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294章 我杀我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正文卷第294章我杀我自己“弄死这个人生如茶。”

    陈谦一声令下,所有人朝着那个黏土怪动了。

    只留下一个挂着视角、一脸懵逼的人生如茶,刷新在了一个他从来没有去过的地图,心里唯一的想法是“怎么倒霉的又是我”?

    人生如茶上一次死亡被踢出剧情,是刷新在了垂叶林。

    可这次刷新在的是一个咖啡馆。

    灵笼世界很大,有些无任务地图,可能很多玩家在整个游戏过程中都不会到达,人生如茶系现在被踢出去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地图。

    周围没有玩家存在的迹象。

    所以,也没有再抓一个玩家进去帮陈谦他们的可能性。

    看着手表上的网子,人生如茶只能选择想办法死回猎荒团驻地,然后在驻地里抓个人进去了。

    “只是,这个咖啡馆就很奇特了……”人生如茶正准备找地方去死一死的时候,却转回头,“这个区域也不小啊。”

    按道理说,人生如茶当机立断跟陈谦说了一声,让他们就少个人打了,他的直觉和责任感告诉他,这个地方不简单。

    首发

    这个咖啡馆地图非常干净,有地下室、一层、二层和屋顶区域,整体是很复古的装潢,墙壁和窗帘都是干净的,人生如茶现在站在门厅,进去是一个吧台,吧台的侧边是一个通道……

    人生如茶上上下下转了好几圈,每一个地方、每一个楼梯口、转角处都拍了照,之后还特意慢慢地开着视角录了一圈,手表上的捕捉网都已经消失很久了,他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找离开这个咖啡馆的路。

    但咖啡馆的外面只是一条路,走到路的尽头就自动传送回到了安全区。

    “副本啊?”人生如茶是明白这是个副本了,但是,却没有找到副本的入口。

    没有任务,没有怪。

    那这个副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人生如茶思考了片刻,自言自语道:“或者,我应该问,这张地图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这张地图还在设计中,还未完成。

    人生如茶又看了看日期:“九月份了。”

    嗯,每年冬季竞速赛都会增加新地图,新地图会在九月份到十月份之间开发,每年的11月1日正式发布。

    人生如茶也没有想到,他从彩蛋卡里死出来,被系统随机踢到的一个无人区,竟会是未完成的新地图!

    不过,如果是换了个人,在被踢到未知地图的时候,可能注意力都会被手表上的网子催促,赶紧去抓个人进彩蛋卡帮陈谦他们,也只有人生如茶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出正确的判断,选择什么,放弃什么。

    人生如茶很快回到了猎荒团驻地,给陈谦去了一条消息:“打快一点。我有事说。”

    ++++++

    陈谦也想打快一点,但这个boss似乎是不死的。

    一开始陈谦以为它是可以变成自己杀死的目标的形状,但后来发现,它没有杀死白纸,也可以变成白纸的形状,和她用同样的技能,跟她有同样的攻击习惯。

    其实,想一下也是,在这个boss出场的时候,她就是按照白月魁的形象来变的,她总不可能把白月魁杀了吧?

    而boss每变一次血量就会回满。

    陈谦他们打的其实很快,他们每个人的攻击力都很高,尤其是陈谦的那把王者余晖,每一个技能打在这个boss身上都是巨大的杀伤,即使看不见血条,看boss频繁陷入濒危的状态,以及她受伤的反应,就知道输出量不低。

    可耐不住人家变一个手办就能满血啊!

    而boss不断地捏成他们的样子,就有一个大问题……变成人生如茶的时候还好,变成其他人的时候,经常会一瞬间导致大家的目标错乱。

    比如,一下子视野里出现了两个白纸,虽然一个戴面具一个不戴面具,能清楚区分出谁是boss,可至少也有两秒钟的迟滞。

    而在这种错乱中,东门城佩服的已经不是陈谦了。

    他是真的对合衬拜服了。

    就在两个白纸几乎一模一样的姿势背身对着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将治疗打在了正确的白纸身上,然后,下一秒白纸才转身过来。

    一枪把boss轰飞。

    如果这种事情是一次两次还没什么,但boss是不断在变化的,合衬也是一直在抢技能的。

    从头到尾,0失误。

    不过,他们这样的消耗战也打不了太久。

    他们对boss的攻击高,boss对他们的伤害也一样很高,这就是一场明明大家在互相伤害,但只有boss可以重新捏一捏就满血复活的游戏。

    “所以,这到底怎么打啊?”在场的人没急,小玔看着都急了。

    合衬的续航压力非常大,大到小玔从陈谦的视角里看着都累的程度……

    陈谦也扫了一眼合衬,说:“哦。忘了你了,你脱战。”

