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之冰天雪〕〔开局等死?忽悠病〕〔斗破:极寒冰圣〕〔华娱璀璨时代〕〔一切从华山开始〕〔校医清闲?你可听〕〔极品房东俏佳人〕〔被扔狼山,她靠驭〕〔农门福女:糙汉宠〕〔带着空间穿七零,〕〔重回七零:强扭的〕〔军训第一天,高冷〕〔迎娶皇后,竟让我〕〔掌握八奇技的我才〕〔诸天从四合院启航〕〔疯了吧!我一个奶〕〔高手下山,我家师〕〔长生万古:苟在天〕〔美女总裁身边的贴〕〔家父李世民,让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有一双黄金眼 第19章 离蜀
    夜已深,蜀王轻衣简从,悄然去了知竹苑。

    李谨之已经睡下,见蜀王一个人深夜前来,彭亮忙退出去守在门口。

    李谨之起床给蜀王行礼,蜀王没说话,眼圈却先红了,扶着李谨之肩膀的双手不停地颤抖。

    李谨之笑了笑,扶着蜀王请他坐下,自己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烛光里的长子一身白衣,乌发披散在身后,愈发衬得容颜如玉。

    蜀王不由得哽咽,低声说:

    “京城是个虎狼地,你去了要时时处处小心,只管好好伺候你皇祖母,过两年,一旦你皇祖母......父王一定马上接你回来。”

    李谨之就又笑了,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形象,目光熠熠地看着蜀王的眼睛说:

    “父王,难道您真的相信宫里只是想让我回去侍奉皇祖母吗?”

    蜀王怔住,良久才叹口气垂下了头。

    他和皇帝是一母同袍的亲兄弟,可兄弟两个从小就不亲近。到后来李谨之出生,因为先帝的偏爱,皇帝对他的忌惮就更多了。

    若不是为了在朝堂内外的名声,皇帝又岂能让他在蜀地平安度日这么多年?

    李瑾之双手撑放在膝上,垂眸轻笑道:

    “我原以为命不久矣,可既然上天不肯收我,我便要好好地活一回。”

    他说着抬眼看向蜀王:

    “父王,剑悬于顶的日子我们过的太久了,与其不知道自己要何时死于非命,不如放手一搏,便是死了也了无遗憾。”

    蜀王满脸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良久才喃喃地说:

    “你皇爷爷说的没错,你早晚,你早晚……”

    听蜀王提起先帝,李瑾之红了眼圈,可他不肯落泪,只咬了咬牙,眼底的泪意便渐渐消失了。

    蜀王颤抖着手从衣袖里掏出一块黑铁蝴蝶令牌,递到李瑾之面前说:

    “你皇爷爷临去前交给我的,说若有一日,你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就把这个拿出来,这是他给你留的人,总能保你活着。”

    李瑾之接了蝴蝶令牌,用手轻轻抚摸着说:

    “我若败了,情愿死在京城。和皇爷爷魂归在一个地方,我也了无遗憾。”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着蜀王说:

    “父王,我若有成功的那一天,必定第一时间接您回京,让皇祖母有生之年能再见你一面。”

    蜀王再也忍不住,双手捂着脸无声地痛哭起来。

    装船只用了两天,除了李谨之等人乘坐的大船,前后还有几艘装运物品和护卫的船只。

    蜀王带着蜀王妃等一行人到码头送别,梅雪没有看见李瑾桓,只有哭红了眼的李瑾枫陪在蜀王妃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那一天〕〔朱寿〕〔npc误入游戏中尽情〕〔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我在华娱那些年〕〔大秦:开局签到十〕〔不断作死后我成了〕〔和前任他叔联姻后〕〔告白〕〔穿书后我又把男主〕〔重生年代之发家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