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凡的四个师姐〕〔战狼在世〕〔杨程周慕雪〕〔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宁凡柳云烟小说免〕〔永夜之王杨凡〕〔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宁凡小说〕〔姜岁岁霍临西〕〔情深不知归处〕〔医神豪婿林漠〕〔医神豪婿小说〕〔陈宁宋娉婷〕〔天门帝国〕〔九公主她又美又飒〕〔万妖圣祖项尘〕〔女神的上门狂婿〕〔窝囊女婿三年被瞧〕〔岳风柳萱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53章
    !

    雪怀睡了一夜起来之后,感觉自己的伤好了。

    这是他这几个月来第一次独自睡觉,故而睡得不太安稳。然而反常的是,云错今天早上也没有回来。同样也没有像平常一样为他准备早饭,这就有些奇怪了。

    以前云错再忙,也是会抽出时间为他做一顿早餐的,因为知道他这个人容易犯懒,贪睡起来若是没有人督促着,就可以干脆不用早饭。故而他和他在一起之后,每天早上都都会提前起身,默默的去小厨房做好今天的饭菜,然后再将他吻醒。

    雪怀因为服用镇魂汤而伤到的脾胃,也在云错的督促下慢慢好转。

    今天云错不在,也没有回来为他准备早饭,雪怀便猜想这个人大约还在忙。

    他懒洋洋地下了床,想要给自己鼓捣点东西吃,顺便再给云错做一点东西吃。

    小厨房里的食材没剩下多少了,雪怀看了一下,他上次给云错做的腌狻猊肉也快要见底,只够吃两顿的了。

    他给自己煮了雪菜饺子吃,伴着几片腌狻猊肉和上一次云错带给他的不加辣的仙草碎,草草地吃了一顿早饭。

    然后他洗了碗,把余下没吃的饺子都煮了装好。雪怀又去隔壁借了一点食材,简单炒了几个小菜,用食盒装起来,准备召集青鸟给云错送过去。

    青鸟听了他的召唤,飞快的赶回来了,好巧不巧,与此同时,另一只青鸟也抵达了他的房间门口,还衔着一个食盒。

    那青鸟告诉他:“雪少主,这是云少仙主给你送来的早餐,他说自己事情繁忙,来不及回来给你做饭了,请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通过我联系他。”

    两个人想到一块儿去了,雪怀笑了起来,觉得有些细小的甜蜜。

    另一只青鸟伸长了脖子问他:“那,雪少主,这个时候还要给他送过去吗?”

    雪怀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说:“要,当.jxpxxs.然要。就算他已经吃过了,但这是我给他的心意,至少让他开心一下。”

    青鸟便扑扇着翅膀过去了。

    雪怀又转头问云错派来的那只青鸟:“你的兄弟姊妹在云错那边吗?现在我能跟他说话吗?”

    青鸟释放法术探查了一下,然后恭恭敬敬的告诉他:“可以的,雪少主,如果你没有什么问题,我就帮你联系那边了。”

    雪怀点了点头,静静等待着。

    其实他也不知道要联系云错说些什么,只觉得两个人一夜没见了,有些想念。

    现在他们是非常正式的恋人了,而且已经有了婚约在身。云错这么黏他,他自然也有理由黏一黏云错,雪怀也不觉得这是多丢脸的事情。

    很快,云错的声音透过法术从另一边传来:“雪怀?”

    由于法术影响,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更加低沉,也多了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磁性。

    雪怀听出他的声音中暗含着疲惫,不由得问他:“你怎么啦?听声音像是没有睡好。”

    云错在那一头顿了顿,回答道:“没事,我只是熬夜维护了一下法阵,还没来得及睡觉。等神兵造我这边的事情忙完,我就回来陪你。”

    两边青鸟听着,雪怀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他有点别扭的道:“我也不是很急着让你回来陪我,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云错在那边低低的笑了起来。

    “想我吗,雪怀哥?”

    雪怀飞快的看了一眼四周,发觉四下无人的时候,方才放轻声音,坦然告诉他:“对呀,我想你了,云师弟。”

    那一刹那,雪怀感受到法术对面的人在一瞬间雀跃了起来。即便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云错的呼吸声也像平常那样沉稳有力。但他就是知道,云错在那一边,必然像一个开心的孩子一样,眼中绽放出灿烂的光华。

    两边都沉默了一瞬,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却都不愿意提前结束这段对话。恋爱中的人总是这样无聊,明明每天都能看见彼此,谈论的也是生活中细碎的日常琐事,可就是听不厌,也说不厌,恨不得每一次呼吸都要跟对方分享。

    “你在干什么呢?云师弟。”雪怀很快找到新的话题。

    云错说:“在学着锻造一把剑出来,雪怀,你想要我给你做一把剑吗?”

