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战神〕〔试婚老公,用点力〕〔女主夏乔男主司御〕〔王者:开局在长安〕〔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秦浩林冰婉〕〔济世神瞳秦浩〕〔战神狼婿〕〔绝武狂兵〕〔林清雪〕〔叶新林清雪〕〔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子染〕〔神州战神〕〔豪婿战神〕〔溟海仙尊〕〔纵横仙界三千年〕〔都市之王牌仙尊归〕〔重生六零俏媳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第70章
    !

    “雪少主。这对你和云少仙主来说的确不公平,然而我们要考虑的是六道众生。你也不想二十年前的浩劫再重演一遍,对吗?”

    雪怀低声怒吼道:“那就把你们那个所谓退隐神游的浮黎宫主拉回来!二十年前他可以,二十年后也可以!”

    “我们也想,雪少主。然则我父王游历的地界已经在六界之外,联系不到他。”白弈像是早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表现很平静,“我自身压制星盘,寸步难行,暂时无法离开天界。我的爱人容仪,亲率兵马镇守仙界边陲,魔族要是来犯,他首当其冲。令尊的意思也是如此,如今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每个人都时刻准备牺牲自己,我们只能无所不用其极。”

    雪怀背影顿了顿,没说什么,径自离去了。

    一夜无梦。

    浮黎宫身处雪山中央,外边是皑皑白雪。雪怀半梦半醒间,总觉得自己身在冬洲,睡在自己卧房的小榻上。浮沉间总以为云错在自己身边,伸手一摸,又没有。

    他出来得急,没把饕餮鬼带在身边。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心里发冷,更睡不着了。

    他披衣起身,走出寝殿外。

    一出门,廊下似有个值守的星官,回头看向他:“雪少主,有什么事情吗?”

    雪怀对对方依稀有些印象,晓得对方是杀破狼三星中的贪狼星君,以前和他们家有过走动来往。于是过去打了个招呼,简单寒暄了几句。

    贪狼听说了这次的事情,叹息一声:“他们一家子都是这个脾气,太子活脱脱就是我们帝君早年时,雪少主,我代我们太子向您道个歉。”

    雪怀摇摇头:“也不必。”

    说到底,他上一世当左护法时,类似的手段也用过不少。上位者有自己的考量,只求结果不虑过程,为大多数人的利益牺牲少数人。眼下只是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他没办法在这件事上锱铢必较。

    更何况,这些事里桩桩件件都有雪家的影子。雪宗的意志就是雪家的意志,老一辈的狠辣决绝,他由始至终被蒙在鼓里,他亦没什么立场去指责别人。

    雪怀披着衣服,立在廊下看了一会儿雪。

    贪狼忽而问他:“雪少主,云少主是要登基仙主了么?青鸟的消息还没来,不过这件事应该快了吧。你们有了婚约,到时候你要佐他治下。”

    雪怀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后说,“可能吧。”

    “那你也没空过来当星官了,哎,七杀星星位空缺这么久,我本以为你会过来的。”贪狼说,倒像zyxta.是真的很遗憾似的,却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他,“当年我们看你时,你还是个豆丁,眨眼间都跟人成亲了。这是我和破军星给你准备的新婚贺礼,本来是想用作你上任后,我们三星会照的贺礼的,不过现在送出去也不亏。”

    雪怀接过来,看见是一樽玉盘螭。

    贪狼咧嘴冲他笑:“新婚快乐了,雪少主。”

    雪怀道了谢,低头瞅着这个红木盒子,喃喃道:“……也不知道三生石修好了没有。”

    贪狼没听清:“什么?”

