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强宠总裁妻〕〔萌宝成双:霍少的〕〔超神道术〕〔乡村透视仙医〕〔神宠全球降临〕〔夫人,你马甲又掉〕〔傲世惊鸿〕〔大唐公主之无敌战〕〔洪荒造化大道〕〔封寒狱〕〔我家的妖狐大人〕〔御神箓〕〔过气影后不好惹〕〔超强至尊女婿〕〔开局坑死神龙〕〔安启群侠录〕〔木叶之最强嘴遁〕〔报告总裁:有人追〕〔飞上枝头盖凤凰〕〔日常系男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是我的两小无猜 番二165:她的大胆,是他纵容惯出来的(2更)
    段林白打了喷嚏,揉了下鼻子,此时手机震动起来,却是傅斯年打来的,电话刚接通,又是几个喷嚏。

    “感冒了?”傅斯年此时正驱车出了软件园,虽然酒会的事没大范围传开,他还是得了消息,与顾渊关系不错,又是他介绍到了段氏,结果受了伤,也该去看看。

    “没有。”

    “顾渊在哪家医院?”

    “在我家里,你要过来?”段林白想也知道他打电话是为什么?

    “嗯。”傅斯年昼伏夜出,这个点正是活动时间。

    他略微抓紧方向盘,不是说手臂受伤了,怎么就跑到段家去了?

    这小子动作够麻利的啊。

    “那你来吧,我也在路上,马上到家。”段林白搓揉着鼻子,“你介绍这孩子,我以前一直觉得他性子古怪,太难搞了,不过今天的事,我对他印象有些改观,能和你处好关系的,也不是什么坏孩子。”

    傅斯年也不是光看技术不看人品的,顾渊的确不太好相处,不过三观很正,做事也非常认真,没有当下年轻人的浮躁。

    “之前只觉得他技术不错,他在软件编程上的确有天赋,虽然有时性子有点散漫,不服管教,不过做事很认真。”

    “他没去公司上过班,散漫习惯了,性子一时很难扭转。”

    “不过今晚我看到了他的一身正气,我决定明天去了公司,就让助理给他多发点奖金,还有抚慰金什么的。”

    一身正气?

    傅斯年笑出声。

    “我看到了车道的监控视频,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英勇的,知道护着女生,关键时候挺身而出……”段林白若是夸赞一个人,从不吝啬褒奖,彩虹屁说得天花乱坠。

    傅斯年都觉得,他俩认识的怕不是一个人。

    而且……

    段林白怎么就没想想,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同时出现在车道里。

    **

    此时的段家,段一言已经从药店回来,听说段一诺到家已经去了楼上,只是深深朝楼梯口看了眼,并没上去。

    就段一诺的脾气,要是打扰了她的好事,保不齐今晚就冲到他屋里,和他咋咋呼呼了。

    况且他觉着今晚顾渊表现的确不错,加上车上聊得开心,他是有意撮合两个人的。

    把他妹嫁出去才是正事,这种倒霉鬼不是每年都能遇到的。

    而此时的段一诺听到外面传来车声,料想是段一言回来了,心底祈祷他哥早些上楼,可愣是没动静啊。

    “怎么?希望有人进来?”顾渊堵着她,两人之间还隔了一点距离,虚虚禁锢着她,却很折磨人。

    “没有啊。”段一诺悻悻笑着,腰紧靠着桌子,紧紧贴着。

    “之前的事,真的不给我一个解释?”

    “我……”

    段一诺当时真的是一时冲动。

    这件事还得说到过中秋的时候……

    当时顾渊中秋并没回家,主要是打电话回去,他都没开口,他爸就来了一句:“中秋机票不容易买吧?”

    “嗯。”其实此时的顾渊刚做了个抢票系统,买票很容易。

    “那你就别回来了,反正我和你妈,准备和你大哥一家出去玩,你嫂子难得有假期,所以你回来家里也没人。”

    “……”

    “待会儿给你打点钱,你中秋自己买两块月饼吃吃,过个节也要意思一下,拿了钱去吃点好的。”

    顾渊抿着嘴,为什么他爸总觉得他过得很穷酸。

    而且每次都像是打发小学生,给了钱,买点吃的,就挂了电话。

    他在京城也有几个朋友,中秋假期毕竟短,都是些北漂,也就没往家赶,约着小聚了一下,都是玩电脑的,其中有两个还是职业电竞选手,和许家很熟,段一诺也是因为这两个人才认识的顾渊。

