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合道〕〔在柯南里召唤大蛇〕〔创世之阴阳合璧〕〔宇宙斑鸠〕〔系统签到:陶桃的〕〔皇太子在现代开马〕〔农门巧姐点食成金〕〔扯淡之神之仰望星〕〔开局遇险:险遭破〕〔穿越海贼十年,觉〕〔全民海岛:我能点〕〔长生可否〕〔我和崇祯成了合伙〕〔玄幻:我能提取万〕〔太古龙尊〕〔大国中医〕〔天才三宝:神秘爹〕〔混沌天尊〕〔全球探秘:开局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3章 我是我爸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前,每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会用她性感而文艺的嗓音,以及无法抗拒的诱惑,催促着陈谦,一次次突破自己的极限。

    她既温柔又暴躁地鼓励他,你能行,你还能行,你下次一定能行。

    为了满足她的要求,他在那些无人的夜晚,有过多少绝望,就有过多少坚持,可以说,他从一个懵懂无知的男孩,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她就是全程的见证者。

    对她的印象,已经烙在了他灵魂的深处,不可磨灭。

    他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之间一定会再一次产生不可名状的链接……

    “没缺胳膊少腿的,不错嘛。”女人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披着男款的西服,站在了陈谦的面前,随手撩动了一下一头利落的深蓝色短发说,“但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醒你,叫我艾尔莎教官。

    嗯……

    艾尔莎教官是新手阶段的导引npc。

    10级以前的任务,基本都是跟她交接的。

    “我是挺幸运的,坠机了,人没死。”陈谦说。

    “尘民,”艾尔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现在说幸运,还太早了。几天之后,说不定你会觉得,还是死了更好。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残酷得多。”

    一秒记住.42zw.

    “那不能那不能。”陈谦求生欲极强。

    上一个号,他就没怎么好好看世界。

    不是拼命跟外服抢副本进度,就是跟夜鹰猎荒团杀个你来我回的。

    艾尔莎笑起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教官有何指教?”陈谦都被她看不自在了。

    “不错是不错,就是,你能不能穿得像个人?”艾尔莎用修长的手指拿开嘴边的烟,说道。

    “哦?”陈谦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灵笼的初始外装,直接是读取玩家在游戏舱内的穿着打扮。

    而陈谦的谦谦君子那个号,在游戏里有外装,所以他每天就穿个老头衫,配条裤衩子躺进游戏舱就好了。

    建新号的时候,他完全没注意到初始外装这件事。

    医生倒是一点没在意。

    “我这不是刚被救回来吗?好歹裤衩花色还不错,是吧?”陈谦差点成为了第一个被ai给聊卡壳了的活人,他是没想到ai的即时演算能力,已经这么强了,根据玩家的入场情况,会算出不同的台词。

    艾尔莎从喉咙里哼出一声不明所以的音调,也没说接受还是不接受陈谦的解释,只是磕了磕烟灰,摘下斜背在背后的新手背包扔给他。

    背包入手的同一时间,陈谦抬头看了艾尔莎教官一眼。

    他的手表上数值变动了一下。

    不唤醒的时候,手表一般都是待机模式。

    没有背光,默认显示的是玩家的当前状态。

    状态栏跟其他游戏大同小异,两根血条,一根蓝条,行动力跟负重以数字形式显示在血条和蓝条的下方。

    如果是商城售卖的手表,可能还有当前目标、伤害统计之类的扩展数据。

    但是,陈谦看到,刚才那一下,他的负重从0.83跳到了6.58!

    “哟,这么快就发现了?”艾尔莎的脸上浮起不知道算赞赏还是算嘲讽的笑容,“虽然基因出了点小问题,但是……人是真的不错啊!”

    看着她那挑驴子挑马的眼神,再结合背包的异常,陈谦当然不可能还一脸懵逼,直接就问:“这话怎么说?艾尔莎教官似乎很了解我?”

    “当然,你不是普通的尘民。”艾尔莎说。,

    “那我是个啥玩意儿?”

    “你是……带着光与荣誉归来的战士。”艾尔莎一口温热的烟草味的呼吸,在寒冷的空气中凝起了一层雾。

    好家伙!

    帽子给扣得不低啊。

    陈谦又掂量了一下背包——新手背包的重量都是5kg,加上陈谦这一身潦草的外装和手表一共0.83kg的重量,他看到的负重就应该是5.83kg。

    但现在的实际重量是6.58kg。

    也就是说,他的背包里,比正常新手多出了0.75kg的东西!

    “所以,背包里多了什么?是教官给我的特别优待吗?”陈谦干脆问得更明白了。

    “不是我给的,是你的父亲。”艾尔莎教官的烟又叼到了嘴边。

    “我父亲?”陈谦突然看不懂这打开方式。

    “是的,里面是你父亲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都握在手里没放开的珍宝,我想,一定特别重要吧?”她抽着烟,看着背包,似乎是陷入了回忆,“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父亲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跟你长得很像。”

    陈谦一边给ai纠正,这个措辞应该是“我跟他长得很像”,一边却犯迷糊。

    哪个爹啊?

    教官是在暗示他,可以开启whosyourdaddy模式了吗?

