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食物链顶端的监护者们 20. 黑龙男妈妈养崽 原来他根本不是妈妈的……
    苏星怎么也没想到幼龙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他以为幼龙会扑向他、试图咬他、试图吃掉他这些行为才符合他对幼龙的认知, 结果它竟然翻身朝他露出了肚皮

    来火山这么久,苏星从未见过其他龙露肚皮,这是除他外的第一只。

    等等, 这条龙不会就是在学他吧

    所以,它是在对他撒娇卖萌吗

    苏星必须承认, 他有那么一瞬被萌到。

    只要忽略幼龙锋利的爪牙, 它那幼态化的白龙外形确实很可爱。

    而且白龙的瞳孔颜色比黑龙浅很多,不像黑龙那样有压迫感, 当它翻过身, 瞳仁放大显得没那么狭窄, 浅金色的眼里就透出一种幼崽的懵懂和无辜。

    苏星的大脑中刚产生出“好萌”的想法, 紧接着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如果他没有接触过龙类, 没有见识过这条幼龙凶残的一面,他或许真的会被它此刻展露的萌态所吸引,将它当做一只无害的幼兽。

    但苏星在这座火山里已经住了一个多月, 与数十条凶猛的巨龙为邻,他很清楚龙是一种多么残暴、易怒、好斗的生物。

    他也亲眼见过这只幼龙展露尖牙利爪, 以极为迅猛的速度追击猎物。

    好巧不巧, 他就是那个被追的猎物

    苏星下意识退后一步。

    脚一踩下去,他就发现后边是空的, 但已经来不及了失重感传来,他从黑龙的尾巴上摔了下去,一屁股坐到地上。

    “嘤”

    脚好像崴了。

    忍了许久的黑龙终于能动了, 尾巴骤然扫过, 送幼龙上墙。

    随后立刻伸爪,将跌倒的小毛球接起来。

    见幼龙被抽飞出去、砸到石壁上,疼得直吸气的苏星止住了抽噎。

    啊这

    他不是故意离开黑龙尾巴的。

    他先前一直站在黑龙尾巴上, 就是为了让幼龙顺利吃完果干离开,哪想到幼龙不仅没离开,还原地躺下了。

    一只差点把他干掉的猛兽幼崽,当着他的面翻滚卖萌,真的很恐怖啊

    到底是因自己的缘故让幼龙挨了打,苏星心怀歉意,又去甲壳里多叼了几块果干丢给它。

    黑龙甩动尾巴拍打地面。

    哪怕小毛球叼了新的果干喂进它嘴里,也没能让它对幼龙态度有所缓和。

    苏星一只脚崴了,抛果干的力气不足,果干都落得很近。

    原以为幼龙不敢过来吃,没想到它挑着黑龙吃苏星投喂的果干的间隙,迅猛地冲了上来,身形化作一道白色的残影。

    黑龙的反应也很快,明明脑袋还在跟苏星贴贴,尾巴却像是会自动索敌一样地拍了出去。

    被抽了几次的幼龙已经学会了躲避,它骤然伏低身体,从甩来的黑色大尾巴下钻了过去,一口咬住果干。

    虽然最终结局还是被调转回来的尾巴抽飞,但它吃到了果干。

    幼龙从墙上落下,甩了甩脑袋,吃下嘴里的果干,就再次寻找机会扑向食物。

    苏星站在黑龙的保护范围内,看着它们一来一往地交锋。

    说是“交锋”其实不太准确,黑龙显然没把幼龙当做对手,并未认真,只是习惯性地甩尾,像是给幼龙确立一个“只要靠近就会挨打”的意识。

    幼龙也在这样地挨打下迅速成长,虽然每次都没法彻底躲过黑龙的尾巴,但它的奔跑速度、反应能力、闪躲技巧都在肉眼可见地进步。

    如果说刚破壳的它还是一个靠本能狩猎的猎手,现在的它已经会寻找机会、制定战术,已经有了顶级掠食者的雏形。

    当然,这也得益于黑龙并未下狠手,不然它早该倒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了。

    除了幼龙追击苏星的那次,黑龙抽得比较重,把幼龙砸进石壁上撞出一个坑,其他时候幼龙砸墙上掉下来,立刻就跟没事龙一样。

    即便如此,幼龙的抗揍能力和成长速度都让苏星心惊。

    黑龙却反应平淡,甚至没往幼龙的方向多看一眼,仿佛本该如此。

    本该如此。

    因为它们是龙。

    苏星第一次这么深刻感知到他和其他龙的不同。

    不仅仅是外形,而是更本质上的不同。

    他永远没法像其他龙那样,专注冷静,百折不挠。

    最初遇见黑龙时,他只是被黑龙抬动爪尖轻弹出去,就差点没能撑下来。

    如果当初黑龙像对待这条幼龙一样用尾巴将他抽飞,他他绝对会当场去世。

    还好,黑龙从不会这样对他。

    它在他面前,永远是最温柔可靠的龙妈妈。

    抱住妈妈。

    苏星微展开翅膀,贴上黑龙的面颊,在它脸部的鳞片上狂蹭。

    “吼呜”

    黑龙转动着威严的黄金竖瞳,等小毛球蹭完,便缓缓偏过头,深深吸了他一口。

    “啾”

    被妈妈亲了,害羞。

    另外两枚龙蛋,在之后的两天里接连破壳。

    这是整个火山里最先破壳的一窝龙蛋。

    新破壳的幼龙惯例在洞穴中寻找食物。

    苏星已经知道新生幼龙的恐怖,离它们远远的,待在黑龙用身体为他围出的保护圈里。

    没有幼龙敢从成年巨龙嘴边抢食。

    贴在黑龙妈妈嘴边的苏星“”

