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枭雄〕〔末世之宠物为王〕〔上门为婿〕〔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少年风水师吴峥小〕〔乘风少年〕〔1311小说〕〔龙门战神陆凡〕〔陆凡韩瑶瑶〕〔妙手生香〕〔雄兔眼迷离〕〔林子铭〕〔戚卿苒燕北溟〕〔吞天武神〕〔史上最强炼气期〕〔凌少宠妻很强势〕〔海贼王之美食系统〕〔美漫之大冬兵〕〔焚天战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曾经的真爱 1 、入地有门
    !

    刘小牙老是晚上来窜门,曾经有些反感。

    曾经反感不为别的,主要是刘小牙那双眼睛,老是在她身上转来转去,使她浑身不自在,仿佛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害她的眼睛自然顺着刘小牙瞟过的地方看了又看,衣服虽然旧点,但该遮的地方都没露出来。她干脆提前就坐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这样刘小牙就看不清自己,自己却可以看清他的一举一动。刘小牙的眼睛就在微弱的灯光下发着光,就像要透过烟暗,看穿曾经。

    曾经意识到刘小牙有些不怀好意,就让老公王传少跟这人来往。老公不解地问怎么回事,曾经不敢实话实说,她不敢说出结婚那天,刘小牙就趁闹房的时候捏过自己的屁股,还摸过自己的胸部。曾经就说:“你看他,已经老大不小了,媳妇也不找一个,一天就是东游西逛的,我是怕你跟他学坏了。”

    老公说:“看你说的,他不是坏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他可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

    曾经对自己这个老实的丈夫有些没话说,当初嫁给他也是图他这点,对自己好,这样的男人让人放心,心里踏实,当然嫁给他还有一个原因,王家村这个地方不错,比自己娘家那儿好多了,那里除了大山就是水,山是悬崖峭壁,水是滔滔江水,她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走出大山。那里的山很贫瘠,养活着人们很痛苦,她走出大山也是在减轻家里的负担。

    正好,曾经有个表姐前些年嫁到了王家村,两三年才会回来探望一次父母,那一次那回来看着已经长成的曾经,就对曾经说:“曾经,想不到几年不见,你长大了,还长得这么漂亮。”

    “表姐,你别损我了,我那有你漂亮,你看你,现在这么丰满,看来你在外面日子过得不错。”

    “你说哪里话?我现在还漂亮,我现在变烟了,哪像你,水灵灵的皮肤,如果我是男人都想亲一口。俗话说,一白遮十丑,一胖毁三观。你身材又好,再加上你这白嫩的皮肤,真要迷死多少人。我老了,而且胖了,真是一胖毁三观。”

    “还一胖毁三观,你不知道很多人都想学你一样,你这哪叫胖,这叫丰满,说明你吃得好,穿得好,皮肤烟点看上去更建康,我好想跟你一起去外面看看。”

    “真的,明天就跟我走吧!”

    表姐带着曾经走了一天的山路,再坐一天的汽车回到王家村,曾经一眼就看上了高大伟岸的王传,就这样,十七岁的曾经嫁给了比她小一岁的王传。

    曾经嫁到王传家里,王传对她很好,公婆对她也不错,小日子还算过得,反正比在江边好,江边虽然风色小一点,把曾经的皮肤养得格外光鲜外,没有什么好的。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曾经在婚姻的滋润下变得丰满,变得成熟,变得比以前漂亮,但是,也变得泼辣。 她性格的变化主要因为村子在变,村里外出打工挣钱的人越来越多,每到年底,他们或多或少总要往家里带钱。看到这些,曾经就觉得我不应该满于现状,应该过得更好点,她开始三天两头对着王传发火:“我这么远地嫁来给你,就是看着你是个实在人,相信你可以让我过得好一点,可是,你有没有发现,你让我有些失望?早知如此,我乱嫁一个都比你强一百倍!”

    老实的王传有点莫名其妙地说:“你这是怎么了,我没有得罪你嘛!好不好的,你又发哪门子火?”曾经大声吼道:“你简直就是一托烂泥,糊不上墙,人话都听不进去!”看着突然像母老虎一样的曾经,王传不敢再说什么,默默的退了出来,信步走到门口的小河边,边走边想,这日子没法过,一天苦死苦活的,在家里来就是没个好脸色。是,我是穷,但我也正在努力想改变这一切,我每天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我还能怎么样呢?可是这个运气就是不好,你看,今年的花椒价钱高,可是它才结果就被一场雪给冻了,种点白菜,喂养了几头猪,眼看着可以卖几个钱了,它又来个猪瘟,走得一个不留。唉!难道要我出去抢人?这种事情,我家可是祖祖辈辈没得哪个干过,我能给祖宗丢脸吗?

    王传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出去打工。曾经极力赞成:“早就该去闯闯了,你看,人家王国家两口子,才出去几年,家里就盖了大砖房,我们呢?还坐着这种破茅庵!”

