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她一身旗袍,〕〔穿成早死的炮灰原〕〔渡魂灯〕〔破案需要我这样的〕〔意外怀孕后:薄总〕〔明撩!暗宠!空降〕〔开局一首十年打穿〕〔民俗从湘西血神开〕〔七零:穿成糙汉的〕〔精通兽语,农女她〕〔嫁给残疾哨兵,带〕〔国运擂台,只有我〕〔团宠娇宝纯欲风,〕〔错撩!千亿总裁宠〕〔火影:我带着满级〕〔穿成极品丈母娘,〕〔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铠甲:我,开局满〕〔网游:只有我能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崛起从金融开始 第079章【灵境科技复牌之后必须要重仓】
    天才本站地址:

    rg

    与此同时,林语薇的采访视频也通过媒体传播开来,在网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和热议。

    网友们的评论一边倒的支持林语薇,她的那段采访视频在网上被各路吃瓜网友们竞相转发、评论,然后之前各种支持她的那些公知、大v们看到最新的舆情。

    公知、大v们犯迷糊了。

    感觉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网上对林语薇和灵境科技的支持越来越强烈,也有更多的声音开始驳斥那些砖家的言论。

    比如有人这么说:

    资本家只想尽可能的让工人生产产品,不管是革新生产工艺还是提高管理水平亦或是通过加班加点生产的越多,但是又不给工人涨工资,必然导致大众没有消费能力,那么经济危机就早晚定会发生。

    提高薪酬收入、增加员工假期,让大众有时间、有金钱消费自己生产的产品,如此才能促进经济的良性正循环。

    随着越来越多的网友们看到了她的那段采访,基本上是被原地圈粉。

    消息的传播,林语薇的采访视频也让诸多业内人士非常惊讶,尤其是那些把她当成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没把她当回事的人,这一段简短的采访视频让他们意识到之前对林语薇的看法是大错特错。

    ……

    m.26ks.

    千弘资本。

    此刻,赵天华和李宏盛两人正待在一块,两人盯着同一个屏幕,放映着的赫然便是从网上找到的那段林语薇面对一众记者的公开采访视频。

    看完了视频,赵总敲了一下空格键暂停了视频,感慨地说道:“灵境科技复牌之后必须要重仓。”

    李宏盛感叹道:“真不知道林志海是怎么把他这个女儿培养出来。”

    赵天华也说道:“不得不说,她应对的相当漂亮,仅仅一句话就让她以及灵境科技所面临的压力骤降,主流的声音必然不会也不敢公开的否认灵境科技。”

    这一点很多人都明白。

    林语薇的那番话实在是太正能量、太正治正确了,把灵境科技的超高薪资福利待遇让先富带后富这句话来背书。

    谁能公开反对?谁又敢公开反对?

    赵天华又说道:“据我所知,灵境科技还要大规模拍地,青州市断然会大力支持,至少不会为难灵境科技。林语薇的这一系列动作,心思之缜密,布局之精明,判断之准确,很难想象她是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小姑娘,林志海生了一个天才妖孽女儿啊。”

    在赵总看来,林语薇的这一系列布局动作,一些在商海纵横数十年的老狐狸也不过如此。

    这件事情倒也让赵天华更有信心,林语薇越是表现出能力出众,就说明她肯定能看得出千弘资本的潜在用意,到时候跟她接触的时候就不会有交流上的障碍,而且她也肯定知道自己面临的压力,届时也会乐意接受千弘资本释放善意的信号。

    不过新的问题也来了,赵天华觉得不能再拖下去,得赶紧雪中送炭才行,再拖下去指不定灵境科技目前遇到的问题就要被林语薇自己给逐一解决了。

    到时候至多算是锦上添花,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

    罗靖去了一趟学姐的家里,现在已经回到了锦绣花园的住所,进了屋子并没有看到楚嫣,她去市场买菜去了。

    这时,手机微信传来新消息提醒,罗靖打开瞄了眼,是李诗澜忽然发来了一条消息:[你在家没?我的电脑突然没网络上不了网,不知道啥情况,你在家里的话能不能过来帮我看看?]

    罗靖旋即编辑消息回复消息:[你在家里是吧?]

    李诗澜回消息:[嗯,在家,刚下班回来。]

    罗靖回复:[我过去帮你看看。]

    回了个消息便起身到了离开电脑室,出了屋子来到隔壁门口敲了敲,李诗澜开门示意他进来并说道:“你帮我看看,一直连不上网,重启路由也不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罗靖来到她的电脑桌前坐下,检查了一遍,随后看了看主机,过了一会儿他拔了网线接口瞅了眼。

    “这线坏了,得换条新的。”

    李诗澜望着他手里的那段网线说道:“那怎么办?是不是要打电话叫运营商的人来修?”

    罗靖把那条坏了的网线接口甩一边并说道:“不用,我那边有几条备用的接口线,拿条过来给你换上就可以了。”

    说完罗靖回到自己屋子,拿了一条网线过来给她的电脑换上。

    不一会儿,网络回复正常,罗靖偏头瞄了站在旁边的李诗澜说道:“ok,搞定了。”

    李诗澜粲然笑言:“谢啦。”

    罗靖笑道:“小事一桩,没别的事情我就过去咯。”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李诗澜忽然说道:“你先等一下……”

    罗靖回头望着她好奇道:“什么事情?”

