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暴富后我踩翻〕〔奈何BOSS太宠我〕〔我能穿越去修真〕〔时空穿梭从梦境开〕〔谍海王牌〕〔抗战韩疯子〕〔都市之战婿归来〕〔深空孤舰之我即文〕〔这个npc的蓝只有一〕〔斗罗之莲扇斗罗〕〔无限逃生指南〕〔洪荒之太清问道〕〔陆地键仙〕〔我有一个进化点〕〔反套路救世指南〕〔回到战国当赵括〕〔五谷丰登小福妻〕〔掌家小萌媳〕〔金枝夙孽〕〔弃婿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怪你过分美丽 chapter112
    和尉赤的碰面并没有过多影响程娆的情绪,她拿下检查报告之后,就去找医生了。

    就这两天,医生要出手术方案,所以程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医院里头呆着,上午过来,临近晚上的时候再回去。

    最近她和黄萍之间的关系很和谐,再加上程娆每天晚上都是在黄萍下班前回来的,所以两个人并未因此产生什么矛盾。

    手术的方案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后的第二天就拿到了。

    拿到手术方案之后,要做的就是等待手术了。

    到这里,程娆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可以松懈一些。

    **

    十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长,飞机在洛城机场降落。

    四月的洛城已经逐渐回温,街边的树也在慢慢地变绿,整个城市,生意盎然。

    萧野抵达的时候,正是清晨。

    路上他吃了两片安定,勉强睡了过去。

    但是药物的后遗症很快就来了,下飞机之后,他身上的肌肉开始酸痛,头也开始疼。

    他是学医出身,深知这种药物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碰。

    但是这一年多,他都是靠着这种药睡觉的。

    如果不吃,他可以整整一周不合眼。

    从机场出来,他又开始咳嗽。

    萧野从包里拿出口罩戴上,等候出租车的到来。

    他在市中心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来,甚至不需要身份证登记。

    回到房间之后,他摘下口罩,口罩上有丝丝点点的血迹。

    他站在镜子前,抬起头来看着镜子内憔悴的自己,抡起拳头来,狠狠地砸向了镜子。

    漱口过后,萧野走出卫生间,躺在了床上。

    他现在想去医院,但是却不知道他们在哪家医院。

    他深知自己不可能这样突兀地出现,有些事情,他根本不知该如何解释。

    他突然后悔自己这样的冲动——他该如何告诉程娆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

    他该如何告诉她,他杀过成百上千的人,这其中还包含孕妇和孩子?

    想到这些,萧野抬起手来用力地揉着太阳穴。

    他做事向来利落,可是这一年多的时间,他硬生生被他们逼成了一个瞻前顾后、拖泥带水的人。

    萧野拿出了手机,点开微信,下意识地去看有没有程娆的新消息。

    然而,这一次,什么都没有。

    萧野看到了朋友圈的更新,是萧麓的头像。一刷新,就看到了萧麓最新发的朋友圈。

    没有配图,只有文字:“希望妈妈手术顺利[祈祷]”

    下面定位是军区总医院外科大楼。

    这个医院……不用想,也知道是程娆帮忙联系的。

    南非那次任务之前,他曾经跟她说过,如果他出事儿,希望她能帮忙照顾父母。

    当时程娆答应得很干脆。

    事实证明,她说到了,也做到了。

    她做了这么多,而他之前竟然因为另外一个男人的存在就怀疑她的爱。

    真是该死。

    萧野将手机放到一边,躺在床上,目光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

    程娆又在医院呆了一天,临近傍晚才离开。

    “冤家路窄”这个词儿不是没有道理的。

    程娆刚刚走进电梯,就发现尉赤也在里头。

    电梯里人多,她被人挤着,直接挤到了尉赤的怀里。

    程娆的身体贴上他的胸膛,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钻入鼻腔,带着男性特有的雄性荷尔蒙的气息。

    程娆往往后退,但是后面的人挤着她,根本动不了。

    于是,程娆只能尽力地往后撑着身体,以此来保持两个人的距离。

    尉赤全程都没有什么反应,甚至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程娆觉得,他应该是真的放下了。

    这样也挺好的,她心里的愧疚能稍微少那么一丢丢。

    电梯在一层停下来之后,人都下去了。

    医院里大型电梯里,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程娆仍然僵在原地,视线停在他脸上没有移开过。

