这边的采完了,我们先过去了,你多少还是摘点,免得师尊要骂人的!”

    雪怀应了声,抱着饕餮鬼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他们在的这个山头离山庄不远,不算很偏僻,但没什么人迹。因为四面环山,旁边就是慕容山门最高的那座“云间”山头,离的很近,日光被遮挡得死死的,平日里也便显得格外幽静荒凉。

    此时雪怀往上看了看——“云间”山顶没入云中,从他们这里只能看见山腰上曲折的山道,如同银龙环绕。再高就是云错时常修心的那个山顶,云雾缭绕,看不真切。

    雪怀又看了一眼日头。

    今日凉风习习,是个阴天,太阳躲在云层后没出来,zyxta.自然也不会爬升上来,无法驱散xgchotel.雾气。

    他知道今日云错也未必在那个山头。最近云错被慕容金川派去跟着神兵造的人打下手,也是要他静心参悟,从千锤百炼中获得感悟。

    云错不在那里,雪怀也就收回了视线,往另一边走去,想要追上去往另一边山头的伙伴。

    不料他还没走出几步,脚下突然一空——他起初以为自己踩空了,等到他整个人都毫无抵抗地往山崖下摔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

    他脚下这片山崖,竟然在此刻仿佛被切断一样,直接塌掉了!

    灵药谷内灵气压制,雪怀使不出法术,周身唯有薄弱的真气护体,耳边是轰然巨响和灌入脑海的风声。

    这下子他想到的唯一一个念头,不是自己马上要被摔死了,而是——

    自己要是死了伤了,云错会哭的罢?

    后背重重砸在某种微软的东西上,巨大的落差让雪怀被顶得差点呕出一口血来,脑子“嗡”地一声,看东西立刻也模糊了起来。

    他隐约听见饕餮鬼在自己身下嗷呜一声,仿佛也是被高冲摔落贯入的巨大力量砸痛了。饕餮鬼凭空长大五六倍,将他背在了背上,拼命躲开头顶砸落的碎石土块,想要往上爬。躲来躲去,爬了十来米,雪怀却又要从它背上滑下来了。

    饕餮鬼回头叼住雪怀的一只手臂,小心翼翼地让他的手臂卡在自己的齿缝之间,努力不伤到他。雪怀这时也恢复了少许意识,勉强用另一只手环住饕餮鬼的脖子,低声道:“小饕?”

    饕餮鬼见他没事,伸出爪子努力往上扒拉。然而它不生翅膀,不会飞,腾跃得再高也越不出去;偏巧这岩壁还过分光滑,它爬了好几次,都跟着雪怀一起跌落回了原处,最后发出了愤怒和焦急的怒吼。

    雪怀摸了摸它的头,吐出嘴里的半口血沫,道:“上不去的,小饕,没事,先下去,先下去。”

    饕餮鬼听他的话,带着他一起回到地面。

    雪怀晕乎了一会儿后,下来先检查了一下他的小饕餮,确定饕餮鬼没事后,再观察了周围环境:

    两边都是高山,他和饕餮鬼被卡在了两座大山的山底,千刃之玄,头顶只有一线云天。雪怀走动了几步,发现了一些学员杂物——想必是被风吹下来的,还有动物尸骸、野花野果之类的东西。

    雪怀回忆了一下周围几座山的分布地形,而后拍拍饕餮鬼的脑门让它缩小,然后把它抱起来:“这里走不出去的,两头没有路出去,不过没关系,这里有野花野果,我们不至于饿着,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救我们就可以啦。”

    他还有心情撸着饕餮鬼的头,笑道:“嗯……等你的娘亲来接我们。”

    他不担心云错发现不了他不见了。他的这个道侣对他着紧得很。

    雪怀走了几步,感到脚腕一阵剧痛,不知道是骨头断了还是只是单纯扭伤。总而言之,动是不能动了,他便随手折了根树枝当拐杖,单手抱着饕餮鬼,寻了块巨石的荫蔽坐下来。

    这一坐,便让他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离他两三尺的地方,掉落了一枚弓箭,色泽还很新。

    这枚箭头是玄铁的,此时箭杆已经摔成了两半。

    雪怀的眉头皱起来:“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箭杆?”

    慕容山门不培养弓箭手,这个门类被分在剑修一路中,列为必修课之一。但雪怀知道,剑修聚集修行的地方云间山只有一个靶场,那个靶场中,无论是弓箭还是火铳的练习使用,为了不误伤行人与飞鸟,都是架设在一处封死的山洞中的。

    同样,弓箭、火铳这些都要受到藏兵阁管制。学员每次动用武器的用途、去向,都有朱雀监督并记录。

    也就是说,慕容山门中不可能存在一支多出来的弓箭,除非它一开始就是用来,伺机暗杀某个人的。

    雪怀垂眼看着这枚箭头。

    箭头指向云间山的那处断崖,就仿佛……它曾用来指向某个立在云间山顶的人,被其避过后跨越山头,跌落在此。

    作者有话要说:云三岁:媳妇妇不见了q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