    段一诺那点心思,大家都看得出来,因为某人压根没藏着掖着,眼睛总盯着顾渊看。

    她人缘素来很好,周围几个人也愿意撮合两人,所以只要有顾渊的场合,能带着段一诺的,都会把她捎上。

    甚至连顾渊家里都去过。

    中秋那天段一诺在家里吃了饭,稍晚些才从家里溜出去与他们汇合,几人租了个包厢,准备嗨到天亮,据说十二点整,京郊会有烟火,这个包厢的窗口,恰好能看到。

    十二点前,一群人围在一起玩了几局小游戏,因为男男女女都有,对顾渊感兴趣的不止段一诺一个,有女生已经差点贴着顾渊坐下了,他挪开,那女生总能不着痕迹靠过去。

    结果顾渊颇不客气的说了句:“你能离我远点吗?”

    当时气氛有点尴尬,女生只是悻悻笑着,“不好意思哈,我没注意。”她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寻常人,这事儿就揭过去了,偏生顾渊是个很难搞的人,直接说道:“没注意?我忍了三次,您的心可真大。”

    那女生坐不住了,提前离场,众人悻悻然,有五六分钟,场内气氛都很尬,索性烟火要开始了,众人就嚷嚷着赶紧去窗边等烟火。

    为了营造气氛还特意关了灯,窗户直面京郊,熄灯后,漆黑一片,此时月光照不到屋内,漆黑黑,居然半点能见度都没有。

    “卧槽,也太黑了吧!”有人撞到了东西,周围又是一片哄笑。

    段一诺很清楚顾渊在哪里,也就趁着大家闹腾的时候,试探着往那边挪,还碰到了不少人。

    周围乌漆嘛黑,其实很适合做些坏事,今天出来小聚,少男少女,能这时候出来玩的,总有些对彼此有意思的,借着这机会,好似略微亲密些也不会那么害羞。

    段一诺看不到他,一头撞到他肩膀上,愣是没敢出声。

    闻着他身上的咖啡味儿,她就清楚顾渊就在自己身侧,顿时心若擂鼓,只是此时顾渊往后退了两步,显然不想和人亲近。

    “嗳,我说,你们可别趁机占人女生便宜啊。”有人嬉笑着。

    段一诺叹了口气,因为看不清,就是想做坏事都不成,只是此时有人从后面撞了她,她便一头扎进了顾渊的怀里。

    “小心点。”顾渊显然也看不到她,手指虚虚,试探着略微扶了她的胳膊。

    黑暗中,这种亲密触碰,更是会被无限放大。

    只是顾渊比较绅士,一直拉开两人距离,并不会趁机揩油。

    夜色浓稠,染得她呼吸都有点急。

    此时是中秋,前几日她刚看到了傅钦原在严氏中秋展上和京星遥当众表白,心底颇为震动,心底想着,总希望能和顾渊更进一步……

    只是这个大神实在太难搞,在他面前晃悠了这么久,某一天,他居然还问自己:“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段一诺被打击得一夜没睡着。

    敢情在你面前晃了这么久,你把我当空气啊!

    自己这张脸,难道一丝记忆点都没有?

    越想越是窝火,总想做点什么,让他吃点教训。

    而此时顾渊已经撤回手,明显是打算离开这里,段一诺心底想着,反正现在大家都看不到,就算对他做什么,怕也没人看到,一不做二不休。

    手指胡乱抓着他的衣服,顾渊猝不及防,身子略微俯下,两人脸撞到了一起……

    没亲到!

    还差点把段一诺眼泪水儿都砸出来了。

    电视剧里明明不是这样的,都可以亲的很精准,怎么她就不行,这电视上,不都是逢跌倒必能亲到,或者是逢摔跤,必能拥抱。

    这么这招一点都不好使?

    果真电视剧都是骗人的玩意儿。

    她狠吸着凉气,就是撞得眼泪都要掉下来,还不敢大喘息打出声音,只能强忍着,只是不知怎么的,唇边蹭了什么……

    这是……

    段一诺心底一横,总不能白撞吧,人就往前凑了两下。

    她当时想着,顾渊可能是被吓到了,居然愣是没动作,此时也不知谁又被绊倒了,众人就嚷嚷着,赶紧把灯打开。

    段一诺撤退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跤。

    开灯后,众人又笑作一团,不过也有几个人神情比较复杂,显然是趁着天黑有人做了坏事。

    段一诺则佯装无辜,无所事事的喝了口水。

    顾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那天之后,每当顾渊看她,她就心虚,加上要写毕业论文,就干脆躲了他一阵儿……

    当傅渔请客吃饭,她看到顾渊时,吓得半死!

