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130章 唯美人与美食不可辜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先陈谦一步到了驻地的人生如茶,和自己拉进来的玩家聊得无比热络,他的职场级交际能力在这里简直是如鱼得水,正想着一会儿自牧来了,就帮他介绍一下,让他能尽快地融入这个猎荒团。

    结果,陈谦来是来了。

    可人生如茶才刚刚整理好衣领,清了清嗓子,一句“这位是我兄弟自牧,大家都来认识一下”的开场白都还没说出口……

    他辛辛苦苦拉来的那些发起玩家,竟然就都直奔自牧而去了!

    人生如茶的笑容都卡壳了——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兄弟,绿意岛这一战,不说虚的,你一个人能占一半的功劳,我们其他所有人加起来占另外一半。”云妃一上来就拍了拍陈谦的肩膀。

    烛光四溅坐在原地没动,却也抬起头说:“我是第一队的指挥,自牧好。”

    陈谦记得他加过自己的好友,立刻点头道:“你好你好。”

    其他参与了绿意岛一战的玩家,也都纷纷给陈谦点赞。

    “你那枪反是在哪儿练的啊?没有个五六年的功夫,对boss打不出你那样的效果来。”

    “自牧,你那把枪能给我瞧瞧吗?就是把副武器吧?”

    记住m.42zw.

    “哈……好像连副武器都不是,是个装饰品……”

    “绝了。”

    人生如茶看他们围着陈谦说了半天,越看越不是滋味。

    你们可都是我拉进这个猎荒团的啊。

    而且,一听聊天内容,就更觉得不对劲了……

    “等等,你们说绿意岛?”人生如茶迅速挑出了重点,“刚才,自牧,和你们,一起,在,绿意岛,打,花萼兽?”

    他自己说出来的每一个词,他都不相信啊!

    人生如茶在和凛羽大佬的艰苦斗争中,可一直都关注着绿意岛的战况呢——那个蜕变期的花萼兽,连很多玩了七八年灵笼的玩家,都是第一次见,全团打得死去活来,弹尽粮绝,才算是把它推下来了。

    绿意岛可是如龙猎荒团的第一战!

    他缺席了就已经觉得很可惜了,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

    自牧在场?

    “对啊,我们没跟你说吗?”云妃把人生如茶拉过来,给陈谦介绍道,“自牧,这个,就是带我进团的大佬,茶叔。我能有幸认识你,都是因为他啊。”

    “哈,没错,我也是,茶叔威武啊,拉我们来了这个猎荒团。”

    “虽然咱们这个团还很幼小,但我相信在茶叔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和自牧强大的实力下,一定会迅速发展壮大的。”

    “来,为茶叔的口活干杯。”

    陈谦要的篝火,很快就被小玔她们给弄来了。

    篝火作为人类最早抵抗野兽的重要道具,游戏里是现成的,都不需要玩家自己动手去架。

    当然,酒是珍品,在粮食问题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的现在,这种东西不容易拿到。

    所以,干杯是干杯,干的是什么大家也不在意了。

    “干了这杯板蓝根!”

    “干了这碗葡萄糖!”

    事实证明,只要感情到位,喝的是个嘛玩意一点也不重要。

    虽然大家是在为人生如茶干杯,但人生如茶本人,已经蹲一边去画小圈圈了。

    太难受了。

    这兄弟真的没法做了。

    他被兄弟派去跟灯塔流沙的团长周旋,兄弟自己却跑去绿意岛大出风头。

    人生如茶气抖冷。

    “茶叔这是怎么了?”紫薯团子走到他身边来,笑着看他,“我们所有团子都是你拉进来的,你遇到什么事了,我们肯定第一时间出手。”

    “我想弄死自牧。”人生如茶顺口就说。

    “……”紫薯团子的装饰剑都还没有拔出来,就又收了回去。

    人生如茶当然也是开玩笑的。

    但是,他到紫薯团子听到自牧的名字,就连一把装饰剑都不肯拔一下,立刻又伤心了。

    紫薯团子还叹了口气,拍了拍他,劝道:“如龙猎荒团刚刚成立,正是需要团结的时候,我们不可以内讧啊。有什么个人恩怨,不如跟我说说?”

    “说了你能解决?”人生如茶当时拉到这一堆团子的时候还挺高兴的,她们一共有八个人呢!

    “呃,说了我能安慰你一下。”紫薯团子笑道。

    人生如茶不跟她说了。

    他挪了个地方,继续躲到一边画小圈圈去了。

    他蹲着的地方正好是猎荒团的出入刷新点,搞得轨迹一进来差点撞到他:“呃,大叔你在这干什么?”

    “被自牧坑了,难受,自己圈起来调整一下情绪……”人生如茶看到是轨迹,就随口说了,谁知,他再一看,旁边多了一道人影,“……你干什么?”