    原来他冷漠的时候是这样子,真是第一次见。

    “等着我上你吗?”电梯门关上之后,尉赤终于说话了。

    只是,他的声音冷得没有一点儿温度,像是从地狱传来的。

    听到这个声音后,程娆冷不丁地缩了缩身子,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在b2层停下来。

    程娆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电梯,尉赤在原地僵了一会儿,才走出来。

    尉赤刚刚走出电梯,手机就响了——

    尉赤接起来电话,“首长。”

    电话是路鸣来的,一般情况下,路鸣给他打电话,就是有事儿。

    “公安部那边送来了当初牺牲的几个人的dna检测报告,其中有一个人对不上,应该就是你怀疑的那个。”

    公安部那边最近开始对这件事情松口,甚至主动调查了起来。

    路鸣一直都知道尉赤心底始终放不下这件事儿,所以他也在帮忙调查。

    dna结果出来之后,宋辉那边主动给他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儿。

    路鸣知道尉赤一直有怀疑的人,所以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尉赤。

    “谢谢首长,公安部那边给你资料了吗?”尉赤询问路鸣。

    路鸣:“给了,你回头来我这边拿,顺便和宋辉见个面,宋辉那边应该也是发现了不对劲儿,才开始调查的。”

    尉赤没说话。

    路鸣又说:“宋辉一开始应该只是想找个人顶替领导的亲戚出任务,对方应该是早有预谋,所以将计就计了。”

    “首长,”尉赤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宋辉也很可疑。”

    “这个我有考虑,他肯定不干净。”路鸣对尉赤的想法表示赞同,“他之前一直不肯松口,现在突然主动调查这件事情,足以说明问题。”

    尉赤:“应该是想要找替死鬼,转移注意力。”

    和路鸣聊了几句,定好时间之后,尉赤挂断了电话。

    现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萧野没有死——

    呵、呵。

    这条命,他迟早要解决掉。

    **

    隔了三天,是李振丽手术的日子。

    手术安排在下午一点钟,程娆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就到了,开始等待手术。

    手术开始得还算准时。

    李振丽被推到手术室之后,程娆并没有跟着去手术等待区,而是一个人在病房等着。

    在病房呆了一会儿,她感觉有些透不过气,于是就去到了走廊。

    程娆来到了安全出口,刚一打开门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听到动静之后,本能地回过头来。

    四目相对,顿了一秒钟,他迈步就朝着楼下走去。

    程娆很长时间都没回过神来,她停在原地愣怔了有十秒钟,才开始追他。

    “萧野——!”她歇斯底里地喊着他的名字。

    她不知道自己这次是不是又认错了人,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是萧野。

    因为他身上穿了白色的毛衣。

    萧野最喜欢浅色系。

    ………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萧野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走得很快。

    他很乱,没想到她会突然在这里出现。

    原本只是想远远地看着他们,没想到竟然这么猝不及防地见面了。

    他还没有想清楚,有些事情该怎么开口对她说。

    见他走得这么快,程娆也加快了步伐,因为太着急,一个不小心踩空了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她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

    萧野听到声音之后,抬头一看,然后折回去,走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她刚才摔得很狠,已经流鼻血了,脸上也有了擦痕。

    萧野紧抿着嘴唇盯着她,喉咙里一阵酸涩,他抬起手来为她将人中处的血迹擦干净,“疼吗?”

    这个声音……这个气息。

    虽然之前已经确定他活着,但是真正看到了,她仍然激动得哭了出来。

    程娆抬起手来用力地抱住他,因为过于激动,说话都有些前言不搭。

    “你还活着……我就知道你不会走的。”

    “你是萧野,萧野我好想你,你怎么才来找我……”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一边说一边落泪。

    萧野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

    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她从不是那种会撒娇会流泪的女孩子。

    他知道,这次这样,她一定是压抑太久了。

    萧野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双手狠狠地抓住一样,他低头吻去她的眼泪,什么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只能反复地和她道歉:“对不起,宝贝,对不起……”

    “你不会走了吧?”程娆缩在他怀里,手死死地抓着他的胳膊,生怕他突然间就消失,“你不要道歉,我知道你一定有难处的,你现在还爱我就好了,别的我都不管。”

    听到她这么说,萧野更加心疼。

    他将她抱得更紧,“不会走了,放心。”

    “萧野……我……”程娆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事儿一样。她抬起手来擦了擦眼泪,有些心虚,“我之前发给你的微信消息,你收到了,对吗?”