    “?”合衬虽然奇怪他脱战了这不全得死?但一秒钟之内还是翻滚进入了角落,等待脱离战斗。

    然后,他就看到陈谦的枪口上,喷出了一颗子弹,落在东门城的身上,竟然是一个回复技能。

    陈谦一笑:“我可收集了不少弹药。”

    boss把这场战斗拖的很长,那就拖呗。

    拖的越久,场上释放过的技能就越多,陈谦将他们的技能压缩成特殊弹药,只要他不脱离战斗,在这场战斗中他就一直能够使用。

    就在合衬以为陈谦让他脱战,是有一个回复喘息的机会的时候,却听陈谦又说道:“可以了,你们全部脱战。”

    “全部脱战?!”东门城看着陈谦手上两个噬极兽召唤出来了——是两个,操控师都只能召出来一只的噬极兽,他召唤出来了两只。

    东门城和白纸也都脱战了。

    而且,陈谦完全没有让他们重新加入这场战斗的意思。

    再然后,他们就看到陈谦的身形一动……

    他竟然变成了那个黏土噬极兽。

    “呃,他连黏土兽的技能……也能偷?”东门城揉了揉眼睛。

    “不要背地里说坏话。”陈谦还抽空回了他一声。

    东门城立马闭嘴。

    而很快他们就知道,陈谦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因为那个黏土兽,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变人生如茶了,可能是它变人生如茶的次数已经用完,而东门城他们脱战之后,它变了几次东门城之后,也不再变了,又变了几次白纸、合衬,慢慢也都用完了……也就是说,这个黏土兽的记忆是有限的!

    到最后,它只能变成陈谦。

    不能捏来捏去,它就不能回复血量。

    而陈谦的攻击可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虽然队友们或死了,或者脱战了,可他们都还活着——活在陈谦的子弹里。

    整个过程中被他压缩的特殊弹药,将远程队友们的技能一个个地打出来,黏土怪已经完全懵了。

    “我去,这也能打?现在这只黏土怪是谦神,这只谦神是黏土怪……”东门城锤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看着眼花缭乱的技能满屏飞舞,他已经看不过来了。

    但他看不过来,陈谦却放得清清楚楚!

    眼看那只黏土怪身上的胳膊、皮肤,一点点掉落下来,变成黏土,就知道这boss应该是要打过去了。

    可是,就在黏土怪整个已经瘫软在了地上的时候……

    一个清冷的声音,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剩下的交给我吧。”

    陆行者小队到场。

    东门城立刻明白,这个boss,系统本来就没设计成让他们打死的,只要他们能撑过一个时间,陆行者小队就会找到这里来,并带走这只奇异的噬极兽。

    合衬的目光也十分怀疑地看向了陈谦。

    所以,这么一个没让他们打死的boss,还真差点被陈谦给弄死了。

    “你们这抢人头的时机,抓的是很完美啊。”陈谦笑了一声,但还是把那一滩黏土怪拎起来,扔给了赶来的陆行者小队。

    白月魁抱着手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被陈谦扔过来的黏土怪,落在她的脚边,她身后的夏豆“呀”了一声,然后,好奇地蹲下来,拿右手的小拇指,戳了戳那一滩软泥。

    而白月魁动都没动一下,只深深地看了陈谦一眼,随手扔出了一条项链给他,然后,朝着队友看了一眼。

    陆行者小队带着那一滩软泥就离开了。

    陈谦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顺手接住的那条项链……

    呃,这色泽看起来还挺眼熟的。

    果然,还没等他想太多,他的乱码之盒就有反应了。

    “哥,埃伦斯特那边需要帮忙。”但现在不是他查看乱码之盒的时候,小玔的声音从他的视角里传来,“花萼兽也突变了。”

    陈谦就拍了一下脑袋:“不是二十七尺男儿吗?搞不定一只花萼兽啊?”

    东门城说道:“按照剧情,花萼兽最后还是要交给马克队长,马克队长刷完存在感之后,由陆行者小队灵态诱导走……”

    “哦,那我们这边盯着马克队长他们的行动,埃伦斯特找机会撤吧。”陈谦点头道,“出了这么大一个boss,后面不会再有坑了……剧情拉回来之后,就让它自己发展下去就行了。”

    “ok,我们等彩蛋卡完成!”东门城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