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京圈权臣都是我的学生! 第46章 有善心,但不多
作者:会散   摊牌了,京圈权臣都是我的学生!最新章节     
    </br>这天傍晚安歆吃完饭出来漫步消食。</br></br>她溜溜达达走到了前院,就看见一道清瘦修长的身影,坐在窗前奋笔疾书写着什么。</br></br>她轻轻走到窗边。</br></br>冷向白听到轻微的动静抬起头,看见站在窗外的人,原本冷漠的眼神带上了暖意。</br></br>安歆一直都知道冷向白在为书肆抄书挣钱,刚才看见书桌上堆着一摞抄好的书,这才知道他有多拼命。</br></br>不过安歆就像没看见一样,也没打算去帮他。</br></br>这天傍晚安歆吃完饭出来漫步消食。</br></br>她溜溜达达走到了前院,就看见一道清瘦修长的身影,坐在窗前奋笔疾书写着什么。</br></br>她轻轻走到窗边。</br></br>冷向白听到轻微的动静抬起头,看见站在窗外的人,原本冷漠的眼神带上了暖意。</br></br>安歆一直都知道冷向白在为书肆抄书挣钱,刚才看见书桌上堆着一摞抄好的书,这才知道他有多拼命。</br></br>不过安歆就像没看见一样,也没打算去帮他。</br></br>她不是穿越女主,没有那颗圣母心。</br></br>给别人尊重就是安歆最大的善良。</br></br>知道自己打扰到他了,安歆朝冷向白点了点头,就继续去荷花池边转了一圈回后院。</br></br>冷向白看着那抹纤细的背影,冷漠的脸上如冰雪融化般,露出了一抹笑容。</br></br>然后继续低下头抄书,这可是他现在主要的生活来源。</br></br>就从府试过后,安歆觉得黎子瑜他们都有考上秀才的实力后,她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br></br>觉得时间还长,从系统那里挣生命值也不差这一星半会儿,她想摆烂的时间。</br></br>安歆有这样的想法,可把和她签订平等合约的系统急坏了,于是就告诉了她一个不能说的秘密。</br></br>*</br></br>这天安歆正在给六人讲课。</br></br>看着江舟摆烂的趴在桌子上,提不起兴趣无聊的样子,安歆明白这家伙懒癌又犯了。</br></br>他觉得赌约有黎子瑜,冷向白,朱时景三人考过院试成秀才就赢了,他考不考上就没有那么重要了。</br></br>于是失去科考意义的江舟,又恢复以往的模样。</br></br>对于科举没有目标的人来说,还真难让他对读书提得起兴趣来。</br></br>这候 zcwx8.com 章汜。安歆叹气。</br></br>这时看门的勇叔来到教舍门口,弯腰恭敬道:“主子,书院门口来了两个人,说是冷学子的哥嫂闹着要见他。”</br></br>安歆看向坐在窗边一个清冷,一个冷漠的少年,扶了扶额头,看见他们俩感觉夏天都清凉了很多。</br></br>对着冷漠少年的问:“如果你不想见的话,我让人打发他们走。”</br></br>冷向白站起来走出教舍,他知道自己不出去见那两人,他们会一直在书院门口闹个不停。</br></br>“堂姐你要去哪儿?”安睿,问。</br></br>朝外走的安歆,回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要不你们自己温会书,我出去帮你们看看。”</br></br>对上五双射过来的目光,安歆投降:“一起去吧,对付极品,人多力量大。”</br></br>江舟:“哼!这还差不多。”</br></br>书院大门口。</br></br>冷向白的大哥冷向东一脸受伤的看着自己弟弟,好像收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低下头。</br></br>“小叔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知道你现在已经考上童生,但你怎么能因为分家就不认你大哥了。”</br></br>李氏大声的嚷嚷,好像这样就觉得自己说的很有理:“你这样绝情,就不怕别人知道影响你读书人的形象。”</br></br>安歆看见此时的冷向白如青松朗月般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清冷,神色间比他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冷漠。</br></br>淡淡道:“不怕!”回答的那个叫言简意赅。</br></br>安歆点了点头,看来平时对自己的敷衍,还留了一丝松度。</br></br>冷向白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和态度,就不再理自己薄情的大哥和大嫂,准备回去继续上课。</br></br>即使现在天气暖和,又被自家小山长讲的课催眠的昏昏欲睡,也比在这听聒噪的声音让人舒服。</br></br>“站住。”冷向东见弟弟如此决绝,脸上退下虚伪的面具,眼神低沉呵责道:“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亲弟弟。</br></br>现在你必须跟我回去阻止那些,我这个哥哥对你刻薄寡义的流言。</br></br>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到处散播你不孝不悌,看你以后还怎么考科举。”</br></br>看见弟弟停下了脚步,凛然的看着他,冷向东终于露出他自私小人得意的模样。</br></br>“怕耽误前程,就乖乖跟我回去澄清。</br></br>说你在父母死后不要家里的任何财产,是因为你自觉读书,花费家里太多银钱。</br></br>293063229306/br></br>安歆对冷向白哥哥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颠倒黑白,不要脸,算是被这位玩明白了。</br></br>冷向白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讥讽,“父母死前供我读书三载,而他们也在你适龄时,曾经供你读书五年。</br></br>而你读了那么长时间的书,却连儿经都不会背,认识会写的字也寥寥无几。</br></br>你自己不愿意再读书,父母这才没有再供你。”</br></br>冷向东咬牙,的确这都是事实,他无法反驳。要真正论起来读书花费家里的银钱,恐怕他所用的也不比这个弟弟少。</br></br>李氏看见自己汉子搞不定这个白眼狼小叔子,眼珠子乱转,开始打别的主意。</br></br>“小叔子那些谣言你不想给,你大哥澄清就算了。”</br></br>“嫂嫂,这里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br></br>李氏看见冷向白根本就不听她说完话,就要朝书院里走,急忙跟着喊道:“只要你能帮我堂叔再次坐上村长的位置,我和你大哥以后再也不来找你麻烦。”</br></br>冷向白虽然不悦妻子不想着他的名声,反而想让自己弟弟帮着娘家叔伯,但这时候他便没有说什么。</br></br>就在李氏不甘心跑上前想要拉住冷向白时,忽然一道身影阻隔在两人中间。</br></br>“大嫂这么急切的想要拉着小叔子,真是不害臊。”</br></br>众人“……”毒舌就是毒舌,喷起毒来连自己人都伤。</br></br>“哎呦!”江舟两眼瞪着敲自己脑袋的女人,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有毛病。</br></br>自知理亏,哼了一声,转过头。</br></br>“毒舌业务要精进,攻击对方,却不能伤及自己。”说到这里安歆突然想到,有一处地方很适合这个毒舌。</br></br>于是就没有心情再和这两个来找麻烦的人,墨迹。</br></br>想要赶快打发他们。</br></br>于是开口,幽幽道:“你们自己做的事,自己心里明白。分了家的兄弟,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这件事说到哪里去你们都不占理。”</br></br>“还有我这个人善良,提醒你们一句,造谣污蔑读书人,如果被告到官府的话。轻则是要打板子,严重的可是要坐牢。”</br></br>冷向东和李氏两个人脸色一变,显然不知道说几句污蔑人的话,还会打板子坐牢。</br></br>安歆眼如明镜般,孑然一笑:“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不假,不过在你们散播谣言前,可是要想清楚,是否能承担的起这个后果。”</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你…你怎么会知道?!”李氏惊恐的后退一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