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上门豪婿〕〔袖中美人〕〔抗战之全能悍将〕〔重生七零后我成了〕〔末世怪物乐园〕〔逍遥影视〕〔重生年代福妻满满〕〔赘婿之少年宗师〕〔红楼之朋友圈〕〔本能迷恋〕〔女婿来说没人比我〕〔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机战世界〕〔异世界道门〕〔农家丑媳贼旺夫〕〔重生九零:小哥哥〕〔诸天演道〕〔最初进化〕〔他的春风和煦〕〔赫奇帕奇的巫师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怪你过分美丽 chapter073
    程娆被尉赤的话逗笑了,在黑暗里抬起手来摸上他的脸,食指轻轻地点了一下他的鼻尖。

    “没让你做。”

    “那你……”

    既然不做,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

    “你觉得我们能走出去吗?”程娆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出了自己疑问。

    “部队的人会来找我们。”尉赤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没事,别怕。”

    “我不怕的。”程娆轻轻地摇头,“死了也挺好。”

    “你胡说八道什么。”尉赤搂紧她,“别忘了你说的话,出去了以后就当我女朋友。”

    程娆没回复,缓缓闭上了眼睛。

    说是不睡,后来还是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可能因为男人的体温本身就比女人的体温高,尉赤的怀里很暖,能给人安心的感觉。

    感觉到程娆均匀的呼吸声,尉赤就知道,她大概是睡着了。

    “程娆?”他压低了声音,试探性地喊了一句。

    这一声没得到回应,他基本可以确定她睡着了。

    于是,他的动作都轻缓了不少。

    尉赤就这样抱着程娆,一整夜。

    后来他也睡了过去,但是睡梦中依然保持着这个姿势。

    **

    第二天早晨阳光也很好,不到五点钟,太阳就出来了。

    尉赤基本上是在天亮之后醒过来的。

    经过一夜,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

    胳膊上的伤口上还有盐渍,绕是他这种忍耐力极强的人,都感觉到了疼痛。

    程娆还没醒,所以尉赤并未有大幅度动作,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但是,只是这么小幅度的动作,怀里的人仍然是被他吵醒了。

    程娆睁开眼睛,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眶。

    昨天晚上虽然是靠在他身上睡的,但姿势还是不怎么舒服。

    再加上昨天穷折腾那个劲儿,现在浑身都酸。

    程娆从尉赤身上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程娆起身后,尉赤也跟着起来了。

    这一下,程娆看到了后背上的灰尘。

    鬼使神差地,走上去替他拍了几下。

    然后,程娆把他的t恤拽起来,看到了他后背上被石子压出来的印子,经过一整夜之后,已经有些青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划伤,应该也是昨天晚上留下来的。

    程娆低头吻着那道伤口,沙哑着声音问他:“疼不疼?”

    “没事。”被程娆这么对待,尉赤着实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咧嘴笑了一下,“我皮糙肉厚,习惯了。”

    程娆没有说话,继续去亲他的伤口。

    尉赤这会儿早上刚醒过来,男人早上本来就有反应,她再这么亲下去,保不齐又要出什么事儿。

    尉赤动了一下身体,趁着自己还能控制的时候,和她分开了。

    “我去尿尿。”

    丢下这四个字,他单独一个人走到了礁石的一边。

    程娆:“……”

    上完厕所之后,下面反应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尉赤看了一眼太阳的高度,判断了一下时间。

    其实程娆身上是带着手机的,但是被雨水和海水先后泡了,就算再贵的手机也没办法继续运作。

    今天天气好多了,也没有下雨,海上也很安静。

    尉赤想,最迟明天,他们肯定可以被救出去。

    他对维和部队的效率就是有这么大的自信。

    **

    天气转好之后,搜救队马上展开了行动。清晨四点钟,搜救队找到了msf停在沙滩边的那辆车。

    车已经完全报废了,车门开着,里面没有人。

    从这一点基本可以判断,程娆和尉赤是在这里出事儿的。

    沈杨跟着救援队一块儿出来,盯着报废的车看了一会儿之后,马上下命令:“调直升机进行海面搜寻。”

    沈杨的脸色很严肃,在搜救工作开始前,他先强迫自己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如果只是尉赤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他觉得不会有什么事儿,可是,他是跟程娆一起……

    程娆的身份本身就不确定,再看看尉赤对程娆的痴心程度,指不定会牺牲自己保全她。

    这么一想,沈杨的脸色愈发地严肃了。

    他妈的,红颜祸水,老话说得可真没错。

    **

    被困在这里,没有吃的,没有水,两个人已经将近二十个小时滴水未进。

    程娆的嘴唇都已经干得开始掉皮了,尉赤看到她这样子,干着急也没有办法,只能抱着她。

    程娆又饿又难受,头也有些晕乎了。

    她贫血,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眼前发黑,身体虚软无力。

    “难受就靠着我。”尉赤抱住程娆,“别死撑。”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尉赤就这样抱着程娆,一动不动。

