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老公,用点力〕〔神州战神〕〔豪婿战神〕〔溟海仙尊〕〔纵横仙界三千年〕〔都市之王牌仙尊归〕〔重生六零俏媳妇〕〔天降双宝寻爹记〕〔鬼校〕〔关外人家:农家童〕〔人生赢家[快穿]〕〔云城保帝建筑工地〕〔婚婚欲醉:顾少,〕〔苏醒救了个男人〕〔昆仑战神叶君临李〕〔黄荆〕〔梁休穿越成皇太子〕〔我继承了诸天执法〕〔我有九千万亿舔狗〕〔猎户相公要造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52章
    !

    直到被云错抱上去之后,雪怀才了解他坠崖这件事情的始末。

    第一个发现他出事的不是他的同门,还真是云错。

    雪怀的同窗晓得他一向爱玩,身手又不错,但是玩的时候都很注意分寸,故而一直没有注意他。当时所有人摘完了这边山头的花草,翻去了另一座山的背面,故而也没听见山崖耸动掉落的声音。

    等到后面大家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个雪怀,也都以为他是私下跑去玩了。

    却是等众人离开没多久之后,云错突然传音过来,说雪怀出了事,要他们赶紧过去看看,非常有可能是掉下了悬崖。他随后才赶来。

    众人听他一番话差点没吓死,赶紧去准备东西,有几个暗恋雪怀的女孩子甚至已经开始急得哭。

    他赶过来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快要急得疯了。

    雪花的小师妹叽叽喳喳的在他耳边道:“雪师兄,你是没有看见云师弟刚刚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要吃人呢。不过刚刚真的把我们吓死了,我们以为你们又摔下去了,那里头深不见底的,谁也不知道你们从多高的地方摔下去,还好你没事。”

    雪怀揉了揉小师妹的头。

    他想了想,又问小师妹道:“最开始那几只青鸟是谁的?还有一开始拉绳索的人是谁?”

    小师妹想了想:“青鸟上面没人,来的是掌门人的座下护卫青鸟,我们发了信号它们就过来了,绳子是大家一起拉的,我打头阵,怎么啦,雪师兄?”

    雪怀烟着脸:“拉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卡住了啊?”

    小师妹赶紧点头,肯定道:“有的!我们猜测底下肯定有许多支棱凸出的山石,刚开始拉了不久便感觉卡住了。”

    “所以你们就……更加用力地拉?”雪怀的脸又烟了。

    小师妹澄澈的大眼睛看着他,不确定地眨了眨:“对,我们倒下去拉的。”

    “……”雪怀决定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他也有点后怕,同时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好玩,转头问云错道:“说起来,你是怎么发现我出事的?”

    焦急聚在一起的众人已经散了,雪怀挨个感谢了一遍,而后趴在云错的背上,让他背着自己回去。

    云错愣了一下,声音里带着某种难言的情绪:“我走在路上突然觉得心慌,就派信鸦过来看了一下,一来就看见那边山头塌了一部分。”

    雪怀心下了然,也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抱着他的肩膀,低头往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云错显然比他更加后怕。

    他把雪怀背回暖阁中,俯身给雪怀受伤的脚踝包扎,连手指都是颤抖的。

    他不停的小声问雪怀:“你以后不要出门了好不好?你就呆在家里,有什么事情我会帮你办的。”

    雪怀一面疼得嘶嘶抽气,一面听他抱怨。

    云错说:“今天你就该听我的话,不要出门的。”

    雪怀思索了一下,认认真真的回答道:“可是这样不行啊,我总要出去的,对不对?”

    云错抿着嘴不说话,视线从他脸上移开,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瓶药膏,为他细细涂抹。

    雪怀的脚很好看,皮肤光滑细腻,脚趾修长,足尖圆润可爱。他这次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伤得比较严重,脚腕肿了起来。这样的伤势配合治愈术与膏药能够很快康复,明天就可以恢复如初。

    云错目不斜视的给他擦着药,擦着擦着就有些变味了。

    为了方便上药的缘故,雪怀将裤脚卷到膝盖上,线条优美好看的小腿也暴露在灯光之下。暖黄的烛火中,他的眼神上会跳跃的星子一般闪闪发亮,动得人心头火烧。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旖旎。

    雪怀轻轻咳嗽了一声,想要岔开话题似的,从袖子中掏出一枚冰冷的箭头给云错看。

    “云错,我在悬崖下面捡到了这个东西,你能不能动用你的冥府信鸦,帮我查一下它是从哪里来的?”