    话音刚落,他发现李诗澜似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不禁让罗靖更加好奇了,见她不说话便说道:“你不说我可走了?”

    闻言,李诗澜见他要走,望着他还是说出了口:“就是你们能不能动静小点?你隔壁还住着一個邻居呢!”

    罗靖一脸茫然道:“什么动静小点?”

    但下一秒,他好像懂了,尤其是看到李诗澜此刻脸上一副支吾其词的样子。

    这会儿算是明白李诗澜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就是你跟你女朋友那些事……”李诗澜偏过头去如是说道:“那么大的动静,伱自个儿心里就没点数么?”

    罗靖:“呃……”

    李诗澜:“……”

    一时间两人无言,气氛有些尴尬,安静了片刻,罗靖掩饰尴尬缓解气氛打哈哈式地说道:“那个诗澜姐,抱歉哈,我也没有想到房子隔音那么差,以后我会注意的,抱歉抱歉。”

    这时,偏过头去的李诗澜心中纠结了一番之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声细如丝一般询问:“你能不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听到这话,罗靖欣然点头:“没问题,你说。”

    李诗澜侧目而视,旋即收回目光,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真的有那么过快乐么?”

    闻言,罗靖顿时满脸问号似的望着李诗澜一阵愕然:“……蛤?!”

    罗靖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紧接着便是煞有介事一般连忙后退两步,佯作惊恐地道:“诗澜姐,网线该不会是你故意弄坏的然后把我骗过来行图谋不轨之事吧?心机好重!”

    听到这话的李诗澜脸蛋冒出黑线,顿时凶巴巴等着罗靖道:“胡说什么呢?我才不是那种人好吧!”

    罗靖转而笑道:“开个玩笑。”

    李诗澜:“……”

    罗靖:“……”

    一时之间突然无言,气氛又变得尴尬了起来。

    过了片刻,罗靖打破安静的氛围,若无其事般的说道:“诗澜姐,呃、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李诗澜忍不住放大声音不满道:“少在这儿装傻充楞,还不是因为你勾起人家的好奇心,我在隔壁都听的一清二楚,不只是晚上,白天也时不时也有。”

    罗靖顿时捂脸笑哭:“你一个女孩子不要这么直接好吧……”

    李诗澜:“……”

    片刻后,李诗澜纤手轻托,食指搭在嘴角似是自顾自地说道:“话说,能整出那么大的动静你也是很厉害的了……”

    “咳咳咳……”罗靖轻咳了几声,摸了下鼻子说道:“谬赞。”

    李诗澜侧目瞄了他一眼,支吾其词道:“对了那个你、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呢……”

    “不是,你这么好奇干嘛?”罗靖一脸费解的看向她,视线里正好是李诗澜的侧颜,角度堪称绝美,不过下一秒罗靖忽然呆愕,顿时望着她连忙道:“不对!诗澜姐?你?别告我你……你该不会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吧?”

    罗靖这会儿算是反应了过来。他这话一说出来,李诗澜以为他是在嘲讽,顿时羞恼激动地道:“干嘛?没经历过怎么啦?很奇怪嘛?”

    汗……

    罗靖不禁暗暗滴汗,干笑了几声连忙说道:“呃、没,不奇怪,而且很正常,说明诗澜姐是个非常洁身自好的女生。”

    李诗澜掩面娇笑,她又追问道:“所以,你跟我分享一下呗。”

    罗靖:“emmm……”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诗澜顿时靠了过来扯着他的衣角说道:“快说嘛快说嘛,别在吊人家胃口啦,人家都快疯了,你不说人家今晚都睡不着觉了!”

    她的声音一阵糯叽叽,拖长着尾调,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罗靖感到哭笑不得:“骇……我说诗澜姐,这种问题想知道你直接去网上搜索不就行了?电脑也帮你弄好可以上网了,亦或者应该去跟你的闺蜜之类的问比较好吧?”

    “也对喔……”李诗澜下意识的,不过她立马就再次与罗靖相视道:“可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就不能直接说了?”

    李诗澜又自言自语道:“真的有那么夸张么……”

    罗靖一脸脑阔疼,愈发感觉李诗澜是在故意诱导。

    这种考验真的很难扛啊,罗靖本就是肉食生物,现在已经很克制了,在这么下去保不准是要失控把她给吃了的节奏。

    罗靖从李诗澜那双清透的眸子读出了她是真的出于好奇心,而且现在知晓她还是从来没有经历过,万一事后她后悔,罗靖不想为了一时之快而伤害人家。

    不过理智是一回事,实际上又是另一回事,李诗澜这般可爱的一面反倒是让罗靖愈发难以克制。

    面对这么一位秀色可餐的美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李诗澜呢喃软语:“我真的很想知道诶~”

    罗靖抬手捂着额头说道:“好吧……”

    李诗澜眼前一亮,拉着罗靖往客厅沙发坐下,而李诗澜也来到他旁边坐下。

    罗靖瞄了她一眼,看到她一脸期待的样子,想了想便说道:“怎么说呢,总之感觉很不错啦……”

    闻言,李诗澜点头道:“展开了描述!”

