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老公,用点力〕〔神州战神〕〔豪婿战神〕〔溟海仙尊〕〔纵横仙界三千年〕〔都市之王牌仙尊归〕〔重生六零俏媳妇〕〔天降双宝寻爹记〕〔鬼校〕〔关外人家:农家童〕〔人生赢家[快穿]〕〔云城保帝建筑工地〕〔婚婚欲醉:顾少,〕〔苏醒救了个男人〕〔昆仑战神叶君临李〕〔黄荆〕〔梁休穿越成皇太子〕〔我继承了诸天执法〕〔我有九千万亿舔狗〕〔猎户相公要造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51章
    !

    雪怀在一刹那绷紧了全身。

    他仍然对上次的试炼心有余悸。在那云雾缭绕的云间山顶,他一直以为背后的那一箭来自他上辈子的心魔,不具备实形,故而也未曾在意。

    然而现在他在悬崖下看见了这枚光洁如新的箭头,九成九的可能,眼前的这枚弓箭正是对着上次的他来的。

    有什么人想杀他。

    但什么样的人才能穿过连他自己都无法辨认的云雾,从远处准确的射出这一箭呢?

    这是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如同被毒蛇在暗中窥伺。雪怀不会忘记,正是因为这一箭,他才想起了上辈子自己死时的过往。

    那种感觉……仿佛故人重逢。

    还没等他理清思绪,他突然看见饕餮鬼激动的狂叫了起来。

    “小饕?”

    饕餮鬼愤怒地对着天空嘶吼,亮出锋利的爪子和牙齿。

    雪怀顺着它的视线向头顶看去,却什么都没看见,只有一线灰白的天空。

    上面有人吗?那一刹那,雪怀的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

    他伸手把饕餮鬼抱起来,安慰性地摸了摸它的头。接着他抬头向上望去,试探着叫喊了几声,但没有人回应他。

    回音在幽深的峡谷内飘荡不去,显得格外寂静荒凉。

    饕餮鬼仍然在躁动,仿佛天空之上存在着什么让它深深感到恐惧的威胁一般。

    雪怀摸不着头脑,只能拍着它的头安慰它:“没关系,小饕,你娘会过来接我们的。”

    话音刚落,雪怀突然听见鸟类振动翅膀的声音。

    饕餮鬼警觉地从他怀里跳了出来,眯起眼睛打量在峡谷口盘旋的生物。

    三只青鸟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在一线天的地方探了探头,而后收起翅膀,想要盘旋往下。但这道山与山间的缝隙实在是太过狭窄,青鸟宽大的身体无法通过,翅膀刮蹭在岩石上,簌簌扫落了大量的藤蔓与灰尘。

    来的这么快?他有点意外。

    雪怀还有时间笑出来:“小饕,看来你娘亲不怎么靠谱,是别人先找到的我们。”

    上面与下面隔的太远,他也不太能听清他们的声音。依稀只听见为首的青鸟冲着他们大喊大叫,让他们别着急。

    接着雪怀看见远处的岩壁上,垂下了长长的绳索,大约是想让他们借着绳索攀爬上去。

    雪怀动了动,脚踝上传来一阵剧痛,基本已经不能下地行走了。

    他微微喘着气。

    “小饕,去把绳子衔过来。”他指示道。

    饕餮鬼乖乖的把绳子叼了过来。

    雪怀伸出手,麻利地开始打结,把绳子绑在了饕餮鬼身上,又绕了了几圈,交缠着绑住自己的腰。一人一兽捆在一起,打算一并等人往上拉他们。

    雪怀的脚落地就疼,忍着疼痛做完这一切后,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等到他勉强爬到饕餮鬼的背上时,雪怀规律性的拉了三下绳索。

    很快,他感到腰上一紧,上面的人开始缓慢的拉动他们。离开地面之后,雪怀受伤的那只脚悬在半空中,折断一般的疼痛加剧,他忍着没吭声。

    然而紧跟着,因为失去了借力的地方,他们头顶的绳索跟着摇摇晃晃,不停滑动着,幅度非常大。雪怀好几次被生生撞在山崖上,蹭了一头一脸的灰。

    还没有往上爬升到尺距离,雪怀眼看着他们要和一株延伸出来的枯枝古树撞上了。这株古树非常庞大,若是放在武侠传奇里,定然是能够救下武林高手坠崖后的那棵树,但它现在成了阻碍雪怀上去的一道关隘。

    雪怀拼命拉动绳子,希望上面的人能够察觉到什么,帮他们调换方向。然而绳索的方向并没有改变,晃动得越来越剧烈。他们穿过密集的枝桠,雪怀的身上被刮了数道细小的伤口,连带着头发都被勾住了。

    &nwhhryl.bsp;   千年灵树的枝干坚硬如铁,饕餮咬不了,也没有办法砍断。情急之下,雪怀只有掏出小刀生生斩断了那一小截牵连不断的发丝。

    然而,好不容易等大半个身体都穿了过去,雪怀的脚又被勾在了一截树杈上——还正好是他受伤的那只脚。剧烈的疼痛被牵扯放大,逼得他直接叫出了声,浑身冷汗地道:“小饕,不行,咬断绳子,让我下去。”

    饕餮鬼犹豫不决地回头看着他,嗷呜了几声,回头想要将那枝叶咬开,却没有成功——头顶的人突然发力,直接将他们往上拖了半尺,与此同时,雪怀痛得克制不住地叫出了声——他的脚踝已经快要被树枝钩得变形了。

