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神级狂兵〕〔武谪仙〕〔我与我的江湖酒馆〕〔大秦开局时间倒退〕〔太子妃她命中带煞〕〔从精神病院走出的〕〔三国从救曹操老爹〕〔木叶寒风〕〔哥哥们重生后把我〕〔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海贼之祸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宋缔〕〔开局就是不死血脉〕〔从港综位面开始〕〔斗罗之终焉龙神〕〔战争从亮剑开始〕〔DC家的骑士〕〔从斗破开始召唤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怪你过分美丽 chapter039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程娆抬起头来看过去。

    看到来人后,她略微愣了一下。面前站着的,是萧野大学时代的好朋友——秦子阳。

    秦子阳跟萧野大学时代是同一个寝室的,所以跟萧野谈恋爱的时候,程娆也没少跟秦子阳接触。

    后来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也就没怎么联系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秦子阳似乎不是洛城本地人。

    “啊,秦子阳,真巧。”因为秦子阳是我萧野的朋友,所以程娆对他的态度还算可以。

    “你也来吃饭么。”秦子阳摸了摸鼻尖,“要不咱俩拼一桌吧,正好我也一个人,我请你吃!”

    程娆想了想,她跟秦子阳也算是朋友,这么多年没见面了,一起吃顿饭也没有什么问题。

    正好这个时候,那边叫号叫到了程娆,程娆看了一眼手里的单子,对秦子阳说:“走吧。”

    接着,程娆和秦子阳一块儿走进了烤肉店里。

    坐下来点完餐之后,秦子阳就一直在观察程娆的表情,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程娆看他想说话又说不出的样子,便询问他:“你想问什么?”

    “萧野的事儿,你……”秦子阳说了一半,到底还是不忍心把话都说完。

    萧野的事儿他是有听说的,当时刚听说的时候他也惊讶得不行,甚至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但事实摆在眼前,当大学时代的辅导员把萧野去世的消息在班群里公布的时候,秦子阳是真的被吓到了。

    萧野毕业之后去了非洲那边做志愿者,其实他们学校不少人都去了,虽然有风险,但大家基本上都能平安回来。

    谁都没想到,萧野会出这样的意外——程娆知道秦子阳要说什么。

    其实萧野去世这么长时间了,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且她也知道秦子阳并没有恶意。

    “没事,都过去了。”程娆淡淡地抛出一句话,不知道是在劝服他,还是在劝服自己。

    “那你现在呢,在做什么工作?”秦子阳顺嘴问了一句,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他又停顿了一下,“呃,有再找男朋友吗?”

    “没有。”程娆直接略过了秦子阳前面的那个问题。

    听到程娆这么说,秦子阳的眼睛稍微亮了亮。

    没有找男朋友——

    那就说明,他应该是有机会的?

    当然,这个念头秦子阳不会在现在表现出来的。

    程娆性子冷,这点他很早前就知道。

    当初她跟萧野谈恋爱的时候,跟他们一块儿出来玩,基本上就不说话。

    也只有对着萧野的时候,才会稍微温柔一点。

    但是男人都有一个特点吧,很容易被这种看着很高冷的女性吸引注意力。

    秦子阳当时就挺关注程娆的,但是程娆那会儿跟萧野感情那么好,他对程娆也就仅限于关注,并没有动过什么念头。

    但是现在,情况明显不一样了。

    萧野不在了,程娆还是单身,他对程娆有意思的话,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她。

    不过前提还是要考虑一下她的意愿。

    **

    程娆这个人一向没什么话,吃饭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是秦子阳在说。

    秦子阳说他毕业之后考了公职,然后岗位调动来了洛城。

    他说,程娆就很安静地听着,然后一顿饭差不多就这么结束了。

    吃完饭之后,秦子阳很主动地结了账,程娆也没跟他抢单,本来在外面的时候就说了这单是他请,抢来抢去没意思。

    从餐厅出来之后,秦子阳问程娆:“再出去走走?”

    “嗯,也行。”程娆想了想,反正她也不想回家,那就在外面多耗一会儿吧。

    于是就答应了秦子阳的这个要求,两个人开始在市中心压马路。

    刚走了几步,突然一个小孩子冲上来撞了秦子阳。

    孩子突然出现,程娆被吓了一跳。

    不过秦子阳反应还算快,及时地拉住了那个孩子。

    程娆刚回过神来准备看那个孩子怎么回事儿,就率先看到了站在面前的一对男女。

    她很想抬起头来问问老天爷——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狗血的事儿吗?