    罗靖无奈,略作沉吟片刻之后开始比划着描述:“呃……先是扶在纤细的腰身,渐渐地不再只满足于这样,近在咫尺的距离能感受到灼热的气息缭绕在鼻息间,下巴、脖颈、锁骨……”

    李诗澜目不转睛的望着罗靖,她听得津津有味,或有不解却又大受震撼……

    过了一阵子,罗靖突然沉默不言,李诗澜望着他连忙道:“怎么不说了?关键时刻怎么可以掉链子?接着说接着说嘛!”

    罗靖仿佛脸冒黑线,他直接起身道:“说了也没法过审,自个儿百度去吧,我闪了。”

    火势越烧越旺,再不闪,真的要失控。

    这会儿楚嫣应该也回来了,只能回家去找楚嫣妹妹帮忙灭火。

    就在这罗靖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李诗澜迅速起身抓住他的衣袖:“你还没把话说完呢,不准走!”

    罗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然后转身一言不发地望着李诗澜,并且迅速向她伏去,后者吓了一跳,也松开了抓住他的衣角,连忙后退但被绊倒在了沙发上。

    罗靖伏身将之壁咚在沙发客厅沙发上,李诗澜左右瞄了眼在肩膀两侧撑着沙发的手臂,然后抬眼望着罗靖带着一抹慌乱娇弱弱地道:“喂~,你干嘛?”

    李诗澜仰望着他,片刻之后便别过头,佯作镇定道:“我警告你……”

    罗靖一动不动地俯视着李诗澜,质问道:“我说李诗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故意的?我忍你很久了,你既然知道我厉害,别以为我不敢对你舞枪弄棒,你是不是故意的?快回答我!”

    说到最后,罗靖不由得带着一丝命令的味道。

    李诗澜感受到了他充满压迫感的气息,此时她的内心很纠结,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既怕他乱来又怕他不来。

    一时之间,两人无言,空气中蔓延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微妙气氛。

    不过李诗澜想到刚刚听见他说正饱受着被她折磨的时候,心中顿时忍不住咯咯直笑,随后她又在心中思量:“怎么办?我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诶~,大脑已经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俯着身的罗靖再次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理智恢复了不少,起身与之拉开距离,抬手抚着额头无奈地说道:“真的不能跟你闹下去了,你没疯我反倒是快要被你折磨疯了,我走了。”

    听到这话的李诗澜突然觉得他好特别,郑冬之流几乎要把那点事儿写在脸上想想都反感,完全没法跟罗靖相比较,罗靖给李诗澜的感觉是,他一方面是不伪装真实想法,但又绝对不乘人之危且竭力让自己保持克制。

    李诗澜看到罗靖真的转身要离开了,这一刻她不知道是因何缘故突然不由自主地说:“你能不能留下来……”

    罗靖:“……”

    他再而转过身来默默地注视着沙发上的李诗澜,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目光交织着。

    李诗澜微微偏头主动移开视线,一只小手贴在嘴边,咬了咬小拇指带着低低哑哑的声音说:“那…那个我其实也想见识一下你的厉害……”

    罗靖:“……”

    沙发上的李诗澜低垂着眉眼,一双美眸顾盼生辉,一副任君采摘但请怜惜的模样。

    此刻她的气质格外温婉,黑色长发散在沙发上,亮泽又柔顺,小巧圆润的耳垂和精致的耳坠。她知道自己哪里生的最好看,面对他的角度也是恰当正好。

    罗靖感受着淡淡地香气随着呼吸的空气进入鼻中,再次伏身望着近在咫尺的绝美脸蛋说道:“你真确定想通了?真不让我走?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李诗澜:“……”

    两人面面相视,李诗澜避开他的视线,侧头看向别处游离着目光并说道:“不知道啦,你别再问我,自己看着办吧……”

    罗靖转而调侃道:“诗澜姐,我可以肯定你就故意的,果然心机女。”

    这时,李诗澜回过头来,抬眼与罗靖对视着,她忽然弯眉浅笑,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如是说:“我哥说你这家伙很风流,依我看有点名不副实,瞻前顾后的有贼心但没贼……唔~”

    李诗澜瞬即美眸圆睁,就在刚刚话还没说完,罗靖迅雷不及掩耳地俯低,如蜻蜓点水一般精准地攫住了她温润的唇瓣。

    此间,任何语言都已经是多余的东西,李诗澜感觉罗靖此刻几乎霸占了她的呼吸一般,也意识到自己的唇上已然烙上了属于他的印记……

    罗靖看到她的俏脸红粉绯绯,引人遐思,眼睛里是雾蒙蒙的水润润的,澄澈清透像是洒满了星星,又带着几分女子与生俱来的妩媚。

    随着李诗澜朱唇情难自禁地缓缓轻启,终究还是失控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