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名门医妃(温〕〔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妖孽狂医〕〔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手艺人〕〔海贼之剑魂之刃〕〔窝不是玉皇大帝〕〔阿加斯特的魔石舞〕〔重生之科技香江〕〔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嬉笑不恭的侦探〕〔死人剑〕〔熊猫大佬〕〔西南崛起〕〔李朝万古一逆贼〕〔一吨超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宗〕〔农女娇妻别太甜〕〔沈清曦楚烨〕〔假面骑士至上加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是我的两小无猜 第697章 许爷:叫人,带上家伙,去抓人
    岭南许家

    许家周围开发为旅游区,毫无遮蔽,朔风呼啸穿梭,好似万马奔腾,千鬼恸哭。

    京家二人互看一眼,不明白这一页纸中到底是什么内容,怎么惹得许家父子齐齐脸色大变,最主要的是……

    为什么这般凌厉得看着他们,他们到这里,可什么都没做啊。

    许尧更是吓得从沙发上跌下来,脸色苍白凄厉,宛若白鬼,指着那页纸,舌头打颤,“不……不可能的,这肯定是假的。”

    “怎么可能啊,这特么是谁胡说八道啊。”

    “这绝壁是假的。”

    许尧心头大悸,就好似心脏被人狠狠揪住,有那么一瞬,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

    她姐是眼瞎了吗?怎么能和京寒川那厮谈爱?

    “正风?”京家大佬狐疑得开口。

    方才许正风看向他们的时候,眼底陡然迸射出来的寒意,让人极不舒服,像能杀人。

    也就短短一瞬,然后情绪就被他彻底藏下去了,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爸,这个……”许尧刚要开口,就被他一记冷眼给呵斥住了。

    “二位,不好意思,快过年了,事情比较多,临时出了点事,我出去交代一下。”许正风说着将那页纸折叠好,伸手招呼一人跟他出去。

    他神色如常,若非方才激射出来的犀利神色,和寻常看起来,并无异色。

    两人走到僻静处,“爷?”

    那人狐疑,这页纸里到底有什么内容,会让他脸色大变。

    许家负责领导人的安保工作,有人想贿赂,也有威胁,所以许家很干净,生怕被人抓到一丝错漏。

    许正风将纸递过去,那人打开一看,也是瞳孔一震。

    “把平时跟着小姐做事的几个人叫来,再去定位一下她此刻的位置,顺便去查一下京寒川在哪儿,动作要快,要干净,别被两人察觉到什么。”

    “爷,您真的相信这里面的内容是真的?许是有人故意想挑拨我们两家的关系呢?”

    许正风不喜京寒川,若是知道他还觊觎自己女儿,怕是又要招致一场“血雨腥风”了。

    “我看像真的,先把平时帮她做事的几个人叫来。”许正风此时已经走到了屋外。

    凛风扑簌,此时屋外的气温已逼近零下十度,他却不觉得冷。

    体内有团邪火……

    好似燃了片山林,被朔风一吹,连天遍野。

    很快一直跟着许鸢飞的几人就被叫来,看着许正风,也是心颤,寻常帮小姐打掩护,也自知对不住自家爷,目光相撞,不少人心虚得别开眼。

    “我就问们一件事,她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和京家那小子交往了?”

    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

    几人垂头不语,他心下已经了然。

    “爷,其实小姐她……”

    其中一人想要帮许鸢飞辩解几句,恰好此时之前那人回来,附在许正风耳边说了句话,“查到小姐和京六爷位置了,他们……”

    许正风眼皮猛得跳了两下。

    “们几个想要将功折罪吗?”

    几人面面相觑,纷纷点头。

    “回去准备好家伙,待会儿跟我出去,看到某人的时候,们都给我卖力点。”

    几人心头狂跳。

    许爷这是要带他们去打杀京六爷?

    人家父母还在里面坐着,却在这里筹谋如何要“杀”了人家儿子?