    曾经亲自为丈夫收拾好行李,把丈夫送到村口,对他说:“我不是看不起你,你看,现在我们呆着家里,钱也苦不着,将来要很多很多的钱,我们一定要养孩子,要让他好好读书,绝不能让他像我们现在一样,我们要为他创造一片更广更大的天地。你放心,你走之后,我一定会把这个家照顾好的,记得来信。”

    王传点了点头,对父母亲交待:“您们要注意身体,地就不要种太多了,苦死苦活也没个出路。”老人们说:“行,你就放心去吧!要注意安全!”

    “我会的,您们放心好了。”

    王传走了,曾经却又天天想着王传,她不是看不起王传,她是觉得王传不应该守着家里这点土地一家人穷。她还想着等丈夫在外面安顿好,苦着钱,就把一家子接到城里一起过过城里人的日子,她太不想让将来的儿子过穷日子。

    这天,天气热得让人胡思乱想,热得曾经不想下地干活,于是拉着牛出去放。她沿着村前的小河一直向源头走去。走着走着,河越来越窄小,两边的山越来越陡峭,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崖,中间是一块很大的空地,也曾有人在这块土地上种过庄稼,但经不住牲畜的糟蹋便撂荒了。

    曾经来到对面的山脚一个大石包下面,刚好能够躲开毒辣的太阳,看着牛儿吃着嫩草。这头公牛好像也热得有些受不了,它吃了几嘴草,就把头抬起注视着对面的女主人呼呼地喘着气,一会儿吹吹鼻子,一会儿摇着头、甩着尾巴、扇动耳朵拍打着身上的蚊蝇。

    &zyxta.nbsp;曾经虽说已经坐到了阴凉的地方避开了毒辣的太阳光,但是狂热的天气使得整个空气都是热的,所以还是感到全身有种燥热的感觉。她看着眼前的公牛心里突然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种幻想在心里应运而生:要是老公的身体像这头牛一样的壮那该有多好啊!想着想着,身体更加燥热。这时,公牛也不安分起来。它开始用三只脚着地,把身体的重心放到后面,腾出来的那只右脚在地上捞土。

    曾经看着眼前这头不安份的黄牛,心里的冲动更加激烈,随即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我今天是怎么了?为何老公才走几天,竟然脑壳里不想他,而是想着眼前这头畜生!看来自己是真的离不开王传。

    曾经跳了起来,三两步跑到河边。河水不大,曾经跳入水里,刚好淹到她的胸脯,她就势往下一蹲,让清清的河水没过头顶,沉浸其中大约10来秒钟后,曾经把头伸出水面,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水滴,脑袋瓜子清醒了许多。

    曾经感到凉快了许多,抬头环顾四周,见没人,干脆把衣服脱了在水里好好享受一番。其实她身上也没有多余的衣物,把一件衬衫除去就只剩下裤子了。她用手搓着双臂、肩膀、脖颈等上半身的肌肤,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很脏了,好久没洗澡也记不起来了,只知道平时很难有机会洗的,白天要干活,晚上也很难得有时间,即使有也没有洗澡的条件,试想一家人住在一间房子里,再用木板把后半截隔出一小间来,就算是真正属于自己和丈夫的地方了。这房间是小呀,小得仅能容下一张床,怎么能洗澡呢?要洗澡只有瞅准机会,比如收庄稼时一个人提前回来做饭时关上大门胡乱洗洗。

    今天,对于曾经来说可以算是一个大好时机了,她想:这里没人,地势又好,这里被山围成一个瓢形,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就是瓢把那儿,以至于远处的人是很难看见这里的。曾经转念又想,要是有人也来这儿呢?可这一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反正在水里,即使有人来,只要往下一蹲,他就只能看见头了,何况自己只光着上半身。上半身还怕人看见吗?上半身有什么?不就是两个小山包吗?听说城里的女人现在都穿紧身衣,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大体轮廓是一目了然的,她们都不怕,我怕什么!据说,那叫时尚,自己也来一次时尚。

    曾经想着这些,就大胆地靠在水里的石头上,闭上双眼享受着清水荡漾在身上的感觉,说不出的凉快,说不出的舒心。她搓到自己的双峰,依然傲立而极富弹性,这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让她陶醉。

    她压抑得太久的情绪,今天终于被彻底释放了出来,她干脆把裤子也脱了,连同衬衫一起扔到岸上。她再次把身体靠在身后的大石包上,双手搓动着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把身上的污垢全部洗完,迷起双眼,享受着双手对自己的抚慰。

    曾经有点忘乎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正有一双眼睛躲在暗处对她进行偷窥,把她的一举一动看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睁开双眼,想把衣服拿来顺便揉揉,往放衣服的地方一找却让她大吃一惊,原来衣服不知去向。她开始乱作一团,找遍了整个水塘,就是不见自己的衣服,她急得快要哭出声来。她从水里起来,蹑手蹑脚地往下游去找,刚转过山凹就看到河边有一小堆割起的杂草,她一想外面有人,吓得赶紧转来,重新回到水里。没办法,只有在水里干等,一直等到太阳落山。这时,她家的公牛已经吃饱,只在那块土地上反刍。

    曾经躺在水里,天却快要烟了。她想外面割草的人应该走了。于是她又蹑手蹑脚的出去。刚到山凹边,一个烟影从旁边窜出把她一把抱住。她吓得大叫一声。来人说:“嫂子,别叫!”原来是刘小牙。曾经又羞又急地说:“你要做什么?”