    或者说,能不能不要再给她生活里泼狗血了?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走路太着急了……”夏悠跑上来将旗旗抱起来,然后看向秦子阳,和秦子阳道歉。

    秦子阳当然是不会和孩子计较的,他摆了摆手:“不要紧。”

    程娆站在秦子阳旁边,一句话都没说。

    尉赤就在她斜对面站着,他这么跟夏悠站在一起的时候,还挺般配的。

    不得不说,尉赤还是适合这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啊。

    和程娆一样,尉赤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程娆。

    而且,程娆身边还又多了一个男人。

    ——没错,是又。

    从他们两个人认识到现在,他在她身边见过太多男人了。

    之前那个跟她一起待在msf组织的医生,然后是江枫,接着是荣光,现在又是一个。

    她这勾搭男人的手段倒是挺高明的。

    尉赤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夏悠和秦子阳道完歉之后,才认出程娆。

    因为上次跟程娆一起吃过饭,夏悠对她还是有印象的。

    不过上一次,程娆是跟荣光相亲。

    这回看她身边站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应该是新的发展对象?

    这倒也不稀奇,主要是荣光那样的,相亲可能也就是走个过场。

    夏悠和程娆的视线对在一起之后,冲程娆笑了一下。

    她是个非常识趣的人,这种时候自然不会把自己和程娆认识这件事儿表现出来。

    “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哈。”夏悠再次道歉,说完之后就抱着旗旗走到了尉赤的面前。

    “大哥,我们走吧。”尉赤之前一直在盯着程娆看,听到夏悠这句话之后才回过神来。

    他收回视线来,朝夏悠点了点头。

    “嗯,走吧。”

    接着,两个人转身离开。

    程娆盯着他们两个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有点走神。

    旁边秦子阳发现了程娆在走神,抬起手来在她眼前晃动了一下:“程娆?”

    “没事,走吧。”程娆迅速收回了视线。

    ………

    从程娆那边转身离开之后,尉赤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他这个动作正好落在了夏悠的眼底。

    夏悠看到尉赤这么看之后,笑着说:“是上次跟荣光相亲的那个姑娘呢。”

    尉赤收回视线,“嗯”了一声,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夏悠继续道:“不过看来荣光短时间内还是收不了心啊,我觉得这个姑娘挺好的,清清秀秀的,就是话不太多,不过也算是跟荣光互补了。”

    夏悠跟他们这群人关系都不错,荣光年龄比她小一些,夏悠一直都是把他当弟弟,所以对他的事儿会比较关心。

    对于夏悠的评价,尉赤也没说什么,他扫了一眼旗旗,很快转移话题。

    “午饭吃什么?”

    “就去吃面条吧!”夏悠笑着说,“旗旗比较爱吃面条。”

    “好。”尉赤点点头。

    **

    程娆跟秦子阳在外头压马路,一边走路一边聊天。

    差不多走了四十多分钟,程娆就跟秦子阳道别,准备回家了。

    程娆刚刚来到停车场、上车,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听到手机的震动声,程娆下意识地以为是黄萍打来的电话,所以马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她的交友圈子窄,知道她联系方式的人也不多,这种时候最可能给她打电话的人就是黄萍。

    但是,拿起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上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程娆蹙眉,她本身是不会接陌生号码来电的,但是这一次,鬼使神差地竟然接起来了。

    程娆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起来之后,没有说话,直到对方先开口。

    “在哪里?”听到这个声音,程娆马上意识到了对方是谁。

    她抿了一下嘴唇,“我在车上,怎么。”

    尉赤:“你车在哪里,我去找你。”

    “……不用吧。”程娆说,“我要回家了。”

    尉赤听到程娆拒绝的话,心里一阵窝火,“怎么,又换新男人了?”

    尉赤这话夹枪带棒的,程娆听完之后不由得蹙眉:“你犯什么病。”

    尉赤咬了咬牙:“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程娆觉得尉赤这么问挺无聊的,起码在她看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没到这一步。

    “他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和尉赤比起来,程娆的声音显得非常地冷静。

    “一天不找男人你就不舒服?”尉赤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这么想男人你他妈怎么不直接来找我。”

    程娆觉得尉赤的逻辑有些可笑。

    当然,她也没打算跟他辩论,这种无意义的争吵对她来说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她直接选择了挂电话。

    结束争吵,这是最好的选择。

    尉赤这辈子第一次被女人挂电话。

    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忙音,尉赤咬着牙,紧紧地捏着手机,几乎要把手机给捏碎了。

    他真的从来没见过这种女人,她要多少男人才够?

