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怪力萝莉修仙记〕〔诸天动漫之武极〕〔第九星门〕〔夫人每天都被套路〕〔大田园〕〔战少,一宠到底!〕〔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江可心霍景琛〕〔娱乐小白进化史〕〔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云起凌九天〕〔泪之传说〕〔魅姬惑天下虞歌楚〕〔深情入眸似星辰〕〔十亿次拔刀〕〔上官若离东溟子煜〕〔骨钱令〕〔随身携带剑士模板〕〔木叶之慎〕〔我的小姨子是银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是个宠妻狂 第1918章 龙少篇难忘清晨的瞬间
    百思不得其解,傅重甚至有些不太能接受。

    虽然不至于说一定要才貌双全吧,但也不能没有要求吧!在傅重的认知里,他不像是个这么肤浅的只爱美色的男人,就算是只爱美色,那选择的富余也多得是啊,怎么就被一个夜店老板娘给迷了眼?

    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或者从事这行的女人手艺真的特别好?

    脑子里的念头一过,傅重还禁不住一阵恶寒地打了个寒颤:要不要提醒他注意下安全?死有时候真不是最可怕的,生不如死才最恐怖!

    而恰在此时,一道咕哝的回应声传来:“嗯~等我回去再说!”

    扔了电话,舒展了下身躯,翻身,龙驭逡半压着某人,颔首伸手又吃了一通嫩豆腐。

    “嗯,别闹~”

    受不了地,卷着被子,慕容云裳不得不翻转了身躯,抬手恨不得将某人撑出两万五千里:“是想谋财害命么?”

    自己多重没点数、想活活压死她吗?

    “呵呵!”

    不自觉地,龙驭逡已经哂笑出声:“不装睡了?这句话难道不该是我说得?”

    邪魅的视线缓缓地逡巡过身下,龙驭逡指尖玩味地轻动,打趣的嗓音跟着低沉了几分:“昨晚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勾着我、压着我,不肯下来~”

    脸色一红,慕容云裳直接别过了头,耍赖道:“我没听见,反正我不知道!”

    还好意思说?

    还不都是被某个不要脸的给逼的,她要是不这么做,还不知道被他给折腾到什么样子,有没有命看到今天的太阳呢!

    视线凝聚在她脸上的一团红云之上,龙驭逡再度朗笑出声:“呵呵~”

    瞧这心虚的架势,难怪不禁逗!

    原本两人的姿势就很暧昧,空气中浓烈的气息仿佛犹在,脸上一阵火辣辣地,慕容云裳都不知道该看哪儿了,最后恼羞成怒,本能地伸手就堵向了他的嘴巴:

    “别笑了!不许笑~”

    攥着她一只细滑的手腕,龙驭逡更是乐不自禁,变异的笑声更是平添了几许意味深长的味道,刹那间,慕容云裳真是从头发丝回到脚后跟了。

    眼见某人跟八百年没乐过似的、嘴巴都快要合不上了,舞动着小手使不上力气,慕容云裳气得面红耳赤,不免更是尴尬,急切的一个用力,猛地一推一个翻身,就整个攀爬到了他的身上,两只手交叠着就堵到了他的嘴巴上:

    “我让你笑,让你笑我~笑我~”

    这下笑不出来了吧?

    蠕动着,慕容云裳还攀爬着去捂他的嘴,想要堵个严实,却又怕捂地太狠憋着他,小手蜷鼓着,脸颊也是一鼓一鼓地,闷闷的笑声还是源源不绝,她狼狈又认真的样子更是可爱到了极点。

    “呵呵~又压着我?”

    眉头轻挑,眸色闪动,轻声咕哝着,龙驭逡满脸都写着“你看,我没说谎吧”的得瑟与笑意:这就是赤果果的“她压他”的铁证!

    “你说你是不是做梦都在想怎么扑倒我?”

    倏地收手,慕容云裳就撑起了身体,脸色又殷红了一片,唇角差点没直接咬出了血:“我才没有!”

    挣扎着她想要起身离开,却发现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直接给缠绕住了,这一刻,她根本就是“骑虎难下”了,后挣了半天竟然都动弹不得,某人掌下还越缠越紧。

    一阵,气得慕容云裳呼哧呼哧地:这坏心眼地哈,明明就是他绑着她不让她离开,还赖她压着他!

    几个意思?

    这是打定了主意本末倒置、睁眼说瞎话了?

    太欺负人了!

    正准备反驳,一道磁性的男声却抢先一步砸来:“没有?那这狼吐虎猛的架势……莫不是我没喂饱你?”

    “噗”地一声,慕容云裳一口老血差点没当场喷出来,刹那间,一张小脸也涨成了猪肝色:“龙驭逡!”

    这个臭不要脸的!是打定主意要扭曲事实、取笑死她了是吧?

    气嘟嘟地,说不过、起不来,慕容云裳抡着拳头就招呼了过去:“我才没有!没有!让你瞎说,胡说,还笑我,讨厌死了~”

    正闹腾着,龙驭逡手下一个轻挠,慕容云裳本能地一个弹跳,惊叫了一声:“啊!”

    下一秒,利落地翻身,眨眼的功夫,龙驭逡已经反客为主再度将她压到了身下,手脚并用,还技巧地将她整个钳制到了完全都动弹不得,凝望着掌下乱动乱转的她,满目胜利的笑痕,一脸的从容惬意。

    颠簸了几次不得其法,慕容云裳气得整张脸都绿了:“龙驭逡!起来!”

    “胆肥了嗯?”居然都敢吼他了?

    低喃了一声,抬手,龙驭逡在她腰侧轻拍了下:“真是个小野马~”

    “你叫我什么?”

    眸子一瞪,慕容云裳双目都要冒火了:这人是起外号上瘾了吗?前面说她像萝卜,就喊她“阿萝”,这会儿又叫她“小野马”?

    靠了!

    为什么不给她起个诗意一点或者好听一点的?

    不叫她名字,不取个花草的名字,叫个“宝贝儿”也成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

    只觉得眼下的她又野又辣,美艳不可方物,像极了桀骜的小野马,滋味绝佳,诱人征服!突然间,龙驭逡觉得这个昵称太配她,玩味地又低喃了声:

    “小野马,野性十足,野死了~”

    特别是在他身上的时候,当真是狂野地让人迷醉!

    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咬得牙齿滋滋作响,用力地一个踮身,慕容云裳张嘴就狠狠地咬在了龙驭逡左侧的肩头之上:

    “咬死你!”

    敢说她野?她就野给他看!

    直至喘不过气,她才不得不松了口,累得“噗通”一声又跌回了柔软的被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说我?呼~”

    眼角的余光扫过左肩的红痕,清晰地还带着女人的齿印,像是烙铁划过,热热地,一种奇异的感觉萦绕,不自觉地龙驭逡的眸色就幽暗了下来:

    他的身上,如此清晰的、女人的印记?

    视线一个碰撞,瞬间警醒,下一秒,慕容云裳倏地别开头,双眸紧闭,尖叫出声:“啊,不要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初始技能也很猛〕〔大宇微尘〕〔噬神纵天〕〔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快穿之小黑屋警告〕〔甜妻买一送二苏沐〕〔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第一龙婿〕〔娇妻甜蜜蜜: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