    雪怀看着云错的脸色,把“我觉得有人想杀我”这几个字咽了回去。

    他直觉这件事情暂时不能告诉云错。

    上次在云间修心,回忆起上辈子的事情的时候,他以为那支来自背后的箭只不过是自己的心魔幻景,如今想来,却很可能是他阴差阳错,险险避过了一次暗杀。

    这几天云错已经很神经质了,如果让他知道早在几个月之前,自己恐怕已经招来了杀身之祸,恐怕云错会真的让他锁在屋里完全不出去,即便这么做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云错没有察觉他话中隐藏的部分。

    他接过雪怀手中断成两截的弓箭,轻轻答应了一声好,又问他:“查这个做什么?”

    雪怀道:“这个东西出现在悬崖底下,肯定有人违规把箭头带出来了,我怕这是一个隐患,到时会出什么事。”

    云错不懂这些山庄里的条框规定,听他这么说了,也就认认真真地收好了。

    雪怀见他把它收起来后,忽而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他:“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峡谷口的天上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云错抬眼看他,神情平静:“为什么这么说?”

    他的声音太平静了,平静得有些古怪,仿佛不是坐在这里和自己的恋人晚间闲聊,而是和什么重要的大人物正襟危坐地谈事。

    雪怀看了一眼他在旁边睡觉的饕餮鬼,低声道:“我和小饕在底下的时候,天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让小饕反应很激烈,但是我看不见那里有什么。上次也是这样,你提醒我那个女人在监视我,我才看清头顶有蝙蝠在监视我。但是这次我们掉的太深,我不清楚到底有没有,也没办法证实。我问了师妹,当时来的青鸟是姥爷座下的,也无人驱使,我在想姥爷那边或许也要注意一下。”

    云错能看见他看不见的东西,雪怀找他求证。

    云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没有,我什么东西都没看见。别怕,别多想。”

    听他这么一说,雪怀也觉得自己多虑了。饕餮鬼这个家伙一向都很闹腾,也不是每次闹腾都有它的理由。

    他看见云错给他认认真真地包扎完了,又认认真真地偏头收拾东西的模样,眼里突然生出一些俏皮的笑意,一本正经地用他赤裸的足尖撩拨他,堂而皇之的将脚放在云错的膝上。

    又顺着他的大腿内侧往里,极其缓慢的磨蹭着。

    &n.xgchotel.bsp; 云错的脸一下子就烧红了。他磕磕巴巴的道:“雪怀,别闹。”

    雪怀歪头看着他,“我没闹。云错呀,云少仙主,云小郎君。你想要吗?”

    他瞧见云错已经起了反应。

    这几天他主动的次数不多,实在是因为云错成日缠着他要,毫无节制的要他,弄得他好几天见了云错就想躲,见了床只想把自己埋进去,恨不得在云错眼里是个隐形人。

    雪怀以前只听说过初尝云雨的男人有多可怕,他自己现在已经直观感受到了。

    &nbs.zyxta.p;今天的云错实在是过于紧张,雪怀本想逗一逗他,见到云错的面色有些苍白,眼神里却还有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知道那些东西不是渴望、欲望或是其他,而是微茫的恐惧与犹豫。

    恐惧的意味雪怀见过了,知道他是后怕,害怕自己真的出了事。但他在犹豫什么呢?

    雪怀不依不饶,想要他安心些,于是俯身要去揪着他的领子,讨要他的亲吻。

    却被云错一把打横抱了起来——塞进了床里,用被子给他好好裹住。

    他仰面躺在床榻上,看着云错一丝不苟地给他掖被角,终于觉得有点疑惑:“你怎么啦?红杏出墙啦?”

    又挑起眼皮,十分欠打地撩他,“还是我太厉害,你受不了了?”.jsshcxx.

