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化星〕〔叶梦妍杨风免费阅〕〔总裁老公太难缠〕〔张玄林清涵〕〔悠悠仙路〕〔盛翰鈺时莜萱〕〔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一世巅峰〕〔重生陆峰〕〔穿越西游之我就是〕〔陆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医神豪婿〕〔慕安安宗政御〕〔豪门女婿〕〔祖宗饶命〕〔我的师姐超护短宁〕〔我家师姐超护短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64章
    !

    让雪怀没有想到的是,云错果然说到做到。

    隔天,云错就跑去拜了个幻术师师父。雪怀极力劝说他,说自己原来隔壁住着的沙华师兄就是个幻术师,云错过去学又方便又不用挨骂,但是云错死活不愿意过去学。

    他说:“雪怀,你也说了,他是个幻术师,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他。我以后都不跟幻术师做朋友了。”

    雪怀差点笑出声,看见云错一脸严肃,于是跟着他保证到:“那我以后也不跟幻术师走得太近,你可以监督我。这一条我把权限放宽给你。”

    只可惜云错学幻术的进度和饕餮鬼学写字的进度差不多——云错因为执念太重,心魔太深,连最基本的小幻景都造不出来,还被雪怀嘲笑了好一会儿。

    饕餮鬼则目前控制住了自己不再吃笔,但总是会一不小心把笔咬断。它对自己严格要求,每次毛笔不小心被它尖利的牙齿咬断后,它就哭着来找雪怀,非要亲亲抱抱哄一顿后才有信心接着写下去,然后如此循环往复。

    云错课业忙,雪怀待在山洞里哄了好几天饕餮,最终觉得云错不在的时候实在是太过无聊,也一并跟着去了。

    由于那教幻术的修士是一个长得颇为俊秀的青年人,云错坚决不允许雪怀跟过来一起学:“万一那个算命的说的刚好是这个老师,你过去后对他一见钟情,我要怎么办?雪怀,你不要去。”

    雪怀则瞪他,“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倒是你,藏着掖着不让我跟你一起学,是不是已经对人家一见钟情了,要搞一段僭越师尊的禁忌之恋?我告诉你,姓云的,门儿都没有。”

    他每次假装生气的时候都会学着画本子里的人物,学来市井泼妇提溜自家丈夫的嚣张劲儿。偏巧云错很爱他这样子,一通敲打后,还是同意他跟着一起去了。

    结果不试不知道,雪怀理解了为什么云错连幻术的门儿都没摸着——这门课对心性的要求实在是太过严苛。

    拿教他们这门课的师尊来说,本人是个性子淡到极点的人。说是淡,和懒也差不多。他名为玄清,整个人无欲无求,比所有的仙者更仙,奉行无为而治。

    上课?想放鸽子就放鸽子,有空就来,学生实在是有强烈的求学欲望,那就教一教。

    吃饭?饿了就吃,不饿不吃,有时候饿了也懒得吃,任它饿着,还曾有过“差点饿到魂飞魄散被学生发现后强行灌入真气才捡回一命”的传说。

    雪怀问道:“这个学生很有胆识啊,不过‘灌入真气’的方法是……?”

    玄清师尊说:“貌似是双修吧。”

    雪怀:“……”

    云错:“……”

    玄清师尊面不改色:“我也很困扰,那个弟子说是用这种方法救了我一命,一定要对我负责,但我觉得吧,没必要。但他很坚持,我就……”

    “把他逐出了师门?”雪怀猜测道。

    玄清淡然开口,“我就允了他,和他结为了道侣。”

    ……

    这也太随便了吧!

    环顾一圈这位修士门中,奇人异士遍地走。有完全拒绝与人交流,但是智力奇高无比的少女,还有目中无人、坚信自己是天道的狂放少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看起来都像是脑子有问题的人。

    雪怀为此感到了深深的忧虑。

    不过云错乐在其中,雪怀跟着一起学,倒是也觉出一点趣味。

    幻术师这里对修心的要求,和他们平常所接受的“修心”要求不同。慕容金川通常是要求弟子“去欲静心”,不为外物所动,雪怀以为便是要人人如同玄清师尊这样心外无物,结果现在才知道,不是的。

    玄清闭目打盹,丢给他们一本古籍,让青鸟负责念出来:“所谓构建环境,只要心神强大,不轻易为外物所动摇即可。无欲无求当然可以,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但其他的状态也可以存在。”

    “只要这种状态能够支撑你的全部,也即是说,足够强烈,强烈得能够近乎无欲无求时,也是可以的。比如那边那个认为自己是天道的少年——他打心眼里认同他即世界,并且能够自圆其说,没有任何人能推翻他的说法。”

    青鸟念完后,玄清突然开口了,随手给他们指了指另一边修行的学员们。

    “看见那个小子了吗?”