    说谁是食物呢

    于是,它们将目标投向了装满果干和植物种子的甲壳,并被黑龙的尾巴抽飞。

    最先破壳的幼龙并没有参与它们的活动,而是早早地盯上了它们的蛋壳。

    在两只小幼龙被抽到墙上的时候,它正抱着蛋壳大口啃咬。

    幼龙们都很聪明,尝试几次无果,并发现更早破壳的幼龙在吃它们的蛋壳后,迅速加入,抢夺蛋壳咔嚓咔嚓开吃。

    苏星听着那清脆的咀嚼声响,莫名有些馋。

    很多动物都有吃蛋壳的习惯,就连鸟类也是。

    在幼鸟破壳后,成鸟夫妇通常会吃掉幼鸟的蛋壳,既是不放过任何可以吃的食物,也是为了补充钙。

    不过苏星瞧了瞧那厚厚的龙蛋壳,觉得自己大概咬不动,也就放弃了。

    他可不像这些白龙幼崽一样,有那么锋利的牙齿和恐怖的咬合力。

    两个蛋壳只够幼龙们饱餐一天。

    第二天,苏星从蛋巢里爬起来伸展肢体,就看到了熟练朝他躺下露肚皮的幼龙。

    黑龙的尾巴静静放置在蛋巢前,没有甩出去。

    几天下来,这条幼龙已经试探出了黑龙对他的容忍范围。

    这个范围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随小毛球的位置和黑龙的心情而变化。

    只要它跟小毛球保持足够距离,黑龙心情有不算太差的话,它就不会挨揍。

    苏星也习惯了这条幼龙来对他露肚皮乞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被吓到,虽然看着一只凶猛的龙崽对自己撒娇,内心感觉还是很古怪就是

    他依旧保持着警惕,每次给它食物,都是站在黑龙的尾巴保护圈里往外丢。

    投喂的食物有时是果干,有时是大颗的坚果。

    那些苏星啃半天都咬不开壳的巨大坚果,幼龙一口就能咬碎,连壳带果仁一起吃。

    苏星将圆滚滚的坚果抛出去,坚果滚出很远。

    听到坚果滚动的声音,原本躲在洞口碎石堆后的两只幼龙立刻冲了出来,扑向坚果。

    但它们的动作都没有最大的那只幼龙快,哪怕它还需要翻过身、让自己的四肢落地,它也是幼龙中速度动作最敏捷的。

    最大的幼龙一口叼住坚果,回头对两只围过来的幼龙龇牙,喉咙中发出威吓吼声。

    两只饿了一晚上的幼龙不敢从巨龙口中夺食,但对于这个只比它们大两天的同窝兄弟,它们并没有太多的畏惧心理。

    两只幼龙相视一眼,瞬间达成共识,从不同的方向朝最大的幼龙发起进攻。

    被围的幼龙丝毫不慌,它比它们更强壮,还多了两天挨揍经验,足以让它应付两弟弟妹妹的袭击。

    大两天看起来没大多少,但在自然界,两天有时候就是生与死的界限。

    早出生、更强壮的幼崽,能排挤晚出生的幼崽,抢占更多食物。

    在食物不充足的情况下,更小的幼崽很可能因为抢不到食物而饿死。

    大幼龙灵敏避过一只幼龙的袭击,用身体将另一只撞开,同时将嘴里的坚果咬碎。

    被躲开的幼龙调转方向扑过来,一口咬在它背上。

    幼龙吃痛,试图将它甩下去没能成功,另一只幼龙也扑了过来。

    即使被两只幼龙咬住,它也没有吐出食物,硬扛着它们的攻击将坚果往下咽。

    在只幼龙缠斗时,清脆的两道坚果落地声响起。

    只幼龙齐齐扭头。

    只见两颗坚果朝它们滚来,更远处,暖黄色的小毛球站在黑龙尾巴上焦急地啾啾叫着。

    只幼龙一同朝坚果扑了过去。

    这次,最大的幼龙因为嘴里还有咬碎的坚果,犹豫了一瞬要不要张口,以至于晚了一步,被另外的幼龙夺走了被它踩住的坚果。

    幼龙“”

    气炸

    幼龙们再次打了起来。

    苏星“”

    麻了,毁灭吧。

    唯一庆幸的是,幼龙们再怎么打,也知道离洞口边缘远点,没有掉进岩浆。

    黑龙撑起身,缓缓站起。

    苏星以为它看不下去了,要去阻止它们,顿时期待又紧张地看向黑龙。

    他期待黑龙能将它们分开,又担心黑龙选择的方式是将它们全部扫下岩浆。

    现实是黑龙看都没看到打做一团的幼龙一眼,只抓过甲壳,将苏星稳稳地送进去,就带着他飞出了洞穴。

    苏星怔愣片刻就反应过来,外出捕食时间到了。

    苏星回头看去。

    幼龙结束了打斗,齐齐来到洞口,探头往上看,仰头嗷叫,拍打翅膀试图飞起,却无法离地。

    很快,最大的幼龙将大半身体探出洞穴,它扒在崖壁上,爪子扣入石缝,开始往上爬。

    另外两只幼龙也有样学样地跟上。

    苏星看得心惊肉跳。

    底下就是翻涌的岩浆,只幼龙扒在崖壁上歪歪扭扭地往上爬。

    有只小幼龙还没抓稳,往下滑了一段,好在及时抓住岩石,稳住了身体,没有落入岩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