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神级狂兵〕〔武谪仙〕〔我与我的江湖酒馆〕〔大秦开局时间倒退〕〔太子妃她命中带煞〕〔从精神病院走出的〕〔三国从救曹操老爹〕〔木叶寒风〕〔哥哥们重生后把我〕〔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海贼之祸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宋缔〕〔开局就是不死血脉〕〔从港综位面开始〕〔斗罗之终焉龙神〕〔战争从亮剑开始〕〔DC家的骑士〕〔从斗破开始召唤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怪你过分美丽 chapter070
    黄萍回头看向了乔如章,“我现在必须回去了,不然她会怀疑的……”

    说到这里,黄萍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帽子,“我的假发呢,你拿给我,我们回国。”

    乔如章没动静。

    他盯着黄萍看了一会儿,然后问她:“你打算一直瞒着孩子你的病情吗?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告诉她,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不能还是把她当成小孩。”

    “不用让她知道,我已经决定了,先回国,回国我也可以一边化疗一边工作——”黄萍的态度已经很坚决了。

    乔如章听完黄萍的话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了解黄萍的个性,说是要做的事情,一刻都不能等。看她这样子,俨然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回去了。

    劝也没有用。

    所以,乔如章只能由着她。

    **

    从公司出来之后,程娆去了一趟萧家。

    上次她去海地之间,萧家就搬家了,程娆这次直接去了他们租的房子里。

    程娆过去的时候,萧母和萧麓两个人还在家里收拾。

    搬家之后的收拾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没有一两个月,是没办法把东西都归整好的。

    “娆娆来了啊,午饭在这边吃吧!”萧母热情地招待着她。

    程娆闻言点了点头。

    “嫂子,这好像是我哥的相册,我之前都没见过哎,你要不要看看?”萧麓拿着一本相册递到了程娆手里。

    正好,她们母女两个人今天在收拾萧野的东西。

    新租的房子也是三室一厅,虽然萧野人不在了,但是他们仍然空出了一个卧室专门放萧野的东西。

    萧野生前喜欢弹吉他,他的卧室里放着一把吉他,还有一些摇滚乐的cd,一摞一摞的,书架上被摆得很满。

    程娆本以为自己对萧野的东西已经了如指掌,但是看到这本相册的时候,多少还是愣了一下——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程娆从萧麓手中接过相册,打开之后,在相册里看到了他和一个中年男人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看起来是在沙漠里,四周荒无人烟的。

    照片上的萧野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

    而且,根据照片判断,那个时候他应该只有十六七岁。

    程娆的右眼皮突突地跳了两下,她拿着照片问萧麓:“这个人是谁?”

    萧麓原本在收东西,听到程娆这么问之后,马上凑了过来。

    萧麓拿过相册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表情茫然地摇头:“我也不知道哎,没见过呢。”

    照片上的男人看着不是很面善,萧麓盯着照片看了会儿,头皮发麻。

    “我去问问我妈。”说到这里,萧麓拿起相册准备去找母亲。

    这个时候,萧母正好出来了。萧麓拿着相册走到了她面前,“妈,跟我哥拍合照的这个人是谁啊?”

    萧母凑过去看了一眼,摇摇头,“我也不认识。”

    程娆觉得事情有些可疑。

    从照片来看,萧野跟这个人的关系应该还不错,可是,萧家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

    程娆将相册从萧麓手中拿过来,然后对萧麓说:“这本相册我拿走了。”

    萧麓点点头,“好。我再看看我哥这边还有什么,你想拿的都可以拿走。”

    程娆“嗯”了一声,由着萧麓去收拾了。

    萧野去世后,虽然程娆经常会给萧家人钱,但是她并不会做家务,她从小到大都不做这些。所以,萧母和萧麓两个人忙碌的时候,程娆就在沙发上坐着。

    除了那张照片之外,相册里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内容了。

    这本相册里,基本上都是萧野还没成年时的照片。

    但,即使没有成年,他的五官和长相也是极其好看的。

    照片应该是在高中时代拍的,他穿着一身运动衣,轮廓青涩。

    程娆盯着照片发呆,抬起手来摸着照片上的脸。

    放下一词,哪有那么容易。

    程娆在萧家吃了午饭。

    萧父不在,据说是找了一份工作,出去上班了。

    午饭的时候,萧母又苦口婆心地和程娆说了要她找男朋友的事情。

    之前程娆听到她这么说,肯定是不会接茬的。

    但是这一次,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个反应,把对面的母女二人都看呆了。

    萧母愣了一下,然后惊喜地笑着:“好,好,你想通了就好了,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

    这回,程娆没接话。

    其实刚才点头,也是完全无意识的行为。

    而且,在萧母劝她找男朋友的时候,她脑袋里竟然闪过了尉赤的脸。

    想到这里,程娆蓦地抿住了嘴唇。

    后来她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

    吃完饭,程娆就走了。

    走的时候,是萧麓送她下楼的。

    走出电梯以后,萧麓问程娆:“你跟尉赤在一起了吧?”

