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食物链顶端的监护者们 28. 黑龙男妈妈养崽 大鸟抢夺幼崽
    苏星化身除草鸡, 每天早出晚归,在白瓜子地里努力除草。

    一段日子下来,身形都圆润了不少。

    换毛期减去的体重, 又被他吃了回来。

    他怕今年的白瓜子长得不够多, 又把储备粮里仅剩的一罐白瓜子带过来种下。

    大部分种在除过草的白瓜子地里,小部分种在居住的山崖下。

    种粮食他是认真的。

    把白瓜子尖端朝下扎进土里, 一颗颗整齐排列, 再铺上细细一层土, 盖上除草没吃完的草叶。

    苏星勤劳种地除草,黑龙也在勤勤恳恳除周围的动物。

    从住在地下的长耳兽, 到路过吃草的巨角兽, 再到树上筑巢的各类猛禽,一切可能对小毛球造成威胁的动物,都进了它的肚子。

    一时间,白瓜子地附近鸟兽勿近。

    日暮黄昏,落日的余晖在新长出的白瓜子幼苗上洒下淡淡的金光。

    苏星结束完一天的除草活动,去找黑龙一起回家。

    不过在归巢前, 他还需要洗个澡, 洗掉一身脏兮兮的泥土草屑。

    最好的洗澡地,应该是离这里只有一片小树林之隔的大湖。

    但大湖和对面的丛林都是危险地带,可能引来恐怖的怪物, 苏星只能多飞一段路,去另一侧的小溪边洗。

    溪水洗他是足够了, 洗黑龙就有点勉强。

    最深处的溪水也才堪堪没过黑龙的半条前肢。

    好在它不像苏星这种泥土里打滚的小鸟,浑身是土,它的鳞片总是干净明亮,只需要洗个脸和爪子就足够了。

    羽毛被完全打湿的苏星无法飞行, 只能站在黑龙的爪子上,被黑龙捧着回去。

    每当黑龙捧着他从丛林上空飞过时,苏星都会隐隐感知到一种被窥伺注视的感觉。

    可当他去寻找那视线来源时,却又什么都找不到。

    看到隔壁丛林出现火光的次数也变多了。

    一开始那火光还到处飞舞,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后来那火光渐渐固定在了河岸边。

    它停落在焦黑树枝上,长长的火尾自身后落下,像是在静静观察着什么。

    这样描述或许很奇怪,火怎么会“寻找”和“观察”但苏星就是这么觉得。

    他总感觉那火是“活”的。

    仿佛有生命般红色的火光常在夜里出现,但自始至终没有引发过火灾。

    苏星怀疑那火光是这个世界的“鬼火”。

    只在夜里出现的火光,托着长长的尾巴,还不会引燃其他物体,怎么看怎么像是“鬼火”啊。

    这个世界的“鬼火”也是一种自然现象吗

    苏星很想去对岸一探究竟。

    但也只是想想。

    对岸有连黑龙妈妈都不想撞见的大怪物,他不会拿自己和黑龙妈妈的安全去冒险。

    又是新的一天,苏星从黑龙翅膀下钻出来,站在洞口,迎着晨光伸展翅膀和腿。

    他习惯性地往右侧的大湖对岸看了眼,昨夜那抹火光已经消失。

    苏星并没有太在意,抬起脚爪挠了挠脖子,挠下来一片浅色的羽毛。

    “”

    永远都习惯不了掉毛,哪怕知道很快就会长出新的羽管,新的羽毛,还是会担心自己变成秃毛崽。

    苏星不敢再挠了,扭头小心地梳理羽毛,生怕不小心又给拔下来一根。

    他咬住一根今年新长出来的半长尾羽,从根部梳理到尖端。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尾羽根部的橙红色范围变大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