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神级狂兵〕〔武谪仙〕〔我与我的江湖酒馆〕〔大秦开局时间倒退〕〔太子妃她命中带煞〕〔从精神病院走出的〕〔三国从救曹操老爹〕〔木叶寒风〕〔哥哥们重生后把我〕〔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海贼之祸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宋缔〕〔开局就是不死血脉〕〔从港综位面开始〕〔斗罗之终焉龙神〕〔战争从亮剑开始〕〔DC家的骑士〕〔从斗破开始召唤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怪你过分美丽 chapter103
    听到尉赤这么说,沈杨的表情马上严肃了起来。

    他拧眉问尉赤:“谁?”

    尉赤弯腰,从茶几下头拿出了萧野的资料,递给了沈杨。

    沈杨接过来资料看了一会儿,看到地理坐标时,脸色愈发严肃。

    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当然知道这个坐标轴意味着什么。

    而且,尉帜牺牲之后,他们一直都在怀疑公安部那边的人,但是因为对方怎么都不给调查的机会,上面又在压这件事儿,所以查了这么长时间仍然没有进展。

    沈杨不知道尉赤为什么会突然说这种话,虽然这个数据确实是能够引起人的怀疑,但尉赤的态度过于笃定了些,似乎已经有了十分的把握。

    “老大,你是怎么……”

    “这个人还活着。”不等沈杨说完话,尉赤就打断他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打开了酒店的监控录像。

    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可疑的人。

    尉赤摁下暂停键,抬起手来指了指屏幕上的那个穿着白色毛衣的男人。

    虽然监控录像不是太清楚,但这样的距离,足够他们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沈杨盯着照片看了看,再看向屏幕。

    “他没死?那公安部那边……”

    这背后牵扯到多少人,沈杨想都不敢想。

    “嗯。”尉赤只说了一个字,声音沙哑。

    “不过老大,你是怎么知道他还没死的?”

    这种事儿,应该不好发现。

    沈杨是真的很好奇。

    “他……”尉赤动了动嘴唇,说得有些艰难:“他是程娆的前男友。”

    “我、操!”沈杨惊得爆了粗口。

    他跟张白,本身就有点儿怀疑程娆,虽然可疑的事儿就那么一件,但他们两个人内心的疑惑仍然存在。

    谨小慎微,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是他们行事的原则。

    沈杨惊讶完之后,马上对尉赤说:“老大,你绝对不能再跟她在一起了,说不定她就是被前男友派来——”

    “她不是。”尉赤已经猜到了沈杨要说什么,于是直接否认:“她一直以为人死了。”

    ………

    接下来,尉赤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和沈杨说了程娆和萧野的事儿。

    沈杨听完之后,眉头皱紧:“你意思是,你跟她碰上是巧合?”

    “嗯,应该是。”

    接触这么长时间下来,尉赤也知道程娆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她其实挺傻的,这么缜密的计划,就算教她怎么做,她估计都做不来。

    “那可真他妈……”

    想了半天,沈杨都想不出来什么形容词。

    接下来,尉赤又开始看监控录像。

    他看到了萧野和班上的同学打招呼,还看到了程娆跑出来找人。

    当然,程娆出来的时候,监控范围内已经没了萧野的身影。

    他看到程娆抹泪的动作,还看到她拿着手机给发信息。

    尉赤的脸色已经阴沉得不像话,下颚紧绷着,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忍着,他可能会一拳砸了电脑。

    “要不要去抓了他?”沈杨对尉赤说,“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儿,他肯定清楚。”

    “没那么好抓。”尉赤说出自己的推测,“他应该跟飞狼有牵扯。”

    说到这里,尉赤停顿了一下,耳边又响起了程娆先前说过的话。

    他下意识地捏了一下拳头,“上次程娆在e国执行任务被抓,是他救了她。”

    “e国?”听到这里,沈杨也惊呆了。

    能去那种地方的,大概真不是什么简单的背景……

    “那老大,你有没有想过,上次咱们任务暴露的原因?”沈杨提醒尉赤,“既然你现在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应该会有新想法吧!”

