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夜可期〕〔冷少宠妻甜入骨〕〔凤狼斗〕〔无敌战神萧尘〕〔状元是我儿砸〕〔双生公主扶摇录〕〔浴血归来:宅女为〕〔一颗新星〕〔一品皇商:厨娘她〕〔我有一幅山河社稷〕〔从斗破开始逆袭〕〔魔神大人你的面具〕〔水浒任侠〕〔道法制造〕〔生灭轮转〕〔斗转天道〕〔修仙之辈〕〔我娘子天下第一〕〔仙道极宠〕〔萌妻宠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陈默 第297章 路遇劫匪!
    或许那天,我不该动手打朱权贵吧;因为这次的动手,让危险提前找上了我。

    后来朱权贵被两个秘书,扶着出了厂区;临走他还跟我撂狠话,说这事儿没完。

    我倒不怕他报警,毕竟是他先动的手,而且没打多严重;再说了,我们都是乳城企业家,遇到这种小事儿,警察一般都是劝我们私了。

    只是朱权贵走后,蒋晴看我的眼神却更暧昧了,她故意问:“好好的,你打他干什么啊?”

    我咬牙盯着远处说:“就是看不惯他占你便宜!这种人渣该揍,打一次他就知道收敛了。”

    听到这话,蒋晴的脸微微一红:“你…你吃醋啊?对他这种人,没必要吃醋的。”

    “什么吃醋不吃醋的?!我就是看不惯而已!而且大师傅不在,我有责任照顾你!”说完我转身就走,蒋晴跟在我后面,却小声絮叨:“吃醋就吃醋,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从蒋晴厂里回来,已经是傍晚了;我又把老冯叫过来,安排他明天接待营销团队的事;总之就一句话:我们不看文凭,只看本事,只要有本事,工资对方随便开。

    跟老冯聊了一会儿,我又回办公室,无聊地耍了一会儿针灸,就开车回了家;其实那时候,回家和在公司,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有时我甚至觉得,还不如呆在公司,至少还有人跟我说话;而回到家里,等待我的只有孤独和黑暗,以及那些无尽的思念。

    一想到今天早晨,我那么决绝地伤害了苏彩,想到了幸福离我那么近,我却冷漠地将她推开,忽然一阵心痛袭来,我就连呼吸都无法控制了!

    开着车,我就在车里放声大吼,我想要发泄,把那些悲伤的、无力的、残酷的一切,全都吼出来!然而车子才开到半路,就出事了。

    从开发区回家,绕近走的话,我要经过一片田间小路;那条路我经常走,可没想到今天,路上却橫了辆皮卡车,直接把小路堵了起来。

    放慢车速,我连续按了几次喇叭,可那辆车应该是坏了,我看到有人趴在车前,拿着工具修理。

    把车停到路边,对方就朝我招手,问我车上有没有扳手、钳子什么的;我下了车,可刚打开后备箱,一股阴风蹿来,我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

    因为我后面又来了一辆车,也是直接横在中间,直接把后路堵死了!紧跟着车里就蹿出来四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西瓜刀;而前面的车里,也涌过来两人,手里拿着扳手。

    “你们是干什么的?”一边盯着他们,我一边看着周围的地形;路两旁是林荫大树,再往外是排水沟;沟很宽,里面还有水,根本跳不过去。

    一个光头男人,满脸横肉地站出来说:“劫道的!”

    听到这话,我微微松了口气,直接把钱包掏出来说:“里面有2000多的现金,你们拿走吧!我不想惹事,咱们和气生财。”

