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冥妻〕〔我真不是大佬〕〔血帝神尊〕〔大帝要回家〕〔万界降魔传〕〔亿万界天道聊天群〕〔衍仙纪〕〔召唤大渊之黑暗暴〕〔神魔之上〕〔境界提升太快怎么〕〔守护传〕〔巅峰仙道〕〔九境之主〕〔君御诸天〕〔信息全知者〕〔脉破八荒〕〔吾家上仙是只鸟〕〔剑仙在此〕〔帝凰之泪〕〔异界供奉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第三百三十章 未婚配的少年郎
    周书仁,“”

    没戏啊!

    竹兰见周书仁面无表情的,勾着嘴角,“你不用回答了,我都懂了。”

    周书仁,“”

    他也没想要回答,忧伤啊,学霸最怕什么,最怕的是学神,吴鸣就是天才的学神,还是脑子很活的学神,大佬的命运再改变,大佬依旧是大佬!

    吴鸣的马车内,小厮紧张的不行,为了缓解紧张,小厮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公子,“公子,周老爷和周家主母对您真好。”

    小厮在大宅后院经历过太多算计了,最不信人心,可在周家打破了他的观念,周老爷和公子是对手关系,周家不仅没陷害,还将公子照顾的无微不至的。

    他没想到的事,周家主母都考虑到了,这次守榜,周家主母深怕公子再受寒气,马车里围的严严实实的,公子身上的披风都是新制作的呢!

    他白防备了!

    吴鸣握着茶杯,他不仅手暖心更暖,周家给他最渴望的温暖,也让他知道,人心并不都是黑的也有好的。

    这次会试,他比乡试发挥的好,靠婶婶的照顾呢,这份恩情他都记在心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快第一缕的阳光洒向大地,天终于亮了。

    竹兰的肚子里喝了不少的姜茶,没办法,外面的风很冷,三月的天温度也没高哪里去,马车并不是很保暖,守在马车外的二月冻得在地上一直活动着身子!

    时间越临近放榜,守候的人越煎熬,每年放榜的时间都是有规定的,锣声响起,竹兰精神集中了,“放榜了。”

    周书仁握着竹兰的手,“你在车里等着,我和老大下去看看。”

    周老大鹌鹑似的缩在一角,他其实更想和二月在外面地上溜达的,自从他和李氏不断撞见爹娘的相处,爹娘也不避讳了,准确的说,直接当他们不存在了!

    只可惜,他的身子骨养的娇贵了,已经受不住在外面的寒风了,只能硬着头皮缩在马车一脚避寒。

    周老大听了爹的话,紧忙下了马车。

    竹兰摇头,“我也要一起去,这份荣耀我要和你一起见证。”

    周书仁,“好。”

    只可惜见证他成为第二名了!

    竹兰系好了披风裹紧自己,随后跟着周书仁下了马车,二人与吴鸣汇合,一起去榜单下看榜,好家伙,榜单下都是人,竹兰的个子不高啊,离城墙又有些远,她看不清榜单上的名字,光能看到移动的人头了。

    竹兰无语的很,会试放榜啊,朝廷就能大方点把名字写大些吗?每届取一百五十人,一百五十个人名啊,只写了两张纸,纸张还不大一尺长,半尺宽,竹兰严重怀疑是恶趣味。

    榜单下真是人挤人啊,主力是小厮等下人,背景硬的护卫开道呢!

    竹兰和周书仁对视一眼得了,他们要等一会了。

    还好每届参考的人数有限,等了一会没考中的陆续离开了,考中的不是和家人好友分享喜悦,就是等在一侧想看看考第一的会元是谁!

    竹兰和周书仁到了榜单下,很自信的看着第一张纸最上面的名字。

    吴鸣家的小厮是识字的,激动的道“公子,您是会元。”

    吴鸣紧握的手松开了,侧过身子道“侄子没辜负叔叔和婶婶的照顾。”

    竹兰,“”

    其实你可以辜负的,真的!

    周书仁看到自己的名字了就在吴鸣的下面,除了第一是会元外,其他人都是贡士,名次什么真不重要,重要的是殿试后的结果。

    周书仁笑着,“侄子小小年纪考得会元,今个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

    吴鸣笑着“侄子也恭喜叔叔得中贡士。”

    留下的贡士见到了吴鸣,这些人都是一脸的复杂。

    因为这些人中,除了会投胎出生就开挂的贡士年轻些外,其他靠自己的年龄都是三十岁以上,最年长的六十岁左右呢!

    吴鸣小小年纪得中会元,羡慕嫉妒的同时,有人的脑子就快了。

    一位四十多岁的贡士上前,“公子可有婚配,吾有一女年方十四,琴棋书画都通晓一二,我瞧着与公子正相配!”

    第一个开头了,就会有第二个。

    竹兰眼睁睁的看着吴鸣被围住,吴鸣虽少年老成,可也扛不住这般热情,脸涨红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周书仁瞧着乐呵,他也要发一发几次考第二的气啊,嘿,少年啊,这才哪里到哪里啊!

    竹兰瞧见吴鸣扛不住了,扯了扯周书仁的袖子示意别看戏了。

    周书仁咳嗽一声上前,“婚事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伙的看重我们心领了,等老太太进京再谈如何?”

    吴鸣呼出一口气,行礼道“晚辈感谢厚爱,只是婚事自有祖母做主,还请见谅。”

    周书仁继续道“时辰不早了,我们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一位贡士拦住道“还请留下地址,我等日后也好拜访。”

    多好的女婿啊,可不能这么放走了。

    周书仁笑眯眯的留了地址,这些人能走到这一步,都是有能力之人,未来如何谁也不能预料,唔,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好。

    等竹兰几人回到了马车上,得了,都知道会元是个少年郎,还是未婚配的少年郎。

    周老大坐在吴鸣的马车内,竹兰和周书仁一个马车,竹兰揪了揪周书仁的胡子,小声的道,“咱家这回可消停不了了,吴鸣成了香饽饽,我可瞧见好些官家的小厮都盯着吴鸣呢,明日的拜帖一定接到手软。”

    周书仁失笑,“这还是小意思,殿试放榜才吓人。”

    竹兰眼睛亮晶晶的,“戏份里都有榜下捉婿,殿试放榜会不会有人真捉婿啊!”

    周书仁道“本朝是没有的,不过前朝的确有,前朝对商贾管制宽松,商贾特别喜欢绑下捉女婿,本朝都是一些官家看好了女婿仗着官身召见,至于都不敢凑热闹的,所以不会发生榜下捉人的。”

    竹兰挺失望的,随后又乐了,“我刚才可仔细看了周围,榜上的一百五十人,年轻的没几个,官家出身的贡士哪怕年轻估计也都联姻定了亲,草根出身的,好像只有吴鸣一人少年郎呢!”

    周书仁默了道“赵渤也未娶亲。”

    竹兰,“我说好像忘了什么呢,我们忘了看赵渤的名字了,刚才好像也没注意到赵渤呢。”

    她和周书仁光看吴鸣热闹了,完忘了还有赵渤了。

    竹兰继续道“我光看了第一第二的位置,后面的没看,你看了吗?”

    周书仁,“没。”

    竹兰无语了,得了,两人都没注意赵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前妻难追,周少请〕〔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从秽土转生中复活〕〔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穿成山神后,我捡〕〔法医王妃:我给王〕〔我靠算命爆红娱乐〕〔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我有现金一百亿叶〕〔都市之妖孽神主〕〔烈血狂枭范建明李〕〔都市战神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