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彼岸花飞轻似梦〕〔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国家终于给我分配〕〔从文抄公到全大陆〕〔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重生梦联网〕〔绝代狂兵〕〔在霸总身边尽情撒〕〔魑鱼外传之雾洇鬼〕〔神医痞妃:王妃拽〕〔地球穿越时代〕〔武霸帝尊〕〔巫神创世纪〕〔我的前任是顶流〕〔一剑飞仙〕〔前任遍仙界〕〔贴身狂医混都市〕〔租个男友好过年〕〔极品狂婿〕〔恋战新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红鸾聘 第142章 看到她的脸
    直到入夜之时,墨凌沣还是没有出来,水面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凌凤坐不住了,但府上的佣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连墨小七和程风也不知上哪儿去了。

    原先雪倾城和薛北杰所住的房间已经无人守卫,她走了进去,但发现他们都已经不在房里了。

    墨凌沣什么时候将他们藏起来了?或是已经送他们离开了?不会整个府上只有她和墨凌沣两个人吧?

    阴谋!

    到底有没有必要跳进水里救他?

    “墨凌沣,你再不出来,我就回房睡觉去了。”

    凌凤确定墨凌沣能听得到她说话,但他还是没有出来。

    她盯着水面,跃跃欲试,又怕待会儿人皮面具沾了水,墨凌沣会看到她的面容。

    “傻不拉几的,像个孩子一样。”她嘀咕着。

    她左思右想,还是打消了跳下去救他的念头,他本不需要她救,跳下去就是中了他的圈套。

    还是被他看出来了吗?这张人皮面具,终究瞒不过他,不然,他怎会这样试探她。

    她盯着水面出神,心里乱糟糟的,时间渐渐流逝,水面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四周一片漆黑。

    整个墨府黑漆漆的一片,今夜,朦胧的月光下,还能隐约看到些东西。

    水面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她根本睡不着。直到午夜时分,生命力延续之时,短暂失去了知觉,才不得已闭上了眼睛。

    “真傻,就是你这么傻,才把我也影响得这么傻,傻得越来越不像我了,也或许这才是真实的我,我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你呢?”

    墨凌沣悄然现身,他的衣服上没有一点儿水渍,凌凤去找府上的佣人救他时,他已经游出了水面,回房里换了一身衣服。

    她的警觉力太惊人,所以,他这会儿才现身,将她抱回房里。

    他庆幸她真的在凉亭里观望许久,虽然没有跳下去救他,但她知道她的难处,根本不会计较。

    他这么一试探,当真是胡闹,任性得像个孩子。

    墨凌沣将她抱到房里,点了烛火,霎时间,房间里一片通明,他轻轻揭下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

    目之所及,触目惊心……

    她的整张脸上,皮肤无一处完好。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心里无法淡定。

    这张人皮面具,比一般的人皮面具做得厚些,不然,戴上了也会有痕迹,根本掩不住她脸上这些伤口。

    他努力静下心,研究着她脸上的伤。这么看来,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成这样的。

    他不怕这张脸,只为她心疼。

    他脑海中回忆着毕生所学,在记忆中寻找着为她治伤的方法。

    这些陈年旧伤,时日已久,他没有得到凌凤的确切回答,根本无法对症医治。

    而她,根本不会告诉他。

    墨凌沣只能自己试试,药物种类繁多,他会制毒,也会治药,就不信这世上没有一种方法能治好她脸上的伤。

    他无法救醒墨浩天,已经成为了他最大的遗憾,如今,他穷尽一生,也不愿让遗憾再增加一些。

    他估计着时间,在凌凤恢复意识之前,再次为她戴上了面具,夜色深沉,夜里,凉亭里太冷,他不可能再将她送回去。

    遂点了她的睡穴,让她能睡得安稳些。

    唯恐她发现他在捉弄她,唯恐她发现他已经看到了她真实的模样,大不了,天亮了又将她抱回去就行。

    她若知道了今夜他瞧见了她的这副容貌,定会伤心的。

    他心里有她,就不会让她伤心。

    “好好睡吧,我会治好你的。”墨凌沣低语着,心情无比沉重。

    今夜,他是在丹房里度过的,彻夜不眠的调制着治伤的良药,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凌凤脸上的伤情。

    天色大亮时,他将凌凤抱回凉亭,没有他的命令,府里的其他人都不会在他们的面前出现。

    做戏就要做全套,自己挖的坑,总是要填完的。他又换回昨天那套衣服,潜入池中。

    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晨风拂过,凌凤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被惊醒了。

    “墨凌沣,你怎么还不出来?”

    凌凤一面寻思着自己竟然真的在凉亭里睡了一夜,真是难得,墨凌沣再胡闹下去,今夜,她可不会再在这儿睡着了,挺冷。

    哗啦一声水响,墨凌沣从睡滴飞身而出,溅起一连串的水花,凌凤赶紧躲远了些。

    “你还真能折腾。”

    “没你能折腾。”墨凌沣冷不丁的回了一句。

    凌凤听着他声音有些沙哑,细细打量着他,发现他满脸倦容,也是,在水池里怎么睡觉?

    “瞎折腾什么?会生病的。”

    “我哪儿知道你真的那么铁石心肠,真的不救我,原本,我还抱有那么一点点希望。”

    墨凌沣坏笑着调侃道。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你脑门被门挤了,我可不瞎掺和。”

    “是不是怕看到我的尸体浮出水面?”

    墨凌沣止住笑容,认真的问道。

    “不会,你要是这么容易被淹死,那九真是江湖上的谜题了,墨凌沣在自己府上跳湖自尽?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的故事呢。”

    “记得给我银子,你不给银子,就别想走,我也不会告诉你薛北杰和雪倾城的下落。”

    “银子?”

    凌凤纳闷了,一睡醒就有人找她要银子,敲诈勒索?

    “昨晚你又在我府上睡了一夜,要交房钱的。”

    墨凌沣解释道。

    “我睡的是房间吗?”凌凤反驳道,她明明是在凉亭里睡了一夜,也要付银子?

    “我府中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我的,包括你……”

    “闭嘴!”

    “包括你也要付银子。”墨凌沣坏笑着继续说道。

    “懒得理你,我走了。就算你把雪倾城和薛北杰藏起来,也威胁不到我,他们自有他们的造化,事到如今,我有心无力。”

    凌凤回房取剑,墨凌沣也没有阻拦她。

    凌凤回房中拿了剑,转过身,墨凌沣已经站在她房门口,堵住了她的去路。

    “你这是欺负我现在没法儿使用幻形术是不是?”

    “嗯。”墨凌沣点了点头,答道。

    “我说过你不能走,你就不能走,若是你要动武,欺负我这么一个受了伤的人,那我也没办法。”

    墨凌沣认真的说道。

    记住手机版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从秽土转生中复活〕〔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战神归来〕〔娇妻难逃:恶魔总〕〔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我靠算命爆红娱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