    萧野:“……对。”

    程娆艰涩地开口:“那你也知道我和别人上床……呜。”

    程娆话音还没落下,萧野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他用力地吸着她的唇瓣,似乎要通过这个动作将她吞到肚子里。

    程娆被他吸得疼了,下意识地张开嘴,他便趁着这个机会伸了舌头。

    同样的动作他们两个人之前做过很多次,程娆两条胳膊攀上他的脖子,卖力地回应着他。

    一个吻持续了十几分钟才结束。

    结束时,程娆已经有些缺氧了。

    萧野用手指擦着她的下唇瓣,看着她鼻青脸肿的样子,又是一阵心疼。

    “如果你介意的话……”

    “我介意。”萧野已经猜到了程娆要问什么。

    他食指抵住了她嘴唇,声音放低、放柔:“可是我不怪你。”

    “有欲望并不可耻,我们无法与本能做斗争。我不会怪你,我只是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尽早出现。”

    听到萧野这么说,程娆终于安心了一些。

    她吸了吸鼻子,对他说:“你妈还在做手术,你去看看他们吧。”

    “如果他们知道你还活着,一定很开心……”

    说着,程娆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准备站起来带他去手术等候区。

    萧野已经意识到了她要做什么。

    他摁住了程娆手,对她说:“现在我还不能去见他们。”

    程娆愣了一下:“为什么?”

    “这件事情,今天晚上我再跟你解释。”萧野抬起手来摸着她脸上的伤口,心疼不已:“答应我,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上面的任务吗?”程娆有些艰涩地开口询问他,“是什么任务,为什么到现在都没结束?”

    “宝贝。”萧野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所有的事情我都会给你一个解释,先答应我,不要说,好吗?”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程娆连着说了两遍,一边说一边点头,“只要你不要走,我什么都答应你。”

    听到她这么说,萧野喉咙又是一酸。

    “去找医生给伤口上点药,等我妈手术结束……我会再联系你。”萧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以示安抚。

    程娆点了点头,松开他之后,仍然有些不安,于是又拉住了他的手。

    “你不会走吧?”她从未这样患得患失、疑神疑鬼过。

    失去太久的人突然回来,她总有一种置身梦境的不真实感。

    “不会。”萧野和她十指相扣,“手术完你给我发微信,我们找个地方见面。”

    “你一定不能走……”程娆还是不放心。

    “宝贝,放心。”和她说话的时候,他耐心又温柔。

    “好……那你等我。”

    程娆依依不舍地松开了萧野,回到了病房。

    回去之后,她仍然很恍惚。

    如果不是脸上有疼痛传来,她大概真的会觉得自己在做梦。

    她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萧野,她想知道,之前在萧家楼下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她想知道,她晕船的时候给她晕船药的人是不是他;

    她想知道,之前她险些被人羞辱,开枪杀人的是不是他……

    太多太多的问题在心口萦绕着,她坐在病房里,久久不能回神。

    **

    李振丽的手术做了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

    一点钟开始,一直到快四点的时候才结束。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回到病房的时候,她身上的麻醉剂药效还没有过去。

    萧父和萧麓刚回到病房,就看到程娆鼻青脸肿的样子。

    “娆娆,你这是怎么了?”萧父担忧地开口询问。

    “没事。”程娆摇了摇头。

    她想起了自己答应过萧野的事儿,所以并没有将萧野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他们。

    “你是摔倒了吗?”萧麓对程娆说,“我带你找医生包扎一下吧,你这样不管它的话,会破相的。”

    “没事。”程娆现在满脑子都是萧野,根本顾不上自己脸上的伤口。

    程娆看了一眼萧麓,随后又看向萧父:“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萧父点点头:“嗯,赶紧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明天不用过来了,好好在家休息一下!”

    “你脸上的伤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萧麓拉住程娆,“我陪你去。”

    “不用了,没事。”程娆将手抽回来,“我先走了。”

    说罢,她转身走出了病房。

    萧麓看着程娆的背影,撇嘴,“干嘛突然这样……”

    从病房里出来之后,程娆拿起手机,给萧野发了一条>

    “手术很成功,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那边,萧野很快就回复了:“你去附近酒店开个房间,我去找你吧。”

    程娆:“好。”

    她一边走路,一边和萧野发消息。

    ………

    “程娆?”程娆低着头看手机的时候,突然有人喊她的名字。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程娆下意识地抬起头来。

    对面站着的,是华楣。

    程娆一抬起头来,华楣就看到了她必鼻青脸肿的样子。

    “你受伤了?”华楣走近,“你这伤口还没处理过吧?我带你去上点儿药吧。”

