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仙尘〕〔徐静思乔宇全文免〕〔仙界走私大鳄〕〔天书科技〕〔云若月楚玄辰小说〕〔最初进化〕〔天下狂医〕〔我的美女同事〕〔对你,情深如故〕〔白色陷阱〕〔嫁给鳏夫〕〔文化前线〕〔抗日之军工为王〕〔一朝为后〕〔小热恋〕〔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吻吻欲动:总裁养〕〔都市最强弃少〕〔爱情独一无二〕〔我家卧室通末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曾经的真爱 15、从实招来
    !

    “不信他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收拾你?”王铭说,“小帅哥,去把我要的东西买来,我让他填饱肚子!”

    小帅哥真的拿着一张百元大钞出去了,剩下的李铭揣进了包包里。

    李铭对王全说:“趁早,好.whhryl.好想想。”正说着,李铭的传呼机响了,他出去把门关了,留下王全一人在屋里叫骂,苦于手被拷住,无法起身。

     xgchotel.;  李铭走进派出所另一间办公室,借用办公电话回了过去,一接通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放假这么久了,你还不回来,你这是在唱哪一出,你是想不回家?”

    李铭也没好声气:“我还有事,等我办完事就回来。”

    “有什么事?什么时候回来?”对方问。

    “现在还不确定,先打点钱在我卡里!”李铭平淡地说。

    “要多少?”

    “先打个一万,不够再叫你打。”

    “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这你就不用管了,把钱打来就行,等我办完事情就回来。”李铭说完把电话挂了,对办公室里的民警说了声“谢谢”就回到了审讯室,留下那位民警一脸蒙然,电话里的女人是谁?

    李铭来到审讯室,王全竟然睡着了,小帅哥买来了辣子面和芥末,又出去了。

    李铭把辣子面倒了点在王全的鼻孔,王全呛醒了,破口大骂:“你要干什么?你不会真的要让老子吃辣子面?”

    “你还想吃什么?”李铭说。

    “不吃,一样都不吃。”王全说。

    “不吃啦!真的不吃。”李铭说。

    “不吃。”王全说

    李铭不再理会他,从包里掏出个耳机听起了音乐。

    王全看着李铭这种不急不躁的样子,真是受不了,耐着饥饿和疲劳过了一个儿,终于忍不住说:“给我点水喝总行吧!把我渴死你也无法交待!”

    “那就等你渴死吧!看我好不好交待?”李铭无所谓地说,“反正又不要我填命!”

    “你这种是虐待,这是没有人性的做法!”王全说。

    “你跟我讲人性!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人性?你们专对女性下手,你还有人性?”李铭说。

    王全被说得无话可说,假装闭目养神。.jsshcxx.

    李铭说:“你可以睡,好好睡一觉,醒了之后就万事大吉了,是否还记得刚才跟你说过的,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睡。”

    “我为何不敢睡觉?我现在就想睡。”王全说。

    “睡了我让你穿越到古代,先让你尝尝满清十大酷刑。”李铭说。

    “你真有那本事,也不会在这儿陪我浪费这么多时间了。”王全哪会相信李铭的无稽之谈。

    “知道你不信,不信你就睡吧!包你一觉醒来,就是半身不遂。告诉你,满清十大酷刑之一叫爆腌活人,顾名思义,就是把活人脚手剁了,再把身子放入坛子,坛里倒入盐水、酱醋、花菽、辣子面,把头露出外面。这种玩法,江湖人称活死人,就是活人不像活人,死人不像死人的意思。”李铭轻松地说着。

    听得王全毛骨悚然,腿脚发麻,半信半疑。李铭接着说:“经过多年的技术改良,到了我手里,就不用那么麻烦了,直接在人的脚上涂抹一种药物,这药只有在人睡着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睡一觉脚上的肉腐蚀点一小点,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后,整个脚掌消失了,再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后,脚脖子不见了,到时你会觉得人呀再挣多少钱都没有任何意义。最关键的是,这药无药可解,无药可医,水也洗不去,如果现在用在你身上,要等你睡一觉才会发挥作用,现在把你放了,你到医院也查不出来,等发作的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救。”

    李铭用讲故事式的手法,说得王全心都凉了,吼道:“你这是杀人,你知道吗?”