    程娆没有说话,这个问题,她不太想回答。

    萧麓深吸了一口气,对程娆说:“你不用想太多,之前是我不好,你说得对,我跟他真的不合适,所以你们在一起吧……”

    说到这里,萧麓停顿了一下,“你对我挺好的,之前我说的话……你别怪我。”

    “没事。”其实之前发生的事儿,程娆早就不记得了。

    萧麓:“那你们好好在一起吧,祝福你们。”

    “我走了。”程娆没接茬,丢下这句话,转身上了车。

    上车以后,程娆将手里的相册扔到一边,扔得太过随意,相册就这样打开了。

    程娆低头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一会儿,太阳穴又开始跳动。

    不知道为什么,看完这张照片之后,她脑袋里突然生出了一个近乎荒谬的想法——

    照片上这个人,会不会和萧野的死有关?

    **

    程娆从海地回到洛城的第三天,黄萍终于出现在家里了。

    她是和乔如章一块儿回来的,黄萍身上穿了一件长款的风衣,脚下踩着高跟鞋,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带,手里拎着挎包。

    乔如章站在她身边,替她拎着行李箱。

    他们两个人进来的时候,程娆刚刚下楼,准备去外面吃晚饭。

    看到黄萍之后,程娆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完全没有要和她沟通的意思。

    她以为黄萍会像之前那样质问她,但是没有。

    她什么都没说,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乔如章觉得,她们母女两个人肯定有话要说。

    他看了一眼客厅里的两个人,开口道:“我去把箱子给你送上去。”

    说完这句,就上楼了。

    乔如章上楼之后,程娆才看着黄萍开口:“你要忙就忙,别丢一堆烂摊子给我收拾。”

    冷不丁地听到程娆这么说,黄萍不由得蹙眉:“你说什么?”

    “……”程娆突然觉得自己说多了。

    她冷笑了一声,没再继续说,直接走到鞋柜前换了鞋,开门走了。

    出去的时候,门被她摔得很响。

    黄萍听到关门的声音后,无力地靠在了沙发上,抬起手来揉着太阳穴。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之后就被程娆这样莫名其妙地对待,她也很心累。

    **

    程娆心情不好,漫无目的地开车,不知不觉竟然开到了尉赤公寓的楼下。

    程娆停车之后,抬起头来往上看了一眼。

    灯没开。

    她收回视线,摸了烟和打火机出来,开始抽烟。

    好些日子没抽烟了,连着用力猛吸几口,终于得到了片刻的放松。

    抽完一支烟,程娆打开车门去扔烟蒂。

    扔完烟蒂转身,迎面就瞧见了尉赤。

    哦,准确来说,是尉赤和一个女人。

    程娆记性不错,视力也很好。

    虽然隔了两三米的距离,但是她仍然认出了那个女人——之前在酒店里因为一件礼服为难萧麓的那个。

    具体名字叫什么,她不太清楚。

    尉赤自然也看到了程娆,瞧见程娆之后,他立马加快了步伐,走到了她面前。

    古月看到尉赤这样子,马上跟上去,“尉赤哥哥,你走太快啦……”

    “你给我闭嘴。”尉赤听到她娇滴滴的声音,浑身起鸡皮疙瘩。

    被尉赤这么一吼,古月有些委屈,眼眶唰地一下就红了。

    这番场景程娆都看在眼底,仍旧是没什么反应。

    她就那样站着,很冷静。

    “你来找我?”尉赤在程娆面前停了下来。

    “改天吧。”

    程娆没问他去做了什么,也没问他和身后的女人是什么关系,只淡淡地抛出了这三个字,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她这么一说,尉赤就反应过来了——程娆是来找他上床的。

    因为看到他身边有别的女人,所以她说改天吧。

    “尉赤哥哥,这位是?”古月仔细端详着程娆,眼底带了几分敌意。

    不过,对方似乎对她这样的眼神丝毫不在意。

    尉赤这会儿眼里只看得到程娆一个人,古月一说话,他马上就没耐心了。

    “回你家去,少管我的事儿。”尉赤的声音很冷,古月听到之后吓了一跳。

    虽然不情愿,但她还是走了。

    她走之后,尉赤拉着程娆朝楼宇门的方向走去。

    程娆倒是也没反抗,不过表情依然很冷淡。

    进入电梯之后,尉赤稍微酝酿了一下,准备和程娆解释:“我跟她……”

    “和我无关。”他刚开口说了三个字,程娆就把他打断了:“我之前说过吧,不参与彼此的生活。”

    尉赤被她气到,没接话,就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过了十几秒钟,电梯停了。

    他拖着程娆走出了电梯,进门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抵在了门板上。

    “我跟她是偶然碰到的,我去外面买东西,发现她也住这里,说了几句话,什么都没做。”

    尉赤觉得自己也是挺犯贱的,虽然她明确表示过对这些事情没兴趣,但他还是想解释给她听。

    “哦。”程娆的回应依然冷淡,“没了?”