    雪怀却摇摇头,低声说:“没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雪怀参与了在场众人的部署会议,大约听了个来龙去脉。

    白弈与其他人本来做好了他不配合、不参与的准备,但众人却惊见这十七岁的少年不仅收敛了昨天那样排斥的态度,反而沉着认真地加入了他们的讨论,还提出了好几个建议。

    目前天界联合仙界严防死守,除了守着以外,目前的意见是还要主动进攻,以此来获得主动权。

    天兵已经部署整齐,剩下的要联合九州仙界的兵力,就要看云琰那边的意思了。

    然而,很快有一个仙官来报:“目前九洲那边局势还不明朗,仙主云琰身体不大好,就传位给谁的事情上尚且在僵持,现在去过问恐怕不是好时机。云少仙主怕是要和自己的亲叔叔打起来。”

    白弈“啧”了一声:“我一直不建议天界仙界分家就是这个原因,琐碎事多。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争一个位置。”

    雪怀抿了抿嘴,淡声说:“我去看看情况吧。”

    白弈瞥了他一眼,倒是没说什么,低头拨了虎符和命符,“也好,劳烦雪少主。另外,为了尽早稳住事态,浮黎宫会分拨一批兵士,极力支持云错登基。”

    大军整备,雪怀作为监军整装待发,牵着九色鹿站在云端时,尚且觉得恍如隔世。

    却的的确确是隔了整整一辈子,跨过生死,最后成了一个圆,走在了相似的道路上。

    跨过北天门后,是东君洗濯车马的仙境泉池,曾经有九个太阳的地方。大军在这里交接。

    云错本人没有来——云琰随时可能出现状况,他这个时候一步都不能离开中洲。代替他来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子,长身玉立,朗声道:whhryl.“少仙主命我来此交接军务,对面可是浮黎宫监军雪怀?”

    雪怀亮出白弈的结印与虎符,也请对方表明身份,便听见来人报了自己的名字:“鄙人少仙主座下左护法邵音。”

    左护法。

    雪怀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了什么,仅仅这三个字,就让他心内犹如滚汤翻搅了一下,闷闷的一下子没泄出来。

    他勉强笑道:“幸会。”

    他没来过中洲,仅有的一次,还是云错带他过来这里养伤,停驻在中洲某个静谧的山林医馆中。

    这里和常年大雪的冬洲不同,气候干燥,土地烟沉。东风穿过高大巍峨的古城墙,时常发出呜呜的气音,如同萧声。这里的一切都庞大生冷,整个王城仿佛一处精密切合的卯榫与齿轮,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雪怀和邵音吃了一顿饭,席间还有其他人陪同,简单聊了聊最近的状况。

    席间,邵音压低声音告诉他:“仙主其实有意将位置传给少仙主,少仙主也有这个意向,然而其他人总有异议,质疑少仙主的出身和品性,现在两边僵持不下,只看到时候仙主崩逝,谁在人床前,谁能先拿到遗诏便是了。无论哪种情况,我们都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

    雪怀点头,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说:“既然这样,我需要做什么呢?”

    他清楚地知道,云错其实并不缺浮黎宫的这点兵力。他们大张旗鼓地过来,其实就是一个意思:作为天庭,对仙洲继立的事情表个态而已。这样给云错的叔父那边造成压力,算是为云错上位造势。

    果然,就听见这个左护法说:“无事,请您好好休息。天兵与我们的兵士在调度上难免不太和衬,磨合起来大约要些时间,事成就在今夜了,您安稳地度过这一夜,明天早晨便能邀您共睹大业。魔界的事情,我们之后再商量也不迟。”

    雪怀便懂了对方的意思。

    云错不需要他。

    地方还是熟悉的地方,然而如今雪怀连云错的幕僚府都进不去。他们给他安排了客室,用过午饭后各自午睡歇下了,雪.xgchotel.怀睡不着,顺着自己熟悉的地方走,登上鼓楼,在姹紫嫣红的花园里转了几圈儿,又爬上城墙边,趴在栏杆上往演武场里面看。

    演武场里的人,他分不清是哪一边的人,又或是哪一边的都不是,只是跟着云琰苟延残喘的卫队而已。很奇怪的,他从来没有以看客的角度来看过这个地方,兵士操练,口号声真如雷霆,尽情挥洒汗水。

