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穿书之没人能比我〕〔灵泉修仙:农家崽〕〔我的替身是史蒂夫〕〔流放,神医小娇妻〕〔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军训第一天,高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她有一双黄金眼 第71章 恶魔
    宋志杰的动作很快,也只两天的时间,他就查清楚了和那个庄子有关的所有事情。

    仇道仁,其祖上世代在青州行医,颇有些名气。

    几年前,一场大火将仇家烧了个精光,唯有刚刚成年的仇道仁活了下来。

    可昔日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挣扎着留下一条命后,同时也留下了满身的伤疤。

    仇道仁自那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他深居简出,再不为普通人看诊,偶尔被达官贵人请上门看病,也是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

    再没有人看见过真实的仇道仁长什么样,又因其医术高明,故而得了“鬼医”这样一个绰号。

    “梅姑娘,据我所查到的消息,仇道仁是两年前开始频繁出入鲁王府的,那个庄子也是在那之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

    但是那里守卫严密,我们只接触到了几个外围的人,里面的具体情况还是查不到。”

    一向神通广大的宋志杰,此刻也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这并不出乎梅雪的意料,她想了一下,问宋志杰说:

    “这个仇道仁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有弱点的,这些弱点,要么是因为爱好,要么是因为痛恨。

    对于仇道仁来说,大概率会是因为痛恨。

    果然,宋志杰想了一下就说:

    “此人自从攀上了鲁王,就更少见外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去青州府学旁边的学府街买字画,每隔几天就要去一趟。”

    梅雪就冷笑了一下说:

    “那就对了,宋先生,你现在就去查,看看青州这两年的失踪人口有多少,都是些什么人,平日里主要生活在哪些地方。”

    宋志杰楞了一下,但瞬间就明白梅雪的意思了。他脸色微变,却并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和梅雪道别后就匆匆离开了。

    撑开窗户,梅雪看着外面细密的春雨,咬紧嘴唇闭了闭眼。

    世间多苦难,有几个人能够平安喜乐地度过一生?

    可再怎么艰难,也不应该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

    一个人,如果已经是嗜血成性的恶魔,那便不应该再活在这个世上。

    他应该去下地狱,就像严家,就像沈皇后。

    宋志杰在天刚擦黑的时候赶了回来,外衫和头发都已经略显潮湿。

    梅雪给宋志杰倒了杯热茶,宋志杰接到手里却顾不得喝,沉声对梅雪说:

    “梅姑娘,都让你给猜对了,这两年,青州府城失踪的人里面,有十五个都是府学的学生。

    最后失踪的那个学子是两个月前没了踪影的,而那个时间段里,仇道仁正好去过府学街那边买字画。”

    真相几乎就要喷薄而出,令人不寒而栗。

    梅雪冷冷地笑了一下说:

    “仇道仁毁容时的年岁,和这些失踪的学子大致相当,都是风华正茂的少年。

    他自觉见不得人后,心里最痛恨的,恰恰就是最渴求却永远也得不到的。”

    宋志杰喝了几口热茶才缓过心神,摩挲着茶盏说:

    “这些失踪的学子们,肯定都已经遇害了,太可惜了。”

    梅雪点了点头,让宋志杰去准备一下,她要尽快去府学街那边摆摊卖字画。

    宋志杰立即反对,说可以让秦力乔装一下过去。

    梅雪就笑了,问宋志杰说:

    “我知道先生是好意,可您应该也知道那些失踪学子的大概体貌特征吧?”

    宋志杰就又很无奈地苦笑,梅雪很冷静地接着说:

    “太子殿下的计划尚在推进中,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而且,在这个节点上,一旦仇道仁出事,必然会引起鲁王的怀疑。

    所以,仇道仁必须死的合情合理,最好是让他死在鲁王的手里,那样才最安全。

    在这之前,我们必须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制造出成品,或者已经推进到了哪一步,具体有那些人接触到了这其中的关键环节。

    然后,我们才能执行除掉他的计划,关键环节的操作人也不能留,以绝后患。”

    宋志杰沉思着点头,梅雪又接着说:

    “药物的提炼,本就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如果用于提炼的工具很落后的话,其过程就会难上加难。

    也许就需要成千上万次的失败才能推进一小步,而每一次的试验,都需要记录下详细的数据以备下次使用。

    我相信,无论仇道仁多聪明,这海一样的数据他都需要用纸笔记录下来才行。

    而我,只要能看到这些数据,就能判断出他是否成功了,或者推进到了哪一步。

    所以,必须是我去近距离接触他才有用。

    那个庄子里的人不少,要甄别谁接触了关键环节,也必须由我来做。”

    春日夜,风疏雨紧。

    宋志杰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也只能无奈地对着梅雪点了点头。

    这是最冒险的办法,但也是最安全有效的办法。

    春雨散尽,阳光明媚,青州的春天这才正式拉开了帷幕。

    府学街来了一个卖字画的年轻人,字画很一般,可人长得异常清秀俊美。

    尤其是那白净莹润的肌肤,简直欺霜赛雪。

    以至于不时地就有人停在摊位前和他搭话,就算不买字画也要问东问西一番。

    年轻人一直和气地笑着,有问必答,言谈谦逊有礼。

    用的是地道的青州方言。

    宋志杰坐在对面的茶楼上默默地看着梅雪,梅刚和秦力等都做了简单的易容,分散在梅雪周围。

    直到第五天,仇道仁才出现。

    他始终没有露面,但他乘坐的马车在梅雪的摊位前停留了好一阵才又缓缓离开。

    宋志杰微微皱了眉头,冷眼看着仇道仁的马车渐渐远去。

    这辆马车,梅刚向他描述过一次,他就再也忘不掉了。

    一连几天,梅雪都没有再出门,宋志杰则日日在外奔波,赵书钦和梅刚等人也都忙得不见踪影。

    梅雪是在一个午后得到沈皇后去世的消息的,宋志杰神情淡漠,轻摇着手里的扇子说:

    “世子的消息送来的快一些,官府这边,大约还得四五日才会有消息。”

    梅雪点头,她正在碾药,也并不停下手里的活,只淡淡地说:

    “沈皇后走了,淑妃和四皇子的野心就会更大。

    所以我们必须加快速度,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宋志杰点头,沉吟着说:

    “陷阱已经准备好,姑娘你一旦得手,我这边立刻就撒网。”

    梅雪“嗯”了一声,抬眼看了下窗外说:

    “再吊他两天胃口,此人心思极为缜密,所以才会杀了那么多人都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务必一击而中。”

    宋志杰点头,他倒了杯茶递给梅雪,自己也端了茶盏默默地慢慢喝着。

    仇府,阴暗的密室里,到处都充斥着霉变和血腥的味道。

    形如鬼魅的人影,即使在暗室里也裹得只露一双阴沉的眼睛。

    他慢慢地走着,疤痕交错的双手一路从墙上的数十幅皮俑抚摸过去,撕裂破碎的声音在暗室里清晰地回响:

    那么好的一副皮囊,要是也能摆在这里多好啊!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说他碰到你了没〕〔从完美世界穿越诸〕〔麻衣诡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怪谈玩家〕〔漫威之我穿越的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