    饕餮鬼赶紧叼住绳子,咔嚓一声,坚固的绳索凭空断成两截,雪怀和饕餮鬼直直的向地面摔下去。

    猛然再度.jxpxxs.坠地,雪怀这回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nbs.zyxta.p;  饕餮鬼嘤咛一声,爬过来舔舔他的脸颊,看见他痛,难过得眼泪汪汪的。

    雪怀没什么力气地拍了拍它的头,用他平常欺负饕餮的语气小声骂道:“你这只笨饕餮,咬开开我和你之间的绳索就好了,你干嘛连你的绳索也一起咬断了?你先上去叫云错来救我不可以吗?笨小饕。”

    饕餮鬼委屈得团成一团,在他身边滚来滚去。

    “算了。”雪怀闭上眼,等待脚腕上那阵剧烈的疼痛稍稍平复,小声的吸着气。“我们过会儿再想办法出去吧,刚刚应该留张字条的,告诉上面的人我受伤了。”

    雪怀总有一种感觉,重生一世,自己仿佛变得多病多灾了起来。先是阴灵入侵,再是连续不断的雷劫,还有各种各样的意外。

    这也算是重来一生的代价吗?他心想。

    疼痛的余韵中,他听见碎石崩裂的声音。他身边的饕餮鬼再次兴奋了起来。

    雪怀勉强睁开眼睛望过去,发现靠近他一侧的悬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手持双刀,深深插入山崖间,稳妥而快速地往下腾挪。

    烟衣白发。

    那道身影说不上好看,在悬崖峭壁间刮蹭的灰头土脸,比起他平常的潇洒风范,实在要逊色很多。

    雪怀看着那道背影,突然笑了起来。

    他心想,纵然这个山谷压制灵气,那也只是压制而已。压得再厉害,谁又能困住一个仙魔同修,仙道因果不沾,魔道十六重的人呢?

    等到耳边声音落地,他听见云错缓步向他走来的声音。

    雪怀看着他,抿了抿嘴。

    云错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愠怒和焦虑:“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样,雪怀?我就不该让你出来。”

    雪怀觉得他有点紧张过度。以前他天天都要来采药,云错都不说什么。反而他们这次从冬洲回来之后,云错就变得精神紧张,仿佛非常没有安全感。

    但是现在这个场景显然不适宜和他讨论这个话题。

    雪怀很乖顺,一动不动的任由云错抱起自己。

    他小声问:“青鸟飞不进来,我的脚受伤了,你一个人能用双刀上去,可是不能带人。云小公子,我们出不去了,你要怎么办呢?”

    云错没说话,把他放在了一边较为平整的岩石上,撩开他的裤腿,垂眼了一下他的伤势,而后解下自己腰间的一对玉佩,用撕下的布帛为他固定起来做成夹板。

    他又开始跟他生气。

    “你不是药修吗?为什么连给自己包扎一下都不会?”

    云错的声音硬邦邦的,“都伤成这样了。”

    雪怀坦然的看着他:“因为知道你会来呀。”

    云错的脸色勉强好了一点,但还是跟他赌着气,照旧不说话,重新把他抱了起来。

    雪怀说:“你就别骂我啦。我错了,云小公子。你看起来好凶呀。”

    他望着他笑,眼神明亮。

    “……”云错被他看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低声抱怨,“你总是这样,雪怀。”

    顿了一下,又放轻了声音,像是有些委屈地告诉他:“我也没有骂你。更不会凶你的。”

    雪怀不说话,笑着伸手抱住他的脖颈,让饕餮鬼跳上来,拱在二人间的缝隙中。

    云错平稳的抱着他,向另一片山崖走去。雪怀感到他调整了姿势,单手环过他的脊背与膝盖弯,用另一只手拾起一边的长刀,平缓挥出。

    那动作实在是太过随意和闲适,雪怀起初以为他会和过来时一样,带着他往上攀援。没想到的是,云错只是平地挥起一道剑光,那道剑光深深的插入了岩壁中。

    灵力被削弱之后,剑光也变得不怎么显眼。雪怀抬起头,看见云错眼中红光大盛,带着灼人的光华。

    这是云错正在聚集力量的标志,魔道十六重的力量完全用出,经过一道削弱之后如同长虹贯日,劈开了眼前存在了千万年的山石。

    滚滚雷震从地下涌出,震动着他们的耳膜。

    雪怀感觉到一道温暖的结界笼罩在了自己身上。

    山崩地裂的档口,他还有工夫分神想到,自己坠崖这件事约莫会被载入慕容山庄的史册。

    为了救一个人,劈了一座山。这倒也是云错的风格。雪怀想起来了,上次去魔界找云错时,这人也呆在灵气聚集的山洞中。他半点法术都用不出来,云错却能在那里修观心法。

    开阔的天地在他们眼前轰然分为两半。飞沙走石,雪怀下意识的闭上眼想躲开,沙石和风都结界悉数挡下。

    云错把他紧紧的压在怀里,开口念出无声的咒语,号令青鸟与凤凰前来迎接。地动山摇之中,他稳固的好似一方磐石。

    雪怀听见云错的声音中带着低低的笑意。

    “雪怀,这次我把山劈了,你说要赔多少钱,要写多长的检讨?”云错问道。

    雪怀咕哝:“我走走我姥爷的关系,跟他求个情,算你英雄救美,这次就免费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