    想着她刚才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时候的画面,尉赤就一阵窝火。

    他从来没有因为女人的事儿牵动过这么大的情绪,也就是她,有本事让他这样子。

    尉赤捏着手机调整了一会儿呼吸,然后再一次拨出程娆的电话。

    ………

    程娆原本都准备发动车子了,结果手机又响起来了。

    她低头一看,还是尉赤的电话。

    她真的不明白,他这样反反复复是在闹什么。

    程娆自然是不会接电话的。她直接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扔到了一边,发动了车子。

    于是乎,尉赤后来打的几通电话都没得到任何回应。

    这样反复持续了五六次吧,尉赤终于失去了耐心,没有再继续给她打电话。

    但是他还是不甘心,停止打电话之后,给程娆发了一条短信:我看你是不想要手链了。

    **

    程娆是回到家里之后才收到这条短信的,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卧室了。

    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就瞧见了这条威胁意味十足的短信。

    看到短信之后,程娆当即皱眉,脸色瞬间凝重。

    她直接回拨了尉赤的电话。尉赤那边接听电话的速度倒是挺快的。

    这一次程娆没端着,电话刚接通,就迫不及待地问他:“你想怎么样?”

    尉赤那边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你在哪里。”

    程娆:“我在我家。”

    尉赤:“出来。”

    程娆:“我已经准备休息了。”

    尉赤:“手链不想要了。”

    程娆:“……去哪里?”

    她讨厌被尉赤这样威胁,但是面对他的威胁又没有任何办法。

    谁让她有把柄在他手上呢。

    尉赤:“去我公寓。”

    程娆下意识地就想拒绝,但是想了想,现在确实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于是乎,程娆强压下怒气,同意了——

    “好,知道了。”虽然已经强压着自己的脾气了,但是字里行间还能听出来她的不情愿。

    尉赤似乎是存心和她作对,继续道:“我要吃北店时代楼下的糖炒栗子,买一袋过来。”

    程娆:“……”

    他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了?

    保姆?

    还是能陪睡那种……

    程娆没被人这样颐指气使过,很想骂人。

    半天没等到程娆回应,尉赤便追问:“你怎么?有问题?”

    程娆咬了咬牙,“没问题。”

    好不容易挤出这三个字,程娆懒得再跟尉赤废话,说完这句话之后,把电话挂断了。

    尉赤:“……”

    **

    四十分钟以后,程娆拎着买好糖炒栗子站在了尉赤的公寓门口,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半。

    程娆正要抬起手来敲门,面前的门已经打开了。

    她抬眸扫了一眼尉赤,将手里的栗子递给他。

    尉赤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表情里隐约带着不满。

    尉赤:“怎么凉了?”

    程娆压了压怒气,“大夏天,没几个人会吃这么补的东西。”

    “补?”尉赤失笑,“补哪里?”

    他一边说,一边将她拽进了客厅。

    程娆收回手来,笑了笑,不经意地开口:“板栗补肾,这点常识你都没有?”

    ——补肾。

    尉赤听到这个词之后,马上眯起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程娆:“没意思。就那么一说。”

    尉赤听完之后发出一声嘲讽的笑,“哦,我以为你是在故意刺激我,让我现在脱裤子跟你证明一下我到底肾没肾虚呢。”

    程娆:“……”

    衣冠禽兽这种词儿,大概就是来形容他的吧。

    尉赤这人还真是,表面上瞧着是挺正经,骨子里风骚得很。

    这是程娆这段时间跟他接触下来,最大的感触。

    碰上这种,程娆索性就没接话。

    接了就是没完没了的荤话,她现在可懒得跟他说。

    尉赤见程娆不接话,也知道她是不太想讨论这个问题了。

    于是乎,他将话题回归到了正轨。

    尉赤上下打量了一下程娆的装束,一条素色的长款连衣裙,下面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连衣裙松松垮垮的,看着很随意。

    但就是这种衣服,竟然都能被她穿出来几分媚态。

    尉赤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办法正常审视她,还是因为她身上本来就带着勾男人的气质,反正……嗯,看得人心猿意马的。

    然后尉赤又想起来她先前跟那个不认识的男人说说笑笑的场景,表情马上严肃了起来。

    尉赤迈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老实说,程娆并不喜欢这样的动作。

    她不是那种渴望被征服的女人。

    在一段关系里,她更喜欢当主导者。

    所以,尉赤做出这个动作之后,程娆下意识地就要动手去拍他的手。

    但尉赤是谁啊,当兵的,反应速度别提有多快了。

    她手刚抬起来,就被他扼住了手腕。

    程娆:“……”

    尉赤盯着她的眼睛,粗声粗气的,“那男的是谁?”

