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木叶,开局融合五〕〔极品戒指〕〔和离后,跟着莽汉〕〔我真没有喷人啊〕〔穿到乱世搞基建(〕〔明左〕〔猫薄荷味Alpha穿进〕〔戏精娘子总扮乖〕〔春色满汴梁〕〔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至尊弃婿〕〔我还能苟[星际]〕〔被渣后,我让大佬〕〔药园医妃掌家农女〕〔绝世强龙〕〔远道而来这人间〕〔重生我真的不会拒〕〔他的怀中糖〕〔我在凡间当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84章 效率就是生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净木源灿烂的阳光,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低沉的乌云,湿润的空气,都预示着一场雷阵雨即将到来。

    自从玛娜生态逐步侵蚀地表,气候也一年比一年更不稳定了,末世的天就跟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净木源还出现过半城晴天半城雨的奇景。

    陈谦靠在上民医疗所正门边的柱子上,观察着来往的车辆和人。

    净木源的上民医疗所是一座三层的白色小楼,有完备的医护人员和设备,只不过病房只有那么几个——玩家在上民医疗所复活的时候,会每十二个玩家自动生成一个副本。

    从窗户外面看进去,上民医疗所人还是很多的。

    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非常的繁忙。

    净木源背靠净木森林,是灵笼世界里唯一的天然安全区,人口严重超载,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就只有一个上民医疗所,完全是不够用的。

    这个上民医疗所的平面图,陈谦以前见过一次。

    具体科室位置记不清楚,但尚且能记得,一楼是处理急救的,二楼有手术室,三楼是病房。

    “其实,抢机器这种事,茶叔来做是最合适的。”陈谦面不改色地和门口巡逻的城防军点头,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

    一秒记住.42zw.

    稻爷无法得到准确的检查和设备支持,只是因为,他是一个尘民,进不去上民医疗所,但陈谦自己也一样啊!

    人生如茶是上民不说,他还会打盗洞……

    当然,这件事,陈谦从来没有想过,让人生如茶来做。

    因为,不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

    “柚子,你记得稻爷之前说的,就是呼吸机吗?还是说,一定指定要叶云收藏的呼吸机?”他一边在上民医疗所门口踩点,一边在耳机里和柚子确认。

    “没有。稻爷和我说话的时候,呼吸断断续续的,我就听到了,叶云,收藏,旧世界,呼吸机。”水柚子回答他道,“我可以确定,他说了呼吸机三个字。”

    “嗯。明白了。”陈谦点头。

    只要确定了这三个字……

    管他黑呼吸机白呼吸机,能救人就是好呼吸机。

    先试试再说。

    “呃?你这么快就已经找到那位……叶云了吗?”水柚子奇怪地问道。

    “没有,”陈谦伸出手,接到了暴雨前的第一滴雨落,笑起来,“狂哥他们在找叶云。所以,我先找呼吸机。两手抓。”

    “啊?!你……想干什么?”水柚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你不会是……”

    “嗯,呼吸机这种东西,上民医疗所里肯定有!”陈谦说。

    “可是……可是……”

    “稻爷不能进上民医疗所,那就给他把上民医疗所搬过来,不行吗?”

    “……”水柚子无法反驳。

    叮咚,叮咚。

    水柚子那边的院子外面,似乎是有门铃的声音。

    “这也太乱来了。你要小心一点啊!”水柚子说,“我这边好像有人来访。我去看看。”

    “好。”陈谦切断了语音。

    ++++++

    第一滴雨落下之后,天色迅速地阴沉。

    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停在了上民医疗所的门口!

    车门哗地一下打开。

    早已等在门口的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赶紧冲了上去。

    从救护车上被推下来的,是一个陈旧的医疗支援担架,这种担架造型和玩家的游戏舱比较相似,只不过比游戏舱要小很多,它从救护车上被平推下来的时候,和普通的医用担架一样,自动展开了折叠在下方的支架,支架的最底部是万向轮,让担架可以被推着走。

    轰隆……

    惊雷拖在闪电的尾巴后炸响。

    在医生和护士们的眼睛和耳朵,遭到双重攻击的这一瞬间,陈谦已经迅速地靠近了那辆救护车!