    直到他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

    抬起头来看过去,尉赤马上就认出了那一架直升机。

    他知道,部队的人来找他们了。

    从昨天晚上,他就坚信这一点。

    尉赤轻轻地晃了晃怀里的程娆,对她说:“你马上要变成我女朋友了。”

    说到这里,抬起手来指了指朝着他们这边来的直升机。

    程娆这会儿迷迷糊糊的,甚至都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就“嗯”了一声。

    沈杨坐在直升机上,拿着望远镜往下看,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搜寻,终于看到了尉赤和程娆的身影。

    沈杨马上命令机长:“前头那块大礁石,准备降落!”

    十分钟后,直升机稳稳地降落。

    沈杨下来,走到尉赤面前:“老大你没事儿吧?”

    “没事。”尉赤将程娆抱起来,然后问沈杨:“带水了没?”

    沈杨摇了摇头,“没带,先上去吧,出去再说。”

    尉赤点头,抱着程娆上了直升机。

    程娆这会儿已经完全晕过去了,体力不支加贫血,还有些感冒发烧。

    其实想想,会感冒发烧也很正常。

    又是淋雨,又是泡海水,后面又穿着湿哒哒的衣服这么呆了一整夜,不感冒才怪。

    坐上去之后,尉赤也一直没松开程娆。

    沈杨看着尉赤对程娆的态度,简直恨铁不成钢。

    但是他知道,这种时候就算他说了也没用。

    尉赤这个人一向如此,自己认定的人或事,基本上别人怎么劝都没有用。

    之前程娆的事儿,他和张白都说过,不管用。

    ………

    直升机在海滩降落,程娆还是没能醒过来。

    尉赤直接让沈杨开车把他们两个人送去了医疗中心。

    尉赤抱着程娆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邵东。

    邵东瞧见程娆昏迷,马上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她怎么了?”

    尉赤动了动嘴唇,说:“可能是贫血了。”

    “好,你把他交给我吧,我这边会给她做检查,你……”说到这里,邵东上下打量了尉赤一眼,他胳膊上的伤口简直触目惊心,人也看着很狼狈。

    邵东提醒他:“你也去找护士处理一下伤口,你这伤口处理不好会感染很严重的!”

    尉赤没说话,打算跟着往里头走。

    沈杨站在旁边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提醒他:“老大,你先听医生的,包扎伤口!你胳膊上这伤等不了了!”

    说完,沈杨还拽了尉赤一把。

    不过,尉赤仍然无动于衷,所有注意力都在程娆身上。

    尉赤对程娆的关心,同为男人的邵东自然也感受得到。

    他很早之前就注意到了程娆和尉赤两个人之间的气场不是太对劲儿,如今更加确认了这点。

    邵东沉默了几秒,对尉赤说:“程娆这里交给我,你先去包扎,包扎好了随时过来就好。”

    听到邵东在和么说,尉赤点了点头,“谢了。”

    邵东:“不用谢,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会救她。”

    邵东推着手术车,将程娆推到了治疗中心。

    程娆贫血严重,这会儿没醒过来,邵东只能先给她打营养针。

    除此之外,她有些低烧,量了一下体温,三十八度,不算高。

    所以,邵东没给她用药,找了块儿凉毛巾贴到她额头上,物理降温。

    之后邵东又检查了一下她身上,确认没有伤口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尉赤的伤口是华楣包扎的。

    本来是打算找护士的,但是正好遇上了华楣,华楣看到尉赤回来,当即就提出要给他做检查的要求。

    尉赤其实没什么内伤,就是胳膊和后背上有伤口。

    华楣给尉赤上药的时候,沈杨也在旁边儿站着。

    尉赤胳膊上的伤实在是有些严重,上过药之后疼得头皮发麻,像是被人拿着匕首在模糊的血肉上划一样,那种疼,他都忍不了。

    “老大你t恤先脱了吧!”沈杨对尉赤说,“顺便检查一下背上有没有伤。”

    之前他可是看到了的,尉赤一直给程娆当人肉靠垫——

    经沈杨这一提醒,尉赤直接脱了t恤。

    他这一脱,后背上被石子弄出来的淤青就都出来了,还有那划伤的那一道。

    华楣看到他后背上这些斑驳的痕迹,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会这样?”她下意识地发问。

    尉赤也不在意,只是说:“怕她硌到。”

    他这话一出,华楣的脸色更为难看——

    沈杨在听到尉赤这么说之后,也看了华楣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华楣拿起碘酒和棉花棒,开始给尉赤背上的伤口上药。

    走近一些之后,她才看到尉赤肩膀上的齿痕。

    看到这一幕,她有些失神,手上的动作也稍微大了一些。

    不过尉赤比较能忍,跟胳膊上的伤口比起来,后背上这一道根本不算什么。

    包扎完毕后,尉赤从后勤那边随便拿了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去探望程娆。

    ………

    尉赤来的时候,程娆已经醒过来了,阮白刚帮着她一块儿换完了衣服。

    看到尉赤过来,阮白笑着说:“是你救了程娆的吧,谢谢你啊!你们真是辛苦了!”

