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究竟是不是她?
    </br>藤原优缓缓睁开眼,看着被夕阳染得微醺的天花板。</br></br>情绪值用完之后,梦境就结束了,他被强制退了出来。</br></br>虽然梦境结束的副作用已经很小了,但此刻藤原优还是忍不住干呕。</br></br>四肢发麻,头皮一股股凉意渗过,心脏恍若从山崖坠落一般,充满无助。</br></br>之前,游戏提醒过,梦境的推演,有未来的痕迹。</br></br>所以,梦境只是预兆,不是未来。</br></br>并不是真的!</br></br>藤原优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安心。</br></br>现实也是如此,如果每天担忧会不会被高空坠物砸死,岂不是不能出门了?</br></br>想到这里,他突然注意到,自己被梦境影响了。</br></br>藤原优撑着床垫站起来,走到窗边,呼吸新鲜的空气。</br></br>对星野礼奈的特殊关心,对未来的担忧,这不都是梦境的副作用?</br></br>梦境之前,他和星野礼奈接触,心中突然涌现一股抑制不住的情感,这绝不正常。</br></br>这候 zc wx8.c om 章汜。娇小、聪明、和他一起生活,这些因素连在一起,似乎都在指向那个答案。</br></br>这些特征,好像都和星野礼奈吻合了。</br></br>藤原优心底发凉。</br></br>如果真是如此,未来的他是喜欢妹妹的变态?!</br></br>藤原优咬咬牙,打开房门走出去。</br></br>一切都在向星野礼奈靠拢,但是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性格!</br></br>一个人的外表都可以改变,唯有从出生开始塑造的内在,最难改变。</br></br>从星野礼奈间的第一面开始,她就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性格;</br></br>梦境中的“她”雷厉风行,有本质的区别。</br></br>这也是唯一的不同,最重要的地方。</br></br>而且,梦境里,“她”很喜欢辱骂他。</br></br>试着刺激星野礼奈,看看和梦境中的“她”有没有不同。</br></br>验证一下。</br></br>他走到妹妹门前,上面已经挂上了门牌,牌面是一个可爱的粉色小熊,写着「星野」。</br></br>咚咚咚——!</br></br>敲三下门。</br></br>门悄悄打开,就像悄悄打开的水蜜桃,里面是甜蜜的果肉,和粉色的果籽。</br></br>星野礼奈钻出一个小脑袋,因为身高差距,仰视他:</br></br>“优……有什么事嘛?”</br></br>正调查轻小说文库市场呢,他怎么突然来了?星野礼奈心中疑惑。</br></br>难道是发现她的伪装了?</br></br>不行,将本性露给他,相当于脱光衣服,每一寸肌肤、毛发被注视,没有一丝底牌了。</br></br>必须伪装!</br></br>想到这里,星野礼奈缩了缩脖子,眼眸汇聚泪水:“优……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对不起……”</br></br>……看到这样的眼神,就忍不住想道歉!</br></br>“不不不,你没做错事!”藤原优手忙脚乱地说,“我想问你喜欢吃什么,一会儿我做晚饭!”</br></br>“我、我喜欢吃拉丝虾球。”这不是值得隐瞒的东西,星野礼奈如实告诉他。</br></br>“虾球?”</br></br>“唔……很奇怪吗?”星野礼奈眼中又溢满泪光。</br></br>293063229306/br></br>“这……”</br></br>星野礼奈脸腾地一下红了脸,脑袋缩进房间,露出一双奈良鹿般的眼眸,小心翼翼地望着他,仿佛绵羊看到了大灰狼。</br></br>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br></br>爸爸说藤原优很可靠,为什么他说这么轻浮的话?</br></br>看来,关于藤原优,还需要重新考察,以前获得的信息,不值得信任。</br></br>星野礼奈心中开始算计。</br></br>藤原优见她眼神飘忽,瞳孔不再聚焦,以为她被自己吓到了,联想到了早上的事,心中陷入恐惧。</br></br>内心突然传来一股愧疚,藤原优急忙说:“我去准备晚饭,做好了叫你,礼奈遇到麻烦叫我就行。”