    “和气生财?你这辆车我们看上了,不知道你能否割爱?”他摸着大光头,一脸阴笑道。

    这车还是之前,苏彩在4s店,给我订购的那辆奔驰;满共开了没有几个月,这光头眼神倒是挺好使。

    “可以,这是钥匙,你们开走吧,道儿上的规矩我懂,回头绝不报警,就算孝敬几位大哥了。”说完,我直接把钥匙卸下来,拍到了车顶上。

    “呵,你倒是好说话!开着奔驰,戴着名表,瞅你这一身打扮,应该不缺钱吧?我干脆把你绑了,勒索个1000万,岂不是更好?”他摸着大光头,一步一步朝我逼近。

    我镇定一笑,摆摆手说:“大哥,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你现在把车挪开,我马上给你写1000万支票,随时都可以到银行里取;我这人喜欢结交绿林好汉,说不准将来,咱们还能拜把子呢!”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这么配合,倒是把光头给整蒙了!“兄弟,你不能这样,你这么配合,显得我们这行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哦?那我该怎么办?”皱着眉,我疑惑问。

    “你很好办,直接把命交出来!”说完,他第一个冲上来,直接挥刀就朝我砍。

    我早就看出来了,他们根本不是劫道儿的,正常的劫匪,不会直接冲着人命来。

    眼看着刀片袭来,我快速退后,侧身躲开他一刀,接着手腕一抖,在他腰眼上用力拍了一下。

    紧跟着身后的俩人朝我冲来,我立刻往旁边的大树前一绕,蹿到他们身后,再次抖起手腕,狠狠地拍在了他们的腰上。

    剩下还有三个人,舞着短刀就朝我跑,可那个光头却猛地一吼:“都特娘的给我住手!”吼过之后,他无比惊讶地看着我:“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怎么…两条腿动不了了?”

    “大哥,我们也是!腿麻,好麻,快要麻死了!”

    “我这是巫术,千里之外就能取人首级,你们害不害怕?”微微退后,我靠在自己的车旁,点了根烟说。

    “不是,大哥,您能不能给我们解开?我的腿麻死了,要受不了了!”秃头红着眼,手里的刀,“咣当”掉在了地上,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我就抽着烟问:“谁派你们来的?”

    光头胳膊自然还能动,他挠着头皮,难受地咬牙说:“您别难为我们,说出来就是个死!”

    “你不说也是死,而且死的不明不白!没人知道是我干的,因为我会巫术!”叼着烟,我调侃地看着他们;但他们都吓死了,因为我的手法的确诡异;当年阿婆用这招,就连市里领导都没看出来破绽。

    “是梁家,梁家要害你!今天朱权贵,去梁家打了小报告,我只能说这么多!”秃头抹着脸上的汗,似乎是尿了,裤子都湿了。

    仰起头,我长长舒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啊,或早或晚,躲不掉的。

    扔掉手里的烟,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们仨身上,已经被我下蛊了,想活命,以后就要听我的;梁家要是有什么动向,也要及时打电话通知我知道吗?”

    光头苦笑道:“大…大哥,您别吓唬我们,这世上哪儿有这么神奇的东西?”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明显慌得不行。

    “这叫‘同生蛊’,从今天起,咱们四个的性命,都是连在一起的;我死了,你们也活不了;但你们死了,我照样没事。你可以不信,如果你敢拿自己的命赌的话。”说完,我在他腰间一拍,直接把银针收到了掌心里。

    “哦对了,如果我身边的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把我惹怒了,我照样会要你们的小命!”咬着牙,我又不露痕迹地又把另两根银针收了回来。

    可听到这话,光头直接就急了:“大哥,你是不是有个女朋友叫‘苏彩’?梁家还有一波人,估计现在已经快到你家了,你还是赶紧去救她吧!”

    “什么意思?”听到这话,我猛地掏出手机,打给苏彩问:“你在哪儿?”

    “在…在老房子里,你住的这个地方!”苏彩犹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相公太冷:下堂媳〕〔极品老木匠〕〔上门龙婿〕〔厉少宠妻至上〕〔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在冬天中央等你〕〔携尸毒入侵异界〕〔易烊千玺:时光杀〕〔闪婚娇妻:邵先生〕〔许念安穆延霆〕〔罗依依与沈敬岩小〕〔热搜影后:大佬今〕〔江南声声雨〕〔都市之丹君重生〕〔都市之狼王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