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彼岸花飞轻似梦〕〔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国家终于给我分配〕〔从文抄公到全大陆〕〔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重生梦联网〕〔绝代狂兵〕〔在霸总身边尽情撒〕〔魑鱼外传之雾洇鬼〕〔神医痞妃:王妃拽〕〔地球穿越时代〕〔武霸帝尊〕〔巫神创世纪〕〔我的前任是顶流〕〔一剑飞仙〕〔前任遍仙界〕〔贴身狂医混都市〕〔租个男友好过年〕〔极品狂婿〕〔恋战新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红鸾聘 第160章 还要给她送药
    语音刚落,她目光瞬间变得犀利,如同鬼魅般,影穿梭在十几个暗卫们之间。

    屋内本就光线昏暗,她的速度更是让人避无可避,接二连三的点了暗卫们的大,特意避开了墨七,程风以及南楚。

    程风和南楚,墨七眼见着暗卫们被点了,压根就动弹不得,方才还大放厥词,此刻手中拿着剑却无法伤得凌凤分毫。

    “杀我呀,我就在你们面前,怎么不动手了?”她好整以暇的坐在房中,环视着周围的暗卫们。

    “看在你们追随墨凌沣多年的份儿上,我这次就放过你们,你们终究是他的后盾,伤了你们,就等同于折了他的羽翼,这点儿退路,我终究还是会给他留着的。”

    “不过本姑娘可不是能随便欺负的,你们都是局外人,本姑娘可没碍着你们什么事儿,看我不顺眼,我就偏偏让你们越看越不顺眼,来杀我呀。”

    暗卫们动也不能动,恨得牙痒痒,接下来凌凤的一句话,更是让他们怒不可遏。

    “若是以后再找我麻烦,我直接用你们手上的剑,抹了你们脖子,不信的话,尽管试试,我保证你们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语落,她将墨凌沣枕边的信交到南楚手中,南楚不明所以的接下,还未等他开口问,凌凤就先解释了。

    “南楚,把这封信交给墨凌沣,这儿被这群人一搅和,乌烟瘴气的,指不定这信会不会被旁人看了去,还是交到你手里稳妥些。”

    凌凤信得过南楚,南楚绝对不会偷看她黑墨凌沣的信,退一步来讲,她信上就那么两段话,被人看了去,也无关紧要的。

    “凌姑娘若有要事与少主商议,可在府中稍候。”

    程风道。

    “不必了,没什么好商议的,将信交给他就行。我了解你们,你们并不会存心找我的麻烦,只是这帮暗卫太固执了些,你们担心我的安全,所以才一并前来的。”

    凌凤真是善解人意,墨七言又止,今,慕容清荷和墨凌沣外出遇袭,此刻,慕容清荷还在房中休养。

    墨凌沣受了些轻伤,但带着伤,依旧火急火燎的往外赶,直到此刻还不见回来。

    墨七心中有几分猜疑,凌凤意与墨府划清界限,这会儿却只前来,事出蹊跷,她会不会知道墨凌沣眼下处何地?

    想到这儿,墨七更不知自己到底该不该问,能不能问。

    “凌姑娘,可否借一步话?”

    南楚,程风和墨七一样心疑,更想知道墨凌沣的下落。程风和墨七对视一眼,多年的默契已让他们彼此会意了心中的猜想。

    眼下人多眼杂,南楚率先开了口。

    “叙旧的话大可不必,往事如烟,放在心里就行,多无益。”凌凤道。

    关键是她得回去睡觉了,不然到了半夜,生命力延续之时,短暂失去意识,在这种况下,会很麻烦。

    凌凤完,瞬间消失不见。

    “哎!”

    墨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只期盼着墨凌沣平安无事的回来。

    月光如水,一蓝衣男子骑马飞奔在林间道上,腰间已经弥漫开一片黑色血迹。

    沿途颠簸,致使他腰间的伤口血液畅涌,马背上也被染上了血迹。

    直到意识模糊时,他子向右一倾,从马背上坠下。这匹良驹已已经伴随他多年,早已有了感。

    动物都是有灵的,马儿发觉墨凌沣坠马,嘶鸣一声,赶紧回去查看主人的伤势。

    “好马儿……”墨凌沣躺在路中间,意识渐渐模糊,虚弱的念着,看着马儿绕着他走了几圈,又跑开了。

    他拿起上的匕首,又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刀,疼痛感让他已经的意识瞬间又紧绷起来。

    今,他和慕容清荷遭到宁王设下的埋伏,与数十个暗卫厮杀,暗卫们的剑上都淬有剧毒,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已经尽可能的保护慕容清荷,但慕容清荷还是受了伤,幸好及时服下了解药,被他送回墨府中养伤。

    在墨府中久住的几个大夫已经对这类况见怪不怪了,还没等他们为墨凌沣包扎伤口,只见墨凌沣进了丹房,不知取了什么东西,又火急火燎离开了。

    他们连为他把脉的机会都没有。

    “能为你研制出伤药,我终究安心了一些,我还要活着,下次……才能继续给你送丹药,凤儿,我答应过你的,等你将那瓶丹药服用完了之后,我还会继续……给你送去。”

    要治好她脸上的伤,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儿,按墨凌沣估计,至少得大半年。

    仅仅为了这个原因,他就在心里一遍遍告诫着自己,必须活着,不然,以后谁给凌凤送药?

    墨凌沣原先制有专门针对暗卫们剑上之毒所用的解药,但今,他喂给慕容清荷服下的就是最后一粒。

    这种解药很难制成,由于暗卫们每次淬的毒都不一样,解药也就不一样,墨凌沣**的解药也就不多。

    他竭力爬到了一旁,背靠大树,勉强使自己不倒下,又用匕首割开自己腰间的衣服,随着他的每一次移动,牵动着伤口,黑色血液涌得更欢,疼得他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心翼翼的将伤口处早已被毒侵蚀的血一点点剥离。

    月光下,他孤立无援,没有服下解药,毒蔓延得更快,他必须趁着自己还有一点儿意识的时候,把自己的死亡几率尽可能降低。

    这种自己割自救的事,他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伤在背后的,他都是自己反手处理的,但这一次比以往更为艰险。

    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他疼得浑颤抖,手心里早已布满冷汗,意识几度模糊之际,险些连匕首都握不住。

    “凤儿,我会再为你送解药的,我……答应过你的。”

    他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着,吉利着自己不能倒下,一倒下,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若是握不住匕首,无法自行处理伤口,那么,他无疑是自己自取灭亡。

    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缓慢,每次坚持不住时,又靠着顽强的意志力,使自己坚持下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从秽土转生中复活〕〔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战神归来〕〔娇妻难逃:恶魔总〕〔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我靠算命爆红娱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