    雪怀想了想,“我我已经有很多把剑了,不过你送我我就要。”

    云错在那边说了声好。

    然后对面半魔的青年又问他,语气有些急切似的:“那你呢雪怀,你今天要做什么?你刚刚受了伤,今天乖乖待在家里等我好不好?我晚上回来。”

    雪怀不乐意了,他轻声冲云错撒娇:“可是我已经好了,我就出去随便走走,不会走远的可以吗?好不好呀云同学?”

    云错向来对他撒娇没有什么抵抗力,沉默一会儿后,似乎在那边有些纠结,不想他出门,又禁不住雪怀软声求他。

    他在那边小声问:“那你……明天再出门,好不好?我陪你出来好不好?”

    雪怀表面上一个思考,心里却想着,若是他真要出去玩,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总之都是为了宠着云错那个又闷又爱吃醋的性子,雪怀觉得瞒下来就好了。

    今天他想出去玩,还能等到明天吗?

    若是被云错抓包,大不了就去床上哄哄他。

    zyxta.   雪怀的小算盘已经打好。这段话说完了,两个人又一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都舍不得结束这段对话。

    还是雪怀笑着说:“好啦,我要去沐浴了,今晚再见了,云同学。”云错在那边应了声,青鸟才切断法术。

    雪怀立在走廊上,看见青鸟意味不明的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青鸟瞧见他的神情,笑着告诉他:“雪少主,你们感情真好。”

    雪怀听了,觉得有些高兴。

    送走青鸟,雪怀回房沐浴了一番,整理打扮,换衣洗漱,打算出去晒晒太阳,走一走,顺便再遛一下小饕餮。

    刚出门没多久,他却被人拦住了——迎面走来一堆他焦头烂额的师兄师弟,见了他像是见了救星一样:“哎呀,雪师兄,你在这里呀!你现在有空吗,今日负责剑修登记的玄冥师尊请假了,新进学员接引处那里到处都是人。你有空过去帮帮忙吗?”

    雪怀闲着也是闲着,看见那边人山人海的样子,也不多说什么,带着饕餮鬼就过去了。

    要做的事情其实不多,无非是带着新学员找地方,认路,选暖阁宿舍。慕容山门中有野心的学生常常抢着做这件事,为了就是与新学员打好关系,日后能够为自己所用。

    雪怀送了几个新学员,一个上午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饕餮鬼嫌无聊,挣脱他的怀抱,自顾自的玩去了,雪怀也没管。

    等到日暮西沉时,雪怀才空闲下来,和其他的师兄师姐一起用了饭。

    这个时候他再去找饕餮鬼,发现这个家伙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雪怀担心他养的这只仙界四害被人欺负,还有可能会挨打,于是四处问人,有没有看见他养的小饕餮。

    这样问了一路,反而是他没见过的一个新学员过来跟他打了招呼,有些腼腆的告诉他:“我之前在七色湖看见了一只长得如同貔貅一样的小神兽,不知道是不是你养的那一只。”

    雪怀一听,头都大了。

    所谓七色湖,里面藏着人间四季与妖界三季的风景,到处都是假山、岩石、山洞和树林,地形崎岖复杂。饕餮鬼这一跑,他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

    那腼腆的新学员看着他凝神思索的样子,脸慢慢的红了,鼓足勇气问他:“师兄,虽然我今天刚入山门,但是走过的地方还有印象,不如我带着你去找一找吧。”

    话还没说到一半,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雪怀看见了他隐隐期待的神情,想婉拒对方,笑着说:“没关系,那个地方我比较熟悉,你今天刚过来,赶紧回去休息吧。”

    对方却十分坚持:“没事的师兄,不用跟我客气,那个地方比较隐蔽,还是我带着你去比较周全。”

    雪怀左右拗不过他,只得让他带着自己过去了。

    说是带他,其实全程是雪怀走在前面,那新来的学员跟在他身后左顾右盼,显然对这边的地形还不熟悉,刚刚是在逞强罢了。

    不过倒是没骗他。

    到了地方,雪怀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家那只又笨又懒的小饕餮,这时候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假山下睡着了。夕阳西沉,这只家伙就烟咕隆咚的睡在那里,若是入夜之后,还真的不好找。