    他探出头往前面看了一眼。

    那个医用担架虽然很旧了,但里面的维生设备都还完好无损,担架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罩,此时,玻璃罩里昏迷不醒的,是一个插着管子的年迈的npc,头发花白,皮肤的褶皱比倒也还过分。

    那个年迈的npc胸腔一起一伏,表情痛苦,呼吸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

    陈谦的眉头锁了一下。

    “净木源上民,乔伊.布鲁克。身份确认,”医生在看到支援担架落地的时候,却没有第一时间接应,而是先查验了他的身份,才说,“唉,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例,以同样病情入院的老学者了。”

    “呃,我们一路上都很担心。他们有传染性吗?”几个小护士扶着医疗担架车,一边问。

    “完全没有。如果有传染性,反而还好办,”医生在最后面的一个小护士拿过来的本子上签了个字,皱着眉说,“但这似乎是一种只针对高智商、高成就,也高龄的特定人群的病,目前病因不明……”

    “唔,那我就放心了,我智商不高的。”一个护士说。

    “我们也不高龄啊。”另一个护士说。

    她们叽叽喳喳地说着患者的病情,以及在路上已经做过的简单处理,就推着担架车进了上民医疗所。

    而陈谦已经将手表摘下来,收进了背包里。

    作为玩家来说,手表是确定身份的最重要的方法,如果戴着手表,很可能刚一潜入,就自动被各种门禁检测出尘民身份。

    在净木源,尘民闯入上民医疗所,虽然不至于违法,但也跟旧世界的医闹属性差不多,直接就会被城防军给叉出去。

    一场瓢泼的暴雨,迎头浇下来了……

    他趁着那个病人交接的混乱,又借着雨幕的遮掩,找到了一个所有人背身对他的机会,迅速地钻进了救护车里!

    很快,那一波医生护士都看不到了。

    那位乔伊老爷子病情危重,估计是进了抢救室。

    “看他那个样子,应该是救不回来了……”陈谦从来不会紧张的情绪,竟然在这一刻绷紧了。

    他不想稻爷也变成这样。

    “快,快。”他躲在救护车里,好不容易等到开救护车的司机和他跟车的同伴聊完天,救护车终于动了!

    根据陈谦刚才的观察,救护车在上民医疗所正门送完了病人之后,就会驶入地下专门的停车地点,等待下一次的任务。

    陈谦整个人贴在隔离救护车的驾驶室和后舱那块铁板上。

    他这个位置,无论是司机还是他的跟车同伴,从中间的小窗往后看的时候,都是绝对看不到的。

    当然,那两个npc也并没有往后看。

    救护车七弯八绕……

    沿着上民医疗所绕了好几个圈,最后,终于驶入了地下。

    上民医疗所的地下停车场也不大,但还是预留了几个救护车的专用车位。

    “又下雨了,今天不想出车了。”救护车的司机一下车,就跟副驾驶上跟车的同伴抱怨起来,“回头换个工作,这几天每天拉来的人都没救过来……”

    “救护车上没救过来的人,不是很正常吗?”他的同伴咬着一根棒棒糖解烟瘾。

    “可你知道我这几天,拉的那都是什么人吗?都是早年一支笔一张纸,建设起净木源科研所的大牛……唉,拉了三个,已经死了俩,今天拉的这位,看样子也活不成。难受……”

    “唉,别想那么多了。今年的净木源气候不大好,热的天太热,冷的天太冷,老人身子骨都扛不住……”他那个同伴也叹了口气。

    陈谦其实很想蹲一边八卦一下,听听他们说说这几个病人的情况,但是,对稻爷来说,每多耽搁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他连八卦都不听了,小心地避开他俩,顺着提示标牌,找到了安全门,一溜就钻了进去。

    安全梯的旁边就是电梯。

    不管是在游戏还是现实里,负一楼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无论逃生梯还是电梯入口,都基本不设防的。

    “快……”他在电梯间的垃圾桶,随手捡了一捧纸绢花,然后直接按电梯上了三楼。

    因为他手上捧着花,又穿着猎荒者的战斗服,谁都以为他是来探望病人的,三楼病房区域他这样的人不少,并不会引起关注。

    随后,他马上转进了一个医生的休息室,脱掉猎荒者防具扔进背包,顺手摘下衣架上的一件白大褂穿上。

    嗯,桌上的眼镜也戴上了。

    那个医生还在午睡……

    他索性多停留了两秒钟,看了一眼楼道的指示图。

    “呼吸内科住院病房……嗯,这里。”他又迅速出门,朝着东南方向的通道就走过去了。

    如果是一般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可能还真不知道医院里该怎么找路。

    甚至,可能连呼吸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但陈谦陪护小玔住院的时间也不少,上民医疗所比现实中的正常医院要小很多,内部路线并不复杂……

    呼吸机,他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如果稻爷是需要什么别的机器,他估计还得先查一下图纸,但呼吸机完全不用,小玔每次术后的第一次感冒,几乎都会要用到这个东西。

    “找到了。”潜入五分钟不到,陈谦就已经绕进了呼吸内科的病房,并且,看到了一个空的病床旁边,摆着的一台呼吸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误入歧途苏玥〕〔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全球诡异时代〕〔猎谍〕〔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剑意乾坤〕〔龙宸〕〔黑光病毒:侵略多〕〔乱战三国之争霸召〕〔斗罗之刷到极品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