    但艾尔莎教官此时沧桑的眼神和饱满的情绪,都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

    “其实,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相信,你的父亲,那个世界贡献排行常年保持前十的英雄,真的,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艾尔莎声音沙哑,平静的面容里压抑着汹涌的暗流,“他是马克队长之后,人类最伟大的猎荒者之一,他的足迹,遍布已知的每一个生态密集区,甚至还有未知的生态密集区。”

    “……”

    “他找到并征服了五十多个旧日遗迹,带回来大量珍贵的装备、能源、蓝图。”

    “……”

    “他带领我们,打退了九次屠城规模的兽潮,以及不计其数的小规模入侵……”

    她越说,声音越低沉。

    陈谦越听,越不对劲。

    虽然打断别人说话,尤其是打断陷入回忆的人说话,非常的不礼貌,但他还是不得不默默举起手:“不好意思,等一下。”

    “嗯,怎么了?”

    “艾尔莎教官。我爹……他叫什么?”

    “你的父亲的名字,你自己不知道?”艾尔莎问。

    “……这是个好问题。”陈谦摸了下鼻子。

    艾尔莎教官拿余光瞧了他一眼,吐了一口烟圈,用文艺而沧桑的声音,念出了一个名字:“谦谦君子!”

    “……”

    “是的,他的名字是,谦谦君子。”

    陈谦原地痴呆三秒。

    不是,他就接个新手任务,npc至于用彩虹屁把他从头到脚吹一通吗?

    刚才什么“ai的即时演算能力一年更比一年强”的想法,果然是错觉,这玩意儿还要从“爸爸的爸爸是爷爷”抓起!

    “所以,我给我自己留了点啥遗产?”

    陈谦这就有点哭笑不得了。

    他在英雄副本里死亡且删号,按道理说,除了捏脸数据,什么东西都不会留下。

    而且,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执念的东西吧?

    ++++++

    陈谦打游戏没什么追求。

    顶级大作的一线战团团长的身份,灵笼职业圈甚至整个游戏圈的名望和地位,各种赛事奖金、直播收益和各种代言,他不是照样说不要就不要了?

    游戏是什么?

    在他眼里,游戏的本质,只是快乐而已!

    只不过就是之前的那个号吧,他一不留神,确实是快乐过头了那么一丢丢……

    他在一个很巧合的机缘下,认识了天狼猎荒团的二代团长九木。

    那个时候,他又不知道这是上了游戏风云榜的大佬,一个副本打了四十分钟,他喷了九木三十九分钟,气得九木出来就跟他开了屠杀。

    结果,九木输了。

    然后他顺理成章就加入了天狼猎荒团,仅用三年的时间,在战团中崭露头角,从独立带一支精英小队,到位列副团长,虽然还是日常气得九木心肌梗塞,但也成为了九木重点培养的对象。

    再后来,就是半年前的九皇退位事件。

    陈谦就这么被指定为了,这个亚服第一猎荒团下一任的掌舵人。

    他指天发誓,他真的只想快乐地摸鱼。

    但实力没允许,能咋办?

    很气人啊。

    “我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男人。”陈谦抱着绝不会再次跳坑的信仰,在手表上一通操作,从四次元菊花掏出了自己的遗产。

    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盒子比成年男性的手掌大不了多少,被一缕缕看上去就不怎么吉利的黑色雾气缠绕着,入手触感冰凉,有点沉,掂量着不像只有0.75kg的样子,材质更像是深埋地底多年的石板一样坚硬,以青色为底色,上面刻着暗金色的繁复花纹。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黑色金字塔最终的boss战结束后,他从地上一堆陪葬品里随手捡起来的一个?

    当时,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看着这小别致还挺东西的。

    盒子的名称是……

    ~!@#¥%^&*之盒!

    “这算什么?bug了吗?”陈谦突然就有点不想打开了是怎么回事!

    自己成了自己的爸爸也就算了,自己还给自己留了遗产。

    好,遗产也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吧,遗产的名字却是乱码。

    几个意思?狗ai就不准备让他好好地摸个鱼了是吧?他都已经为这个世界贡献过一次自己的光和热了,他可以拒绝被拖出来再烧一次的吧?

    “哎……”

    突然,一下刺痛。

    好像有什么东西扎了他一下。

    他的手指触到盒子底部,在古怪的回纹之中摸到了明显的尖锐物。

    他拿起来一看,鲜血呈血滴状从手指上渗出。

    盒子被他翻过来,底部的探针迅速地收了回去,不一会儿,内部发出了咔哒咔哒的像机械表走动一样的细微声响,在那种听上去就代表着古老、精密的悦耳声音之中,盒盖缓缓地开启,里面是呈九宫格状的九个格子,每一个格子上也都有一个单独的盖子。

    “装的什么?”艾尔莎靠得很近。

    “月饼?”陈谦盲猜一波。

    “你就这点出息……”艾尔莎叼在嘴边的烟自由落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阴门诡录〕〔超神学院:开局穿〕〔星陨之最强系统〕〔偷香(杨羽)〕〔非诚勿扰〕〔猎谍〕〔人生副本游戏〕〔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