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万古:苟在天〕〔长生:我在教坊司〕〔帝国第一驸马〕〔刚下山,被幸孕女〕〔表白你不接受,我〕〔重生不当接盘侠,〕〔极品房东俏佳人〕〔从红楼开始的大黄〕〔因为怕死只好多谈〕〔乡村妖孽小傻医〕〔乡村神农〕〔请叫我鬼差大人〕〔抗战:百倍返现:〕〔全民觉醒:我在诸〕〔亿万团宠:被迫与〕〔带种田系统嫁病娇〕〔农门福女:糙汉宠〕〔重生归来,家里户〕〔七零:落水后,被〕〔娘娘又茶又媚,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闪婚后,她捡到忠犬系老公 第44章 不知子莫如母
    </br>韩母对“封”字敏感。她这会的表情有点丰富,有疑惑不解又有惊奇期待。</br></br>“姓封?是……”</br></br>韩定一做了个息音的手势,指了指老爷子。</br></br>“就是你想的那样。”</br></br>“在哪里遇到的?”韩母压低嗓音问。</br></br>“苏城。”</br></br>“苏城。确实,她最有可能在那里。看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br></br>“妈,你没什么和我说的吗?”</br></br>韩定一笑眯眯问自己的母亲。</br></br>“我没什么同你说的。”韩母很是镇定。</br></br>“唉,可惜她不愿意认我。”</br></br>韩母一点也不同情自家儿子的沮丧。</br></br>“她有她的新生活,我们没事就不要去打扰人家了。”</br></br>韩定一竟无言以对。</br></br>“妈,我是你儿子。”</br></br>“我帮理不帮亲。谁让当初是你伤的她。”</br></br>“如果,我和她有了孩子呢?”</br></br>韩母起先面露狐疑之色,继而恼怒,压低嗓门叱他:“你又对她做什么了?”</br></br>“老妈。不知子莫如母。”</br></br>韩母见自家儿子是真生气了。这句话很久没听到了。但她也生气,也不想理他。</br></br>“你可能要有孙子和孙女了。”韩定一扔下这句话,就走了。</br></br>韩母细思自己儿子的话,想到一个可能性,惊得锅铲都没拿住。</br></br>玉麟最近有点小烦恼。小屁孩烦恼什么呢?</br></br>玉麟自见到活的爸爸后,就十分想经常见到活爸爸。但是怎么才能说出自己的愿望呢。</br></br>玉麟说话迟,哥哥一岁半就能说完整句子,她还只愿蹦词。现在要说出心里的愿望,实在是太艰难了。</br></br>她决定借助哥哥的力量。她从拿了爸爸的照片,走到哥哥面前。</br></br>“多多(哥哥谐音)”,玉麟指了指照片。</br></br>“你想见爸爸?”</br></br>玉麟头直点。玉麒正在看绘本。他指了指妈妈工作的书房。</br></br>“妈妈不同意。”</br></br>玉麟立马像被放气的球,嘴巴撅得老高。</br></br>“多多……”意思是哥哥你去和妈妈说。</br></br>玉麒唉了一声,放下绘本,噔噔往书房跑,快到书房又放轻了脚步,改为蹑手蹑脚。</br></br>先伸脑袋看看妈妈忙不忙。通常妈妈忙起来,就发现不了他。</br></br>咦,好像有点忙。</br></br>封念在玉麒第二次伸脑袋进来时,已经发现了他。</br></br>“玉麒。”</br></br>“哎,在这呢。”</br></br>玉麒朝玉麟勾了勾手。先屁颠屁颠进了书房。</br></br>“妈咪。”玉麒扑进了妈妈怀里,手脚并用坐进封念怀里。</br></br>“妈咪,在忙什么。”</br></br>玉麒叫妈咪的时候,就是有话说的时候。他早就很会表达,平常看上去却酷酷的。</br></br>“妈咪。妹妹说想看爸爸。”</br></br>封念看着门边露出的一点点裙摆,特意提起嗓音:</br></br>“哦,谁想见爸爸?哥哥还是妹妹。”</br></br>门边的裙摆“刷”地连人带裙都出现了。</br></br>“哦,玉麟怎么也来了?”</br></br>玉麟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脚并用也爬进了妈妈怀里。</br></br>封念左边腿上坐一个,右边腿上坐一个。