    “嗯。”尉赤说出自己的猜测:“她身上应该有窃听器。”

    其实,这个想法他之前就有过。

    但是他在程娆身上搜的时候,并没有搜到。当时他是怀疑她身上的首饰、或者是手机里有窃听器。

    因为她换手机之后,确实没再有过可疑事件发生。

    “肯定有。”这个事儿,当时沈杨就怀疑过,“那个时候只有你、我、张白还有她在,咱们三个人谁都不可能,就剩她了。如果她不是自愿说,那身上肯定是被人动过手脚……”

    说到这里,沈杨突然有些发毛。

    “你说,她那个前男友是不是早就算准了的?我还是觉得这事儿太巧了……”

    虽然说这世界上从来不缺什么狗血的事儿,但是像这样儿的,他还真是头一回见。

    尉赤抿着嘴唇不说话,现在,他也要丧失判断的能力了——

    如果程娆一开始就知道萧野没有死、如果她真的是带着计划接近他,那她的演技该有多精湛?

    那些难过、绝望,栩栩如生。

    “老大,那你跟程娆打算……”

    “留着吧。”尉赤说,“既然萧野那么放不下她,只要她在,他迟早还会出现。”

    沈杨听得一愣——他这意思是要利用程娆?

    老实说,他有些惊讶。

    之前他对程娆,可是死心塌地的,别人说她一句不好他都不高兴,哪里舍得利用?

    不过,惊讶的同时,沈杨也有些欣慰。

    他想,尉赤能这样也挺好的,最起码不至于受伤。

    相比较而言,他还是更喜欢理智的尉赤。

    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原则,从来就不是他的作风。

    从尉赤的公寓出来之后,程娆打车回到了家里。

    **

    回家的时候家里没人,她直接拎着行李箱上了楼,浑浑噩噩地趴在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太乱了……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如果萧野还活着”这件事情。

    可是如今,这件幻想过的事情成了真,她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她幻想的是失而复得,是蓦然回首,是执手相看泪眼。

    但现实并非如此——他甚至都不愿意出来见她一面。

    程娆猜得到他应该是有难处的,但是她不懂,有难处为什么不能说呢?

    她那么爱他,不管他有什么难处,她都会理解的。

    可是,他连这个理解的机会都不给她。

    程娆越想越难过,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很快将身下的床单浸湿了。

    她一开始还在压抑,只是低声抽泣,到后来渐渐忍不住,变成了放声大哭。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哭过,委屈,不舍,挣扎,愤怒,几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几乎要让她精神崩溃。

    哭过之后,程娆再次拿起了手机,开始不停地给萧野发>

    她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但是她知道,这样可以让自己痛快一些。

    程娆的手指在屏幕上摁着,一句接着一句。

    “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

    “萧野,我会恨你的。”

    “既然不想见我,为什么不消失得彻底一点?”

    “你干脆不要管我,让我自生自灭,为什么要开枪把我救下来?”

    “不回消息是吗?”

    “萧野,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了,不止一次,如果你再不见我,我就找不同的男人上床。”

    **

    酒店内,男人躺在床上,听着旁边的手机一声接一声的震动,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拿起了手机。

    昨天晚上淋雨过后感冒发烧,今天浑身都疼,几乎使不出任何力气。

    他拿起手机,翻看了一下,她竟然一鼓作气地发了将近二十条消息过来。

    以前,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无理取闹”过。

    他们两个人很少吵架,偶尔闹别扭一次,她用的最多的办法是冷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消息轰炸。

    他上下翻看着,捏着手机的手越收越紧。

    当他看到她说的那句“找不同的男人上床”时,终于忍不住,在回复框里敲下了两个字:不要。

    在摁下发送键之前,他恢复了理智,将上面的字一个一个删掉。

    ………

    同一时间,程娆还在给萧野发消息,她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手机屏幕。

    所以,她清楚地看到了“对方正在输入”的状态。

    看到这几个字,程娆的神经陡然绷紧,捏着手机,手指发颤。

    等了足足五分钟,都没有等到一句回复。

    那边也没再出现过输入的状态。

    程娆又耐不住了,继续发着消息——

    “我知道你在看,为什么不回我?”

    “我想你你知道吗?我想跟你上床。”

    “萧野,你能不能跟我说句话?”