    尉赤没说话,眼神一直盯着程娆。

    阮白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她特别机灵,尉赤看程娆的眼神,显然就是被程娆迷得五迷三道的。

    阮白觉得,这种情况下,自己也不好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程娆,指了指旁边儿桌上的牛奶和鸡蛋,“程娆你等会儿记得吃东西哈,我先走了。”

    “谢谢。”程娆和阮白道谢。

    阮白对她挺好的,她记得。

    阮白摆了摆手,然后就走了。

    其实程娆在的这边,是一个开放式的病人安置区,周围有不少他们救下来的灾民。

    尉赤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了水煮蛋,开始动手剥壳。

    他剥鸡蛋壳的动作倒是挺熟练的,前后不过一分钟就弄好了。

    完事儿之后,尉赤把鸡蛋送到了程娆嘴边:“吃吧。”

    程娆接过来咬了一口鸡蛋,接着尉赤又打开了牛奶递给她,“边吃边喝。”

    程娆没说话,接过牛奶,一边喝牛奶,一边吃完了一颗水煮蛋。

    她吃饭的时候,尉赤没打扰她,就在旁边安静地坐着看她吃。

    一直等她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尉赤才跟她说话。

    “昨天晚上你说的话还算数吧。”

    听到这里,程娆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没失忆,当然记得尉赤指的是什么。

    不过,她仍揣着明白装糊涂:“什么话?”

    尉赤:“如果出来了就当我女朋友这句。”

    程娆:“……”

    她没回复,尉赤看她沉默,有些急了:“你是想赖账?”

    程娆还是不说话。

    她就这样盯着尉赤看,脑海中又闪过了他为她挡阳光,用身体给她当肉垫的种种画面……

    太久没有人对她这样好了。

    “程娆。”

    等了五六分钟,都没等到程娆的回复,尉赤比刚才更着急,又叫了一遍她的名字。

    程娆看着他这样子,被逗笑了,低低地发出了一声笑。

    尉赤听得蹙眉,问她:“笑什么?”

    程娆:“没事。”

    尉赤:“那你的话算数不算数?”

    程娆:“我们出去走走?”

    这里人太多,聊这些事儿实在不太合适。

    听到程娆这么说,尉赤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好。”

    程娆从床上起来,穿上鞋,整理了一下头发,率先往外走。

    尉赤见她迈步,紧随其后。

    今天外面天气很好,温度不算高,不至于一出门就出汗。

    医疗中心外面是一条宽阔的路。程娆低着头走了一会儿,然后对尉赤说:“有些事情我要提前告诉你。”

    尉赤听到程娆这么说,略微紧张了一下:“什么事情?”

    程娆停下来,转过身和他面对面,“你应该知道,我男朋友去世了。”

    尉赤冷着脸纠正她:“前男友。”

    程娆:“好,前男友。”

    尉赤:“跟他有什么关系?”

    程娆:“我曾经答应过他,如果有一天他出事了,就帮他好好照顾家人。”

    程娆这么一说,尉赤就想起了程娆对萧麓的“照顾”。

    之前为了帮萧麓,简直可以用一掷千金来形容了。

    “哦,那怎么了?”尉赤没太明白程娆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事儿。

    这件事儿,跟她当他女朋友,有什么联系吗?

    程娆说:“没怎么,我只是想把这些事情提前告诉你。”

    她稍作停顿,说:“我的意思是,就算我答应跟你在一起了,还是会像之前一样替他照顾他的家人。如果你能接受,我就当你女朋友;如果你不能接受,就当我没说过那句话。”

    这一次,程娆直接把选择权交到了尉赤的手上。

    答应过萧野的事情,她从未想过食言。

    她不想以后再因为这些事情跟尉赤闹矛盾,所以就把丑话说在了前头。

    听过程娆的的话以后,尉赤认真地思考了几分钟,然后点了点头。

    “我不介意这些。”

    她替牺牲的前男友照顾他的家人,大概就跟他替尉帜照顾夏悠和旗旗差不多。

    而且,对于现在的尉赤来说,能让程娆当他的女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其他的,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好。”听到尉赤这么说,程娆也给出了答案。

    她这个“好”字一出来,尉赤一阵兴奋,抬起胳膊来就把她抱到了怀里,掐着她的腰将她从地上拎起来转了个圈儿。

    转完之后,又低头在她脸上偷亲了一口。

    程娆:“……”

    尉赤拉住程娆的手,放到自己的胳膊上,“你掐我一下。”

    程娆:“为什么?”

