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师系统〕〔朕有帝皇之气〕〔魔法科技大洪流〕〔太荒吞天诀〕〔我铸造了仙界〕〔我能复制万族天赋〕〔空间农女修仙记〕〔一气成神〕〔天源令〕〔暴力书生〕〔暴力甜妻:帝少不〕〔我真是医神〕〔都市绝品狂尊〕〔神级狂婿〕〔我不登天〕〔无缺道途〕〔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武帝〕〔爹地追妻:萌宝神〕〔我是赘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梦镜传奇 第二0二章 应天之笑
    在永胜号上陪张翠山修炼了三天的剑,梦镜才将小寒、小平公主他们带回了大唐的长安,相见之下,自然又是一番高兴,武媚娘笑了:“你们跑哪儿去了,都一天没见到你们的影子了!”

    “啊,只一天吗?”太平公主不可思议地问了。

    梦镜笑了:“太平,可不是一天吗?嘿嘿,感觉如何?好不好玩儿啊?嘿嘿,这就是我这穿越术的好处!”说完,得意地笑了。

    武媚娘听得莫名其妙,又不好问,只得笑了。在她看来,只要太平公主高兴,寒儿开心,那,他们去哪儿都无所谓了,就是把天捅漏了也没关系。

    大元的张翠山却更开心了,这回学了小寒的功法,虽然,还不怎么熟练,但无剑境总算成功了,剑术修养又上了一个层次了,再练日月剑法时,整个人又不是原来的感觉了,几乎那日月剑法也可以放弃似的!他再摸索一阵,果然,连日月剑法都基本忘了,打出来的却仍然是日月剑法。

    至于林心儿、林芳儿她们的剑术也上升了几个层次了,这回林若曦也没藏私,一下就将梅花剑法都教给了她们,练起来自然更爽快了,唯一欠缺的就是配合!林芳儿还好一些,林心儿等则差了许多,看来,她们几个要赶上去,至少要一旬了。

    梦镜再回到永胜号上时,已阳光灿烂了,见到她,盈盈郡主大乐,笑了:“公主姐姐,这回小寒、太平公主她们一来,咱们都获益良多,只是,为什么不让他们多住一些时间呢?咱们也好请教他们嘛!听说,小寒可是剑神哦!”

    “哈哈,来日方长嘛,你急什么?嘿嘿,咱们该去应天了,否则,就看不到朱元璋登基了,不过,他还不敢当皇上,哈哈,那陈友谅、张士诚还等着陪他玩儿呢!”梦镜已作出了安排,看来,必须快点去应天了。

    她一说,陈可儿又紧张了,却又不敢太外露,只暗暗叹了口气,正在惆怅时,梦镜已笑了:“陈友谅死不了的,我说过了,咱们会把他转到一个地方去安置,让他当和尚去,免得再为非作歹!”

    “是,多谢姐姐!只是,这朱元璋肯放过我父王吗?”陈可儿这才笑了。

    梦镜一听,笑了:“咱们是谁啊?天下的主宰!好了,那朱元璋已经老实了,他不敢不听咱们的了!嘿嘿,再不听,他就连皇上都做不成了!”

    等他们到就应天时,果然,朱元璋听说他们来了,也不敢摆架子了,立刻就和李善长、刘伯温一起迎了出来,一脸得意,笑了:“梦仙子果然神机妙算,比我们的伯温先生不容小觑厉害!你说我要定都应天,果然,一到这儿就顺得不得了!咱们已连克了七个小反王了,剩下来的就是陈友谅、张士诚、韩林儿他们三个了!哈哈,也许,最多两年,咱们就可以平定南方了!”说话间,似乎他已是皇帝了似的,一脸得意状。

    “小人得志!朱元璋,你还是谦虚点,哈哈,否则,这天下就不是你的了!你目前还只是个反贼,还没得天下呢!瞧你那样子,就像个土财主似的,至于吗?咱们这回来南京,住哪儿?你给咱们安排吧!”梦镜毫不客气所先教训他了。

    朱元璋笑了:“是是是,仙子教训得是!咱们这就收拾一个庭院给老祖宗住,另外,咱们也请了厨子,专门侍候老祖宗!”

    “这还像话,好了,厨子就不需要了,我们自己做!对了,这回不会再有人来放火了吧?嘿嘿,咱们可不想被人烧烤了!”梦镜又挖苦他了。

    朱元璋脸上一红,赶紧又笑了:“误会,误会,全是误会!伯温先生,不如,你负责照应老祖宗他们一行,如何?”

    “是,臣下领命,那,各位前辈,请了!”刘伯温不卑不亢地说,已在前头引路了。

    见他们去了,朱元璋才笑了,对李善长说:“唉,这个大元公主真是厉害啊,似乎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看来,这江南半壁都将是我们的了,就看她准不准咱们打过长江,甚至,打到大都去了!”

    “我瞧她八成有让天下的意思!那批财富她们不是运往大草原了吗?看来,她们有意经营大草原了!咱们只要不过长城外作战,肯定吃不了亏!如此,天下可定矣,嘿嘿,说不定刀兵之灾都会小很多,那就是苍生之福了!”李善长赶紧安慰他了。

    朱元璋听了自然大喜,才喜滋滋地回府去了,一脸得意;这回,连李善长瞧了,也禁不住摇了摇头,却又赶紧跟着去了。

    果然,这次朱元璋乖巧多了,给他们找了个城东僻静的院子,绿树环绕,群芳吐艳,只一看,梦镜就喜欢了,笑了:“嗯,这朱元璋比上面听话多了,哈哈,刘伯温,你说说,上回他给咱们找的地儿在闹市区,晚上又想烧死咱们,最后,还不是自己要掏钱赔百姓的损失?何若呢?嘿嘿,这回他又想起歹心的话,要方便多了,这儿人少,哈哈,下手方便嘛!也没多少人瞧得见,多痛快!出了事儿,赔偿也不会多!”