    “……好,那我去找别人上床。”

    “萧野,我不会再帮你照顾家人了。”

    “你根本就不爱我是不是?好,好,你滚吧。”

    “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滚。”

    程娆从来都没有这样歇斯底里过。

    她确实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但她的情绪不会特别激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冷冰冰的,开心了不会笑得很夸张,生气了也不会歇斯底里。

    这一次真的是情绪到达了临界点,才会这样爆发。

    发完最后一句赌气的话之后,程娆直接将手机扔到了旁边,然后继续用被子蒙住了头。

    ………

    酒店内,他捏着手机盯着她发来的那句“一辈子都不原谅你”,自嘲地勾了勾嘴唇。

    笑过之后,便开始咳嗽。

    他这会儿还在低烧,咳起来的时候根本收不住。

    伴随着咳嗽的频率,胸脯也开始泛疼。

    他抬起手来摸了一下胸口的位置,咳得更加用力。

    最后,整个口腔内都是血腥味。

    他从床上起来走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开始漱口。

    **

    程娆一直在卧室里窝着哭,晚上黄萍回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程娆的鞋。

    她倒是没想到程娆晚上还会回来。

    在楼下找了一圈没看到程娆的身影,于是她就上楼去找了。

    上去来到程娆卧室,刚一走进来,黄萍就听到了程娆抽泣的声音。

    黄萍好些年没见过程娆这样哭了。

    当时萧野去世的时候,她都没哭得这么厉害过。

    黄萍走到床边坐下来,抬起手来拍了一下程娆的后背,“你怎么了?”

    听到黄萍的声音,程娆回过了神。

    她同时抬起两只手来,用力地揉着眼睛,将眼泪擦了个一干二净。

    但也只是几秒钟。很快,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黄萍很少见程娆这样委屈,瞧见她这样子,黄萍有些生硬地拍了拍程娆的胳膊,然后问出了自己的猜测。

    “你和尉赤吵架了?”

    除了这件事儿之外,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程娆这么伤心了。

    “妈。”

    许是因为这会儿精神极度脆弱,平时需要纠结很久才能喊出来的称呼,今天竟然喊得如此顺口又自然。

    听到程娆这么喊,黄萍自己也惊讶了一把。

    她略微愣怔了一下,随后才应声:“嗯,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

    “如果你现在突然发现我爸还活着,你会怎么办?”

    程娆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问出了这个问题。

    黄萍被问得愣了一下。

    这个问题……她之前可从来没有考虑过。

    要她在几分钟之内给出答案,更是不可能。

    于是,黄萍只能回程娆:“已经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人不能活在过去一辈子,是吧。”

    说到这里,黄萍摸了一下程娆的头发。

    程娆剪短发之后,她也是第一次这么观察。

    她这样子,就跟回到小时候似的。

    程娆很长时间都没说话,她并没有把萧野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黄萍,因为她很清楚,就算她说了,黄萍估计也会觉得她是在胡言乱语。

    而且……她也不想说。

    程娆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黄萍见她稍微冷静了一些,便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别胡思乱想了,谈恋爱吵架很正常,你要是不开心了就回家住几天,互相冷静一下也是好的。正好快过年了,你要是得空了就把家里装饰一下。”

    程娆没说话,胸口很闷,很酸。

    黄萍现在已经默认她是和尉赤吵架了,于是继续道:“等会儿你乔叔让人送晚饭过来,别乱想了,吃完饭好好睡一觉。”

    程娆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

    这一天晚上,尉赤和程娆两个人谁都没有联系谁。

    程娆根本想不到和尉赤联系,而尉赤则是几次想联系她,又几次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脑子里太乱了,他需要冷静——

    程娆晚上又梦到了萧野,梦里,他们还在读大学。

    曾经那些甜蜜缠绵的细节,在梦里又重新上演了一遍。

    回忆太过沉重,醒来的时候,程娆的眼眶又是一阵酸涩。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床上爬起来,洗脸的时候照了一下镜子,果不其然,眼眶已经肿成了核桃。

    程娆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才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

    她下楼的时候,黄萍正好要去上班了。

    看到程娆之后,黄萍停了下来。

    “早饭在餐桌上,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说到这里,黄萍从包里拿出来钱包,抽了一张卡出来递给程娆,“心情不好了就出去逛逛,想买什么就买,直接刷这张卡就行了。”

    程娆低头看着黄萍递过来的卡,不知道怎么地,突然想起来之前萧麓说过的那句话——

    要是没有你妈,你什么都不是。

    想到这里,程娆摇了摇头,“不用了。”

    “好了,听话,拿着吧。”黄萍把卡塞到了程娆手里,“年底了,公司忙,眼看着还有二十几天过年了,家里年货都没买,你要是去超市,记得买点儿年货回来,今年你乔叔跟我们一起过年。”

    程娆“哦”了一声,算是回应。

    后来黄萍就走了,家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程娆好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头吃早饭了。