    他把饕餮鬼抱起来,回头礼貌的告诉这位师弟:“谢谢你,我家的小饕餮找到了,有空请你吃饭吧。”顺手递去五十枚金瓜子。

    那新来的小师弟愣住了,大约没见过如此豪迈的致谢方式,连连说着,举手之劳,自己并不敢收。

    雪怀却无意再与他拉拉扯扯,他急着回去,等云错回家,只是微微扬了扬下巴:“拿着吧。”

    “那个,师兄,我——”看见他要走了,那小师弟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我,我是这一届新来的剑修,现在天晚了,其他的师兄师姐来不及接应我,我找不到我应该住在哪里,能劳烦师兄你带带我吗?”

    “……”

    雪怀着实没有想到,这一届新来的进修弟子手段还不少,套路还带这样一环扣一环的。

    那边还眼巴巴的看着他,雪怀心下叹了口气,心里想到剑修的暖阁离慕容老夫妇的住宅很近,过会儿可以顺便去探望二老,便答应了。

    一路上那小剑修都在试图向他搭话,雪怀却表现得很疏离,脸上仍然带着他平日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笑容。

    七分假,两分冷,还余一分供人窥探,里面却是一个走神的影子。

    雪怀走着神,想到看望完老人之后,还可以顺路绕道,去偷袭一下云错。

    &whhryl.nbsp;  他不让他出门,可若是他出门就是来见他的,这个人应该不会生他的气吧?

    云错今日早晨说他在维护法阵,也不是很远,应当就在他们平常修炼的山头。

    等他们到了剑修的暖阁时,那小师弟一腔搭话的热情也被扑灭得差不多了。雪怀全程没记住对方跟他说了什么,唯有离开的时候比较上心,真情实感地道了声:“入学愉快,没什么事的话,师兄先走了。”

    那学弟也道:“谢谢师兄。”

    雪怀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招牌微笑,眉眼弯弯,眼角弥漫着暖意。这笑容仍然是虚假的,漂亮,锋利,可惜没什么情绪。

    他转过头,抛下一句:“我走了啊。”

    那新来的小师弟面色懊恼,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道了声:“师兄慢走。”

    然而雪怀没料到的是,这一转头就让他在路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落日昏黄的余晖里,旁人的剪影都变得朦朦胧胧,很奇怪的,唯独云错站在那里的时候,雪怀却觉得这个人像是被清晰涂抹过,怎样看都好看,怎样看都能在人群中一眼望见他。

    云错也看见了他,他站在草长莺飞的山坡顶上,整个人和这朦胧的世界一起被涂抹成梦幻般的霞色。他背后是一轮惨红的落日,身前是浅淡的阴影。

    他也看见了雪怀,可他立刻就朝着落日走了回去,背对他,越走越快。

    雪怀窥见他的反应的时候,先原地愣了一下,而后醒悟到怕是方才的场景被云错这个醋精看见了,于是追上去:“哎,你等等我,云错。”

    云错没有理他,甚至连头也没有回。

    雪怀方才的微笑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爱惨了雪怀笑起来的样子,软如生春,眼底总是带着一些朦胧的水光,有意无意的勾人。雪怀笑起来看人的时候,可以把人化成一滩水。

    病态的想法充斥着他的脑海。刚才的那个人是谁?他们在说什么?雪怀为什么要对他笑?

    他明明答应了他,会在暖阁中等他,为什么又跑了出来?

    他明明答应了他,说明天跟他一起,他为什么要骗他?

    他无法掌控雪怀,就像他无法囚禁一只飞鸟。

    可这种想法就是是不对的。

    雪怀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他追上去,猛的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有点生气的问他:“你怎么了?”

    云错才抬眼看他,他的眼里不弥漫着危险的深红色,像是会烧起来一样,近乎疯狂。

    “我有病,我病了。”云错深深的看着他,微微喘气,他像是诸事积压崩破,而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眼中已经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绝望。

    “我不好,你别跟我在一起。我们分开吧,雪怀。”

    作者有话要说:云三岁:媳妇妇对别人笑得又好看又温暖,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q

    雪四岁:喵的制杖,你看我时滤镜两米八吗?我那是假笑!好傻啊这个云三岁……怎么办,丢掉又舍不得,在线等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纵意人生秦浩〕〔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