    刘小牙说:“我想整你!”

    “你疯了,我可是你嫂子呀!别忘了,你跟王传可是兄弟。快放开我。”

    刘小牙放开了曾经,双眼盯着曾经不放。曾经立马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上下无根纱,忙用双手捂住下身转身就跑。

    刘小牙往后追了上来,这个地方太小,两边都是大山,前面就是那个水塘了,曾经不敢往山上跑,上山肯定跑不过刘小牙,曾经没有去路,在水塘边停了下来。

    刘小牙见她没了去路,就说:“我知道你是我嫂子,但是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从你来到王家村嫁给王传那天起,我就想你想得吃不下饭。我悔,我悔我没有跟你说过我对你的喜爱,但我一直在等,等有机会,我可以让你看看我的心。今天,看到你赶着牛儿来放,我就跟来了,假装来割草。”

    曾经说:“原来你早就来了,是你偷了我的衣服?”

    刘小牙忙说:“不是,不是。”

    曾经生气地说:“不是你,还会是谁?这里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刘小牙说:“只有我一个,但我没有偷,是你没有放好,让水给冲走了吧。”

    曾经忙说:“水冲走了,那你是看见了?在哪儿?”

    刘小牙不怀好意地说:“我看见了,我什么都看见了,还有你在水里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我的衣服在哪儿,你快拿给我呀!”曾经很难为情,知道这个刘小牙早就来看着自己了,这事要是传出去,自己在王家村算是混不下去了。

    刘小牙一拍脑袋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一看到你迷人的身体,全忘了,连你的衣服在哪儿我也想不起来了。你说,你的衣服要是找不着,你怎么回家呀!”

    曾经明白刘小牙是装蒜,但拿他也没有法子,只有好言好语地说:“刘小牙,你就快找来给我吧!没有衣服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找给我,我是不会忘记你的。”

    刘小牙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你。”

    曾经差点哭出声来:“我求你了,你就拿给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拿给你交换。”

    刘小牙好像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说:“真的吗?你真的什么都可以给我?”

    曾经说:“只要是我有的,都可以给你;就算是没有的,只要你把衣服还给我,我可以找来给你。你说吧,你是要钱还是要什么?”

    刘小牙高兴地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

    曾经连忙说:“不行,我是有夫之妇,我不能做对不起王传的事。”

    刘小牙说:“你相信我,我会对你好的,你就从了我吧,我知道,你和王传现在也不幸福,否则他就不会丢下你去打工了。”

     .xgchotel.;  曾经说:“刘小牙,你别瞎想了,我和王传虽然平时总是爱吵嘴,但是我是爱着他的,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一定可以找一个比我好的人。”

    刘小牙态度强硬地说:“我只喜欢你,其他的人我都不看在眼里,在我的心目中你就是天下最好的女人了。”

    曾经毫不松口:“不行的,我除了他,再也不会跟其他人。你是知道的,我们女人不像你们男人一样可以胡来,可以喜新厌旧。”

    刘小牙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只见他一大步上前,想要抓住曾经。曾经一恨心,“扑通”一声跳下了水。

    刘小牙心想:这么大点水塘,你能飞了不成,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能在水里坚持多久。

    水塘不大,但是水却很深,曾经用手抓着刚才她坐过的大石包,身子往下一沉,发现石包下面有个洞,她光溜溜的身子顺着往下一沉,这个洞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刚好能容得下她修长的身体。

    曾经一直往下钻去,这洞却比她想像的要长。还好,她从小在江边长大,江里的水都难不到她,何况这么一条小河。

    谁知,这洞又长又烟,最要命的是,她闭住的气已经不够用了,还没钻到尽头。回头也不成,只有硬着头皮住前钻,心想,要死也就死在河里吧,好歹还成个烈女。

    突然,曾经感觉到头上像是撞到了一种像是薄膜一样的东西,这膜瞬间破裂。曾经身体飞一样地住下直坠,身后的水也跟着狂泄而下。

    奇怪的是,她突然可以呼吸。她顾不了许多,张口猛吸一口气,连水带气吸进了她的身体,她呛得咳嗽起来。

    她睁眼一看,吓得大叫起来。原来,她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已经是白天,她的身子从空中直往下落。她吓得再次闭上双眼,只听见两耳生风。她想,这次是死定了,这么高地方下去,肯定是粉身碎骨。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她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她的身体嵌入地面,成了一个大字。

    她感到血从身体jsshcxx.里流了出来,淹没了她的身体,身体由红变紫,她想她已经死了,死得无比透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