    坐下来之后,她胸口有些难受,紧接着又想起了之前跟尉赤坐在客厅的茶几前吃饭的场景。

    相比较而言,她还是更喜欢那样——

    尉赤的公寓虽然不大,但是却能让她找到家的感觉。

    程娆并没有打算出门,严格意义上说她并非一个喜欢逛街的人。

    就算心情不好,她也不会用买东西来宣泄。

    ………

    吃完饭,程娆接到了江枫打来的电话。

    江枫说,人流手术的时间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或者后天都可以做,她随时可以过来。

    程娆和江枫说了“谢谢”,之后便换衣服准备去找萧麓。

    具体哪天手术,还是得看萧麓是怎么决定的。

    换好衣服之后,程娆开车去了萧麓住的那家快捷酒店。

    程娆过去的时候,已经十点钟了。

    她站在门口敲了几下门,然后门就打开了。

    开门之后,她看到了面色苍白的萧麓,她身上穿着一套厚的睡衣,头发也有些凌乱。

    看到程娆之后,萧麓愣怔了一下,然后问:“你这么这么早就来了?”

    程娆没回答她的问题,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然后,她对萧麓说:“手术的时间定下来了,明天还是后天,你选吧。”

    听到程娆这么说,萧麓捏紧了拳头。

    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那就明天吧……”

    她已经在外面住了三四天了,再拖久了,父母肯定要怀疑。

    程娆:“嗯,那明天我来接你。”

    萧麓:“好,谢谢你。”

    听到萧麓这么说,程娆上下扫了她一眼,“不用谢我,以后找男朋友的时候擦亮眼睛。”

    萧麓被程娆说得有些难堪。

    她咬了咬嘴唇,勉强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萧麓像是想起什么事儿一样,对程娆说:“你别把这件事儿告诉我爸妈,我怕他们生气……”

    程娆抬眼淡淡地看了一眼萧麓,“真这么担心他们,还找那个老男人做什么。”

    “我只是为了——”说到一半,萧麓突然停了下来,“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

    她觉得,程娆这种从小就没缺过钱的人,根本不会懂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她们的经历不一样,圈子不一样,注定是没办法融到一起的。

    萧麓不打算再跟程娆解释了,只要程娆替她保守这个秘密,那她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不用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程娆对萧麓说,“明天早上八点钟我来接你。”

    说到这里,程娆站起来,准备走了。

    她跟萧麓也没什么可聊的,两个人观念不一样,也聊不到一块儿去。

    说完该说的,程娆就走了。

    **

    从酒店出来之后,程娆开车去了洛城新建的购物中心。

    既然都出来了,就顺便买点儿东西。

    进去商场之后,程娆才猛地想起来,黄萍好像快过生日了。

    其实她这个女儿是真的当得不称职,她几乎每年都不会记得黄萍的生日。

    今年好不容易记起来,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她们母女两个人关系还不错,所以,程娆打算给黄萍买生日礼物。

    当然,钱还是要用她的。

    黄萍平时用的那些东西,程娆那点儿工资,根本就买不起。

    程娆把车停在了购物中心的地库,然后拎着包下了车。

    她虽然对奢侈品没有研究,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程娆走进了商场的专柜,准备给黄萍买一只包。

    黄萍平时好像就挺喜欢买包的,家里衣帽间里,她的包摆了一个架子。

    程娆踏进专柜,立马有人接待她。

    当程娆说了是给长辈买包之后,导购马上开始给她推荐。

    奢侈品专柜的柜姐学历都很高,修养也很好,嗓音温温柔柔的,听着特别舒服。

    程娆正听着导购介绍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不友好的声音。

    “是你?”

    听到这个声音,程娆回头看过去,正好就撞上了古月。

    古月穿衣服的风格比程娆高调了不知道多少倍,她这打扮出来,一看就是富家小姐。

    而程娆这样子,太朴素了。

    单看外表的话,别人肯定会判定程娆没钱。

    程娆知道古月喜欢尉赤,所以对她有敌意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为了男人争风吃醋这种事儿,她向来做不来。

    所以,程娆没打算理会她。

    她淡淡瞥了一眼古月,随后看向柜姐,抬手指了指她刚才介绍的那款包:“就它吧,带我去刷卡。”

    “你站住!”古月还没被人这么无视过。

    她本身就看程娆不顺眼,今天尉赤不在,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古月挡在程娆面前,上下打量着她,“你刷的卡是尉赤哥哥的吧?你这个势利的女人,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看上了他的家世背景!”

    程娆觉得古月的话莫名其妙,她本身就心情不好,听到古月这么说,更觉得莫名其妙。

    程娆扫了古月一眼,“你有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初笺〕〔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