    尉赤咬了咬牙,转移了话题:“我明天下午就走。”

    听到尉赤这么说,程娆的身体僵了一下。

    然后,她抬起手来,开始解扣子。

    尉赤盯着她:“你干什么?”

    “你不是明天走吗,抓紧时间。”说到这里,她已经把开衫的扣子都解开了。

    开衫的里头是一件白色的吊带,刚好露出她的锁骨和肩头,白得晃眼。

    尉赤忍不了了,抬起手来将她外头开衫拽了下来,低头去亲她的肩头。

    程娆反手抱住他,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反复摩擦着,每一下都带着电流……

    他们半个多月没有见面,干柴烈火,一点即燃。

    ………

    第一次就是站着做的,后来程娆站不住了,尉赤才抱着她去到沙发上。

    做完一次之后,程娆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心情好像不太好,这点尉赤刚才就发现了。

    做的时候,他在她身上闻到了烟味,可想而知她之前是抽过烟的。

    “你吃饭了没?”尉赤开口询问她。

    程娆闻声,回过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她还在出汗,额前的碎发贴在额头上,湿哒哒的。

    尉赤盯着看了会儿,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来给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然后,他问程娆:“你想吃什么?”

    程娆:“随便。”

    这回答还不如不说。

    尉赤没打算再让程娆跟着她吃泡面,所以就打开手机点了外卖。

    点完外卖之后,尉赤把手机扔到一边,将程娆从沙发上抱起来。

    毫无征兆地失去重心,程娆下意识地蹙眉,质问他:“你干什么?”

    尉赤:“洗个澡先。”

    他们两个人是一块儿洗的,程娆在尉赤面前没有任何忸怩,浴室的面积不算大,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挨得很近。

    程娆挤了沐浴乳擦在身上,一边玩手里的泡沫,一边上下打量尉赤的身体。

    不是第一次见了,但还是会忍不住感叹。

    他的身材是真的好,宽肩窄腰,八块腹肌,不算特别夸张,但是线条感很强,看着就很有力。

    大腿处的肌肉线条也是如此。

    至于那个地方……更不用提。

    程娆觉得,他绝对算得上是亚洲人最拔尖的那一批。

    因为本身是学医的,程娆对男性的身体已经没什么新鲜感了,这样盯着看,也不会有害羞的感觉。

    反倒是尉赤,被她看得不自然了。

    他们两个一块儿洗澡的时候,尉赤一直在控制自己,尽量不去看她,生怕多看一眼就把持不住。本来以为程娆也不会看他,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赤裸裸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尉赤捏了一把拳头,“你看什么?”

    “看你。”程娆的回答简单又直接。

    尉赤:“……有什么好看的。”

    程娆:“是没什么好看的。”

    说到这里,她走到花洒下去冲身上的泡沫,冲完之后,擦干了身体。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皱得不能穿了,程娆看到墙上的挂钩上挂了一件灰色的运动t恤,于是直接拽下来穿到了身上。

    她个子不高,尉赤的t恤套在她身上,刚好遮住大腿根,像是短款的睡裙。

    穿好衣服之后,程娆拿起毛巾擦了擦头发,就出去了。

    尉赤盯着她的背影,下面反应又来了。

    把水温调冷了一些,冲了一会儿,才冷静了点儿。

    ………

    尉赤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外卖正好送来了,程娆在取外卖。

    尉赤看到她穿着一件t恤跟那个配送员站得那么近,马上加快步伐走了上来,把她拽到了身后。

    “东西给我吧!”尉赤朝外卖小哥伸出了手。

    外卖小哥赶紧把东西交上去,同时有些无语:他只是来送个外卖而已,但是对方却把他当成了上门劫色的登徒子,真是冤枉啊。

    尉赤点的外卖是吉野家,两大份牛肉饭,还有两份果汁。

    他平时吃东西挺不挑的,除了吃泡面之外就是吃套餐饭,不会刻意去追求什么“美味”。

    拎着东西放到茶几上,尉赤上下打量了一眼程娆,“你穿成这样开什么门?送外卖的你也不放过?”