    然后他就看见了云错。

    从演武场的另一边过来,骑着一匹仙马,前呼后拥,整个人显得高挑而沉默。他在人前的那种轻慢、带着威慑力与压迫性的一面又出来了,身披深红织纹的披风,英姿飒爽。

    雪怀看了他一会儿,想要离开的前一刹那,却见到云错像是有感应似的,抬头望他这里看过来。目光对上的一瞬间,雪怀微微怔忡了一下,然后移开了视线,转身下楼。

    雪怀身上什么都没带,于是去找邵音要了点钱,想出去转转。

    王城繁华如昔,雪怀揣着一袋子金瓜子,漫无目的地游荡。他凭着记忆,先是去找一家好吃的点心铺,结果发现还人家还没开张,于是又去了他们常去的一个酒楼,随便点了几个小菜。

    吃完饭,他去街边逛,看了戏园子的戏,去茶楼酒肆听了一些仙家八卦,又拐弯去兵器谱,挑了半天后,挑了一把银色的装饰刀,刚好配他的灵火铳。

    然后他没有事情做,就闲逛,遇见自己认识的路,或者不认识的路,七拐八弯,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只是杀时间。日光从他头顶移动到斜前方,最后落下去了。

    他觉得有点累了,于是找了个地方坐着。没什么人,一处偏僻窄巷后的小石桥,他坐在那上面,底下是干涸的河床,丛生着泛光的仙草,在即将到来的烟夜里泛着淡青的光华。

    他想起他有一回去风洲找云错会和。

    他们都是第一次去,云错先带人过去了,他随后才赶来。到地方的时候云错正好彻夜忙完了睡下,来不及给他接风洗尘,他就留了字条给他,说是自己出去转转。

    可是还没转多少圈的时候,云错就跑出来找到了他。他问他:“你连路都不认识,一个人,要走到哪里去?”

    他有点奇怪:“我又不会走丢。”

    云错就不说话。

    雪怀在小石桥边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休息好了,想了想不知道往何处去,于是又慢腾腾地起来,准备原路返回。

    然而等他走到巷口时,却被一只手猛地拉了过去——天快烟了,这里唯一的光源只有远处人家屋里暖黄的灯火,只能窥见一个模糊的光影,却让人的眼睛看起来尤其亮。

    他来不及说话,来不及抵抗,整个人就被摁在了墙边,死死地吻了下去。

    唇舌交缠,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加用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云……错。”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叫出这个名字,却受到了更加猛烈的侵占,他头一次觉得亲吻是一件疼痛的事情——眼前英挺的青年毫无耐性地啮咬着他的唇舌,顶弄他的口腔,随后才仿佛幼兽舔舐伤口一样,变得轻和温柔。

    像他每回冲他撒娇的样子,又奶又乖,惹人心疼的。

    “雪怀哥。”云错低低地叫他。

    雪怀一边吸着气,一面冷笑着抬眼看他:“现在就不用装模作样了吧,君上。”

    上辈子他一直直呼他大名,云错没有表字,就这么一直叫了下去。到了后来不能这样了——君臣有别,他作为左护法,纵然关系再亲近,也不能直呼君主大名,所以就跟其他人一样,叫他君上。

    云错眼神一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哑着嗓子说:“是。”

    转瞬间,眼前的男人就恢复成了他白天里见到的那个冷漠、威势逼人的模样,他扣着雪怀的颈子,忽而一把把他整个人都扛在了肩头,几个错身,身边的场景就变幻了,不知道身在何处。

    雪怀被他这么一弄,只觉得天旋地转,胃顶着云错的肩头,极为不舒服。

    云错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手里力度换了换,改扛为抱。雪怀天旋地转之中,两眼一抹烟,烟暗中什么也看不清,半晌后他只想起问一句话:“这是哪?”