    “这件事们要是敢提前给她透露半句,后果也是清楚的,我这人疼女儿,打她怕是下不去手,们就不一样了……”许正风勾唇笑着。

    几人纷纷点头,保证绝不会泄露半句。

    他说完就回到了屋内,此时许家老爷子也已经坐着轮椅出来了,后面则是满头银丝的许老太太,许夫人推着轮椅。

    “我来吧。”许正风走过去,推着轮椅。

    其实许老当年腿部中枪,恰好打在膝盖处,当年的医疗条件本就有限,也没及时救治,就此瘸了腿,平素出门都是拄拐而行,此番也是疼得厉害,所以才坐上了轮椅。

    “许叔。”京家夫妇急忙起身。

    “作霖来啦,坐吧。”许老随手示意二人坐下。

    老爷子虽已七十多,眸子虽然略显浑浊,却清亮犀利,好似凛风吹来,也折不断这一身的风骨。

    反观一侧的许家老太太,留着齐耳银丝,据说年轻时也是女中豪杰,相夫教子后,反而更加温柔敦厚,笑眯眯得,看起来颇为和蔼。

    “难得还惦记着我这把老骨头啊。”许老笑道,“爱颐也是和以前一样,漂亮。”

    “谢谢许叔,您在京城要住多久?改天我让园子的人来给您唱几出戏。”盛爱颐笑容婉约,那时候的人没什么其他娱乐,喜好喝茶听戏的人颇多。

    “不用,我想听,自己就过去了。”许老笑着摆手,“对了,寒川没和们一块儿来?”

    “哦,他估计和傅沉几人出去聚了。”盛爱颐抿嘴笑道。

    许正风却偏头,冷冷一哼。

    居然拿傅沉做挡箭牌?

    他家儿子分明……

    “傅家那老幺都订婚了,寒川也该谈女朋友了吧?”许老太太笑道。

    盛爱颐笑着,没作声,算是默认了。

    其实许家二老对京寒川印象还真的不错,许老虽疼爱孙女,也知道当年京寒川被自己孙子带人围攻,伤了许鸢飞纯粹是意外,加之他后续处理及时,最后也没落下什么疤痕。

    他反而觉得,京寒川当时临危不乱,能及时送自己孙女就医,很不错。

    当时就夸奖是个干大事的人,饶是现在,偶尔提起京家,也难免夸两句。

    许正风则会温吞得说一句,“是啊,对他寄予厚望,可他现在整天在家钓鱼,我还真没看出来,他会做出什么大成就?”

    “钓鱼?”许老蹙眉。

    当时还在心底思量着,外面疯传京作霖宠妻灭子,难不成儿子被养残了?还唏嘘短叹了一段时间。

    “寒川这孩子,自小就很省心。”许老虽然心底狐疑他是否被养残了,面儿上还得夸两句。

    “是啊,寒川是不错。”盛爱颐此时心底有些发虚。

    *

    京家夫妇和许家二老简单聊了几句,加之天色渐晚,就很快离开了。

    许老还笑了笑,说京家人过于客气。

    “爸,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许正风说着已经床上外套。

    “这么晚还出去?”许老蹙眉,听着外面朔风狂啸,心底有些狐疑。

    “有点急事,我带几个人去处理下。”许正风早已坐不住了,恨不能手撕了京家那小混蛋。

    尤其是想到订婚宴上,他给自己赔礼道歉,端茶倒水的一幕,果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不然这小子怎么会突然转了性?

    “爸,要不我跟一块儿去吧。”许尧走过去。

    “明天还得上班,今晚早点休息。”许正风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叮嘱了他两句,才带上人离开。

    “这么晚,有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到明天处理?”许老太太叹了口气。

    “爸妈,我先去弄点热水给们泡脚。”许夫人已经忙活起来,“估计是过年,闲杂事比较多,肯定没什么大事的,们也别担心。”

    许尧却站在窗外,目送着父亲车子离开,手心攥出了一把冷汗。

    方才他父亲说……

    “……就别跟来了,我待会儿下手会比较重,我要是进去了,总得给我们许家留个后。”

    难不成他爸要“杀”了京寒川?

    许尧摩挲着手机,手中的冷汗,将手机屏幕都糊花了,咬紧腮帮,思量着要不要通知姐姐?

    不为了京寒川,他也不能看着自己父亲犯法吧。

    可是……

    许尧心底那叫一个翻江倒海,犹豫不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