    尉赤:“我他妈不是在做梦吧……?”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和不确定。

    程娆被他幼稚的行为弄得无语。

    她甩开尉赤的手,面无表情地说:“是,你在做梦,刚才都是假的。”

    “屁!我不管!你现在已经是我女朋友了,当了我的女朋友就别想走。”尉赤说着,又把她抱紧了几分。跟个黏人的孩子似的。

    其实,单看他平时在工作里的表现,绝对想不出来他是个这么幼稚的人。

    不过,有些事情,程娆还是得再跟他确认一遍:“你想清楚了,我不可能不管他们家的事情。”

    尉赤:“我想清楚了,能跟你在一起就行,别的我不在乎。”

    他回答得很干脆,说完之后又把她抱了起来。

    程娆:“你放我下来。”

    “不放。”不仅没放,还把她抱得更高了。

    路首长被上面安排来到医疗中心进行慰问工作。

    刚刚从车上下来,正好就瞧见了在不远处腻歪的尉赤和程娆。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尉赤。

    程娆这个人,路首长也是认识的,之前尉赤亲自带去医疗队的人,他怎么会忘。

    当时他就觉得尉赤对这姑娘挺不一般的,今天这一幕,正好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路首长走上去,停在尉赤身后,掩着嘴咳嗽了两声。

    听到这熟悉的咳嗽声之后,尉赤马上放下了程娆,转过身来看着路首长,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

    路首长倒是没有怎么样,先看看程娆,然后又将视线放回到了尉赤的身上。

    他笑着问尉赤:“交女朋友了?”

    尉赤点点头,“是的,这是我女朋友,程娆,您之前见过的。”

    “你小子,闷声干大事啊。”路首长笑了笑,然后以长辈的口吻对尉赤说,“既然在一起了就好好对人家姑娘啊。”

    尉赤点头,朝着路首长敬了个军礼,“遵命。”

    程娆在旁边看他这样做,心头突然有些酸。

    她想,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敬军礼应该是很严肃的一件事情了吧。

    路首长和尉赤说完话之后才看向程娆,表情慈祥:“祝福你们,我等着尉赤打结婚报告。”

    程娆:“……”

    这位首长想得也太多了,她跟尉赤只是谈个恋爱,还没到那个地步。

    不过,对方怎么着都是领导、长辈,程娆也不好反驳他的话,所以只是微笑了一下。

    路首长还要去里头慰问,所以说了几句就走了。

    他走之后,尉赤再次抱住了程娆。

    程娆:“行了,我要去吃饭了。”

    这会儿下午一点多了,她虽然刚才吃了鸡蛋和牛奶,但肚子也不是特别饱。

    她这么一说,尉赤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那我们去吃饭。”他松开程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他们两个人虽然在一起了,但是在外还是不好太高调,不然会被别人说闲话。

    他一个糙老爷们儿倒是无所谓,可程娆不一样。

    他不想让别人说程娆的闲话。

    程娆原本还想跟尉赤商量这个事儿,没想到她这次觉悟还挺高的。

    两个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来到了临时食堂,程娆本来准备自己排队去拿吃的,但尉赤不肯让她动。

    于是程娆就坐在旁边等着。

    等了会儿,倒是把沈杨和张白给等来了。

    因为上次的事儿,沈杨和张白两个人对程娆有明显的敌意。

    这点,程娆自己也知道。

    所以,他们两个人坐下来之后,程娆并没有主动和他们打招呼。

    过了一会儿,尉赤端着午饭过来了。

    他直接坐在了程娆边儿上,又是给她递筷子又是送水的。

    “老大,你们这……”

    虽然张白和沈杨都是粗线条的男人,但是他们仍然能感觉到,程娆和尉赤之间的气氛不太对劲儿了……

    “她现在是我女朋友。”

    尉赤已经猜到了他们两个人要问什么,所以直接给他们介绍了程娆现在的身份。

    张白和沈杨听完尉赤的话之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在他们看来,尉赤这个行为纯粹就是作死。

    现在程娆的身份还不确认,万一她真的是飞狼的人,尉赤跟她在一起,岂不是自己跳进了火坑?

    最后,张白实在忍不住,出声提醒尉赤:“老大,万一她真的……”

    “没有万一。”尉赤根本没给张白说完一句句话的机会,直接打断了他,“记好,怀疑她就是怀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初笺〕〔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