</br></br>两个小家伙亮晶晶的眼睛巴巴得看着她。</br></br>对于“爸爸”这个存在,如何让兄妹俩认知和接受,封念是衡量过的。</br></br>如果兄妹俩一直对这个角色无感,倒也罢了。偏偏他俩很擅长观察和领悟,会走会说时,就发现了家里没有“爸爸”的存在。</br></br>于是,她用他们爸爸的照片,告诉兄妹俩爸爸是存在的。</br></br>想着,等他们大了,再接受爸爸不与他们生活的现实。</br></br>哪曾想,人算不如天算。相距一千多公里的人,还能遇得到。</br></br>尽管她没有承认,但只是迟早的事。</br></br>她其实习惯了孤家寡人一个。在白家的二十年,她就是那个特别的存在。</br></br>曾经她以为,她能够成为韩家的一份子,但她放弃了。</br></br>再有就是韩定一那个人,怎么说呢?她喜欢他,但应该不爱他。尤其他坏的时候。她就是这么认为的。</br></br>每当她想起李曼琳,当着她和白均儒的面,恶狠狠地说出“私生女”时的表情,她都会做恶梦。</br></br>李曼琳也好,白翎也好。哪有无缘无故的恨,都是有原因的。</br></br>原因就是,白微是白均儒在婚后的私生女。</br></br>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她该以自己的出生为耻吗?她也思考过这个问题。</br></br>谁没有在这件事情里付出代价呢?她来这人间的意义是什么?</br></br>她可以不必活得精彩,但也不需要活得卑微。</br></br>该她承受什么,就让她承受好了。</br></br>包括她生孩子时的险境,当时她以为她会一命呜呼,她给信任的包崇礼写的遗言,就是把孩子救下,送回韩家。</br></br>如今这两个可人儿,一左一右在她怀里。她更觉得生活对她还是充满善意的。</br></br>“你们和其他小朋友一样,都有爸爸。”</br></br>兄妹俩很默契地点了点头。</br></br>“你们记得阿婆家的大花吗?”大花是阿婆家的狗。</br></br>“大花的宝宝只和妈妈在起,不和爸爸在一起。”</br></br>好吧,这个比喻不太好,把人比狗。</br></br>“是不是和波波那样,爸爸和妈妈离婚了。”</br></br>玉麒简直是天才。</br></br>玉麟还没抓到重点,波波是谁?那个胖墩墩?293063229306</br></br>她看看哥哥,又看看妈妈。玉麒先从妈妈腿上下来,又牵了玉麟让她也下来。</br></br>“妈咪要工作。妹妹,我们去外面玩。”</br></br>玉麟虽然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很乖巧地跟着哥哥走了。</br></br>封念看着一双儿女的小小背影,隐约觉得玉麒的背影很是忧伤。</br></br>她沉默了一会儿,又重新专注到工作上来。</br></br>董光明接到韩定一董事长安排的一个任务,去一个山旮旯、鸟爱拉屎的叫周镇的地方去考察。</br></br>他在某地图上查过,是远在江南的一个小镇子。</br></br>韩董事长说那里的民宿经营非常有特色,让他想办法去学习经验。</br></br>让他想办法,那就是没办法罗。人家老板是傻缺吗?还是韩定一傻了?</br></br>虽说大家都有供人住宿的业务,但一南一北的,哪有什么共同语言呢?</br></br>他发现,自家的董事长,自从单身后,经常会抽风。</br></br>比如,山庄干得好好的,又跑去做游泳衣。牛马不相及的两个行当,他是怎么干出来的。</br></br>想多了都是泪。这山庄自打韩定一做了甩手掌柜后,忙得他儿子都顾不上。这候 章汜</br></br>当年董天安经历过两次寻母事件后,幡然醒悟,再也没有谈及他母亲的事。</br></br>反而能真正静下心来读书。这不一眨眼就高三了。</br></br>董光明是在立夏之后到达周镇。这家忆禅园的客房确实不好抢。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他到时已入夜。不知哪里传来的蛙鸣声,给乡间夜晚添了几份生机。</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