    “不用了,谢谢。”程娆拒绝了华楣的提议,“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哎,我说,你自己也是医生,这伤口处理不及时可是会毁容的啊。”华楣拉住程娆,“走吧走吧,我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

    “人家不领情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华楣正这么说着,沈杨突然走上来了。

    沈杨本身对程娆就没多大好感,后来知道了她怎么对尉赤之后,就更反感她了。

    沈杨走上前去,把华楣拉回来,“你是不是闲得蛋疼,管这闲事儿呢。”

    “闲事儿?”华楣看了一眼程娆,“她是尉赤的女朋友,哪里是闲事儿了?”

    “哦对,你还不知道。”说到这里,沈杨停顿了一下,看向程娆,笑得有些讽刺,“老大跟她已经分手了,现在她的事儿就是闲事儿,是死是活都跟我们没关系。”

    “……分手?”华楣不敢相信:“为什么?”

    这个问题,她是看着程娆问的。

    为什么?程娆给不出答案。

    难道要她直接说,她根本不爱尉赤?

    这种话她说不出口。

    程娆从来没觉得尉赤哪里做错了,她知道他是骄傲的人,有些话,她可以单独和他说,却不能在人前说。

    这点儿分寸,她是有的。

    “我还有事,先走了。”程娆声音沙哑地说出这句话,然后转身走向了电梯。

    ………

    华楣还从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好长时间没开口说话。

    沈杨见她这样儿,抬起手来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惊呆了?瞧你那点儿出息。”

    “不是,沈杨……”华楣还是缓不过来,她很好奇:“他们为什么分手?”

    “原因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一直觉得程娆配不上老大,分了也好。”沈杨垂眸看向华楣,半调侃似的说:“你不是应该挺高兴的吗,终于分了,你又有机会了。”

    “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那种卑鄙的人吗?”华楣抬起手来捶了沈杨一拳头。

    沈杨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不管怎么样吧,她脸上伤得那么严重,不上药真的太危险了……”华楣还是担心程娆脸上的伤口。

    沈杨“嗤”了一声,“那点儿伤算什么,比那更严重的你不是天天见?”

    “那能一样吗?”华楣说,“她是个普通女孩子啊,脸上这样肯定很疼的。”

    “你可太小看她了。”沈杨说,“她可没你想得那么单纯。”

    **

    从医院出来之后,程娆打开地图,找了附近的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酒店。

    她随身带了身份证,很顺利地开了一间大床房。

    进入房间之后,程娆将定位发给了萧野,然后和他说了房间号。

    “我等你。”她说。

    萧野:“十分钟就好。”程娆坐在床边,捏着手机,开始等待萧野过来。

    她的心跳得有些快,思绪也很混乱——

    等一会儿,她要先问哪个问题?

    这样范思索着,不知不觉,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听到敲门声之后,程娆蓦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开门。

    萧野刚刚踏进房间,程娆就扑上去抱住了他,死活都不肯松手。

    萧野手里拎着药水、棉签、纱布还有创可贴。

    他抬起手来抱住程娆,“乖宝贝,我们先去床上。”

    程娆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才将他松开了一些。

    萧野搂着程娆坐到床边,然后对她说:“我给你上药。”

    程娆“嗯”了一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膝盖是不是也破了?”萧野蹲下来,将她腿上的牛仔裤脱了下来。

    果不其然,两边的膝盖上都有擦伤。

    刚才她走路一瘸一拐的,他就知道不对劲儿。

    萧野拿起了药水和棉签,小心翼翼地给程娆处理着伤口。

    药水碰到擦伤的时候还是有很强的刺痛感。

    程娆疼得瑟缩。萧野停下来,低头在她膝盖处轻轻吻了一下,“这样好些了吗?”

    “萧野……”程娆快被他弄哭了。

    “再忍一忍,消过毒就好了。”萧野继续为她上药。

    过了大概五分钟,两边的膝盖都被包扎好了。

    萧野的动作非常地熟练。包扎好膝盖的伤口之后,萧野开始给程娆脸上上药。

    他站在对面,低头看着她肿起来的脸,微微蹙眉。

    “……是不是很丑?”程娆抬起手来捂住他的眼睛,“你别看了。”

    “不丑。”萧野拉住她的手,在她身边坐下来,“我的宝贝永远是最漂亮的。”

    听到他这么说,程娆将头靠在他怀里,忍不住嚎啕大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初笺〕〔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