    他指尖所及,指出了一个骨骼纤细、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孩子。他正闭目打坐,睫毛竟然是雪白的,整个人像冰雪雕刻而成,没有一处不是完美的,甚至美到了雌雄莫辨的地步。

    而且很奇怪的,只是看了一眼,雪怀就克制不住地对其生出好感来,对方像是引人堕落的艳鬼一样,自带可怖的吸引力。

    他匆匆收回视线,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云错。

    却看见云错这个木头只是略打量了一下那人,接着就收回目光,眼巴巴地等着玄清接下来要说的话。

    真是个木头!

    雪怀突然就笑了,云错发现了他在笑,秘术传音问他,“雪怀,你在笑什么?”

    雪怀说:“不告诉你。”

    他不肯告诉云错自己刚刚被那少年迷了眼睛,只是放松了姿态,朝云错的方向挪了几步,和他肩膀贴着肩膀,一起打坐。

    玄清说:“看见了吗?那个少年名叫林雪藏,修无情道的,他的强大信念就是本我——他根深蒂固地不关心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只关心自己,只爱自己。这也是他能修成幻景的理由。”

    云错懂了:“也就是说,只要心思足够澄澈,执念足够深重不为人阻碍,就有可能修成心魔幻景吗?”

    雪怀却嘀咕着:“也就是说,性子越拧巴的,越容易修得这门法术?”

    玄清师尊笑了:“也可以这么说。拧巴的,和澄澈的,都可以过来。你们知道二十年前的仙魔大战吗?那时候对抗魔道前线的就是幻术师,因为他们心思最干净,不会被魔道所侵染,这些人在那场战争中居功甚伟。也算是一个幻术师的作用了,这一门讲究缘分,也是最看学生资质的一门课。”

    雪怀托腮问道:“那,师尊,你看我资质如何?”

    玄清师尊打量了他一会儿——那一瞬,雪怀感觉对方清亮的眸子直接看透了他心底。

    “中庸之才。”

    雪怀:“……”

    玄清抬眼看他:“我说的中庸之财,是指幻术师中的中庸。心性干净坦荡,如果能排除外物干扰,不受凡尘俗事所干扰,你会成为相当优秀的幻术师,但你的问题就在牵绊太多,家人,爱人,朋友……这些等等,你被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限制住了。”

    雪怀托腮说:“好吧。”

    “不过,我能看得出,你曾经有过非常接近排除外物的时期。”玄清在用灵视翻阅雪怀的心海,眼神也开始变得越发明亮。

    雪怀不解道:“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我有这种时候。您说的对,我是个俗人,放不下这些牵绊的,可是我也不想放下。”.jsshcxx.

    片刻后,玄清师尊收回目光,开口说,“我找到了,约莫是在两个月前,历时五个时辰。”

    雪怀好像醒悟了什么,脱口而出:“那是我请假回家的时候。”

    是他听闻了柳氏的种种罪行,回冬洲手刃他们的那段时间。

    “仇恨。”玄清轻轻吐出这两个字,“你性张扬坦荡,仇恨是使你变得极为纯粹的利器。”

    雪怀静静思索着,片刻后,轻声道:“我知晓了。”

    他扭头握住云错的一只手,像是带小孩一样,把他扯到玄清面前看:“那师尊,你再看看他的资质如何?”

