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是大魔法〕〔剑武凌世〕〔我在东京当怪兽〕〔女配她只想考科举〕〔超能力者的修仙法〕〔韩娱之请签收〕〔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风光迫嫁〕〔超级医生在都市〕〔欧巴出道思密达〕〔大楚戏子〕〔少将军三国行〕〔仙尊奶爸在都市〕〔苍青之剑〕〔道星变〕〔网游之纵横三国〕〔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兰溪探案集〕〔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全世界都在演我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怪你过分美丽 chapter117
    尉赤仔细回忆一下,他们之前谈恋爱的几个月,程娆从来都没有对他用过类似的词语。

    可是,说到萧野的时候,她就可以这么自然。

    这是不爱和爱的区别,他知道。

    尉赤死死地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身上的吻痕,几乎要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了。

    “我和他谁让你爽?”尉赤问她。

    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程娆的脸色非常难看。

    她之前就知道尉赤比较介意这些,但是他从来没有问过这种侮辱性极强的问题。

    这种问题,程娆自然是不可能回答的。

    她就这样看着尉赤,面色嘴唇都是惨白惨白的。

    “我说过,你迟早会后悔。”她不说话,尉赤就继续刺她。

    这样对她,他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没有后悔。”程娆摇了摇头。

    尉赤本身就一腔怒火,程娆之前不说话,他还稍微好一点儿。

    现在她一开口,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尉赤直接低头,在她锁骨处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之前虽然不温柔,但总归不至于这么粗暴。

    这一口下去,程娆被咬得流了血。

    疼得要死。

    “那你干脆陪他在这里,一对儿苦命鸳鸯,多好。”尉赤抬起手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他的眼底写满了讽刺,每个动作都是高高在上的感觉。

    程娆真的觉得面前的人格外地陌生。

    她茫然地看着他,嘴唇翕动:“你答应说带我出去的。”

    “我答应带你出去的前提是你回答我的问题,”尉赤嗤笑一声,“我的问题你回答了吗?”

    “……你为什么非要问这个?”程娆想不通他的逻辑。

    这种问题,他知道答案之后会开心吗?

    “我做事情的理由不需要跟你解释。”尉赤顿了一下,“我再问你一遍,你们做了几次?谁比较爽?”

    程娆捏住拳头,也豁出去了。

    她和萧野在一起住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除却她周末回家和来例假,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做。

    程娆初步计算了一下,然后对他说:“十几次。”

    “……”

    尉赤突然开始笑,笑得肩膀都在抽动。

    他明明在大笑,可眼眶却是红的,程娆看着他诡谲的目光,后背发凉。

    他竟然开始想象她在萧野身下的样子。

    “爽吗?”他像是自虐成瘾了,非要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才肯罢休。

    “问这种问题有意义吗?”程娆说,“不爽不可能每天做。”

    她说完,尉赤又掐住了她的脖子。

    这一次他比上一次还要用力,他的眼底升起了杀意,像是真的要将她掐死一样。

    不爽不可能每天做——

    她真的是和以前一样,骗都不屑于骗他。

    ………

    “尉指导?”顾伟刚过来,就瞧见尉赤掐着程娆的脖子,程娆身上的睡衣还是解开的。

    这两个人……

    听到顾伟的声音之后,尉赤猛然回过神来。

    他松开程娆,然后将她摁了怀里。

    “怎么了?”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沙哑到了极点。

    顾伟是男人,这声音代表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之前他总听说尉赤这个人铁面无私,做事非常有原则。

    今天一见才发现,本人和传闻似乎是有所出入的。

    “没什么,只是问你,那边要不要亲自去审?”

    “今天不用,下次我会过来。”说到这里,尉赤脱下外套,裹到了程娆身上。

    然后,他对顾伟说:“人我先带走了。”

    顾伟愣怔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好。”

    程娆非常感谢顾伟,如果不是他出现,她大概真的会被尉赤掐死。

    顾伟走后,尉赤用钥匙开了程娆手上的手铐,然后搂着她往外走。

    程娆这会儿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任尉赤动作。

    他们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程娆低着头,根本不想面对这些人。

    **

    尉赤带着程娆上了车。

    上车之后,程娆蜷起了身体,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从小到大没经历过这种事儿,今天是头一回。

    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觉得,整个过程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想问尉赤关于萧野的事情,但是看了一眼他的表表情,终究还是忍住了。

