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我又轰动全球了〕〔杀机较量〕〔丈六金身〕〔大小姐在上:恶魔〕〔最后残仙〕〔嫡女掌乾坤〕〔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甜蜜的冤家〕〔狂武战尊〕〔无敌从灵气复苏开〕〔穿梭时空的侠客〕〔最强终极兵王〕〔大数据修仙〕〔老子是条狗〕〔明朝败家子〕〔女总裁的超级狂兵〕〔携带吃鸡系统闯无〕〔偃者道途〕〔师道成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小医妃 108 花小兰惹出事儿
    这些汉子们自然不可能将这件事情联想到花蝉衣身上,那手劲儿,那力道,女人家家的怎么可能有?

    看着花蝉衣的背影,男人吐了口口水,要不是景池隔三差五的找花蝉衣,他们这些汉子忌讳那个景池,就这貌美的小寡妇,早就成了这些乡下汉子的囊中之物了!

    花蝉衣回到沈家后,东子娘已经做好了晚饭,婆媳二人吃晚饭的时候,东子娘道:“蝉衣,你听说了没有,宋寡妇好像又和咱们村儿的一个汉子搅和不清了!”

    花蝉衣愣了下:“什么时候的事儿?”

    “谁知道呢,我也是今日到人家家里喝茶的时候听说的。”

    花蝉衣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说这寡妇未免也太耐不住寂寞了那她今日匆匆忙忙的往医馆跑是因为什么?会不会和这事儿有关呢?

    东子娘又道:“唉,咱们娘俩也别掺和这些事儿,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等你师傅醒过来,想办法把医馆抢回来!”

    花蝉衣没答话,直觉告诉她,花小兰要出事儿了!

    果然不出花蝉衣所料,她吃过晚饭后,在房内看了会儿医书,外面传来急切的敲门声。东子娘都被惊醒了,推开门一看,居然是青白姐妹,此时这对儿操蛋的姐妹也不再继续奚落花蝉衣了,红着眼苦苦哀求着:“蝉衣姐姐,你救救我娘吧,我娘快死了!”

    花蝉衣愣了下,没想到事情那么严重:“怎么回事儿?”

    “还不都是那个花小兰!”

    花蝉衣心知事情紧急,也没继续多问,跟着青白姐妹来到了医馆,此时宋寡妇躺在医馆的软榻上,哎呦哎呦的惨叫着,身下流淌着发黑的血液。

    一旁的花小兰显然吓傻了,哆哆嗦嗦的站在一旁,话都说不清楚。

    花蝉衣上前一看,不禁微微蹙眉道:“宋婶子这是小产了啊,究竟怎么弄的?”

    花小兰吓的说不出话来,她手上虽已经背负了人命,可是沈家父子的事儿没人知道与她有关,这次宋寡妇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她该怎么办?

    花蝉衣看了看青白姐妹,冷道:“宋婶子是个寡妇,孩子不知道是谁的,你们去将村长找来,把孩子爹揪出来,等孩子爹松口了,我才敢治。”

    花心青和花心白站着不敢动,她们娘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村里偷汉子了,她们姐妹二人如今年纪大了,基本的羞耻心还有。

    花蝉衣蹙眉道:“你们继续拖下去,宋婶子可真就没命了!”

    花小兰听这话的意思,便是还有救了,连忙道;“你们姐妹还愣着做什么?蝉衣一定能治好!”

    花蝉衣冷冷的看了花小兰一眼,心说花小兰这是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推呢,她虽然将宋寡妇治出了事,但不至于丧命,回头自己接手,有个三长两短便都是自己的责任了!

    花小兰被花蝉衣漆黑的眸子看的一阵胆寒,暗暗握紧了袖中的拳。

    关乎到宋寡妇的性命,青菜姐妹哪里还顾及自己的脸面,连忙去找村长了。

    药铺内只剩下花蝉衣花小兰,还有痛晕过去的宋寡妇。

    花小兰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的看着宋寡妇道:“她,她真的不会死吧?”

    花蝉衣没理会她,而是四处看了看,笑道:“你这医馆里面修的真漂亮啊。”

    花小兰:“……喂!我再问你话呢!!”

    难得见到花小兰被吓成这样子,花蝉衣冷笑道:“你医术那么高明,问我我怎么知道呢?过来,先帮我在软塌外面遮上一块布。

    无论这次宋寡妇找的汉子是谁,花蝉衣相信那人打死也不会自己承认的,先把这浪寡妇弄醒了再说!

    六神无主的花小兰也没心思和花蝉衣置气,姐妹二人忙碌了起来。

    花蝉衣给宋寡妇灌了些药汤,拿出银针来在她穴位上刺了两下,躺在软榻上的宋寡妇便醒了,一见到花蝉衣便睁大了眼,死死拽着她的衣袖道:“蝉衣你救救我,你救救婶子吧。”

    这是,村长也将村中除了上了年纪的老头和幼子之外,有可能让宋寡妇怀孕的男人都叫了来,毕竟这也关乎一条人命。

    那些家中有家室的,自家婆娘出于疑心也纷纷跟了来。李桂芬没在村子里,花柳氏和张晓芳便跟着来了。

    花柳氏一来便嚷嚷道:“哎呦,宋寡妇怎么又闹出这种事儿来?治疗的话有我们家小兰就够了,这个白眼儿狼会看什么啊?!你们将她找来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们家小兰是不是?!”

    花心青呸了声:“就是小兰差点要了我娘的命!”

    花柳氏不服气,怒道:“那也是你们娘自己不要脸遭报应了!你们两个小蹄子也不嫌臊得慌,还好意思到处嚷嚷?我们家小兰治不好啊,咱们村就没有能治好的!”

    花心白冷笑了声:“我娘怎么样都是我娘的事儿,给了银子你们家医馆就该治好!沈郎中晕过去之前,从来只听他夸过花蝉衣,也没见夸过你们家小兰啊?”

    并非花心白向着花蝉衣了,不过这种时候,青菜姐妹确实是恨着花小兰的,昔日和花蝉衣之间说白了也没多大的仇怨,在生死面前不过是些小打小闹罢了。

    村长蹙眉道:“吵什么吵?还嫌不够乱么?!这宋寡妇虽说欠收拾了一些,但终究是条人命,蝉衣丫头,好歹救救吧。”

    花蝉衣掀开帘子,看着被叫来的汉子们道:“我说了,你们谁是孩子的爹,站出来认一下,我再给婶子把孩子弄干净!”

    汉子们面面相觑,有人怒道:“花蝉衣,你不想治就直接说,弄这些没用的做什么?”

    “我胆子小,不敢随便将人家的孩子弄掉,你们不说也没关系,小兰医术高明,让小兰继续治就好了。”

    里面的宋寡妇急的语气里都带了哭腔儿;“花小兰根本不会治,她会要了我的命的!蝉衣你帮帮我,这孩子是花铜柱的啊!你,你看在是你继父孩子的面子上,救救我的命吧!婶儿求求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神奇直播系统〕〔画爱为牢:神秘总〕〔女王嫁到:老公,〕〔极品老木匠〕〔从骑士开始进化〕〔横推三千世界〕〔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郎骑木马来女郎不〕〔星际绿化大师〕〔宫少,你老婆又上〕〔重回五零当军嫂〕〔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