    有种做了坏事,他来抓人的错觉。

    ……

    段一诺此时被他堵着,想着之前的大胆,那叫心虚啊……

    “那个……我有个问题。”

    “什么?”顾渊语气仍旧很淡。

    “那时候,你怎么知道是我的!”那么黑,都看不到谁和谁,她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毕竟那时候黑得,她都没看清顾渊的脸,还是循着他身上的味道去的。

    顾渊看她心虚紧张,略微敷着身子,两人之间原本隔了些距离,因为他这番动作,距离好似靠得近了点。

    “其实……”

    “你那晚靠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

    他声音淡淡,却极为认真,眸色极深,段一诺心跳怦怦然,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你还……”段一诺这脑子压根转不过来,只觉得有点晕,自己还以为犯罪过程相当完美,现在想来,真是挺蠢。

    “我以为你只是站过来,没想到……”

    “我知道你胆子挺大的,只是没想到那么大。”

    “你脑袋挺硬的,奔着我鼻子撞啊。”

    段一诺真想回他一句:你鼻子也是挺硬的,眼泪都被砸出来了。

    那晚顾渊真的有些失神,“其实那天我也有错。”

    “嗯?”段一诺傻了,怎么又开始检讨了。

    “你胆子那么大,总归是我纵容出来的,那天没把你及时推开。”他声音好似过了层蜜意,听着心尖都是甜的。

    纵容的?

    说到底也是他惯出来的。

    “所以……”段一诺此时脑袋懵的,没法转了,也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眼底都是他,就连楼下传来车声都没听见。

    说到底那晚到底是谁冲动犯了罪……

    其实压根没有定论。

    *

    而此时的段林白已经进了客厅,进屋后,暖风扑来,鼻子一痒,又打了几个喷嚏。

    “感冒了?”许佳木蹙眉,“正好有热汤,你喝两口。”她知道今晚出事,肯定都没吃什么东西。

    “先垫垫胃,我给你下碗面。”

    “今晚幸亏你没去,要不然……”段林白接了汤,喝了两口,还差点烫了舌头。

    “你能不能慢点。”许佳木失笑,怎么总是冒冒失失的。

    “人呢?在楼上?”段林白小口喝着热汤,才觉得身上舒服了些,“今晚多亏了那小子,要不是他,今晚受伤的就是诺诺了,真想不到那个疯子还敢这么做,居然跑去堵我?”

    “要不是提前遇到了诺诺,可能今晚受伤的就是我了。”

    段林白越想这事儿越觉得窝火。

    “诺诺去那里干嘛?我听说是车库那边。”

    “可能也是刚过去吧。”段林白喝着汤。

    “她今晚开车出去了?”许佳木蹙眉,因为事情发生的比较密集,之前也来不及想诸多细节。

    她心思可比段林白细腻许多。

    段一言坐在边上,闷声不语,他也不懂,这两个人为什么要约在那种地方,找个安静暖和的地方不就行了,难不成做坏事的人,都觉得地下这种阴暗的地方才够刺激?

    “先不说这个,那孩子伤口没事吧。”

    段林白懒得动脑子,想这些东西,费劲儿!

    “缝了几针,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需要好好养养,他是做程序员的,我看有一段时间不能工作了。”

    “那就给他放带薪假。”

    段一言悻悻笑着,这么大方,是他爸的风格。

    “派出所那边怎么说?”许佳木询问,“这件事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我知道,一直让人盯着。”

    段林白坐在客厅,喝完一碗汤,身上暖和了,才抬脚往楼上走,准备去探望顾渊。

    “喊他们下来吃点东西吧,我去煮面。”许佳木说道。

    段林白应了声,就上了楼。

    段一言想着段一诺上去都大半个小时了,他俩又没确立关系,就算待在一个屋子里也做不出什么事,和救命恩人待在一个屋子里很正常,况且某人还负了伤,更不可能有些什么事,就没跟过去。

    不多时,就听到了他爸的怒吼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女总裁的极品保镖〕〔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真心缘何妆假面〕〔天帝神皇〕〔莫晓叶方沉洌〕〔七界仙盟录〕〔悠然自得的重生日〕〔续,梦醒千年〕〔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海贼王之反派〕〔穿越异界之农场〕〔萌宝凶猛:妈咪上〕〔凡尘一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