    程娆抓过安全带系上,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大腿。

    尉赤斜睨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发动了车子。

    检察院离他住的地方距离有些远,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才到。

    车子停在熟悉的车位上,程娆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四周,心情有些复杂。

    她许久没有动静,尉赤在旁边看着她走神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下车是等我伺候你?”他的声音冷冰冰的。

    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程娆的身体略微抖了一下。

    她“哦”了一声,然后解开安全带,下车。

    她下车的时候,尉赤也下来了。

    尉赤并没有管她,转身就朝电梯的方向走,因为他笃定了程娆会跟上来。

    尉赤走得很快,根本没有照顾到她的步子。

    程娆一路小跑着,才勉强能跟上他。

    她一直都没吃东西,现在饿得心慌,走路的步子都不实在了。

    电梯里有些阴冷。

    进入电梯之后,程娆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上楼期间,尉赤也没有跟她说话。

    程娆抿着嘴唇低着头,坚持了十几秒钟,电梯停了。

    她再次跟在尉赤身后,走进了公寓的门。

    进去之后,程娆僵硬地站在原地,也没有去换鞋。

    尉赤走到鞋柜前拿了拖鞋换上,见她站在原地不动,冷嗤了一声:“要是不想呆着就滚回拘留室。”

    “没我的拖鞋了吧。”程娆好不容易才开口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听到她这么说,尉赤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行,那你站着吧。”

    “尉赤,”程娆忙喊了他一声,“你别这样行不行?好好说话吧。”

    “什么是好好说话?”尉赤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跟以前一样把脸放在地上让你踩,还是当你的一条狗。”

    “没让你那样。”程娆和他说明,“我们就平等沟通。”

    “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平等沟通?”尉赤提醒她,“程娆,你他妈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在求老子。”

    “……”程娆动了动嘴唇,被他噎得说不出一句话。

    她很无力,头晕眼花,心跳得也很快。

    她的表情有些委屈,看到她这样子,尉赤不可避免地心软了。

    他强忍着,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放低姿态。

    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

    程娆站在尉赤的对面整理了一下情绪,将自己的不适应和不习惯都丢到了一边,努力让自己适应面前这个有些陌生的人。

    “萧野他到底怎么了?”程娆问尉赤,“那个抓走他的人说他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这里面肯定有误会,他不是那样的人。”

    程娆到现在都记得,萧野刚刚考进边防管理局的时候有多兴奋,其实他们的专业是完全不对口的,萧野当时成绩也很好,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当医生。

    但是,他内心一直都想做警察或者军人,哪怕只是文职类工作,他也非常兴奋。

    他工作之后很忙,上面的领导好像很重视他。

    那个时候他还说,可能很快就会升职,到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上门提亲去娶她回家……

    想起来之前的事儿,程娆的眼眶有些酸了。

    她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和萧野,他们明明那么相爱。

    程娆这话说出来之后,尉赤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

    她说得多笃定呢?

    在完全没有了解事情经过的前提下,她竟然可以如此肯定地说她相信萧野。

    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呵。

    “你知道?”尉赤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

    她可真不是一般地蠢。

    “对,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很爱他的工作,绝对不可能做背叛工作的事情,所以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的。”程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尉赤说:“你不会随便冤枉人的,尉赤,你听他解释一下吧。”

    “他绝对,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程娆将自己的观点又重复了一遍。

    程娆的话惹得尉赤又是一阵冷笑。

    他捏住她的下巴,盯着她苍白的脸看了一会儿。

    “真是感天动地。”

    程娆:“……”

    尉赤:“为了这件事情,我让你跟我上床你也答应,是吧?”

    程娆听完他的问题之后,胸口有些憋闷。

    她舔了舔嘴唇,对尉赤说:“你不是这样的人。”

    她不仅相信萧野正义,也相信尉赤。

    她认识的尉赤,有一颗赤子之心,刚正不阿、心地善良。

    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儿。

    可惜,现在她说这种话,再传到尉赤的耳朵里,就完全变了意思。

    他有一种被她吃得死死的感觉。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样儿的人?是不是我之前对你太好了,才让你产生了我这个人很好欺负的错觉?”

    “我没觉得你好欺负。”程娆纠正他,“我只是觉得你很正直很善良。”

    “呵。”如果是之前,听到她这么夸奖,他估计得高兴好半天。

    可是现在,他只是觉得讽刺。

    觉得他很正直很善良,吃准了他不会把她怎么样是吗?所

    以可以踩在他脸上,肆意地践踏——是这个道理吗?