    “我也被自牧坑了,难受,一起调整吧。”鼻青脸肿的轨迹蹲在了他的旁边。

    “……也,行吧。”人生如茶抬头看了一眼篝火那边,“他那边那么热闹,我们不去打扰也好。”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轨迹说。

    “人和狗的悲欢,就更不相通了。”人生如茶又看了陈谦一眼。

    ++++++

    随着回到驻地的玩家越来越多,气氛也越来越热烈了。

    一人高的篝火,照着一张张年轻的脸。

    有人又提议得来段歌舞才行,顺便大家也可以互相介绍一下,认识一下。

    云飞被一群大老爷们起哄推出去了。

    “我这是要唱呢,还是跳呢,还是rap呢?”云飞哈哈笑起来,站在一群人中间搔首弄姿。

    “你可以一边唱一边跳。”烛光四溅说道。

    “哈,来点muzic?”云飞还真跳起来了。

    陈谦坐在小玔旁边,看着云飞随着音乐的节奏,唱跳声起,乐点踩的准确却不显僵硬,明明一米八的个头,脚步还很轻盈——这是直接开起了游戏步法在跳舞。乐曲过半,他从韩舞节奏又变成了醉拳似的,用各种防御姿态来辅助舞蹈,可以说,在现实中跳不出来的各种奇葩姿势,在游戏属性的加持下,都可以做得到了。

    灵笼这款游戏初始的5点各项属性,都是取的正常人平均值,也就是说他们在游戏里把点数加上去之后,每个人在游戏里的体验,都是远高于现实中的自己的。

    只是……云飞的那歌声,是真的有点不可名状。

    “啊,柚子姐姐来了。”眼尖的玩家很快发现刷新点有大场面,“哈哈,柚子姐姐还特意换了时装?”

    “柚子姐姐太给力了!!”小玔都站起来了。

    在篝火前热场了半天的云飞,看到柚子过来,赶紧让开,让专业的来。

    灵笼里的外装是不带属性的。

    当然,装饰品一般也不带属性——陈谦的属于例外。

    游戏里还有各种雕塑、画作等艺术品,也是不带属性的,偏偏就是这些东西,成为了灵笼世界拉动内需的主要力量……

    水柚子穿了一身轻透的薄纱长裙,一头水蓝色的长发被她放了下来,驻地高空的微风吹动她的轻纱和长发,她身后的篝火很亮,光和影的交接处勾勒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身……

    之后,她就动了。

    平日里陈谦总觉得柚子有点过于瘦了,但此刻看着她的舞蹈,却觉得这种瘦恰到好处,入夜乘风归天宇,又留清影在红尘……

    看得出来柚子跳得很开心,她抬起头,眉目流波,她低下头,温柔内敛,每一个眼神都是戏,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扎实的基本功加上游戏属性的加成,让柚子在整个猎荒团停不下来的欢呼中跳完了这一曲。

    “柚子姐姐太美了啊!!”小玔冲上去就给了跳得气喘吁吁的柚子一个飞扑加熊抱,“我还要我还要。”

    “我也还要。”云飞他们也坐在地上大喊。

    “得了。”陈谦看人家妹子都跳得香汗淋漓的,按了一下这帮绿眼睛狼的脑袋,“行动力都空了,还跳什么跳?”

    “神他喵的行动力空了……”云飞他们极不服气。

    水柚子确实是跳累了,脸颊在火光的映照下更加的通透红润,她朝着陈谦投了一个感谢的眼神。

    而小玔马上跟上:“哥哥,你看柚子姐姐这么精彩的表演,这还不赶紧把你压箱底的东西全都拿出来,犒劳一下柚子姐姐?”

    我还要犒劳三军将士了是吧……陈谦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小东西嘴馋了,把柚子拉出来表演一通,然后借柚子来套取他的烤乳猪!

    “没问题。”陈谦点了一下小玔的鼻子,然后,转向了篝火,“那柚子休息一会吧,轮到我了。”

    场面一下子又激烈起来。

    一群人在那起哄。

    “不是吧?自牧兄弟也会跳舞?可不能跳成云飞那样啊……”

    “我怎么了我?我跳的虽然没有柚子姐姐好,但也还有鼻子有眼吧,一会儿再给你们跳个机械舞。”云飞不服气地喊道。

    陈谦摆了摆手:“跳舞我当然不会,但是,吃吃喝喝什么的我在行……”

    小玔赶紧点头说:“但哥哥的烤乳猪,天下一绝!”

    “那还能不绝嘛?”云飞说道,“你这连哥哥都叫上了。”不过,他马上转向了陈谦,“哥哥我也要。”

    “哥哥我也要。”其他玩家也纷纷说道。

    陈谦笑着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只又一只的碗口猪。

    全体懵逼。

    他们面前的是一人高的篝火。

    而陈谦掏出来的是,只有母鸡大小的……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龙宸〕〔乡村男支教〕〔我有一柄摄魂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