    云错有点紧张,他反握紧了雪怀的手——

    他发了誓的,一定要学好幻术,不让雪怀嫁给其他的幻术师。若是在此刻被打脸,那就是真的心情复杂了。

    玄清瞥了一眼云错,没有丝毫犹豫,评价道:“绣花枕头一包草。”

    云错:“……”

    雪怀却开始憋笑。这个说法实在是太过熟悉,慕容金川常常挂在嘴边,天天批评的就是云错。

    堂堂一个少仙主,仙魔同修,修为已经达到了仙道因果不沾、魔道十七重的地步,居然还要整天被骂绣花枕头一包草,这个心理阴影也算是够深重的。

    玄清的语速很快,但是毫无起伏,就这么噼里啪啦地说了下去:“的确,他性格偏激简单,像是不复杂,直觉也很准。他有一心一意想要追求的事物……我看看。”

    一边说,玄清再次开启了灵视,探查着云错的心海:“你心中有一个人……或者换个说法,你满心都是一个人。”

    云错下意识地看了雪怀一眼。

    雪怀却迅速地脸红了——被云错这么冷不丁地一看,立刻伸手把他的脸扭了回去,小声骂道:“听课,你看我干嘛。”

    云错闷着笑,扭过去之后没过多久,又不自觉地往雪怀这边看。自然而然地就是要往他这里凑,简直是个粘人精。

    “但是,”玄清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虚无缥缈,“那个人站在离你很远的地方,你离他很远——随便什么事情,都能让你不敢往前走一步,是这样吗?我看见了那个人站在冰封的雪原下,你脚下都是漂浮的碎冰……碎冰太多了,一步一个心魔,你简直是糟蹋你这么好的心性。”

    雪怀快憋不住了,他在玄清师尊批评完云错之后就大笑出声,伸手去拉云错:“你看看你!师尊说什么!”

    云错看着他的脸,一时间没领会到他的意思。

    只是看着雪怀灿烂的笑颜,又开始发呆,冷不丁地凑近了想吻他。

    雪怀瞪他:“你干嘛?”

    云错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找错误:“你刚刚说什么,雪怀哥?”

    搁在平时,雪怀看见他这么时不时发愣的样子,就要骂他了。不过他现在已经没了脾气。他揪着云错的衣领说:“师尊都看出来了——我都在你心里了,你凭什么一步都不敢走?嗯?”

    云错望着他的眼睛,有些嗫嚅,“我……”

    “你看看,我一个人待在那么远的冰面上多可怜啊。”雪怀尽力跟着玄清师尊描绘的场景去想那个画面,“你舍得不过去陪我吗?我要是掉下去了,也是一个人掉下去,如果没人暖着,说不定就冻死了呢。”

    云错还没来得及说话,雪怀就已经钻进了他怀里,贴在他肩上,轻声说:“你来好不好呀,我等你过来找我,你快一点,好不好?该长大啦,云师弟。”

    云错伸手摸了摸雪怀的头,手足无措地说:“好,我会的。你信我,我一定会的。”

    雪怀趁机揉了一把他的头,开开心心地往他脸颊边吻了一口:“一定要记得啊。”

    除了日常修行外,雪怀还发现了一个提升自己的契机。

    &nxgchotel.bsp;起因是他看玄清师尊替一个学生修灵火铳,顺手试了试。

    和雪怀以前在深花台试的不一样,同样是攻击性的法力,玄清能够随意操纵法力的形状,千万道锐利的光芒都随着他的意念控制,在天空炸出好看的烟火来。

    这边的女学生看到了,纷纷要求着叫道:“师尊!师尊!再放一个凤凰烟火好不好呀!”

    天空中的法术应声而变,织造成凤凰的模样,随后又跟着学生们的需求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

    全程,那些法术的光芒不曾落地,不曾伤人。

    这是雪怀一直都无法做到的事。他手里又天上地下最好的一把灵火铳——浮黎宫太子白弈亲手打造的第一样神兵,但是他不会使用它,至今只能以治愈术施展。

    如果他能成功地制造出一个稳定的幻境,是不是说,也拥有了真正掌控那把神兵的资格呢?

    雪怀脑海中,这个想法挥之不去。

    原本他只把在幻术师这边修行当成一个消遣,现在却是认真了起来whhryl.。

    三日后,雪怀重新给自己订制了一张修行表,打算找慕容金川调调课,匀出几节闭关修心课给幻术课。

    也是惦记着慕容金川前几天说的话,要他改天过来。

    然而,雪怀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有来的去找,慕容金川就已经出了事——

    青鸟来报,慕容金川昨天动身,离开了数百年不曾离开的山庄,只身前往幽冥之境,会见自己年轻时的一个仇家。

    不知他们到底说了什么话,慕容金川身负重伤被送回来,与此同时,幽冥鬼王被发现死在慕容氏家传的升云剑法下。

    慕容金川昏迷不醒,失去意识之际,只说给自己的外孙留了一句话。

    “不是我这里。让小怀立刻回冬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