    “然后呢,先夸我几句,再让我帮你,你是打算这么做吧?”尉赤冷笑,“趁早把你的心思收一下。”

    “……”程娆还是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尉赤。

    他现在在生气,谈事情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程娆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你先冷静一下吧,我回家……”

    她实在不想待在这边,在这边她也没办法静下心来思考。

    她想回去先冷静一下,好好想想萧野的事儿要怎么办……

    “我有说过你能回家?”尉赤抓住她的手腕,“现在你是我女朋友,住我这里。”

    “尉赤,我不想。”程娆摇头拒绝。

    她就是心理素质再强大,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再跟他“同居”。

    “能跟他一起住,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住?程娆,你他妈别逼我说难听的话,住这里还住牢里,你他妈自己选。”

    尉赤对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耐心。

    程娆听完他的话之后就知道,自己根本没选择的余地。

    她“哦”了一声,眼前有些发黑,头晕得不行,身体摇摇欲坠,好像下一秒钟就要倒下。

    尉赤看到她这样子,马上走上前扶住了她。

    到底还是没办法做到百分百狠心——

    扶住她之后,尉赤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松。

    “头好晕。”程娆自言自语了一句,“我饿了……”

    尉赤揽着程娆腰,将她摁到了沙发上。

    “坐着,别乱动。”

    程娆没接话,抬起手来捂住了脸。

    尉赤转身去了厨房,原本想给她煮面,却发现冰箱里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走以后,他基本上不是外卖就是泡面。

    没有食材,尉赤只能拿出手机来点外卖。

    随便点了两份套餐饭之后,他一个人坐在了餐厅。

    他实在不想出去,更不想听她为了萧野和他“求情”。

    萧野这条命他是绝对不会放的。

    ………

    尉赤一个人在厨房里坐了二十多分钟,看到送餐的人距离越来越近,他才回到客厅。

    他刚从厨房里头出来,就看到程娆目光呆滞地坐在沙发上。

    不用动脑子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外卖员很快就将餐送上来了。

    尉赤接过来和对方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拎着袋子走到了茶几前。

    他从里头拿了一份饭出来,推到了程娆面前。

    这个时候,程娆仍然目光呆滞地盯着对面的电视墙,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吃饭。”她不回神,尉赤只能抬手推她的肩膀。

    这么一推,程娆终于回过神了。

    她“哦”了一声,低头打开了餐盒。

    程娆拿起筷子来,随意地往嘴里塞着饭菜,颇有狼吞虎咽的架势。

    尉赤在旁边看着她这样,眉拧了起来。

    认识这么长时间,他第一次见程娆这样狼吐虎咽。

    之前她经常说他吃饭太快,还告诉他要细嚼慢咽……

    程娆吃饭吃得太快,吃完之后胃撑得有些疼,一点儿都不舒服。

    可是她根本无心管这样的疼痛。

    程娆坐在沙发前,侧目看着尉赤。

    接下来的话,是她犹豫了很久之后才说出来的:“尉赤,你能不能帮一下萧野?”

    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尉赤还在吃饭。

    实际上他也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准确地说,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过东西,加上几天没合眼,他看起来很憔悴。

    听到程娆这么说,尉赤捏着筷子的手僵了一下,之后恢复了正常,继续吃东西。

    完全没有理会她。

    “尉赤你相信我,萧野他绝对不可能做那种事情,你们好好调查一下,他也是有难处的。”

    程娆相信萧野,所以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就会偏向萧野一些。

    这种话,是尉赤最不爱听的。

    他能忍着不说话,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吃完饭,尉赤将茶几上的外卖盒子收起来,然后下楼去扔东西。

    程娆一个人坐在茶几前,有些崩溃。

    她抬起手来抓了一把头发,四处张望着。

    这么一看,她扫到了桌子下面的文件袋。

    程娆动手拿起文件袋,将里头的东西一鼓作气地倒了出来。

    她最先看到的,是那一摞照片。

    照片虽然不多,但是每一张上头都是她和萧野。

    他们仅有的一两次出门,都被镜头记录下来了。

    程娆屏住呼吸,继续翻别的资料。

    可笑的是,她竟然在这一叠资料里发现了房屋的租赁合同。

    按理说,这种东西应该是一式两份的。

    一份在她这边,另外一份在中介公司那边。

    可是现在,合同却到了尉赤手里。

    怪不得那些人可以准确地找到她和萧野的地址,而且还能拿到钥匙……

    原来,尉赤早就在查了。

    所以,这件事情是他一手布好的局,是吗?