    程娆:“什么男的?”

    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尉赤问的是谁。

    尉赤:“就刚才那个。”

    程娆:“……”

    这下她明白了,尉赤说的是秦子阳。

    程娆感觉自己完全没必要跟他解释这个啊。

    且不说他们两个人没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她也不喜欢对方窥探她的隐私。

    程娆不说话,在尉赤看来就是心虚了。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的回应,尉赤冷笑:“你是不是一天没男人就不行?”

    莫名其妙的羞辱。

    这话程娆不止一次从尉赤口中听到过了,之前她没什么感觉,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

    “跟你有关系?”程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别以为跟我睡过几次就能管我。”

    尉赤:“你他妈——”

    尉赤被程娆气到了,刚开口说了三个字,就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

    电话铃声响起之后尉赤冷静了不少,他松开程娆,走到茶几前拿起手机。

    电话是夏悠来的。

    一般情况下夏悠来电话都是有急事儿,所以尉赤当即就接起了电话。

    尉赤:“什么事?”

    夏悠:“大哥,尉帜的戒指……是不是在你那边?”

    这个问题,夏悠问得小心翼翼的。

    仔细听,声音里还带了几分颤抖。

    她这么一问,尉赤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嗯,应该在保险柜里。”他随口应了一句。

    “可以把戒指给我吗?”沉默了几秒钟,夏悠才问出这个问题。

    怕尉赤误会,夏悠继续解释:“戒指是情侣对戒,我想把他的那一枚带在身边——”

    夏悠对尉帜情深义重,会有这样的想法一点儿都不过分。

    尉赤思考片刻后便答应下来,“嗯,可以。”

    电话那边,夏悠听到尉赤的这个回复之后,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什么希望的曙光。

    但是,接下来尉赤说出来的话,却让她的目光再次黯淡下去。

    尉赤扫了一眼卧室的方向,说:“保险柜的钥匙暂时找不到了,等我找到钥匙之后再把东西给你。”

    保险柜的钥匙找不到了?

    他虽这么说,但夏悠是不信的。

    她和尉赤也认识这么多年了,尉赤从来不是做事儿没计划的人。

    难不成……他是开始怀疑她了?

    也不应该。

    因为她一直都没做过什么让人怀疑的事儿。

    但是尉赤这么说,夏悠也没办法再追问,只好答应:“好,那我等你找到钥匙再说。”

    停顿了一下,夏悠和尉赤道别:“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

    “嗯,晚安。”和夏悠说完话,尉赤便挂断了电话。

    尉赤接电话的时候程娆就在边儿上站着,听筒的声音不小,她能听到对面女人的声音,但是具体内容没太听明白。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尉赤跟对方说话的时候还挺温柔的。

    程娆随便猜了一下,应该就是之前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吧。

    那女人喊他大哥,不过他们两个人具体什么关系,程娆也不太清楚。

    当然,她对这个也没特别大的兴趣。

    “你还有事么。”程娆淡淡地扫了尉赤一眼,“没事我走了。”

    尉赤:“站住。”

    程娆:“有事就说事,不要浪费时间。”

    尉赤:“你他妈是不是忘了我们现在什么关系?”

    尉赤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怨气有多重。

    他自己没意识到,但是程娆意识到了。

    程娆觉得他这样子挺好笑的:“我们什么关系?”

    尉赤:“……”

    妈的,被问住了。

    见他不说话,程娆继续:“充其量只是睡过几次,可能你思想太保守了,我们这样的关系真的没必要去干涉对方的私生活。”

    尉赤:“……你是这么想的?”

    程娆:“不然呢?你是觉得上几次床就要对彼此负责了?”

    说完这句,她笑了一下,声音里带了几分不屑,“那你还真是想太多。”

    尉赤发觉自己很不喜欢她嘲讽的笑。

    被激怒了,直接抓住她的手腕将她锁到了怀里。

    动作来得突然,程娆一个趔趄,直接撞到了他的身上。

    抬头的时候,正好在撞上了尉赤的下巴。

    程娆脑袋都被撞疼了,尉赤却还是无动于衷。

    “老子不喜欢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尉赤低头看着她,“你他妈收敛一点。”

    程娆:“……”

    他可真是个神经病。

    程娆不想搭理他,也不想跟他吵架。

    本来以为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但尉赤竟然还是不依不饶的:“说话。”

    程娆:“说什么?”

    尉赤:“说你不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程娆:“你管太多了。”

    尉赤:“我就是要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初笺〕〔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