    云错俯身在他额间亲了一口,涨红了脸:“受伤了就别乱来,听话,雪怀。”

    他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雪怀声音放软,懒懒的回答道。

    他的视线还往坚挺的小云错那里盯着,被云错一只手扣住了下颌,给他扭了回去。

    云错终于再度显得手足无措起来:“你乖一点。”

    雪怀笑着用被子蒙住头:“好啦,不闹你啦,你去忙吧。”

    云错还不放心,又给他把饕餮鬼抓了过来,塞进他怀里。

    “今晚让小饕陪着你好不好?”云错道,“我还有些事要做,你不必等我,先睡吧。如果有什么事就给我千里传音,我去师尊那边取点东西。”

    雪怀点点头,弯起眼睛称赞他:“我男人真贤惠,是不是?”

    云错也弯起嘴角,给他回了一个笑容。

    剑修暖阁外。

    小灰猫喵喵叫着,十天半个月没来,它似乎已经对这个地方不怎么熟悉了。它抬起爪子去扒主人的腿,并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回到这个地方。

    云错已经好些天没回来了。

    他连自己现在的邻居都不太认得,最近几次偶尔回来,都还是带着新晋修士往这边走。

    自从他搬去了雪怀那里,这边只用来储存他的一些杂物,连床都收拾干净了。

    小灰猫不喜欢这个地方,它喜欢雪怀,喜欢窝在饕餮鬼光秃秃的头顶上睡觉。但是云错没有顾及它的撒娇,他把它抱起来放在怀里,径直推开了房间的门。

    一进门,烟暗的角落里传出扑棱扇动翅膀的声音。

    密集繁杂的一大片,让人心生寒意。

    小灰猫炸了毛,从云错怀里跳出来,飞快的向外逃窜。

    云错点了灯,提灯走向窗边的角落。

    灯影晃过,照亮了一大团烟雾似的东西——带着翅膀,扁而光滑,带着利齿獠牙,眼里闪着红色的光。

    笼子里的蝙蝠拼命冲他哈着气,发出张狂的尖利叫声,只可惜这些叫声不能为人察觉,无人知道他们究竟在狂欢什么。

    魔界蝙蝠,在仙界痕迹消隐。若是用来监控别人,来无影去无踪,不会被任何人察觉,除非那人生就一双魔眼。

    这是一个肮脏的,不能被世人所见的秘密。

    他云错是一个恶劣的卑鄙的小人,用他最爱的人最痛恨的下作手法,监视他,掌控他,企图让他变为自己的所有物。

    雪怀痛恨柳氏,那个女人就曾用这种手段对待他。

    他知道雪怀不会喜欢,但是他控制不住。

    他知道自己是多坏的一个人。

    火焰在他指尖跃动,那是一道可以烧毁万物的法术。火光照亮他阴晴不定的面庞,许久之后,他下定了决心,伸手将那一点火星送进了蝙蝠的笼子里,目睹这些罪恶的生灵化为灰烬。

    有窗外的飞蛾和虫子经过,零星地被火光吸引过来,哗啦一声跳进来,一并被烧死了。

    接着他颓然坐倒在地,空虚感和无力感如同入侵的冬夜,让他遍体生寒,恐惧加身。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他以为前生硬生生地接受雪怀已死的事情,已经是他生平所能承受的痛苦极致,可他没想到更痛苦的却是得到之后。

    他的宝贝没有死,还跟他在一起了。

    他的宝贝奋不顾身地逃家了,说要跟他组建另一个家,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两只小动物,任何人都无法插足。

    可他明明知道,雪怀在骗他。雪怀根本就没打算彻底和家人斩断联系,也根本没打算那么快地跟他组建一个家。

    雪怀没有那么恨,他却有那么恨。雪怀没有那么极端,他却有。

    他当真了,雪怀却能够随时随地地抛下他,从此一去不回头。

    好像自从他藏起了雪宗给雪怀的那封书后,一切事情都不可控制地滑向了错误的极端,他开始不断地做错事,可是雪怀多傻啊,他完完全全相信他。

    他快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云错:q我现在改正错误不知道媳妇妇会不会原谅我qqq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