    云错就这么随随便便地闯了进来,应该也不是寻常民宅。

    云错说:“是给你准备的地方。”

    冰凉的捆仙锁拴住手腕,雪怀还没得及发问,云错便已经压了上来,吻住他的嘴唇。他全身都被牢牢地压制住了,连一丝一毫的空隙都没有。

    像是有一团隐火在他眼前绽开,云错眼底闪耀着幽微的火光,深红的,可以说是毫无掩饰。他冷酷、贪婪,带着执着得近乎于偏执的占有欲,那是狼盯上猎物的眼神。

    他的行为也正如一匹暴戾的狼王,云错单手轻轻掐着他的脖颈,随时提防着雪怀可能会有的反抗,而他的猎物却没有这样做。

    雪怀没有任何反抗,甚至连说话都没有。

    他眯起他漂亮的眼睛仰头看他,眼神柔和安定,像是某种默许。

    唯有云错进入他的时候,他闷哼了一声,有点疼,但是都生生忍下来了。

    云错用力地掐着他皙白的腰身,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吻痕、指印,他嘶哑着开口道歉:“对不起,我没学会,雪怀,我已经很努力在学了,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长大,对不起。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我做不到。”

    “可是你说你不想理我了……雪怀,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去做。”云错激烈地索要着他,雪怀皱着眉,闷哼出声。

    明明他才是被压迫、禁锢的一方,可是云错的声音却委屈得很,“我会当仙主,我会去打仗,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了,但是我只想明白了一点,我上辈子做错了事情。”

    雪怀想问他是什么事情,可是到底是一声惊喘被压在了喉咙里,化作一声缠绵的喘息,你轻,轻点,云错。”

    他快要掉眼泪了,伸手挠住他的肩膀,“轻一点……”

    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求饶并没有为他换来更温柔的对待,云错依然固执地在他身上征伐着,索取着。银发红哞的青年人低头咬住他的脖颈,用齿尖暧昧而黏腻地磨着那一寸薄薄的肌肤,声音含混不清,“上辈子我就不该让你当我的左护法,我应该直接立你为后,把你关起来,永远只许见我一个人。我就是这样的人,雪怀,我改不了,没有你,我什么事情都不想做。我怕你什么时候就不喜欢我了,走了,到时候你要我怎么办?”

    他喃喃重复着,“你要我怎么办?”

    雪怀默然不语。

    片刻后,他轻轻说:“傻。”

    他伸手抚上眼前人的发:“长不大就长不大吧,我还有一辈子来陪你,我昨天也想了一下。其实一对道侣当中,只需要一个人长大就好。”

    云错怔怔地看着他。

    他说着说着,忽而觉得眼睛有些酸涩。雪怀偏过头,用手背挡住眼睛:“可是他们都在骗我。真的和假的我都分不清,他们只想让我把你骗来打仗。他们在利用你。”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种委屈,他就是觉得云错委屈而已。

    他爱了两辈子,为了他放下骄矜和偏见的小仙郎,是别人眼里的“废子”。从小不得人青眼,这个时候还要被人利用。

    大事当前,容不得他脆弱,也容不得他护短。所以他这次忍着,从仙洲一路忍到这里来,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这才把话告诉他。

    “没事啊,雪怀哥。”云错看见他哭了,先是愣了一下神,然后急急忙忙地俯身亲吻他,“没事的,就算是你骗我都没关系。打仗是我自己想打,因为你在仙界,所以我会为了仙界打仗。不为别的,你是我开战的唯一理由。”

    他仍然是浑不在意的样子。

    雪怀觉得自己的眼泪要憋不住了,他哽咽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那你要好好打仗,不要受伤。这次我没办法陪在你身边了,我要回冬洲守着我们的仙民,我们都好好过完这一关,好不好?”

    “我会的。”云错望着他,突然笑了起来,“你在心疼我,雪怀,我好高兴。”

    不知什么时候起,云错放轻了动作,雪怀的呻吟也变得甜腻喑哑,听了让人焦渴不已。

    他们一刻不停地做着,仿佛重临第一次时的迷蒙与困惑,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了这件事可以做,仿佛他们的身体纠缠直接穿越时间与死亡。

    是一个像黄昏一样灿烂的、酣甜的梦境。

    雪怀抱着云错的脊背,隐隐听闻外面有钟声响起。悠远沉重,闷闷地震在他心上。

    他推了推云错,勉强问道:“什么声音?你那边什么情况?你还不回去吗?”

    云错低笑一声,俯身重新把他压回去:“没事,是丧钟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