    “我知道呀!但是等你发作的时候,你已离开了,不,不是离开,是我们秘密地把你丢在了荒郊野外,等你爬回家,找到家人,再送你到医院,一切都晚了,你可能会想,你到法院告我,脚都不在了,你有何证据?人们只会觉得你神经出了问题,明确跟你说,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否则刚才我敢烟你的钱?”

    王全已经胆战心惊了,他开始相信李铭的话,李铭也许真的会那么做,这人看上去就不是善茬,如果他说的是真,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王全真不敢体验,万一真的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到时自己漂亮的老婆还不是要跟人跑路。如果招了,也就是个从犯,最多判个三五年的刑,出来依然可以带着老婆一起过日子。王全想到这儿,对李铭说:“我说了,我一切都说了,你先给我点水喝!”

    李铭说:“说吧!看你说的是否值一碗水?”

    王全说:“先给我喝点水我才说!”

    李铭说:“要说就说,我从来不跟人讨价还价。”

    王全说:“好吧,我说。我本名不叫王全。”

    李铭说:“这个我知道。”

    原来,此人名叫王仁玉,就是k市某个小山村的人,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爷爷过日子,十多岁时,书念不下去,又不愿过苦日子,一个人出来打工挣钱。经过几年打拼才发现,自己书读得少,好的工厂进不去,去工地又太苦太累,钱不是很好挣,除去生活开支根本剩不了几个钱。后来,无意间结识了那两个人,就是被一起抓来那两人,那两人是亲兄弟,一个叫钱云东,一个叫钱云西,两人专干捌买妇女的营生。

    王仁玉加入这个团伙跟着做了两票,发现那是*的事情。没过两年,王仁玉就把家里的房子修起,村里漂亮的翠翠也嫁给了他。

    一开始,王仁玉他们是通过骗,把村里家景不好,生活不太好的女人骗说出去打工,说大城市如何如何好苦钱,这些女人经不住诱惑,就跟着去了,结果被他们带到大城市周边的农村卖给那些同样家景不太好,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这些女人后来发现上当,苦于大字不识一个,山遥路远,又生无分文,等过两年,生了小孩,舍不得孩子,又无颜无乡,只有在那里落地生根。王仁玉他们做成一桩有时有万把块钱,有时也就几千块。被骗之人和家人没有什么法律意识,也就没人报案。

    后来他们胆子肥了,竞敢在街上明目张胆强抢,专挑年青漂亮的单身女人下手,他们也不满足之前那种一次结清的方式,换成了带到周边的外国夜总会、农庄、高级会所源源不断地为他们苦钱。

    王仁玉说到这儿停了下来,李铭喊外面的民警帮他倒了杯书,他两口喝了示意还想喝,李铭没说话。

    王仁玉只有继续说:“其他人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哪些?之前我负责的就是在边远山区把人骗来,就交给钱云东家两弟兄,骗人说他们是某工厂来负责招工的总经理,他们偷偷把钱给我就行了。”

    王仁玉顿了顿又说:“现在的人变聪明了,没有以前那么单纯,好骗,他两弟兄才带着我做昨天那件,不是没做成吗?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李铭点了点头,相信他说的是真。李铭就把记录下来的拿给他看:“这么说来,你的罪行就不是很大,也就是行骗,还好昨天你们没有成功,不然你罪加一等,再加上,你能主动交待问题,具有立功表现,到时量刑的时候可以申请从轻发落。”

    王仁玉见事已至此,只好在口供上签字,按手印。

    李铭叫人弄碗饭给王仁玉吃。有了他的口供,要审钱云东和钱云西就省事的许多。

    李铭把王仁玉的口供交给了周西,并把从王仁王身上掏来的钱全部上交,这时已是正午时分,派出所请人打来盒饭,李铭、曾经和赵馨也不客气跟着一起吃了点饭。

    赵馨说:“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一套,王仁玉他家伙真被你吓得什么都说了。”

    李铭说:“这些人,不都是为了钱,其实没一个不怕死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