    “不会了,不会了,上回是平章大人一时想不开,这回不一样了,他还指望着你们提携他呢!所以,巴结还来不及呢!”说完,刘基已掏出一张银票,笑了:“这是平章大人孝敬你们的,刚才不方便,这会儿清静,几位仙人请收下!”

    盈盈郡主一瞧,竟是一张一万两的银票,笑了:“出手倒算阔绰,公主姐姐,够咱们吃喝一阵子的了!哈哈,芳儿、可儿、琳儿,你们随我去买菜,一会儿咱们借花献佛,正好请刘先生喝几杯!”见梦镜递眼色了,盈盈郡主赶紧安排去了。

    “那就叨挠几位仙人了!哈哈,我这回也算吃了平章大人一回白食了!”刘伯温戏谑说。

    张翠山听了,不觉一笑,乐了:“谁不知道朱元璋虽然元帅,可打仗也不怎么强啊,哈哈,领兵打仗不如徐达,至于出主意嘛,肯定不如你刘伯温了!嘿嘿,只怕没你出谋划策,这天下还未必就属于朱元璋呢!他不就是个小放牛的吗?”

    “哎,好哥哥这话未免有点过了,英雄不问出处嘛,朱元璋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这人只一点不好记仇,凡得罪过他的,都没好下场!所以,嘿嘿,刘先生也要小心了!我们就是例子,不过,把他打怕了,他只怕见了咱们就哆嗦,哪敢再来生事?哈哈!”梦镜得意地笑了,似乎又瞧见了朱元璋的窝囊相。

    刘伯温笑了:“公主殿下自然高见了,嘿嘿,这打天下时容易共处,治天下了,咱们就得小心了,所以,哈哈,我都开始收着了!不过,这陈友谅、张士诚我还给尽心尽力!小明王就算了,等平章大人自己去收拾,哈哈!”

    “刘先生有此打算,看来定能功成身退了!哈哈,先生果真高明,咱们就不多说了!对了,对陈友谅嘛,不准赶尽杀绝,哈哈,他是咱们好哥哥的岳父大人!不过,这事儿不劳你操心了,咱们这回东来,一是看你们大战,二是救陈友谅一命!刘先生对打陈友谅一战有什么高见啊?”梦镜问了。

    刘伯温笑了,却避而不答,沉吟片刻,才笑了:“咱们以文会友,本是妙事,这说到大战陈友谅,这是军旅之事,似乎不应在此讨论吧?再说了,那陈友谅之女又在尊府之中,咱们谈论作战,这不是便宜了陈友谅了吗?”

    “哟,这刘先生感情是连我们也怀疑上了?嘿嘿,这是不是有点小人度君子之腹?嘿嘿,算了,看在你还颇有名声的份儿,梦儿,咱们这回就不责怪他了,好吗?”张翠山闻言,不觉有点愠了,却又转移给梦镜了。

    梦镜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刘先生,瞧见没有?你这可有小人之嫌啊!哈哈,其实呢,你们那点花花肠子,咱们谁不知道啊?不就是借以骄纵,击其软肋吗?又或者见陈友谅战船高大,准备火攻?随便,再烧烧粮草?哈哈,这曹操最喜欢断粮道,李世民嘛,最爱以硬碰硬,朱元璋嘛,估计两者都不如了,只有搞点雕虫小技,然后玩玩阴的,哈哈!”她实际已点化刘伯温了。

    刘伯温一听,自然大惊,这正是他这几日盘算的,没想到,梦镜竟随口就道出来了,而且,说得更彻底,又将朱元璋的的,才能出奇制胜了。

    想到这里,他不觉站了起来,施了一礼,才笑了:“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仙子不是为问我,而是为了指点我,刘伯温受教了,哈哈,谢谢了!”

    “哎,我可没指点你,哈哈,我们只不过是比较一下朱元璋与曹操、李世民的得透彻一点,这朱元璋嘛,比之曹孟德、李世民还是很有差距的!只可惜如今的反王都不成气候罢了,唉,只有将就他了!”梦镜说着,不觉叹息了。

    刘伯温闻言,自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偏偏又知道她比自己更知道过去未来,也不觉暗暗叹息了,想说话时,又一个字都讲不出来了。

    张翠山见状,赶紧替他解围了,笑了:“这朱元璋有一宗好处,就是对农民比较好!或者,因为他是农民出身吧,又要过饭,所以,知道民间疾苦,这或者也是刘先生投靠他的主要原因吧!否则,这陈友谅、张士诚也可以坐天下啊,哈哈,可以,他们一个枭雄,一个盐贩子,哈哈!”

    闻言,刘伯温这才大有知己之感,顿时笑了:“哈哈,原来张大侠竟是我们的知己,哈哈,当初我们投靠平章大人,就因为他对士兵不错,治下对百姓也错!所以,大抵在他的治下,也算有一太平吧!”

    “你这话算是说对了,这朱元璋嘛,哈哈,苛政猛于虎,刑法也严苛,只不过对官员狠点,老百姓倒是也得了不少实惠,也确实算是一治了!”梦镜倒同意他这个观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爹地债主我来了免〕〔龙门之主〕〔我什么都懂〕〔时婳霍权辞〕〔脑核风暴〕〔爆宠萌妃:陛下你〕〔界之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