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之时尚女〕〔糖果味的旧时光〕〔你的爱如星光〕〔病娇反派又骗我宠〕〔我重生了亿万次〕〔穿越财富人生〕〔股海群侠传〕〔最强透视〕〔老婆快对我负责〕〔隐形学霸超A的〕〔苦夜短〕〔又梦君归处〕〔我的绝色总裁老婆〕〔超级资源大亨〕〔超自然事务管理局〕〔这个明星有些咸鱼〕〔我体内住着一个恶〕〔绝世狂婿〕〔猎魔优等生〕〔四条土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红鸾聘 第82章 避无可避
    凌凤并不认识墨浩天,眼下,她愿意将自己的所有秘密都告知于他,他已经很欣慰了。

    他怎能在刚知晓她的所有秘密时,就让她用血救自己的父亲?

    凌凤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觉得他有心利用她?

    更何况墨浩天除了中毒之外,还有其他许多原因,导致昏睡,更被人夺走了全部功力,即使喝了凌凤的血,也许也无济于事。

    他从七王爷手中拿了许多珍贵的丹药,磨成粉给父亲服下,但父亲根本没有苏醒的迹象。

    他只能寄希望于宫中那枚众人觊觎的秘药。

    退一步来讲,即使喝了她的血,父亲就能苏醒,他又于心何忍?

    要多少血才能奏效?会不会令她丢了命?他不敢想。

    既决心护她,又怎能伤害?

    他早已成为夺走其他人性命的刽子手,但对方绝不能是她!

    父亲已经昏睡了许多年,若是喝了凌凤的血,醒了过来,此事一定瞒不过所有人,更会牵扯出凌凤百毒不侵之事,为她招来杀身之祸。

    她如今已经活得很不容易了,他又怎忍心让她再雪上加霜?

    他不禁自嘲,是自己太过期盼父亲能苏醒过来,想了许多年,盼了许多年,为此也不择手段过,心中的执念太深,如今听到一丝一毫或许能救治父亲的消息,都会无法自拔,难以控制自己的念头。

    即使他极力控制,但他周身还是弥漫着杀气,换作旁人,他早就取之性命!

    只要能救醒父亲,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可能,他都不愿放弃!

    他自私过,早已泥足深陷,不介意再自私一点。

    他眉心紧皱,指尖微微颤抖,周身的杀气让凌凤恍然一惊:“墨凌沣,你……你怎么了?”

    他是要……杀她吗?!

    凌凤心中闪过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念头。

    “你想让我救谁吗?是吗?我的血能解百毒,只要你说,我……”

    “不!他并非中毒,你好好休息,我……我……”

    墨凌沣像是变了一人,站起身来,快速离开房间。

    他刚才的话并未说完,但凌凤听得出来,墨凌沣所说的那人,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重要到他竟然一时间起了杀害她的念头。

    可是,她又深知他不会杀她的,不然也不会一直保护她到现在。

    “我应该怎么安慰他?”

    对他刚才的反应,她并没有一丝责怪。

    出于尊重他,她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追问。

    或许追问之下,他会觉得她烦,更怕自己得到了结果而帮不上什么忙,更加一无是处,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大小姐,老爷和夫人来了。”

    凌小容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向她说道。

    刚才墨凌沣让她避开,她退得远远的,眼见着老爷夫人往这边走来,赶紧向凌凤汇报。

    “知道了。”

    凌凤赶紧擦掉脸上的泪痕,缓了缓情绪,墨凌沣不知到哪儿去了,她得小心应对凌君泽。

    凌小容刚才看到墨凌沣似乎有些生气的离开了,难道是凌凤和他吵架了?凌小容心中疑惑,但是主子的事儿,她只管放在心里猜疑,不能话多。

    原来他就是墨凌沣,这消息已经在府中传开了,府中的下人都私下议论着。

    苏傲雪和凌君泽前来看望凌凤,说着嘘寒问暖的话语,凌凤仅仅是出于敷衍的应对着。

    本就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似乎见惯了凌君泽对她的态度,所以她心里也不会感到有多失望了。

    凌君泽如今才表现出关心她的模样,她只觉得他藏得很深,或许墨凌沣会知道凌君泽为何将她和凌凰区别对待,她找个机会得向墨凌沣打听打听。

    谈及此次在临溪谷中经历的一切,凌君泽言辞恳切的表明要重谢南楚和慕容磷,更不会放过雪倾城。

    这番言辞,凌凤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听听罢了。

    苏傲雪担忧了许久,眼下看到宝贝女儿回到府中,一边问着凌凤的经历,一边哭得泪眼婆娑。

    “娘,您别伤心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了吗?我命好,命中总有贵人相助。”

    凌凤安慰着。

    虽然她对凌君泽有防备心,但是对苏傲雪却没有一点儿防备,认为苏傲雪是真正关心她的。

    虽然苏傲雪是因为原主的原因,以为她真是原来的凌凤,所以才会关心她,但她接受这份关心,而且并不反感。

    “凤儿,我和你爹也是出于无奈,凌沣这孩子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你们虽然早有婚约,但他还是担忧你会对他心生芥蒂,所以才让我和你爹对你隐瞒着他的身份。”

    “他是江湖中人,江湖中的是是非非,你不曾真正知晓,他希望在你心里,他是完美的,所以才拜托我们对你隐瞒。”

    苏傲雪解释着。

    “娘,您这话怎么说?他很完美啊。”

    凌凤不解。

    在她心中,他一直是神一样的人物,虽然人无完人,但在她心中,他很完美。

    苏傲雪微微摇头。

    “这关乎于他的私事,我和你爹也不是很了解,你不如问问他自己吧,如果他愿意对你倾心相诉,他会告诉你的。不过凤儿你放心,凌沣绝对是个好孩子,不然娘又怎放心将你的后半生托付于他?”

    看来,有些事情,苏傲雪和凌君泽也不了解。

    不过凌凤细想之下,更庆幸凌君泽并非十分了解墨凌沣,不然,墨凌沣在他面前,连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凤儿,你是何时识得水性的?”

    凌君泽突然抛出这个问题,凌凤虽然知道此事避无可避,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心里还是难免紧张。

    这个问题,早在她救上官依依那天,回到府中时,凌君泽就已问过,但并没有深究,此时旧事重提,更加说明了凌君泽已经猜忌于她。

    “爹,我自己学的。”

    好牵强的理由,她知道凌君泽没有那么容易唬弄。

    “哦,是谁教你的?还有,我和你娘抚养你十六年,竟不知道你午夜会呈现出假死的状态,这又是怎么回事?”

    苏傲雪闻言,心中猛然一惊,错愕的看着凌君泽,凌君泽微微点了点头。

    凌凤来历不明,眼下,他当面问出这个问题,试探一下凌凤的反应,以静制动,方是上策。

    凌凤背后之人是谁?真正的凌凤又在哪儿?他一定要弄清楚。

    凌君泽想过对她严刑拷打的逼问,但唯恐打草惊蛇,弄巧成拙,既然她要演戏,他就奉陪到底。

    凌凤心中紧绷着的弦突然崩裂,怪不得她最近一直有种强烈的预感,眼下祸事临头,她又该怎样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从秽土转生中复活〕〔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战神归来〕〔娇妻难逃:恶魔总〕〔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我靠算命爆红娱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