    想到这里,程娆后背上窜上了一阵凉意。

    她正看着这些资料发呆的时候,尉赤进来了。

    看到程娆翻看这些资料,尉赤马上沉着脸走上来,将资料全部收好,放回到了文件袋里。

    他冷着脸看着程娆,声音像是淬了冰:“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

    “你为什么这么做?”程娆直接无视了尉赤的问题,反问他:“为什么要跟踪我们、调查我们?”

    “程娆你他妈给我记住,”尉赤“啪”地一声将资料扔在了茶几上,迈腿跨到她面前,一只手捏住她的脸,“以后没有什么‘你们’,从我带你出检察院的时候,你就是我女朋友,萧野是死是活都跟你没有关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程娆还是很执着地重复着刚才的问题,她的声音在颤抖,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

    “尉赤,你太卑鄙了,是我看错你了。”

    “没错,我卑鄙,萧野是最正直的,这么说你满意了?”尉赤已经不想再和她争辩,他语调讽刺,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程娆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舒坦。

    “小人。”

    程娆咬牙,她强忍着胃部的疼痛从沙发上站起来,同时一把拍开他的手。

    “我不要跟你这样的人待在一起,我要回家。”

    “由不得你。”尉赤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回来,“程娆,你别跟我闹,别以为我还会跟之前一样迁就你,你敢从这里走出去,我马上就把你送回检察院。不信你就试试。”

    尉赤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程娆看着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的——

    在尉赤面前,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无力过。

    **

    程娆最终还是留下来了,闹腾了太长的时间,她竟然晕了过去。

    她晕倒得很突然,尉赤一把扶住了她,带着她回了卧室。

    尉赤低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为她盖好了薄被子,然后走到前面去拉上了窗帘。

    他也太长时间没休息了。

    拉好窗帘之后,尉赤换上睡衣,在程娆身边躺了下来。

    头挨着枕头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三天的时间没有合眼,他是真的很累。

    尉赤睡觉的时候并没有动手去碰程娆。

    她身上带着那些痕迹,他也下不去手。

    就算再喜欢她,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有自尊心的普通男人。

    尉赤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七点钟。

    他醒过来的时候,程娆也刚刚睁眼睛。

    程娆刚睡醒,原本有些迷糊,但是看到尉赤的眼睛之后,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程娆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一下身体,想要拉开和他的距离。

    尉赤倒是也没在意她的动作,呵了一声,然后从床上起来。

    这会儿到了晚饭时间,他起来之后又叫了外卖,之后就去客厅喝啤酒了。

    程娆一个人躺在卧室的床上,大脑一片混沌。

    真的很乱……现在这种情况,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尉赤开口讨论这件事情。

    之前几次,都是刚说就被他打断了。

    看他的样子,是完全没有和她谈这件事儿的意思。

    可是,她真的不可能看着萧野就这么被冤枉——

    越想越难受,程娆拉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卧室的门没有关,尉赤在客厅里坐着,完全能看到程娆在床上的反应。

    尉赤从抽屉里拿了烟和打火机出来,点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这种时候,心乱的人不止她一个。

    他自己也瞧不上这样的自己,但是,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什么别的办法。

    尉赤连续不断地吸烟,一支烟很快就吸完。

    刚刚掐灭烟头,外卖正好送来了。

    尉赤把外卖拿出来摆到茶几上,然后走到了卧室。

    尉赤直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把程娆从床上拽了起来。

    “吃饭。”他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程娆“哦”了一声,下了床,跟着他来到了客厅。

    两个人在茶几前坐了下来。

    程娆想起来,之前他们两个人也总是坐在茶几前吃饭。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程娆瞄了一眼尉赤。

    他的表情还是很冷。

    程娆突然就很怀念他之前动不动就脸红的样子。

    那个时候,至少比现在好说话……

    她抿了抿嘴唇,打开了面前的餐盒。

    里面是皮蛋瘦肉粥。

    程娆拿起勺子,喝了一口,胃里突然开始反酸。

    “呕——”

    她捂住嘴,但是却挡不住一阵又一阵的干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初笺〕〔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