</br></br>说罢,也不管她有没有听清楚,藤原优自顾自地走进厨房,叮叮当当的做起饭来。</br></br>虽然楼下就是餐馆,但他平时也会做一些饭,不麻烦春川大叔。</br></br>拉丝虾球……嗯,应该是这样做。</br></br>他拿起一旁的土豆。</br></br>……</br></br>关于这场晚饭,星野礼奈吃完,第一时间就捂住嘴,面色难看,弯着腰,跑进洗手间了。</br></br>顾不得平时柔柔弱弱的形象,她现在非常急迫。</br></br>藤原优看着她匆忙钻进洗手间的背影,悄悄在心里舒了口气。</br></br>如果是“她”,吃到难吃的食物,早就破口大骂了,尤其是这食物是他做的。</br></br>所以,妹妹不是“她”。</br></br>不是妹妹就好,不然藤原优不知道怎面对她了。</br></br>饭后,藤原优收拾餐具;</br></br>星野礼奈身体不舒服,回房间休息。</br></br>房间内,星野礼奈捂着肚子,躺在床上。她佝偻着身子,细小的肩膀轻轻颤抖,床单被弄出一圈圈褶皱,肚子一阵抽搐,就像有一根圆棍,连续不断地捅她的胃一样。</br></br>她额头渗出冷汗,白皙的肌肤盖了一层薄汗,整个房间内散发一股美妙的花香。</br></br>星野礼奈意识模糊,不断抵御着胃内的疼痛,嘴里喃喃道:</br></br>“藤原优……该死的家伙……这么难吃的东西……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呵呵……”</br></br>她何曾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br></br>虾球成碳球、金色的拉丝味道就像地下的泔水,洗了洗,重新放在油锅里炒。</br></br>从某种意义上说,藤原优这个人,真正印在她记忆里了。</br></br>……</br></br>晚上,下班、放学时间,一楼餐馆陷入忙碌。</br></br>藤原优收拾好餐具,下楼帮忙。</br></br>其实,这应该算打工抵押房租。</br></br>餐馆每到人流繁多的时候,他就会下楼充当临时服务员,报答春川一家给自己廉价的房租。</br></br>晚上十一点半,人流渐渐散去,下班的社畜、聚会的学生纷纷离开。</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br></br>藤原优和春川音雨收拾餐具,端到后厨洗碗。</br></br>“呲呲~优君,过来一下!”春川音雨扒着门框,对正在后厨洗碗的藤原优说。</br></br>“怎么了?”藤原优转过身走过去,湿哒哒的手随便往围裙上一抹,</br></br>“那边,有一个客人,我不想去送饭,优君能去送一下吗?”</br></br>春川音雨指向门口处,穿着破烂衣服,趴在桌子上的背影。</br></br>他视线望过去,看骨骼规模,应该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br></br>“为什么不想?”藤原优疑惑地问,接过餐盘。</br></br>餐盘里,是简简单单一份蛋炒饭,每加火腿肠。</br></br>藤原优看了一眼蛋炒饭,大概了解到了中年女人的经济拮据了。293063229306</br></br>一般来说,春川家的餐馆,蛋炒饭都会加火腿肠。</br></br>也可以不要,和春川大叔说一声就好,价格便宜大概40円。</br></br>但大部分人都不会提出这个要求,一方面是面子问题,岛国是氛围社会;这候 章汜</br></br>另一方面,40円而已,就是一根普通铅笔的价格,没必要节省。</br></br>“她太脏了,而且味道好难闻,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一样,看起来好可怕。”春川音雨一边小声说,一边瞥向餐馆里的女人,生怕女人听到她说的话。</br></br>藤原优听完解释,无奈地摇摇头,端着餐盘,很正常的给中年女人送餐,然后又返回来。</br></br>春川音雨如释重负。</br></br>“春川,你听过一句话吗?”藤原优想了想说。</br></br>“什么话?”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那不是丑陋的问题,而是女人不幸人生的扭曲所带来的丑陋。」”</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