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婚夜,植物人老〕〔累!病娇徒弟要黑〕〔反派:女主偷听我〕〔超凡纪元〕〔圣庭时代,开局推〕〔修炼万倍增幅,我〕〔从前有座镇妖关〕〔震惊!洞房夜丑妻〕〔父母双圣,我觉醒〕〔太古神尊〕〔武碎星河〕〔刚重生,被四个暴〕〔开局中奖一亿,我〕〔穿成男主的恶毒前〕〔因为怕死只好多谈〕〔乖!宝宝疼我!被〕〔龙王聘〕〔女帝:苟在深山,〕〔自首〕〔微醺玫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闪婚后,她捡到忠犬系老公 第25章 迷失心志
    </br></br></br>白微听到那把声的想法。</br></br>竟是进来两个人。在白微看来,这两位虽然一南一北,天各一方,天壤之别,今天看他们走在一起,却神奇的相配,散发的就是狼和狈的味。</br></br>韩定一看到这两人,脸色微变,但很快恢复原样。他倒想看看,今天这些人想唱一出什么戏。</br></br>“韩总,好久不见。现在应该称韩总了,不错不错啊。”</br></br>那位来自渔村的向谦,和宁佳夕一起,出现在眼前。</br></br>“这位是?”宁三叔对突然出现的人显然意外。</br></br>“这位是我在澄海时认识的朋友,也多年不见,正好在深城遇见。恰好,和阿定也认识。”</br></br>“阿定,又见面了。”</br></br>韩定一举起杯子,示意一下,没有言语。</br></br>他放下杯子,牵起白微。</br></br>“既然三叔等的人到了,我和我太太就不奉陪了。我太太今天也累了,我先带她回酒店休息。”</br></br>“定一,今天本来就是请的你们夫妻二人,正好佳夕也在深城,想着大家也都相识,就……”</br></br>293063229306/br></br>“失陪。”韩定一礼貌和后来的两位点头道别。</br></br>“切,败将,见到我就要逃跑。”向谦语气尖酸。</br></br>韩定一脚步顿了顿,看向宁佳夕。宁佳夕被他的眼神惊到背后发冷,微微侧身逼开了。</br></br>韩定一什么也没说,牵着白微离开了。</br></br>宁三叔很是懊恼,他年纪虽然比晚辈们只大几岁,又与晚辈们一起长大。但晚辈们遇到什么事情,倒都是请他这个叔辈从中协调。</br></br>宁佳夕说韩定一结婚是被逼无奈,韩定一爱的是她。但他看到的却是人家夫妻恩爱默契的场面。</br></br>今天他顺口说了一下请夫妻二人吃饭,却不曾想,宁佳夕带了个男的来。</br></br>很明显,这个男的与韩定一关系不好。</br></br>他怎么感觉他的侄女,被情爱迷了心智。</br></br>连带他都干得都不是事。</br></br>韩定一和白微并没有直接回酒店。他们沿着商业街悠闲地散步。</br></br>看到什么感兴趣的,白微就拉着他凑近瞧几眼。</br></br>韩定一想起那次跟着喝醉酒的她逛街的情景,她也是这样。</br></br>独立清醒的时候很有战无不胜的气势。依赖一个人的时候,就像一个小女生那样单纯天真。</br></br>就像现在撒娇要他买冰的饮料。她月事不稳,他对她要求过,不准贪凉。</br></br>这候 z*cwx8. co m 章汜。“很久没有喝了,今天拿了奖,奖励我一杯嘛。”</br></br>韩定一同意了,但他说先让他尝一尝。结果一尝,大半杯就不见了。白微哭笑不得。</br></br>她的世界是非爱恨分明。她也敏感缺安全感。</br></br>韩定一心细如发,他对白微的呵护巴不得到指甲盖。</br></br>今晚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夫妻二人。</br></br>韩定一态度明朗,白微也就没有什么心里负担。</br></br>回到酒店,给黄组长送去买的宵夜,两人就回房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返津市,小忙一阵,自去恩爱去了。</br></br>这边宁佳夕和向谦就没那么平静了。</br></br>宁三叔对向谦态度并不热乎,当他看到向谦与宁佳夕暧昧交织的眼神时,他甚至冷了脸色。</br></br>趁向谦去洗手间空隙,他问宁佳夕在搞什么鬼。</br></br>宁佳夕说,既然韩定一恶心了她,她也要恶心他。</br></br>宁三叔觉得她不可理喻。结帐之后自行离去,他决定不再管她的屁事,以免引火烧身。</br></br>“宁大小姐,今天请我来的目的,达到了吗?”</br></br>向谦眼神定定看着宁佳夕,眼里的欲望毫不掩饰。</br></br>宁佳夕环视一眼周围闹轰轰的环境,低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br></br>“以后,不要带我来酒吧这种地方。被人拍到不太好。”</br></br>向谦原来靠着椅背,听了她的话,凑到了她面前,直视着她。</br></br>“怎么,宁大小姐现在觉得这里吵。我怎么记得宁大艺术家以前很喜欢泡吧。”</br></br>他重新靠回椅背,呷了一口酒。看向人影崇崇的舞池。舞者性感挑逗的动作,心性不定的人,看得血脉偾张。</br></br>“我就喜欢这样闹腾的地方。有艳遇。”</br></br>他朝一个自他进来后,就一直朝他抛媚眼的女人,勾了勾手。</br></br>“向谦,你干嘛。”宁佳夕压着嗓音朝他喊。</br></br>向谦站起来,勾着走过来女人的腰,两人大摇大摆坐到另一边喝酒去了。</br></br>“有人陪干嘛丢下人家。多伤人家心呀。”女人娇滴地问。</br></br>“我要是不理你,你不也伤心。”向谦手在女子腰上隔着衣服,摸了一把。</br></br>“唉,她走了。”女人指着宁佳夕的背影。</br></br>“那就先再见了。这杯我请你喝。”</br></br>向谦追出酒吧,拉住就要上车的宁佳夕。宁佳夕还要挣扎,他便抱住了。</br></br>网约司机问走不走。向谦给了一个字“滚”。司机骂骂咧咧走了。</br></br>宁佳夕推不开白谦,只好别开脸。向谦一手禁锢着她,一手掰过她的脸,亲了下去。</br></br>怀里的人,起先还挣扎,渐渐温驯。</br></br>酒店房间里,零乱散落。</br></br>多年不见的男女,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结合,再遇时驾轻就熟,地火勾天雷。</br></br>哪里还有什么清纯的艺术家,有的只是对原始欲望的渴求。</br></br>在韩定一身上得不到的满足,向谦向来能给到她。</br></br>只是她不心甘,从来没有得到过韩定一。向谦也不心甘,明明她要他,却又不选择他。</br></br>他对她每个动作都狠,带有惩罚的意味。他要她在此刻只迷恋他,渴求他,属于他。</br></br>宁佳夕被他的狠劲彻底攻陷。</br></br>她的第一次就是和这个男子完成的。这是她和他之间的秘密。</br></br>韩定一或许觉查到向谦对她的喜欢,两人也为此争吵过,但是肯定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瓜葛。</br></br>成年男女,有欲、望很正常,她只是受了鼓惑一时的沉迷,但结婚,就要门当户对,她不能找一个渔民的后代。而且,她这个圈子里,从一而终的简直是奇葩。</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这是宁佳夕自以为是的想法。</br></br>同一座城市,不同的房间。白微和韩定一,宁佳夕和向谦。爱或不爱,都在做着同样的事。</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