    程娆看了他一眼,动动嘴唇:“有病。”

    “老子说错了?”尉赤看着她,“你里头什么都不穿就跑去开门,我……”

    “内衣被你扔在地上踩了一脚。”程娆打断他,面无表情地陈述着事实:“内裤被你撕烂了。”

    说完之后,她才问:“请问我穿什么?”

    尉赤被程娆说得耳朵红了:“……”

    刚才做的时候,他实在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这样。

    他回答不上来,程娆也没为难他,直接坐下来吃饭了。

    尉赤摸了摸鼻尖,看着程娆,想了一会儿,然后对她说:“我去给你买吧。”

    程娆:“……”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尉赤就套上外套,换鞋离开了。

    程娆本来想告诉他,吃完饭再去买,但是想说话的时候,他人已经走了。

    算了,那就随便他吧。

    反正衣服肯定是要买的,不然她明早走的时候也没得穿。

    **

    尉赤住的小区附近有一家商场,但是他基本没进去逛过。

    走进来之后,尉赤看了一下一楼的导航,找到了一家卖女士内衣的门店。

    他上了楼,走进去。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总觉得一踏进来的时候,里头的人都在看他。

    尉赤低着头,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款式很多,他看得眼花。

    对于尉赤这种直男来说,这些东西的款式,他是看不出来什么区别的。

    于是,只能挑颜色。尉赤看了一下,周围没人,这才敢从衣架上往下拿。

    “这款是新品,刚到店的,这位先生给女朋友买吗?这边可以帮忙推荐尺码哟~”

    尉赤刚拿起来,身边突然过来了一个店员。

    尉赤生平第一次被女人的声音吓到,看到店员笑盈盈的一张脸,他恨不得把手里的内衣给扔了。

    “先生,您女朋友多大尺码呀?您知道吗?”

    尺码?他当然不知道。

    尉赤看了一下自己手里这个,然后对店员说:“就这个就行。”

    他本来以为,这么说了之后,对方就不会再给他介绍了。

    但是,店员似乎很执着——

    “这内衣还有配套的内裤,您要拿一套吗?”

    尉赤:“……”

    店员很热情,说着已经拿过来了,尉赤也没说什么,从她手里拿过了内衣,就去结账了。

    从商场里出来之后,他的脸还在发烫。

    他这辈子,还没这么怂过。

    **

    尉赤拎着买好的内衣回来,程娆已经吃完饭了。

    他把袋子扔到沙发上,然后脱了衣服去吃饭,一句话都没有说。

    程娆打开袋子看了一下尺码——他买大了。

    她胸围只有85,穿不了这么大的。

    不过想想,尉赤对女士内衣肯定没什么了解。

    算了,凑合穿一天吧。

    程娆坐在沙发上,端起果汁来大口大口地喝着。

    晚上程娆没走,两个人半个多月没见面,自然不可能只做一次就结束。

    饱暖思淫?欲,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又滚到了床上。

    尉赤明天下午就要去出任务了,这次海上的任务危险系数很高,而且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是未知数,所以尉赤几乎是缠着程娆做了一整夜。

    结束的时候,程娆嫂子都哑了。

    卧室里很安静,地上躺着几只用过的避孕套,床铺上一片凌乱。

    程娆筋疲力尽地靠在尉赤怀里,抬眸看着他。

    动情过后,她的眼底一片湿漉。

    尉赤最喜欢的就是她做完时候的样子,因为没力气了,所以只能靠在他身上,再这样仰头看着他,他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

    翌日一大早,尉赤就醒来了。

    他起床的时候蹑手蹑脚的,生怕弄醒了程娆。

    去外面跑了一圈,然后买了早饭回来。

    尉赤拎着早饭走到楼宇门门口的时候,碰见了沈杨和张白。

    沈杨和张白两个人是来找他一块儿回部队的,每次行动,他们都会从军区出发。

    尉赤倒也没避讳,直接带着沈杨和张白上楼了。

    好巧不巧,他们三个人刚进门的时候,程娆也刚好洗漱完从卫生间里出来。

    这么一来,直就迎面撞上了。

    程娆身上还穿着尉赤的那件t恤,头发也有点儿乱,脖子上还留着吻痕。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沈杨和张白虽然都知道尉赤对程娆不一般,但是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进展这么快——

    “老大,你们……”沈杨看看程娆,再看看尉赤。

    “给你买了早饭,吃饭吧。”尉赤直接无视了沈杨,把早饭放到了茶几上,话也是对着程娆说的。

    “老大!”沈杨提高了声音,“我们该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初笺〕〔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